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女本色 > 第477章:自保杀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望着手捧玉玺,一身蟠龙深紫色王袍加身的周显睿,在几万将士的注视下。

    由周显御,萧瑾萱,萧霆等人簇拥着向着殿内摆放龙椅的高台步步紧逼而来的这一幕。

    每当周显睿向高台迈近一步,薛后望着这位大周不久之后的新皇,她仿佛便已经看到薛氏一族的落败,以及她被赐死的那番景象了。

    当即心里极为不甘,想到自己身为皇后,却悲哀惨失腹中胎儿的一生。

    薛后想毁了周家天下,更想自己权倾朝野,在不受任何命运无奈的安排。

    因此就见得哪怕时至今日,在萧家军赶回五万轻骑的情况下,根本在无篡位谋反可能的薛后,当即心里便飞快的筹谋起,如何才能自保下来。

    而等到周显睿还有两个台阶就能走上高台,然后将她彻底轰出殿外,并给她冠上弑君杀夫的罪名时,薛后却先一步行动了。

    就见得她立刻走到这会还坐在龙椅之上,也对眼下局势极为一筹莫展,却强自镇定的周显泰面前。

    接着薛后丝毫不给这个儿子反应的机会,她当即扬起手掌就狠狠给了对方一记耳光,并恨铁不成钢的怒斥道:

    “好你个忤逆作乱的小畜生,你竟然连母后都敢欺瞒诓骗。若非是泰儿你告诉母后,说你父皇曾秘密召见你,然后说显睿有不臣之心,若是太子有个闪失便由你这个嫡次子来继承大统,本后又如何会帮着你拒不打开城门。之前母后就问过你,既然你父皇如此说过,为何传国玉玺却不在你手中。但是到了现在本后才算彻底明白,原来你这个不孝子竟然一直在利用于我。本后可是你的亲生母亲啊,周显泰枉我将你含辛茹苦的养大成人,你根本就是个弑父欺母的畜生。”

    薛后这突然翻脸的举动,不但被打了一巴掌的周显泰愣住了,就连拥护周显睿登基的众人,也不禁停下了登上高台的脚步。

    而就见得薛后,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之后,她的神情就闪过了一丝狠辣。

    毕竟周显泰说到底虽然是她一手养大的,可与她却并无半点血缘关系,因此薛后到了如今这身处险境的局势下。

    当即便准备舍弃掉这个养子,将弑君篡位的罪名都推到对方的身上。

    而薛后自己则扮演被孩子无辜欺骗的可怜母亲,以此来博取旁人同情的时候,更是将自己干干净净的从谋逆一事里抽身而退。

    而训斥指责完周显泰后,就只见得薛后当即又瞪视向了,站在一旁这会同样错愕住的白柳,接着充满悲愤的说道:

    “白柳亏得你还是名门望族之女,若是知道你华国公府白家,竟然心存不臣谋逆之心。我如何会应允你嫁给显泰,他的所作所为恐怕都是你怂恿的吧。而本后之所以前几日会将显御阻隔在城门之外,更是认定对方是要弑君篡位,这一切不也是你在本后面前不停谏言挑唆导致的,你们白家的人还真是该死的很。”

    将自己的罪责都推给了养子周显泰,紧接着薛后自然还想保住她的母家相府,所以这会又把国公府白家拿到前面来当替罪羊。

    而等到薛后将这些脏水都尽数泼出去后,就见得她便由一旁的左雯扶着,快步向着周显睿迎了过去,接着更是落下几滴眼泪,然后虚情假意的说道:

    “睿儿是母后让你受苦了,都是显泰那孩子糊涂,不该去期盼不属于他的东西。哪怕对方是我的亲生儿子,但如今母后已然将事情弄清楚了,那定然不会姑息他的。弑君逼宫,意图造反这可都是国之重罪,你便是斩了他的首级,母后也定然不会怨你分毫的。”

    将罪名全都推给周显泰之后,为防有变,那只有这个养子彻底的变成了死人,薛后才能觉得安稳。

    但是周显睿沉稳干练,又岂是轻易被旁人言语所左右的人。

    并且他心里和明镜似的,此次谋逆作乱,薛家才是罪魁祸首。

    因此哪怕周显泰确实该死,但周显睿绝不会任由薛后摆布,在这个时候去动对方分毫。

    因为他想做的,是连同薛白两大家族,将这大周的两大毒瘤彻底尽数拔去。

    “母后,二哥在如何不对那也是我周显睿的手足兄弟。而且他所犯的罪过,只有刑部来论处,并以国法来裁决才能叫人信服,所以此事便不劳母后费心了。而且这次京师叛乱之中,您作为一国之母公然把控皇城,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因此孩儿不孝但也会叫刑部调查您在谋逆之中的过失。因此还请母后即刻返回后宫,这里是前朝议事的地方,我大周后宫不可干政。”

    薛后倚仗母家相府,向来把持后宫,私下更是将手早就探向了前朝,而这一切以前明帝就算知道,可也不敢妄动她分毫。

    可是如今倒好,在薛后眼里,周显睿不过是良妃所生的庶出皇子,这会竟公然强行要将她赶回凤翔宫去,并直言要将她的罪责全都依法严查出来。

    当即薛后心里清楚,若是这会她真的被迫回到凤翔宫去,那等待她的必然是软禁。

    到时彻底与外界失去联系之后,她便真的就要任人宰割了。

    因此就见得薛后在听完周显睿那番话后,当即就从自己的袖口里,抽出了一把匕首,然后抵在了脖子上。

    “显睿如今局势动荡,我身为你的母后本就该辅佐在你身侧。可你却要我即刻返回后宫,明显还是因谋逆一事不相信本后的清白。既然如此皇上既然已经驾崩,本后身为他的妻子,这便也随陛下而去吧。省的独活下去,还要被人诬陷诋毁。说到底终究还是因为你不是本后亲生的孩子,否则又怎会将本后逼到如此境地。”

    话一说完薛后当即双眼一闭,手上的刀瞬间便将脖颈划出了一道血痕,不过她自然不是真的寻死,因此伤口是极为细浅的。

    可是即便如此在场众人还是心惊不已,毕竟薛后名义上是周显睿的母后。

    如今周显睿才被确立了储君的身份,结果便将母后给逼死了。

    哪怕薛后就算在罪无可恕,但在这个节骨眼上,若对方真有个意外,周显睿必然要受到非议,和后世的抨击批判不可,这对于一位皇帝来讲是极为不利的事情。

    而相比起旁人复杂的心情,适才被薛后泼了满身脏水的周显泰,一看见这位母后竟然要自尽当场,他当即忙几步上前,就焦急的说道:

    “母后你是大周国母周显睿他们不敢动您的,而且就像你适才说的一样,所有叛乱谋反的事情都是孩儿一个人做的。是我骗了您,才使母后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全力支持于我,是我周显泰利用了您的母爱。千错万错都叫孩儿为您来扛吧,要杀要剐也由孩儿我来受。”

    大难临头之时,被视为亲生母亲的薛后将罪责都推倒自己身上,这种滋味其实周显泰心痛如刀绞一般,更是有种被抛弃了的感觉。

    但是周显泰这一辈子,他与太子争,与周显睿等人斗,其实说到底他全是为了薛后。

    他想叫这个母后为他骄傲,他想登基后推对方为大周的太后,叫这位母亲可以颐养天年,他其实只是想和薛后证明他周显泰并没有辜负对方的教导和期盼。

    对于自小就甚少看见薛后笑容的周显泰来讲,这位母后哪怕只是对他露出一个期许认同的眼神,那都会叫他欢欣鼓舞。

    有时候其实周显泰挺羡慕周显御的,毕竟对方虽然不是良妃的亲生孩子,可是却和养母间的感情极为亲厚。

    可是根本不知当年那段秘辛,他本就不是薛后亲子的周显泰,这二十几年里他最为想不通的,便是为何他这个有亲娘的孩子,反倒得不到任何母爱的关护。

    而事至如今,哪怕薛后将他给推倒了前面,但周显泰心知自己身为皇子,领兵意图攻进京师,这等大罪等待他的只有一死,绝无任何生还的机会。

    因此哪怕被薛后的无情弄的伤痕累累,可周显泰还是决定保下这位母后,任何的过错罪责都由他一力承担。

    而一听得周显泰竟然如此配合的将她给剔除干净,薛后心里就是一喜。

    毕竟她一国之母的身份摆在这,有人将罪责揽过去,那谁也别想在轻易动得了她。

    但是望着周显泰看向她那关切中,带着浓浓伤感的眼神。薛后心里所想的却是对方一日不死,那便有翻供的可能,而她也终究要寝食难安。

    所以就见得薛后的眼中一丝狠辣之色闪过,接着她面上却露出极为不舍的慈爱神情,并一步步向周显泰便走了过去。

    “泰儿母后知道你这孩子最为孝顺,可是事到如今母后确实护不下你。但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母后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的。今日一别你我母子恐难在有相见的机会,显泰母后舍不得你。”

    这话一说完,就见得薛后已经是泪流满面,更是张开双臂就将周显泰搂在了怀里。

    而本就自小欠缺母爱关怀的周显泰,眼见得这会薛后总归是舍不得他的。

    当即他这心里便觉得为这位生母扛下所有过错确实是值得的,对方哪怕平日在如何态度冷淡,终究是在意他这个亲生儿子的。

    可是就在周显泰心里这么默默想着的时候,忽然间他便觉得自己的后背一阵钻心的剧痛。

    下意识的周显泰就将薛后给推开了,不敢置信的望着对方手里的匕首已然消失不见,只有鲜血将薛后右手染红的这一幕。

    周显泰在嘴里溢出一口鲜血的同时,哪里还不清楚,薛后竟然适才在趁他毫无防备的时候,将匕首刺进了他的后背之中。

    而等到周显泰大睁着双眼,在难支撑的倒在地上的时候,他最后一眼所看见的,却是薛后那冷情得逞的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