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女本色 > 第493章:了结仇怨(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眼见得季凌风在说出,若是她为发妻,对方绝对不忍心将她杀死的这番话。

    当即在面对这位前生她全心全意付出自己一切,尽可能去相帮的夫君。

    萧瑾萱的心里自然还是有些情绪上的起伏,甚至于她的眼中都零星闪动着些许怨恨凄凉的泪迹。

    “季凌风你不要将话说的这么好听,而且那个梦境你也不要不信,就是因为这个梦,所以你的许多事情我都清楚无比。就比如你善用左手,便是因为在梦里我与你夫妻对年,你在我面前显露过的缘故。而你可知其实我原本并非现在这种性格,以前的我胆小懦弱,被家族视为灾星更叫我自卑无比。可就是因为在那个梦里,我仿佛走了一遍人生。因此梦醒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必须改变,只有将心肠狠下来,并且无休止的去筹谋保护自己,我才能避免被人所伤所害。因此我现在这副冷情冷心的模样,可以说都是拜你所赐。就是因为要摆脱梦境里最终嫁给你的遭遇,所以我便一定要比你狠比你毒,而这便是我一直针对你的缘由,如今你总该死得瞑目了吧。”

    对于萧瑾萱所讲的这个匪夷所思的梦境,季凌风的确无法苟同,可是一想到自己善用左手的事情,对方竟然是在梦里知晓的。

    当即一向性格阴毒,甚至不信神鬼的季凌风,忽然都觉得自己后背一凉,更是有些狐疑的想着,这世间难道真有未卜先知,梦境预示未来的事情不成。

    而向来记忆力都不错的季凌风,不禁忽然想到他与萧瑾萱初次见面时,便是在宋府的宴会上。

    当时为了给钱璎珞报仇,季凌风便出了个主意,相邀萧瑾萱赶赴宋府,然后叫在扬州素有琴仙之称的宋家千金以才情折辱对方。

    为防万无一失,季凌风那会的确先行调查过萧瑾萱的背景。

    而具派出去的人回禀所讲,萧瑾萱常年被遗弃梅庄,琴棋书画一窍不通,根本就是个乡野丫头。

    那会萧瑾萱最后能当众弹奏一手精湛的琵琶,季凌风便极为的诧异。

    尤其是对方这个本该大字不识的人,竟然还指正出钱璎珞所书的诗句错误,如今想来这一切确实极为的诡异。

    而且如今季凌风在一细想,才猛然间发现,当时他在被萧瑾萱算计的被钱璎珞当众张嘴之前。

    对方似乎直接伏在他的耳边,将他的名字准确无误的说了出来,而季凌风清楚的记得,在那之前他根本没来得及介绍自己,可是对方却知道他姓甚名谁。

    往日没有在意的细节,如今听闻萧瑾萱梦境结仇一说之后,季凌风结合回忆起来的诸多反常事情。

    当即他也不得不相信,对方似乎真是在蒙蒙之中未卜先知,而梦里的一切可能的确是在将来要发生的事情。

    不在觉得萧瑾萱是在说些不切实际的话语之后,季凌风闻听得在梦境里,萧瑾萱竟然会是他的妻子。

    因此季凌风哪怕明知死到临头了,可他仍旧是忍不住的很想知道。

    萧瑾萱在梦境里究竟和他发生了什么,因为按他对自己心中真实情感的了解,他的确绝难做出杀死对方的事情才对。

    “瑾萱容我这般称呼你可好,既然你在梦境里所经历的一切,竟然在现实里也可以重叠上。那你能告诉我咱们彼此间就竟发生了什么吗,你竟然做了我季凌风多年的妻子,若现实之中果真有这种事情发生。我对你不但深埋一丝情愫,何况就凭你的谋略又怎会落得个穿心而亡的下场,到底都发生了什么我的确十分想清楚的知道。”

    对于季凌风的这个请求,同样不想叫对方稀里糊涂死去。

    而是要彻底将恩怨尽数说清楚的萧瑾萱。当即不禁深吸了一口气,等到情绪平复不少后,她便缓缓讲起了前生的一切。

    “季凌风你在前世乃是两榜状元,而你同样仍旧是效力泰亲王。等到你高中之后,为了与帅府萧家扯上关系,因此周显泰亲自替你向我那位嫡姐萧瑾瑜提亲。可是萧瑾瑜眼界高,只想嫁给公候爵位之人。可是因为不好拂了周显泰的面子,因此我这个被遗忘的萧家庶女,就被从扬州接了过来,并替姐出嫁成为了你的妻子。”

    往昔一幕幕不堪回首,叫萧瑾萱只觉得充满不幸痛苦的回忆,在次被勾勒了出来。

    萧瑾萱这会眼中的泪水在难抑制的流了出来,不过这眼泪绝非是对季凌风还抱有什么不舍,她只是在为自己那不堪卑微的前生落泪罢了。

    而等到萧瑾萱用锦帕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之后,她不禁继续哽咽的说道:

    “我虽不被萧家人所喜,可毕竟为了家族脸面,出嫁时的嫁妆仍旧还是有些的,更是得了一并上好的宝剑。而我身死那会你便是用我转送给你的这件陪嫁之物,了结掉了我的性命,说起来还当真是可笑的很呢。除此之外,我倾尽嫁妆替你打通仕途。你得罪权贵,我便替你跪地磕头道歉。在梦里睿王视你为眼中钉,对你百般加害,也是我替你饮尽毒酒,换上你的衣服帮你引开追兵。而且我还为你生下过一个儿子名为季楠,但最后这孩子却被萧瑾瑜剁成了肉泥,做成了丸子被不知真相的我服食了下去。”

    一听得萧瑾萱在提起孩子的时候,明显情绪即刻便颇为的激动,眼泪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成串的往下滴落。

    眼瞧着这一幕,季凌风不禁更加相信对方的那个梦境,恐怕不但未卜先知,而且还极为的真实。

    否则就他对萧瑾萱那沉稳的心性了解,对方若非心痛欲死,绝对不会在他的面前这般失态才是。

    因此哪怕深知对方如今所讲的都是梦境里面的事情,但也已经将萧瑾萱的这个梦,当成真实事情来看待的季凌风。不禁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和心疼,声音都轻柔了几分的说道:

    “瑾萱若真如你所讲,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们并且已经有了孩子。我季凌风如何会叫萧瑾瑜那般的去伤害你们,这根本就是说不通的。我并不觉得自己会混账到,连妻儿家小都全然不顾。”

    望着季凌风那极力辩解,和颇为困惑的模样,萧瑾萱却鄙夷的冷笑一声,接着就神情惨然的说道:

    “季凌风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人不成,你便是混账到这种地步。在梦里最终登基称帝的是周显泰,你新贵得宠一朝成为凌王之后。没过多久便和梦中嫁于钱云鸿为妻,可夫君早死成为新寡的萧瑾瑜勾搭在了一起。更是毫不在意我的感受,强行将对方带进了王府之中。后来我被萧瑾瑜陷害,说我与人存有私情,你便觉得楠儿是个野种。不但即刻废了我王妃之位,将我关进地牢之内,更是将楠儿的死活,交由萧瑾瑜随意处置。而我的孩子就是因为有你这么个狠心的父亲,因此才死的那么惨。所以我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你们统统都该去死。”

    望着萧瑾萱那向来如寒潭般淡漠的双眼中,这会所流露出来的竟然是极为疯狂的恨意。

    季凌风不禁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接着他的声音低沉,却透着股肯定的说道:

    “瑾萱若你的梦境就算是一种未卜先知,可是我了解自己的本心。萧瑾瑜绝非能叫我爱慕成痴,甚至到了让我抛弃妻子的地步。更别说那萧瑾瑜还是个寡妇,便是她在美若天仙,这种女子我如何会叫她进入我的府门。”

    话说到这里季凌风声音一顿,眼见得萧瑾萱的双眸之中也闪过一丝思索之色,心知对方是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当即他不禁又说道:

    “咱们先不论你这梦境到底如何真实,也不提我是否被萧瑾瑜所迷惑。但有一点瑾萱你恐怕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吧,那便是你所讲到梦中的那个你,与如今的这个你完全是截然不同的性格。我季凌风虽不敢说冠绝古今,但也算得上是人中佼佼者。梦里的你懦弱无能,卑微胆小,换言之这样的你凭什么又配得到我的尊重和记挂。更何况我可以断言的是,若如今的你仍旧是梦里的那番模样,便是现在对你爱慕如痴的周显御,很可能你们二人都没有相识的机会。因此就算梦里确实是我对不住你,可若在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对于那个懦弱无能的你,恐怕我仍旧是会弃之如浮萍的。”

    因为她变得精明干练,因此今生的命运才发生了改变,对于季凌风这个从另一角度所讲的言论,萧瑾萱听过后心里却有些哑然,更是无法反驳对方的话是错的,

    毕竟前生的她的确一无是处,以前她总在怨恨被季凌风所利用,付出的一切都是那般的愚不可及。

    但是按季凌风所讲的话,换个思路去想的话,萧瑾萱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不够优秀的人,的确难以得到旁人的尊敬和珍视。

    因此就如季凌风说的一样,若是今生她仍旧毫无改变,那她很有可能的确不会和周显御结下不解之缘。

    瞬息间经久埋藏在她心里对于前生的不甘和恼恨,这会不知不觉的竟开始渐渐消散了。

    哪怕深知季凌风所言句句在理,但是对方残杀妻儿却终究是天理都难容的事情,而萧瑾萱恨海重生,为的就是一报当初利剑穿心之仇。

    所以就见得萧瑾萱当即将手里的匕首直接丢到了季凌风的面前,接着她语气不悲不喜的平静说道:

    “无论梦里的是是非非,到底是谁对谁错,但我仍旧不会放过你这个枉付我一片真情,并将我残忍杀死的人。原本我是想亲手用利刃刺穿你的心脏,可是适才你说的话也不错,感情不能强求,梦里的我那般软弱无能,被人暗害也是我自己没用。因此匕首给你,怎么个死法了结掉自己的生命,我将这个选择权交给你,如此我也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