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女本色 > 第391章:终生囚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素白丧服尽数脱去,一身暗紫云锦华服加身。

    如今的萧瑾萱往日生无可恋之态全部消失,一丝肃杀冷冽之气,却在她的身上经久缭绕不去。

    紧跟在侧的竹心,因为往日里和赤灵等人的关系也极为亲近,所以回身望了眼从睿王府带来的三十亲兵,她语带恨意的说道:

    “小姐这次有睿王相帮,府内就算有家丁反抗,咱们也不拒他。一想起死去的凌霄等人,还有现在不知下落的白术,我这心里难受的就好想落泪。”

    一听这话,萧瑾萱不禁从容的笑了一下,接着便伸手在身旁的团子身上拍了两下。

    “放心,现在有睿王府三十亲兵在这,还有团子跟来压阵。我到要瞧瞧,这才我回来,谁还能将我强行赶出府去。”

    或许是上次家庙萧瑾萱遇险的事情,着实给团子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所以这小家伙如今是寸步不离的跟着萧瑾萱,无论对方到哪,若是不带上它。

    一向贪吃的团子竟然会绝食抗议,死活都要待在对方的身边。

    而眼见得萧瑾萱望向了自己,原本在地上乖巧坐着的团子,仿佛受到了表扬般,一下就直立的站了起来。

    望着团子如今那,直立起来和自己都快一般高了的憨厚模样,当即萧瑾萱就笑着安抚的摸了摸小家伙的头。

    接着她便叫竹心前去叩门,等到门房把府门打开。

    望着眼前萧瑾萱这身带亲兵的阵仗,当即这下人就赶紧请安问道:

    “瑾萱小姐是您回来了啊,只是不知道这些人,难道您都要带进府去不成。小的只是个把门的,我若放这些外府的人进去,这要叫大夫人知道了,她非得重重的罚我不可啊。”

    闻听得这话,萧瑾萱在示意后面的人都跟紧些后,脚步都没停一下,不过嘴里还是清冷的说道:

    “好好当你的差就是,放心,赵氏她再也没机会能惩罚你了,所以你不必担心。”

    这话才一讲完,萧瑾萱便直接向老夫人所住的泰宁院赶去。

    因为若是她时间没记错的话,如今她回来的这个时辰,正好是各房去给老夫人请安的时间。

    而果不出萧瑾萱所料,等到她进了泰宁院后,还没走进主屋正房,阵阵的欢声笑意,就极为叫她厌烦的传了出来。

    想到如今沈氏才死,这群人竟然在府内还能这般开怀。

    萧瑾萱当即命跟来的三十亲兵,留守在外,而她则带着竹心还有团子,直接便踹门走进了正房。

    “咣当”一声,这房门被踹的声响,自然是打断了房内众人笑闹之声。

    而等到萧瑾萱进来后,眼见得陪坐在老夫人两侧的是赵氏和萧瑾瑜,位居下首的还有杨氏和孙喜茹后。

    她便不禁微一扬眉,听不出喜怒的哼笑一声说道:

    “真是不错,既然你们几位都在泰宁院中,也省的我一个个的挨院去寻了。家庙失火二伯母惨死其中,还有钱氏母女也都身死,你们但凡顾念丁点亲情,想必也不该笑的向刚刚那般开怀。”

    萧瑾萱被睿王救走的消息,帅府是知道的。

    可是谁也没想到萧瑾萱会这么突然的回来,因此众人在诧异了片刻后,当即就见得萧瑾瑜站起身说道:

    “萧瑾萱你这话是在责备于我们不成,是京师府尹衙门说还要留她们的尸身协助调查,我们萧家虽然是大氏族,可也向来最为配合朝廷章程办事。而且难不成她们死了,我帅府还要人人披麻戴孝不成。如今我祖母还健在,这做媳妇的先死已经是不孝,按我大周习俗府内也无需挂上白绫。而你不过是萧家一个庶女,不觉得自己太过逾越了吗。”

    神情没有什么起伏的听完萧瑾瑜的这番话后,萧瑾萱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接着就对一旁的竹心说道:

    “你瞧瞧我这位好姐姐,张口闭口都是嫡庶尊卑。可是她总是只记得我是她的庶妹,却老是忘记我也是大周的昭阳郡主。竹心别忍着了,给我掌她的嘴,叫萧瑾瑜好好长长记性。我可不喜欢别人,一直拿不中听的话搅扰我的清净。”

    一听这话,如今早就因为赤灵等人的死去,而对萧家人同样恨之入骨的竹心。

    她甚至没有犹豫半下,上前就在萧瑾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左右开弓七八个响亮的耳光,便全招呼在了对方向来精心保养的脸蛋上了。

    眼见萧瑾萱这才一进来,就命令竹心动手打人,当即最是疼爱萧瑾瑜的老夫人,就气得浑身发抖的喊道:

    “大媳妇,杨氏你们还不赶紧去拦着。外面的人都死了吗,赶紧给老身进来。把这个忤逆不孝的萧瑾萱,关进连翘院去,老身没有她这样的孙女。”

    闻听得这话,萧瑾萱双眼不带一丝感情的看向了老夫人,接着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笑意的说道:

    “孙女?萧老夫人,您老人家何时将我萧瑾萱视为过自己的孙女了。从我来到帅府的第一天起,你便千方百计的想把我赶出去。前不久你是得逞了,可是间接害的前去看望我的二伯母,惨死在家庙那里。现在不是你不认我,而是我萧瑾萱在不会认你们为亲人了。”

    而就在萧瑾萱说话的功夫,赵氏等人也冲上前,便准备将嘴角都被打出鲜血来的萧瑾瑜解救下来。

    可就在这时,守在一旁的团子,当即就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兽吼,而屋内众人当即就被吓得在也不敢动上分毫了。

    虽然畏惧于团子那一口獠牙,利爪全伸的模样。

    可是向来和萧瑾萱最不对付的孙喜茹,还是忍不住出口说道:

    “萧瑾萱你别太嚣张了,现在周显御已经死了。永昌王都自身难保,你以为你这个郡主的名声还有什么用处不成。你敢伤了瑾瑜姐姐,季大人还有薛后娘娘,全都不会放过你的。”

    眼底深处一丝寒芒闪过,萧瑾萱不禁就看向了,正对着她咒骂不休的孙喜茹。

    萧瑾萱不禁实在有些好奇,孙喜茹是怎么知道,她那位王爷义父自身难保的,而这就代表着对方必然知道一些,很有价值的消息。

    想到这里,萧瑾萱双眼微微一眯,接着便对着房外扬声吩咐道:

    “来人啊将这个孙喜茹暂且给我扣押住,然后送去连翘院,连带着这个萧瑾瑜,也一并给我带走。”

    以前萧瑾萱做事,或许尚且会有所顾虑。

    可如今京师朝局动荡不安,秩序早就一片大乱了。

    因此她虽为郡主,本没有扣押审讯旁人的权利。

    可是眼见孙喜茹定然是知道一些对她来讲,定然很有用的事情,那萧瑾萱自然不会和对方客气了。

    而等到睿王府的亲兵冲进来,将孙喜茹给五花大绑,并连同萧瑾瑜一起要全部带走的时候。

    就见得杨氏忽然冲了出来,仿佛那保护雏鸡的老母鸡般,就死命的把房门给拦住了,并且嘴里凄厉的喊道:

    “谁也不许带走喜茹,萧瑾萱你到底想干什么啊。要是你还顾念咱们之间一丁点的母女情,还把我看做养育了你十几年的母亲,那你就别做出叫我恨你一辈子的事情。”

    从容的低头笑了笑,萧瑾萱便几步来到了杨氏的面前。

    望着对方那张她熟悉,可如今却也觉得无比陌生的面容有一会后,萧瑾萱不禁语气冰冷的说道:

    “杨氏你这话恐怕说错了,我与你之间何时有过什么母女情分。在你眼里我永远是个灾星,是个碍眼的无用之人。而你所谓的养育之恩,便是将我丢在梅庄十几年不闻不问,让我受尽下人的欺凌不成。”

    话说到这里,萧瑾萱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因为若非是当年杨氏的换婴,她或许已经回到北戎,拥有了自己真实的身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而若真是那样,她便不会和周显御相遇,更不会害的对方为她出征,如今却惨烈战死。

    所以将情绪平复了些许后,萧瑾萱袖子里的手已经紧握成拳,并且看着杨氏无比厌烦的说道:

    “今日的这一切,说到底都是你当年造成的。现在孙喜茹会任由我拿捏,其实这都是你们欠我萧瑾萱的。还有你杨氏,要恨也该是我恨你这些年的冷情无义。别在拿什么母女情试图说动我了,或许以前我会给你几分面子。但是现在的我不会在对任何伤过我的人心软,所以你别白费心机了。”

    一听这话,杨氏当即整个人的脸色都惨白一片了,想起上次自己下跪,萧瑾萱就动容了的事情。

    当即就见得杨氏立刻就跪在了萧瑾萱的面前,并痛哭流涕的扯住对方的裙角,接着苦苦哀求的说道:

    “瑾萱算我最后求求你,我这回是真的知道错了。上次你伤了喜茹的眼睛,我一时激动才会叫老夫人惩戒与你的。以后在这帅府之内,只要是你出现的地方,我都带着喜茹退避三舍。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而且你那么疼爱遥,看在他的面子上,就别再计较过去的事情了好不好。”

    在不留任何情面的一脚将杨氏踹来,萧瑾萱扯回自己被抓住的裙角。

    望着对方趴俯在地上的狼狈模样,她阴冷的说道:

    “就是因为不想遥年幼便经历丧母之痛,否则杨氏别说是孙喜茹,我连你其实都不会放过。以后你便留在房间里诵经礼佛,你的院门我会叫人彻底落锁,你便在里面为十四年前的事情忏悔赎罪。来人把她拖走,立刻关进院子里去,这辈子我都不想在见到这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