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女本色 > 第29章:萧瑾莲之疯(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恒大怒,一脚将这男子踹开,大声呵斥道:“你个狂徒,休的乱叫,我恨不得将你刮了。”

    那男子哎呦一声,被踹了个仰面朝天。

    而直到这时,众人也看清这人的相貌,并且立刻就有人将他认出来了。

    “哎呀,你快看,那人不是赵泉嘛。”一个矮胖的官员,惊讶的喊道。

    “是啊,那个家里开赌坊**的赵家,这小子六岁就会逛**,我要有女儿,养成老姑娘,都不嫁他,这萧家嫡女,连这样的也看的上,品味还真是独特啊。”

    躲在宁氏怀里的萧瑾莲,听着四下的议论声,哭喊辩解道:“你个**,谁和你两情相悦,父亲您别信他,女儿根本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啊。”

    可这赵泉早有准备,立刻从怀里掏出,之前玉翠交给他的金簪说道:“二小姐,我知道你是害羞了,但岳父请看,这是二小姐给我的信物,若非对我有情,她怎会给我这个。”

    这话一说完,赵泉就小心的,向季凌枫偷偷看了一眼,见后者微一点头,他便知道自己没说错话。

    其实这会赵泉也挺忐忑的,原本说好是萧家的庶女,可就在刚刚,他正快活着呢,季凌枫却进来了,并低声告诉他,事情有变。

    如今被他压在身下****的,根本不是萧瑾萱,而是萧家的嫡出小姐,萧瑾莲。

    当时赵泉被吓的,差点没尿出来,玷污庶女和嫡女,那后果可是绝对不一样的。

    一个庶女,萧恒为了掩盖家丑,捏着鼻子或许就认下他这个女婿了。

    可嫡女不一样啊,赵泉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就凭他,给人家添脚趾头都不配。

    赵泉本想出去求萧恒饶恕,可季凌枫却说,如今他根本没退路,而且坏了六皇子的事,就算他现在不死,也绝活不过明天。

    接着季凌枫又告诉他,只有把萧瑾莲彻底拖下水,萧恒自己女儿不检点,自然没法治他的罪,这是他唯一活命的机会。

    所以这会,别说萧瑾莲不承认,就是刀架他脖子上,赵泉都会咬死不改口的。

    萧瑾莲这会在顾不得丢脸了,从宁氏的怀里哭着挣脱出来。

    裹着披风,跪行的爬到萧恒面前,一脸恐慌的说道:“父亲,你别听他的,莲儿怎么会看上这种人,你快说信我,快和所有人说我是清白的,父亲你救救我吧。”

    萧恒眼中闪过一抹痛惜,可是瞬间他就怒声道:“别叫我父亲,我没你这样的女儿,以后你都和我萧家,没有半点关系。”

    别怪他心狠,今个摆明是有人要陷害他,这个女儿已经赔了进去,他若不将事态,就此遏制住,怕是连他自己都要搭进去。

    到时怕是背后使坏的那些小人,可就要笑的更加得意了。

    萧瑾莲颓废的坐在地上,她从小到大哪经历过这个,茫然的四下看着,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

    忽然季凌枫那儒雅的身影,映入了萧瑾莲的眼中。

    没错刚刚不就是季公子,救她脱离魔爪的,季公子一定会救她的。

    萧瑾莲之前一直昏迷,季凌枫和赵泉那番话她可没听见。

    等到她清醒时,只知道是对方在抱着她,别的什么也不知道。

    少女怀春,都会幻想着英雄救美的桥段,萧瑾莲也不意外。季凌枫这个,她一心倾慕的情郎,如今在她眼里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如今这个局面,她这个美人不就是要这位英雄来搭救的。

    甚至她都在幻想,两人因此生情,事后季凌枫同情她的遭遇,愿意照顾她一生,不在意她被人玷污,明媒正娶迎她为妻,从此英雄和美女,幸福的生活下去。

    心里这么想着,萧瑾莲激动的都不能自持了。

    于是就见她,一副娇柔的来到季凌枫身边,眼中含泪,无限可怜的说道:“季公子,我知道别人不信我,你也一定会相信我是清白的,瑾莲如今,也只能依靠你给我做主了。”

    说完,萧瑾莲就低下头,小声的抽泣起来,心里却期盼的,等着季凌枫,赶接将话接下去。

    季凌枫接话了,不过却和萧瑾莲想的完全不一样。

    就见他很是痛心的说道:“莲二小姐,你真是太糊涂了,这是你萧府的事,我一个外人,实在不好说什么。”

    但他话语一顿,接着取下自己的斗篷,披到萧瑾莲的身上,继续说道:“但若您和这位赵公子,真的是两情相悦,我想您去求求萧大人,想来他不会不同意的,毕竟你可是他的亲生嫡女啊。”

    萧瑾莲不敢置信的看着季凌枫,心里对方那高大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见了。

    别人不清楚,难道季凌枫这个布局的人心里也不清楚?

    她萧瑾莲怎么就成了两情相悦了。

    这个赵泉,当初还是她提议找来的,就是为了找个不堪的男人,来毁了萧瑾萱。

    要不是找个乞丐,实在说不过去,她恨不得就弄个一身泥垢,满嘴黄牙的乞丐进来了。

    可如今这算什么,她亲手选的男人,现在却成了玷污她自己的元凶。

    不得不说她这现世报,来的还真是够快的。

    而知道一切真相的季凌枫,这个她心里的情郎,还让她认下这份私情,这打击太突然了,这让萧瑾莲如何受得了。

    季凌枫因帮她披斗篷,两人离得很近。

    萧瑾莲猛的抓住,对方的胸衣,然后恶狠狠,压低声音说道:“季凌枫,你这是要过河才桥啊,你今天若不帮我,我就把这些事都抖出来,我不好过,你也别想逃得掉。”

    可季凌枫却无所谓的笑笑,同样低声说道:“有本事你就去说,不过开口前你最好想清楚了,别忘了这里面,你们母女也有份,如今你已**,还想在背上个陷害庶妹的名声?而你母亲也会因此被休,没了你父亲的**爱,又得不到母亲的庇护,萧瑾莲这个后果你受得了嘛,而且别忘了,我的背后站着的是谁。”

    季凌枫说完,面容仍旧十分平静,一下扯开萧瑾莲,抓着他衣服的手,儒雅的站了起来,依旧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而跌坐在地上的萧瑾莲,张了张嘴,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

    是啊,季凌枫身后,还有六皇子和远宁县主,若她胡言乱语,怕是小命绝对保不住。

    萧瑾莲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头,她觉得脑子好乱,好痛,哪怕闭着眼睛,她的脑海里都会显现出,无数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可是她明明真的不是自愿的,却不能辩解一句,更不敢辩解一句,这种感觉,堵得她都要窒息了。

    而一旁的赵泉,在季凌枫的示意下,更加力气的嚷嚷道:“岳父你若不信,我还知道二小姐,右侧大腿根部,有一颗黑痣,这是以前我们在一起时,她告诉我的,若非属意于我,她如何会把这等**说给我听。”

    一旁的宁氏,这下在也忍不住了,女儿家的身子多宝贵啊,这畜生,竟然当众将她的爱女,如此**部位的特征给讲出来,这是逼着她的莲儿,坐实通奸,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啊。

    就在她不管不顾,要冲上去,撕了赵泉那张破嘴的时候,萧瑾萱清冷的声音却传来了。

    “红袖,李妈妈,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将母亲拉住,母亲若有半点闪失,你们几条命赔的起。”

    萧瑾萱说完,就几步来到宁氏面前,得体的福了一礼后,从容的说道:“母亲,我相信二姐绝对是清白的,您的心情我理解,但您毕竟是我萧家的大夫人,这礼数可不能有失,您还是就站在这,静静的旁观比较好。”

    嘴里这样说,她的心里却冷笑了一下,费尽心机,布了这么一出局,结果却把自己女儿,害的这么惨,宁氏如今你定是生不如死吧。

    可是她就是要让对方,站在这好好的看着,亲眼看着萧瑾莲是怎么被人鄙视的,既然敢算计她,那这个代价不管宁氏受不受的了,她也必须受着。

    宁氏望着萧瑾萱,第一次眼中流露出哀求的神情,就见她颤抖的说道:“瑾萱,是母亲不对,可莲儿是你姐姐,你帮帮她好吗。”

    眼看着季凌枫,如今已把萧瑾莲推出来,根本不管她的死活了,宁氏便知道对方靠不住了。

    如今她唯一的希望,也只能寄托在萧瑾萱的身上了,斗了多回,她早就看出这个庶女不简单,而今日更是毫发无伤,便避开了这个布局。

    所以只要对方肯帮忙,宁氏相信,她的莲儿还能有一线生机,至于之后,如何找萧瑾萱算今日这笔账,那便是以后的事了,她是绝不会这么算了的。

    萧瑾萱笑了,挨近了宁氏,双手伏在对方的肩上,在外人看来,只会是以为,这位庶女正在安抚,情绪失控的嫡母。

    而没人听得见,她正贴近宁氏的耳旁,小声嘲讽的说道:“母亲,你这是在求我吗?”

    宁氏眼中闪过一抹恼羞,但还是一闭眼,僵硬的点了下头。

    萧瑾萱看着宁氏这副模样,哼笑了一下,温婉的说道:“您是嫡母,您发话了,瑾萱自然照办,我这就去好好的帮嫡姐一把,您可要睁大眼睛瞧仔细了。”

    说完,萧瑾萱再不去看,如斗败公鸡般的宁氏,从容的向萧瑾莲缓缓走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