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汉兴 > 第348章 宣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家里又进来一位漂亮姑娘……。”

    “嗯,我知道,江南名姬吗,怎么可能不漂亮。”

    “听说是容嬷嬷亲自带进门来的……。”

    “嗯,我知道,容嬷嬷就是想把天下所有漂亮女人都塞给她的少爷,然后每个女人都给他生十七八个孩子,这主动送上门来的她怎么可能不要。”

    “夫人也答应留下她了,听说待遇跟我们一样……。”

    “嗯,我知道,夫人出身大户人家,她受到的教育就是……”

    “琳琳!”赵珊略带愤怒的打断妹妹:“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这事!?”

    赵琳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笔记本,苦笑着说:“我们关心这个有什么用?你没看到夫人都没有多说什么吗?夫君现在是什么身份?他身边女人多些本就是很正常的好吧,实际上,他现在才收第四个才是奇怪的事。”

    “呜……,现在觉得若我们只是一个普通人家就好了。”赵珊哭丧着脸说道:“就我们夫妻在一起,没有别人……”

    “噗……哈哈哈,姐姐你发什么傻?”赵琳满不在乎的笑道:“普通人家?若是普通人家,咱们早就被鞑子折磨死了!”

    “呜……”

    “别想了,哭哭啼啼没有出息。”赵琳又一次拿起自己装订的笔记本,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他今后一定还会收别的女人,收一个你伤心一次,只会让人对你越来越生厌。你也有工作不是吗?好好想象你能为你夫君的事业提供些什么帮助吧。”

    “娘,娘!”

    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横冲直撞的跑进屋,身后还跟着几个大呼小叫的太监。

    那熊孩子冲着赵珊大声喊着:

    “娘,爹回来了,我要去骑马!”

    没人知道他爹回家和要去骑马之间的内在联系是什么,不过孩子想要表达的意思倒是清晰明了。

    “不行,不准。”赵珊的回答同样明确。

    于是熊孩子开始瘪嘴,准备用哭声抗议母亲的暴政。

    “让他去吧,姐姐。”赵琳劝道:“现在还是乱世,男孩子学骑马不算坏事。”

    “那多危险啊!他还小!”

    “又不会让他骑战马,骑小马驹没什么危险的,何况还有军马场的鞑子奴隶照看,他们知道若是摔了司令的长子会有什么后果。”

    赵琳对着熊孩子轻轻一挥手,那小家伙立刻欢呼雀跃着转身跑出门去:“骑马去喽~~~,骑马去喽~~~!”

    其实,按封建道德观,妾室的子女应该认大妇为母亲。

    不过徐家的情况略微特殊,文月抵达齐省这还不到半年,已经记事的孩子不可能把她当母亲看待,文月也没有专门强调自己的这个权利。

    因此,徐世杨的庶长子徐代灼现在仍然可以称呼亲生母亲赵珊为“娘”,他对文月的称呼则是较为正式的“母亲”,对赵珊是“二娘”。

    不过,徐家代字辈的孩子,包括赵琳刚刚诞下的庶次子以及赵珊今后的孩子在内,恐怕也只有这小家伙有这种权利了。

    “我们的地位低,今后连听亲生孩子叫娘的权利都没有了。”

    “那不一定。”赵琳瞥了姐姐一眼,平静的说道:“不过说起地位低,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若是能做的好了,你有了自己的事业,别人是压不住你的,正妻也不见得就能行。”

    ……

    “嗯?横波姑娘?你怎么来了?”

    后院中,风尘仆仆的徐世杨对只在几年前见过几面的美女主动来投靠自己感到有些惊讶。

    “唉~~~。”

    横波轻轻叹息一下,声音甜的让徐世杨都感到有些酥麻:

    “小将军不来找我,我只好主动来找你了。”

    “小将军不会不要我吧?”

    在这样的尤物面前,狠心的话还真有点难说出口。

    不过徐世杨真的很累了,他没时间跟个名姬玩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愿意留下就留下吧。”

    徐世杨摇摇头:

    “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不论是家庭方面的(毕竟他已经是三个女人的丈夫和两个孩子的爸爸了)还是工作方面的(这方面的事永远都做不完)。

    “怎么感觉小将军好像不怎么欢迎我的样子?”

    横波笑着问:

    “我现在可以姓徐吗?”

    按她自己的说法,为了表示跟以往的生活决裂,现在的姬女都是没有姓的,只有赎身嫁人之后,才会冠以夫姓。

    这暗示已经算的上明示了。

    “恢复本性吧,叫顾横波挺好听的。”徐世杨问:“我个人不喜欢女人嫁人后冠夫姓。”

    “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姓顾?”

    “啊哈,没啥,你以前跟我提起过……。”徐世杨突然感觉有点尴尬,他笑着问:“我这边倒是想起一点别的问题,我听章兄说横波姑娘歌舞双绝?”

    顾横波笑了一下,并未继续追问姓的问题,不过她记得很清楚,自己并未对任何人说过以前姓什么。

    “小成而已,不足挂齿,老爷现在想看吗?”她故意改了称呼,把自己放在婢子的地位上称呼徐世杨。

    “不要叫我老爷,我现在也没空看什么歌舞。”徐世杨解释道:“不过我这里有面向部队和普通民众的宣传队,既然姑娘是歌舞方面的大家,我想不如你去负责吧。”

    对这一点,顾横波倒是有点惊讶。

    现今这个世界上,对主动的美女毫不心动的成功男人可能并不少见,但若是让身边的女人去抛头露面,就十分稀罕了。

    “我是要去主持戏班子,还是直接上台表演?”

    “你首先应该做的是学习。”徐世杨解释道:“我要你去主持工作,是因为你在这方面有最好的基础,我手下其他人学习都很难跟得上你的艺术水平。”

    “但你以前学的那些东西在这里没用,你得想办法转型。”

    “我需要的是,你得通过歌舞、戏剧或别的什么艺术表现形式,告诉我的民众,他们应该干什么,他们的工作对这个国家民族和他们自己人生的意义,告诉他们我们这里相对其他地方是多么美好。”

    简单来说,就是对内的宣传战。

    “你以前那些咿咿呀呀软绵绵的东西尽量忘掉吧,你先去地方上调研一下,以你专业人士的目光仔细看看,想想,农民、工人、士兵喜欢的是什么,怎样才能让他们明白我们齐省的好,以及敌人的坏。”

    人民有娱乐的需求,如何通过娱乐向人民输灌自己的理念,这就是徐世杨对顾横波的要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