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女本色 > 第152章:落胎离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房内有人惊呼萧瑾瑜流产后没多久,老夫人就被赵氏拉着,强行从屋内给架了出来。

    并听到赵氏焦急的说道:“老夫人您不能在屋内呆着了,瑾瑜现在是小产,不吉利啊”

    这女人没有足月就小产,可是被视为十分晦气的事情,这时留在房内的人,就会被血光冲体,从而受灾生病。

    因此眼见萧瑾瑜血流不止,必须流掉这一胎后,赵氏身为大房长媳,虽然到现在,她都没弄明白,这个侄女好端端的,怎么会怀孕。

    但在第一时间内,她还是尽责的将老夫人搀扶出来,尽量将场面稳重了。

    而如今的老夫人,老泪纵横,几次挣脱开赵氏的手,就要往萧瑾瑜的房内冲去,但都被门前的丫环们,又给拦了回来。

    眼见自己无法进去,老夫人就猛的看向了钱云鸿,接着一指对方,怒吼的喊道:

    “你给我滚,别让老身在看见你,今天我的瑜儿没事也就罢了,若她有个三长两段,我要让你们钱家鸡犬不留!”

    老夫人因为激动,连脖颈上的青筋都浮现出来了,浑身也气的止不住的颤抖。

    钱云鸿被对方的话,吓的一个机灵,眼见老夫人一副要吃了他的模样,当即连话都没敢在说一句,转身就跑出了玉香院,生怕离开的慢上几步,下一刻对方就会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等到钱云鸿被赶走后,老夫人浑身仍旧抖的厉害,但她还是费力的忙说道:

    “大媳妇,你这就立刻将钱家的聘礼,统统丢出府去,出了这档子事,以后我萧钱两家,永生永世不在来往,以后钱家的人若是上门,一律给我棍棒打出去。”

    赵氏也是第一次瞧见老夫人如此盛怒,她心里甚至都有点担心,生怕年事已高的这位婆婆,被气的直接就这么过去了。

    将老夫人的话一一记下,赵氏的眼睛却瞟向了钱氏,犹豫之色一闪而逝,接着她就谨慎的说道:

    “老夫人的话媳妇都记下了,只是别人还好说,三弟妹可是钱家的人,您老说不许钱家的人进门,那可否给弟妹个恩典,这规矩里就别算上她了。”

    一直低眉顺眼,靠后默默站着的钱氏,闻听这话,就满脸怨恨的看了赵氏一下。

    如今她在帅府的地位,那是一落千丈,本就处境艰辛,如今她的亲侄儿钱云鸿,又将萧瑾瑜害的这般凄惨。

    生怕被老夫人迁怒的钱氏,这会都恨不得变成透明人,最好谁也别留意到她,可眼见事情都快过去了,赵氏却将矛头指向了她,当即恨的钱氏心里就将这位大嫂,骂了个成百上千遍。

    但不管钱氏怎么想,被赵氏一提醒,老夫人果然将目光投向了她,神情间充满了厌恶。

    “既然是钱家人,无论是谁,都不许进我萧家大门一步,大媳妇你倒是好心,还知道为你弟妹求份恩典,可我的瑜儿谁又肯给她个恩典,免于受这番苦难。因此什么都别说了,即可将钱氏送去家庙吧,以后别让她出现在老身的面前,我这辈子都不要再看见一个钱家的人。”

    闻听这话,钱氏当场就跪在了地上,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冤枉,毕竟今天的事情,真的和她没有半分关系。

    心知老夫人恼恨,因此才迁怒与她,可如今她的兄长钱铭已死,帅府内她又是个遗孀,并无丈夫撑腰,所以钱氏知道这次,自己是在劫难逃,当即就连连叩头,哽咽哭泣的说道:

    “老夫人,老祖宗,媳妇自知做的不好,我那云鸿侄儿也做了天大的错事,您容不下我,媳妇不敢有半点埋怨,但我的珂儿却是您三儿子的唯一骨血,等到凤瑛去了家庙,还请老夫人务必不要迁怒珂儿,媳妇在这给您磕头了。”

    这话一说完,钱氏就放声大哭,并不间断的给老夫人磕着响头,哪怕前额已经血肉模糊一片了,她也没停下过一刻。

    听着掷地有声的磕头声,好半响后,老夫人才皱眉说道:

    “行了,珂儿是我的孙女,老身自然不会难为她的,你现在就离开帅府吧,只要你在家庙安分守己,瑾珂我会帮你养在身边,将来也会给她寻个好婚缘的。”

    眼见老夫人话里的意思,竟是不准备在叫自己回府了,钱氏心里虽然难受的厉害,可到底什么都没在说。

    如今她自身难保,能求得老夫人的承诺,并将女儿护下,钱氏对此已经心满意足了。

    帅府现在是老夫人独大,钱氏知道自己只能先行忍耐,等熬到老帅爷回来后,她才能有一线转机。

    心里盘算好的钱氏,在金川上前,将她引出府去时,表现的很是平静,只是眉宇间的凄凉,却是无论如何,都难以掩盖的。

    在旁静静看着这一切的萧瑾萱,望着钱氏离开的背影,她不禁往赵氏那里,深深的看了一眼。

    遥想这位三伯母,在她前世死的时候,对方还是风光无限的侯府三夫人呢,而且一直大权独揽,无人能及。

    可是如今呢,对方的管家权,不但数月前就落到了赵氏的手里,现在更是因为赵氏的一句话,就落了个被赶去家庙,了此残生的下场。

    将望向赵氏的目光收回,萧瑾萱就不禁笑了笑。

    如今钱氏被扳倒,二房沈氏又是个体弱的,以后这帅府的大权,都会彻底落到赵氏的手里,就算老夫人在不喜欢她,可也没得选择。

    果然,哪怕这位大伯母,在前生照拂过她,也是帅府内难得的和善人,可是在权利面前,仍旧是毫不犹豫的,将钱氏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而眼见老夫人将钱氏发落完后,就疲惫的想去偏室休息一下,只是还没等她迈步呢,萧瑾萱温婉的声音,就轻轻的传来了。

    “祖母请留步,如今钱家的事情,您已经安排好了,就不知瑾瑜姐姐,您又要如何安置呢。”

    萧瑾萱这唐突的问话,当即不光老夫人愣了一下,就连赵氏也抬起头,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并不理会这二人的目光,萧瑾萱眉头一挑,嘴角含笑的又说道:

    “如今嫡姐小产,帅府内外人尽皆知,难道祖母还打算将她留在帅府不成,祖母年纪大了,看来许多事情确实考虑不周呢,那瑾萱愿意代劳,这就写信一封,寄给远在边疆的祖父,问问他老人家,这件事该如何处理才算妥当。”

    话一说完,萧瑾萱就面容平静的,对着老夫人遥遥一拜,接着转身就向外走去。

    眼见她如此行径,老夫人气急败坏,却又充满无奈的声音,就从她的身后传来了。

    “瑾萱啊瑾萱,你真的要将事情做的这么绝吗?瑾瑜在不对那也是你的亲姐姐啊,这件事若是帅爷知道,瑜儿的性命就再难保住,她若真的被家规处死,你这辈子难道就能心安不成。”

    闻听这话,萧瑾萱缓缓的转过身来,哼笑一下,她声音清冷的说道:

    “祖母口口声声说她是瑾萱的亲姐姐,可萧瑾瑜又何时将我当作亲妹妹对待过,我萧瑾萱在她的眼中,由始至终就是个卑贱的庶女,她若是天上的月亮,我就是连作颗陪衬的星星,在她心里都觉得我根本不配,有这样一位姐姐,瑾萱只觉得,这是我一生最大的不幸,对她我也早没什么亲情可言了。”

    前生萧瑾瑜杀了她的孩子,夺走她的夫君,并取而代之成为了凌王妃,她的一生都被对方毁去,上辈子她到死也无法报仇,如今她弃情绝爱,用一世的感情为代价,换来重生的机会,为的就是亲手报仇。

    可如今老夫人竟妄想叫她,放过这个嫡姐,萧瑾萱觉得,这真是她听过最大的笑话,就她们姐妹二人的仇怨,便是再次化为厉鬼,她都会拖着对方一起去死的。

    眼见萧瑾萱,一脸的冰寒无情,老夫人忽然有些后悔了。

    当初萧瑾瑜百般为难这个庶出孙女时,老夫人其实并非全然不知,只是一个是疼爱的孙女,一个是从出生就被她厌弃的灾星,所以哪怕知道萧瑾萱委屈,她也由着萧瑾瑜胡闹,半点都没想过要出面制止。

    而眼见着萧瑾萱,从才来京师时的逆来顺受,隐忍不发。渐渐的羽翼渐丰,不但在府内与沈氏亲近,还和大房的赵氏也私交甚好。

    在府外,更是有睿王,御王的相护帮衬,老夫人甚至直到现在才发现,这个庶出孙女,竟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有了足可以和她正面抗衡的实力了。

    想着当初若是她能稍微关心对方一点,萧瑾萱也会念着她的好,不会对萧瑾瑜赶尽杀绝了。

    可是在后悔也已经晚了,因此老夫人叹了口气,神情间尽显苍老的问道:

    “萱丫头其实你如今还站在这,并愿意同祖母讲话,其实你是要和老身谈条件吧,到底如何你才肯放过瑜儿,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吧。”

    今日萧瑾瑜小产一事,虽然知道的人众多,但只要帅府之内的人,不出面指正,老夫人还是有自信,将这事压下去的,因此萧瑾萱的态度,就尤为的至关重要了。

    而闻听老夫人的这番话后,萧瑾萱便笑了,接着点头说道:

    “祖母不愧是帅府的老祖宗,孙女的心思竟都被您猜到了呢。没错,嫡姐的事情我可以不捅出来,但前提是她必须离开帅府,而且是立刻离开,祖母只要答应瑾萱,那孙女也会管住自己的嘴巴,不乱说半个字出去。”

    老夫人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萧瑾萱会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可如今萧瑾瑜昏迷未醒,血流不止,她哪里忍心将对方,在此时赶出帅府。

    可是若不答应,萧瑾瑜同样是死路一条,无奈之下,老夫人将心狠下,咬牙点头就应允了下来。

    对于这个结果,也早在萧瑾萱的预料之中,因此就见她气定神闲的说道:

    “祖母,从孙女来到帅府,无论是您还是三伯母,都几次三番要将我赶出去,可如今三伯母自己去了家庙,您最疼爱的孙女也即将离府,而我萧瑾萱,却仍旧好好的呆在这里,您说这个结果是不是很好笑啊!”

    “你……”老夫人望着萧瑾萱,那似笑非笑的神情,颤抖的伸出手指向对方,可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呢,她就两眼一翻,被气的彻底昏死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