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女本色 > 第309章:终成眷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每届新科状元,殿前求取赐婚,这其实并非什么稀奇事,而往年更有明帝,直接下嫁公主的先列。

    可是金科状元这边才一提出赐婚,女方家里就站出来反对的,孟冕却是圣上御前的头一位状元郎了。

    而就只瞧见这会坐在诰命妇席位的萧老夫人,已经拄着龙头拐杖站了起来,然后向明帝见礼后,就皱着眉头说道:

    “圣上明见,我那瑾玟孙女,一向待字闺中,甚少出门抛头露面。这孟状元为何会说出这番,仰慕瑾玟丫头的话,恕老身实在有些听不懂了,而且这个孙女我还想多留在身边几年,因此孟状元的这个提议,我待瑾玟就可回绝了。”

    孟冕除了有个当过太子师的爹,家中就在无其他势力,哪怕对方是金科状元,可哪里能入得了老夫人的眼去。

    而萧老夫人的话音才一落下,正神情严肃,低声询问萧瑾玟许久的赵氏,也立刻站起身来,语气略带焦急的说道:

    “陛下,我家老夫人说的一点不错,瑾玟这孩子,臣妇这个当娘的,还想在留她在身边几年,孟状元才高八斗,又是太子师之子,我家这丫头一向被我骄纵坏了,实在当不得皇上赐婚,更唯恐与状元公并不匹配。”

    帅府身份最高的老夫人,还有萧瑾玟的亲生母亲,都相继表露出不愿承下这份婚事的意思。

    如此一来,这帅府可是重臣之家,换了别家女子,明帝还可直接为孟冕做主,但萧家可是行不通的。

    就算他是皇帝,也必须考虑下帅府的意愿,和萧老夫人的意思才行。

    这孟冕求婚,萧家拒婚的这一幕,位居看台席位的萧瑾萱,居高临下自然看的一清二楚。

    眼见得明帝露出为难之色,并且露出一副要就此作罢的神情,当即萧瑾萱就微笑的站起身,然后福礼轻声说道:

    “圣上,今日孟状元殿前求婚,这件事的缘由瑾萱到是知道几分的,昔日我瑾玟堂姐,有回出府前往绣阁,挑取布料之时,却不想一时不慎险些摔倒,当时就是孟公子相扶,这才免去堂姐人前失态,身体受伤。当时瑾萱就陪伴在侧,因此事后为了感谢孟公子的相救之情。我们曾在聚德酒楼小聚,期间孟公子与我堂姐二人,赋诗作画相互都极为钦佩彼此的文采学识。而在瑾萱眼里,当时的他们确实可称为一对璧人。”

    孟冕和萧瑾玟,相遇在连翘院,然后一见钟情的事情,萧瑾萱一字未提,反倒说出这番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而她如此做,自然也是详加考虑后决定的。

    毕竟孟冕是金科状元,出入帅府与她见面的事情,并不适合叫太多人知道。

    而萧瑾玟若是在自己妹妹的院子里,与别的男子初见,便产生了情愫,这若当众说出来,众人只会觉得这位萧家大小姐,性格轻浮,有失体统。

    所以萧瑾萱干脆给二人,编了个府外偶遇,相帮佳人的桥段出来。如此孟冕不但会让人觉得是位偏偏公子,萧瑾玟感谢对方,共邀小聚也变的顺理成章。

    毕竟萧瑾萱已经说了,当时她就陪伴在侧,如此一来二人就不是独处一室,至于事后会不会有人来查真伪,这个也是根本不足为拒的。

    毕竟聚德酒楼,萧瑾萱可是幕后的真正东家。

    她只要吩咐下去,说孟冕和萧瑾玟,初次相聚的地方是在这里,那这就会成为事实,整个酒楼上到掌柜子,下到伙计也都会口风一致,任谁也别想寻到错处。

    毕竟如今萧瑾萱在京师的各家铺子,在到城外的那些庄子,所用的人,早在文昕和苏启的调度下,换成了那些无家可归的孤儿了。

    这些人对她这位新主子,都感恩戴德的很,只要是她一声吩咐下去,这些人只会忠心的执行她的命令。

    而在说明帝这边,本想退而求其次,直接给孟冕寻个相匹配的别府千金,毕竟对方已经在殿前,将赐婚的请求说出口了,这要不满足对方的要求,这做皇帝的面上也觉得无光。

    不过对于萧瑾玟,明帝其实打心里,也觉得孟冕是过于高攀了。

    可是如今萧瑾萱这一干涉,当即就引起了明帝的兴趣。

    毕竟在明帝眼里,萧瑾萱可不是个管闲事的性格,而且还极为的清冷,而对方这回,明显是在极力促成这段婚缘,身为堂妹却在为堂姐的婚事操劳,光是看看都让人觉得挺新鲜的。

    而萧瑾萱这话才一讲完,一直盼着萧瑾玟这个女儿高嫁的赵氏,当即可就忍不住了。

    因为涉及到自己女儿,嫁娶的大事,她甚至顾不得这是在御前了,当即就语气极为不善,瞪着萧瑾萱说道:

    “瑾萱侄女,你堂姐还有我这个亲生母亲为她打点安排,就不劳你费心了吧,何况你不过就是四弟在扬州时,有的一个庶出女,这帅府内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做主定夺。”

    对于萧瑾萱,赵氏在当家掌权后,最为忌惮的就是她了。

    如今眼见得自己女儿的婚事,对方竟然也出言干涉,而且一副促成二人的举动,当即对于这个庶出侄女,赵氏真是恨的牙根都痒痒了。

    赵氏这番语气不善的话,萧瑾萱一向性子沉稳,到还没什么反应呢,正坐在她对侧的周显御,却满脸不喜的开口说道:

    “萧夫人麻烦您张嘴之前,最好先想清楚自己在说什么,萱儿就算是庶出,可也是你们帅府千金。亲堂姐的事情,过问上几句也没什么不可吧。若叫本王来看,就算夫人是瑾玟小姐的亲生母亲,但既然金科状元已经殿前求取赐婚,那这件事情,还是问问瑾玟小姐,自己的意思为好,若真是两厢有情,我看父皇成全一对有**,到也算是一段佳话。”

    几乎是周显御这话音才一落下,只见得坐在番邦使节团席位上的萧允焱,在望向萧瑾萱那温婉的面容之后,竟然也出乎意料的干涉说道:

    “圣上,你们大周人文风土就是太过礼法教条,这若是在我们北戎,只要是优秀的男人,就有权利当众向心爱的女人求婚,而双方的家人,并不会大加阻拦,毕竟这说到底只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因此我觉得御王说的不错,还是问问这位孟状元,爱慕的女子究竟是何心意吧。”

    最心爱的儿子,还有向来敌对的北戎国皇子,如今言下之意,都有促成之意。

    当即明帝也不禁有些感到好奇,不知道身为女方的萧瑾玟,到底会作何回答,当即他便示意对方也来到殿前,然后便开口问道:

    “萧瑾玟,你与孟冕既然是偶遇结缘,那对于这位金科状元,你可也属意对方,若是你们两人真是互相有情,那朕也愿意做回月老,成全你们二人的好事”

    闻听这话,正跪在地上的萧瑾玟,就不禁向自己的母亲赵氏看了一眼,望着对方眼神如刀,一脸严肃的模样。

    萧瑾萱哪里还能不晓得,自己这位母亲的意思,便是叫她拒绝掉这赐婚,当即这位帅府第一千金的心里,就不禁酸楚起来了。

    毕竟萧瑾玟自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最为传统的贵族教条。

    在她的心里家族的荣誉,是要高过自身的,而她也要谨守规矩,不能有半分的逾越。

    更何况违背了赵氏的想法,萧瑾玟觉得自己便是不孝,背弃家族自行婚娶,这便是不义,当即一种无形的压力,都要将她的内心击垮了。

    就在萧瑾玟摇摇欲坠,内心因为过度挣扎,而几近昏厥的时候。

    忽然她就觉得有一双冰凉的手,将她轻柔的握住了,微微惊讶的抬起头,萧瑾玟便看见萧瑾萱正冲着她低头浅笑呢。

    对于这位堂姐的性格,萧瑾萱如今也算知晓一二,所以眼见得对方一副都快受不住压力的模样,她便知道想促成今日之事,她还得在帮对方一把才行。

    而作为堂亲姐妹,哪怕萧瑾萱从台上走下来,这确实不和规矩,有些御前无礼了。

    可是眼见得明帝都没生气动怒,这些小细节,自然也没人和萧瑾萱多做计较了。

    而将萧瑾玟从地上扶起之后,萧瑾萱就在对方耳边,悄然的说道:

    “堂姐,想想之前我与你说过的那些话,别为了旁人,就白白牺牲掉自己唾手可得的幸福,而且如今你与孟公子,即将终成眷属,若是你错过这次机会,妹妹就是有心,也再无补救之法,而你与孟冕也将今生无缘,只能形同陌路了。”

    形同陌路这四个字,听在萧瑾玟的耳中,瞬间她的心里,就像被一把尖利的铁锥刺到般的难受。

    微微看向跪在地上,一脸坚定之色的孟冕,当即萧瑾玟就双手见汗,却紧紧的握住了萧瑾萱的手,仿佛如此做,她就能从这位堂妹的身上,得到勇气支持一般。

    而在深吸了一口气后,萧瑾玟就一下跪在了孟冕的身边,然后眼中闪过果断之色,接着再不犹豫的说道:

    “吾皇明见,小女对孟公子,确实同样仰慕,尤其如今他金榜题名,如此年轻就成为我大周的状元郎,瑾玟若是真有幸,成为对方的妻子,那将是我一生之福,所以还请皇上能成全我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