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女本色 > 第258章:人手稀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白家老祖宗还没有将人逼走,如今竟然又来了位吴夫人,以及国公府的白柳小姐,对于这个消息,萧瑾萱也不禁觉得头疼的厉害。

    而眼见萧瑾萱,久久不语,只是微皱着秀美,当即萧瑾玟心里一急,接着便再次嘱咐道:

    “这位吴夫人可不一般,妹妹来京毕竟月余,恐怕对她还不甚了解,但你应该知道,华国公迎娶的是当今圣上的胞姐成安公主,迎娶公主本是无上殊荣,何人又能同公主平分秋色,共事一夫,可这位吴夫人却偏偏就是被抬成了平妻,以半个正妻的身份,几乎与成安公主平起平坐,这下你该知道对方的手段,是如何不凡了吧。”

    向来迎娶皇室公主的大周贵族,确实不在少数,比如以死的钱铭,虽是个侯爵,可迎娶的便是华阳公主。

    不过因为公主是天之骄女,因此娶回府后,不但要恭敬有加,更不能叫后宅其他女子,欺辱到公主的头上,否则那岂不是太不把皇室放在眼里了。

    所以向来迎娶公主的驸马,妾室定然是有的,但抬高小妾成为平妻,和公主共事一夫的。

    放眼整个大周,也确实只有华国公府的吴夫人,做到了这一点,而且还得到了白家上下的一致认同,甚至于成安公主自己,都点头默许,说这事近乎是个奇迹,那都一点不为过。

    能做到常人不可为的事情,这本身就说明吴夫人,必然有她屹立不倒,稳控国公府的本事。

    而对于萧瑾玟特意前来相告的好意,萧瑾萱自然也出言道谢,领下这位堂姐的善意提醒。

    该说的都讲完了,萧瑾玟如今也在连翘院坐了半个时辰,于是便起身准备告辞,而眼见萧瑾萱出言道谢,她忙摆手说道:

    “萱妹妹切不要这般客气,说实话,白家的人鸠占鹊巢,横加干涉我萧家的事情,对于这点我也是恼在心里的,可我没有堂妹你的本事,姐姐只是个善弄文墨的闺阁女子,应付白家人堂姐也帮不上忙,只能在这些小事上,将自己知道的告诉妹妹,要是真能对你有些用处,那我便心满意足了。”

    萧瑾玟性格传统,不但文雅端庄,在对于家族颜面这一点上,也是极为的维护,所以白家人的做法,她其实也早就不满了。

    可就如她自己讲的一样,萧瑾玟一向静谧娟秀惯了,叫她向萧瑾萱那般,杖杀白家下人,与老太君针锋相对,她别说做了,就是想都没有想过。

    所以大事上知道自己帮衬不上,萧瑾玟深觉自己也是萧家子女,怎能在这个时候,半点不相帮与萧瑾萱呢、

    因此她这才愿意趟浑水,也要把吴夫人的身份背景,特意前来相告,只为了能尽自己的一份心力。

    而再说萧瑾萱,虽然萧瑾玟不前来相告,恐怕留守连翘院的文昕,也必然会注意着帅府动静,要不了多久就会把这个消息回禀给她。

    可是这位堂姐,不避嫌直言相告的这份心意,萧瑾萱还是领情的,因此亲自将萧瑾玟送到院门口,堂姐妹二人又互相行了拜别礼,这才算是分开。

    而等到萧瑾萱可算得了空闲,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时,文昕也陪同着一起进来了,见四下再无外人,当即马上便说道:

    “瑾萱,这位瑾玟小姐到是个有些性情的,竟然不怕得罪白家人,特意跑来告诉你关于吴夫人的事情,其实就算她不来,我适才也想等着孟公子一走,就和你说起这件事呢,如今到是省了这麻烦,而且瑾玟小姐说的,比我匆匆调查下,所掌握的更加详细,这件事上她可真帮了咱们大忙了。”

    低头正喝茶的萧瑾萱,闻言不禁点了点头,接着就凝声说道:

    “我回府那日,重责了李姑姑,白老太君因此唤我过去,当时若非金川提点,我对这位老太君也是一知半解。如今这吴夫人,虽然文昕你在对方过府后,就即刻前去调查她的底细,可所得到的结果,却还远没瑾玟堂姐知道的详细,若是以后对于初次见面,尤其是与我们为敌的人,咱们要都是这般,无法做到先一步知道对方的底细,那早晚非吃大亏不可。”

    靠着别人提醒,总归不是办法,这两次是侥幸有金川和萧瑾玟相帮。

    可若下次白家在来什么人,或者是相府谁出头刁难,人家都欺负上门了,萧瑾萱却还不知道对方的深浅来历,那可就要相当的被动了。

    而对于萧瑾萱提到的这点,文昕也知道这确实是个问题,但是如今连翘院,服侍萧瑾萱的人手虽然不缺,可真正能出府办事的,算来算去却只有他一个人。

    虽然他如今历练的很是能干,但文昕精力势必有限,根本就做不到面面俱到,而还拿吴夫人这件事举例,他能做到对方一来帅府,就调查出来人的大半底细,这效率其实已经很高了。

    不过眼见萧瑾萱不甚满意,文昕还是即刻歉然自责的说道:

    “瑾萱这事确实是我应对的不好,下次我保证,在有任何陌生人出现在你四周时,我必然先一步将对方的身份底细掌握清楚,不叫你因为不熟悉对方,而失了应对的分寸。”

    可是闻听这话,萧瑾萱却摇了摇头,接着示意文昕坐下,亲手给对方也倒了杯茶水后,她这才无奈一笑的说道:

    “适才我说那番话,并没有怪你办事不利的意思,只是随着咱们来京师的时间久了,要应对的人越来越多时,这人手不足的问题,也已然暴露了出来,而想应对好当下的事情,已经不是文昕你独自能办到了,因此我觉得,咱们或许是时候该培养些自己的人出来了。”

    别看萧瑾萱如今身边,除了文昕,还有赤灵相护,竹心白术这几个绝对信得过的心腹侍奉在侧。

    可是除了文昕府内外一直负责调度以外,赤灵因为要保护萧瑾萱的安危,根本轻易不能离开对方。

    至于竹心和白术,一个忠心有余,心机却实在不足。而另外一个除了精通药理,看守连翘院还行,真派出去白术的胆量却又有些欠缺。

    所以这思来想去之后,萧瑾萱才发现,她身边如今,还真是极缺可用的人,而当下她所要面对的,也不在是深宅女子间的争斗,白家不但为了给萧瑾瑜撑腰,对她纠缠不休。

    甚至于一国之母,当朝亲王,在到薛家相府,已然在潜移默化间,成为了她对立面上的敌人。

    要想应对这四面八方而来的巨大压力,萧瑾萱必须有充足的人手才行,否则早晚是要应付不来的。

    而如今调查底细这块的迟缓和信息量不足,便是人手不够所暴露出的一大隐患,萧瑾萱知道,若是她在不赶紧把这个短处弥补上,那等待她的将是更多的苦恼和麻烦。

    因此深思熟虑少许后,萧瑾萱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一丝沉稳冷静的神情,不禁从两眸里迸射了出来。

    “文昕,我想了一下,虽说培养自己的人手,确实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可是比起办事能力的好坏,我却更看重忠心二字,因此这人选在精不在多,与世家贵族有关系的,咱们一律都不能用,最好这人手能从寻常人中培养,哪怕是江湖中人都可以,只要背景清白,关系简单,那便是咱们首选的最佳目标。”

    文昕自打来了京师,先是在外独自经营门面生意,后来进了帅府,也是大小诸事尽揽,因此他如今早就今非昔比,审时度势,从大局着眼的心性,也已然被练就了出来。

    因此文昕一听萧瑾萱这话,就认可的点点头,世家贵族彼此间关系复杂,党派林立。

    若是他们选的人手,和这些势力有任何的关系,这都将是个隐患,而这种带着背景关系的人,叛变弃主的事情,发生率也必然是最高的。

    而闻听萧瑾萱,并不建议,这人手选自于普通人,而最先看重的是忠心,当即文昕就是眼睛一亮,然后语带建议的说道:

    “瑾萱,若是你不建议,咱们招揽的人手,必须从头培养的话,我到知道有一类人,最合你的要求,而且只要你肯给他们机会,忠心想来根本不必担忧。”

    心里一喜,萧瑾萱忙追问文昕,对方所说的究竟是何人,至于从头培养这点,若是费些时间,就能得到一批忠心耿耿的下属,那这笔命还是很值得投入的。

    而文昕也不耽搁,即刻就现出一丝惆怅,语气忽然变的有些落寞的说道:

    “瑾萱你应该还记得,初次见到我是,那会我是如何落魄的吧,而其实像我这种,为了吃上一口饭,不得不每日想尽一切办法的人,在这世上还有许多。其实当初我的状况还算好的,至少我还有个家,还有个娘相依为命,可许多十几岁,甚至更小的少年少女,却只能集聚在破庙里,尤其像现在这种渐冷的天气,几乎隔几日就会有人病死饿死,他们就向被人遗弃,无人问津的一群蝼蚁一样,甚至于好好的活着对他们都是一种奢望。”

    听到这里,萧瑾萱双眼已经微微眯起,她哪里还听不懂,文昕所指的那群一定忠心的人,便是弃儿孤女,这种比要饭乞讨,还更加艰辛悲惨的一群人。

    所谓的弃儿孤女,就是指被父母遗弃,却仍旧活着的一群人。

    而且这种人一般会命运如此坎坷,要不就是因为生下时,家人看是女婴,因为重男轻女,所以养着养着有儿子了,家里又负担不起多个孩子的吃穿,所以女儿就会被遗弃,并成为孤女。

    而弃子就更加不堪,他们很多人的生身母亲多是**女子,因此他们的出生,就备受所有人的厌恶嫌弃。

    年纪小时,很多悲惨的沦为娈童,有特殊嗜好的客人享用,虽然投身男儿身,却不得不在烟花场所,像个女人般曲意奉承,活活被人欺辱,惨绝人寰,甚至根本没谁将他们当人看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