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汉兴 > 第362章 血河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终于,一个鞑子甲兵跌跌撞撞冲开白色销烟,摸到清河以北的岸边。

    这个运气爆棚的甲兵只在岸上呆了不足十秒钟,就被栅栏后面同时伸出的几支长枪刺中。

    甲兵发出非人的嚎叫声,枪尖收回,他就又扑通一声跌回河水里。

    更多鞑子甲兵涌上岸,但此时他们队形极为稀疏,根本无法形成战阵,少数最勇敢的战士还在挥舞武器想要与敌人战斗,但大多数人只是懵懵懂懂的跟在前者身后,至少一半的甲兵已经把武器丢弃在河水里,有些人甚至已经被近距离轰鸣的枪响和销烟折磨的近乎精神崩溃。

    北岸,严阵以待的锐士和神机兵火枪手分别用长枪和刺刀对上岸的敌军刺杀,木栅栏上方不断闪烁着锋刃的光芒,如同毒蛇的信子一样致命。

    第一批上岸的甲兵甚至未能站稳脚跟,就全部被枪尖和刺刀捅了回去,河岸边很快布满鞑子的尸体,鲜血从创口中不断涌出,汇入河中,把清河北岸染得一片通红。

    趁此机会,陆军野战炮队调来6门4斤将军炮,在面对面的距离上对河水里完全无法躲避的鞑子来了一轮双份霰弹齐射。

    1000多枚5钱重的铅子在鞑子绝望的惨叫声中横扫河面,小小的清河顿时增添了上百具尸体,随后神机兵对敌人补上一轮齐射,一举将鞑子的进攻彻底粉碎。

    河里残余的鞑子再也忍受不住,不顾几个军官的阻止,开始转身逃走,只是他们仍在水中,速度依旧跟慢动作没有多少区别。

    “反击!”

    徐世杨看准机会一声令下,齐军阵线上的铜号转为急促而刺耳的滴滴答地地声——这同样是徐世杨剽窃自前世PLA的冲锋号,对齐军来说,自然也意味着全面反攻的开始。

    ……

    黄河/运河防御战结束后,青州军总部和各级部队总结战况,一致认为女真人并不像吹嘘的那么厉害,在有火力支援的情况下,即使只有农闲时才参与军事训练的民兵也能在白刃战中与鞑子相持一段时间。

    若是全训的新军部队,兵力差别不大的情况下,甚至有能力在近身战中击溃女真甲兵。

    因此,新军军官们一致认为,新军对鞑子无需走纯防御路线,即设阵地应该保留适于反击的出入口。

    只要在出入口附近部署几门火炮,鞑子依旧无力突破新军防线,但这些出入口将会为新军反击,扩大战果提供有效帮助。

    清河北岸的防御工事就是这种指导思想下的产物:齐军使用削尖的木枪插入土里形成一道简易栅栏,木枪之间有绳索和支棍加固。

    但在适合涉渡的地段,每隔十米左右,就有一段木枪只是简单的埋进土里,新军士兵反击的时候,可以轻易把这节栅栏拆除,形成一个个可供5人并排进出的小门。

    齐军士兵打开这些预留的栅栏缺口,两个连的选锋兵齐声呐喊,举起盾牌遮挡腹胸位置,踩着岸边鞑子的尸体涉水反攻。

    选锋兵身后,锐士兵和神机兵毫不犹豫的离开即设阵地,跟着进入河中。

    河水对新军形成了与鞑子相似的阻碍效果,然而清河南岸的金军没有充足火力有效杀伤涉水反攻的齐军士兵。

    重新竖起帅旗的完颜娄室狂吼着集结起几百甲兵,守在渡口南岸用重箭平射逐渐接近的齐兵,与此同时,两翼其他未受炮火打击的部队也重新稳定下来,开始向帅旗集中。

    完颜娄室仍能集结起几千甲兵,他认为自己仍有取胜的机会。

    只是刚刚从河里逃回来,浑身湿哒哒的完颜活女不这样认为:“父帅,不能再打下去了!汉狗枪炮太强!”

    仿佛是给他的结论做个注解,河北岸一排神机兵用燧发枪对南岸集结的鞑子弓手展开齐射,10克黑火药赋予铅弹强劲的动能,瞬间飞跃不足50步距离,任何制作精良的甲胄都无法抵挡这廉价的铅子,站在河边阻击的女真弓手齐齐倒下一排。

    而女真人的重箭却很难对防护全面的选锋兵构成威胁,这些齐军近战兵的盾牌型制与女真人的装备相同,身上的铠甲确是内穿链甲外面再套一层胸甲的双铁甲。

    完颜娄室无奈的看了战场一眼,他不得不承认,儿子说的很有道理,隔河对射,弓箭手完全不是火枪手的对手。

    根本不是同一个等级好吗!

    “全军后退三十步,放汉狗上岸,用刀子对付他们!”

    呯呯呯,对岸又是一轮枪响,完颜娄室身边的一个亲卫甲兵脖子中弹,头颅飞上半空,伤口处的鲜血像喷泉一样涌出,把完颜娄室金光闪闪的半边铠甲都染成红色。

    “退五十步吧。”

    金军统帅面不改色的更改命令。

    ……

    女真人实际后退了八十步,河对岸炽热的火力才变得稍微能够忍受一点。

    按照新军自己的统计,面对敌军阵列这样庞大的目标,燧发枪在五十步(按照一步等于1.5米计算)距离上的命中精度可以达到六成,一百步就会降到四成,距离拉长到一百五十步时的命中精度则下降到两成半。

    实际上,这个成绩是训练场上获取的,进入实战环境,嘈杂的战场态势,敌人的攻击,士兵紧张的情绪等多种负面效果影响下,一百步以内的战场命中率比训练场数据低了接近一半,而超过一百步,取得命中所需要的人品比射击技术重要。

    如果目标距离超过一百五十步,再开火纯粹属于浪费弹药。

    金军后退八十步,加上清河南北两岸双反原有的五十步,超过一百三十步,倒是正好能把神机兵火枪手的威胁降到最低程度。

    河对岸的神机兵又徒劳的齐射两轮后,发现继续这样射击毫无意义,于是他们停止开火,挺着刺刀,跟在前面涉渡的战友身后,一起向清河南岸杀去。

    好处是,金军后退八十步后,实际上已经放弃河岸地段那一点地理优势,完颜娄室不得不放弃把齐军压在河里打的诱人念头,只能任由齐军近战选锋兵在南岸站稳脚跟,背对着河岸摆开阵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