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女本色 > 第318章:城门风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听萧瑾萱言语间,讽刺之意如此明显,尤其是在“季都统”三个字上,更是着重了语气。

    已经走到对方近前,一身武将护甲着装的季凌风,就推了推厚重的头盔,接着不怒反笑的说道:

    “月余未见,瑾萱小姐仍旧这般能言善辩,说到底在下这都统之职,可是拜小姐所赐,不过上次国宴那一局,凌风输的心服口服,不过来日方长,咱们谁能笑到最后,便走着瞧好了。”

    闻听这话,萧瑾萱本想在嘲弄季凌风两句,可就在这时,远处几辆马车,就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之中。

    等到在近上一些的时候,那车上赫然出现的萧家猛虎图腾,就映入了萧瑾萱的眼帘。

    当即在顾不得理会季凌风,想到即将可以见到萧文遥了,她忙满脸欢喜的就赶紧步行迎了上去。

    等到马车在城门处缓缓停下后,当即一个不高的人影,就从第二辆车子里,直接跳了出来。

    接着萧文遥的声音,便带着一丝激动的哭腔,清晰的传入了萧瑾萱的耳中。

    “姐姐,姐姐,遥儿好想你。”

    望着那快速向自己奔来的小人影,萧瑾萱眼圈也微微泛红,接着她就半蹲下身子,并一把将跑过来的萧文遥,就给抱在了怀里。

    “快叫姐姐瞧瞧,我也好想遥弟你,如今来了京师,以后咱们姐弟便在不分开了,一路上累坏了吧,等回了帅府我便叫人给你做好吃的。我的遥弟高了也壮了,姐姐这心里真是欢喜的很呢。”

    紧紧搂着萧瑾萱的雪颈,萧文遥毕竟年纪还是太小,因此这会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并且激动的高兴说道:

    “这大半年里,遥儿可想姐姐了呢,尤其是那个孙喜茹来了之后,娘亲疼这个义女,简直比对遥儿还好,平日里她明明比我大,却不会像姐姐那般迁就我分毫。并且总是作弄我,还去娘那里告状,如今有姐姐在,遥儿再也不怕被她欺负了呢。”

    正用手帕笑着帮萧文遥,擦着眼泪鼻涕的萧瑾萱。

    闻听自己这个亲弟弟,嘟着嘴那可怜委屈的小模样,虽然她的神情仍旧一副温婉的样子,可眼底却有一丝愤怒,快速的闪现而过。

    就在她想出言安抚萧文遥几句的时候,忽然一名年纪和她相仿,身穿粉底荷花袄裙的少女,几步就来到了近前。

    接着对方更是轻笑的,一下伸手就将萧文遥还略显婴儿肥的脸蛋给捏住了,并语带不满的说道:

    “好啊,你这个顽劣的小东西,才一见到亲姐姐,便告起我这个干姐姐的状来了,还好我孙喜茹耳朵一向灵敏的很,这下看我不告诉干娘去,到时在罚你给我奉茶认错,看你还敢不敢对我不敬了。”

    这忽然身边跳出一个人来,可将萧瑾萱都吓了一跳,等到她反应过来之后,望着萧文遥,那已经被捏的通红一片的脸蛋。

    当即她便冷哼一声,手腕一挥就将孙喜茹那不规矩的右手,从自己弟弟的脸上甩开了。

    紧接着萧瑾萱更是一下就站起身来,抬手一个巴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扇在了孙喜茹的脸上。

    不理会对方已经傻掉的神情,她横眉冷对的怒斥说道:

    “哪里来的贱婢,竟然如此没规没矩,遥弟乃是我萧家庶出少爷,他的身子也是什么人都碰得的,这一巴掌是叫你认清自己的身份,若再敢逾越半分,我便不是这般轻罚与你了。”

    其实那孙喜茹适才都自报姓名了,萧瑾萱当然知道,对方就是杨氏认的那个义女。

    当初孟良君的一封书信,在得知萧文遥竟然在家中,因为此女受尽惩罚,并因此还生了场大病,险些就要了性命。

    从那时起萧瑾萱这心里,就存着一丝难以消除的愤怒了。

    如今这孙喜茹,明知她的身份,当着她这个亲姐姐的面,还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对待萧文遥。

    光是想想萧瑾萱都猜得到,这在扬州的时候,对方又得肆无忌惮到什么程度。

    不过对方毕竟是自己生母的义女,所以萧瑾萱就算认出孙喜茹的身份,也只装糊涂故意将她当成婢女。

    如此她身为主子的,教训一个下人,谁也说不出什么,就算事后计较起来,也最多是个误会罢了。

    这也就是因为在城门之下,若是在帅府之中,萧瑾萱才不会估计这么多,非得替自己的弟弟,好好和这个孙喜茹计较一番不可。

    而这时捂着红肿发疼的右脸,孙喜茹从惊愕里回过神来,当即就一指萧瑾萱,接着哭喊不休的叫嚷道:

    “你好大的胆子,不但叫我贱婢,还敢动手打我,你就是那个义母最厌烦的亲生女儿萧瑾萱吧,就凭你这个克星,竟然也敢和我动……。”

    又是一记响亮的巴掌扇在了孙喜茹的脸上,而这回动手的却并非是萧瑾萱,而是一个箭步冲上前来的竹心。

    如今跟着萧瑾萱越发干练,应变能力也增强不少的竹心,这会一眼就瞧出自己主子是恼了孙喜茹,可碍于身份,却不能一而再的亲自教训对方。

    而身份萧瑾萱贴身婢女的她,这时候自然就要代主子来做这些事了,因此一个巴掌过去还不算完。

    竹心绷着个脸,更是命帅府随行而出的下人,将孙喜茹按跪在了地上,这才又是几记巴掌赏下后,才冷哼鄙夷的说道:

    “和你动手了又能怎么样,这在场之中,何人大得过去我家小姐,你竟然敢出言不逊,当真是不知死活,这里可是京师长平,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几乎是竹心的话音才一落下,就见得从马车内才下来得杨氏,眼见面前这混乱的一幕,当即就快步赶了过来。

    接着杨氏将竹心直接推开,满脸担忧的亲自把孙喜茹扶了起来,接着便极为愤怒的说道:

    “如今这要是翻了天去不成,瑾萱在这里算是最大的,那我身为她的生母,本夫人说出的话,想必也算是有些分量的吧。竹心几月不见你这丫头长本事了,连主子都敢任意责打,来人啊还不将这小蹄子给我绑了,立刻丢进麻袋,乱棍给我打死。”

    杨氏会从马车内出来的这么慢。其实是左雯坐在车里,不便下来被萧瑾萱瞧见自己,因此便准备直接回宫。

    而这一路上,早被对方笼络住的杨氏,适才便是在和左雯道别,并让对方替她给薛后问好请安,所以三言两语之后,这下车便有些晚了。

    为了孙喜茹,杨氏连萧文遥这个亲儿子都惩罚过,如今换成萧瑾萱,她自然更加不会心疼顾虑了。

    加上在扬州这数月以来,她已经当家作主惯了,因此这一开口,就直接想打杀了竹心,以此给萧瑾萱一个下马威。

    毕竟左雯这一路上,早就说得明白,薛后会宣她进京,并且加封诰命,为的就是叫杨氏牵制住萧瑾萱。

    而且左雯也许诺,只要杨氏做的足够好,那么薛后会扶植她上位,从姨娘抬为萧恒的正室妻子。

    当初在扬州时,萧瑾萱在雪患之中树立起绝对威信之后,其实帮助杨氏成为正房妻子,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被这位生母彻底寒了心的萧瑾萱,却并没有这么做,对于这件事情,杨氏一直耿耿于怀。

    虽然她如今在扬州萧府,已然大权在握,形同正室夫人无疑了。

    可对于这个正妻的头衔,杨氏却有着一种热切的渴望,所以有薛后允诺会帮她扶正,加上萧瑾萱这个女儿也确实一向被她所厌烦。

    因此几乎左雯都没费多大气力,杨氏便已经被拉拢住了,并信誓旦旦的保证,只要她一来到京师,必然以生母的身份,将萧瑾萱死死压制住。

    而如今这才一到京师,杨氏眼见自己还没震慑萧瑾萱呢,对方就先打了她的义女。

    左雯现如今马车都还没走远,她知道这会若不立威,那薛后定然要对她的表现,觉得失望至极不可。

    说到底杨氏不过是萧恒的一位妾侍,并没有见过太大的世面。

    大好年华最得盛**的时候,她还被送到了梅庄之上,被迫礼佛诵经,面上她不问世事,实则内心却充满了不甘和愤怒。

    如今得知自己竟然有机会攀龙附凤,和当今一国之母的薛后,私下有了千丝万缕的关联,杨氏就是个后宅妇人,这份殊荣简直都激动她几夜睡不着觉。

    加上萧瑾萱这个女儿,从有了对方以后,所带给她的就尽皆全是不幸。

    因此能踩着这个女儿,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这在杨氏看来,既然她抚养了萧瑾萱,那这也是对方向她报恩的时候了。

    而杨氏这边一下令后,那些随行来到京师的萧府下人,虽然知道萧瑾萱,是自己老爷的四女儿。

    可因为他们这些人,全都是萧瑾萱走后,杨氏从新挑选进府的下人,所以对于这位四小姐,他们可没有太多的敬重之心,所以一下子就全围了上来。

    如今什么场面没见过的萧瑾萱,眼见四周面色不善的这四五十号人,当即就冷哼一声笑着说道:

    “凌霄,琼脂,跟在我身边也有月余了,你们是赤灵一手**出来的,如今也该让我瞧瞧,你们的真本事究竟练得如何。这些人以下犯上,谁敢冲在最前面,就给我先杀了谁,我的人谁也甭想乱动一下,竹心的生死除了我萧瑾萱,任何人也决定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