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汉兴 > 第316章 抢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启年觉得,自己现在饿的太厉害了,如果不是硬刚鞑子主力的青州兵实在不好惹,他都想去齐省找点粮草填饱兄弟们的肚子。

    当然,王启年是马贼不是傻瓜,他希望找到补给但不希望把自己的小命丢进去。

    如果这两天再找不到猎物,王启年就打算带着兄弟们北上,晋陕两省北部有些投靠蒙兀鞑子的汉军世侯,从他们那里应该能打些草谷出来。

    虽然也很危险,但王启年觉得,这比撞女真鞑子都往而兴叹的青州壕沟强许多。

    ‘再等等吧,就是这两天,找不到合适的猎物就走人。’

    王启年想着:

    ‘天下之大,总能找到这百十号人容身的地方。’

    “大哥!”

    去东边沿着运河侦查的上马贼老五骑着一匹新到手不久的辽东战马,迅速跑过来。

    “咋了?”王启年期待的问。

    “有船!运河上有船!”

    “船!”王启年咧开嘴笑了。

    运河漕船一直是上马贼最喜欢的目标,没有之一。

    因为这些船的防御力通常都不怎么样,但船上的物资却多的惊人。

    以往的时候,运河漕船还可以指望运河坞堡提供接力掩护,但自从青州军横扫齐省境内的运河坞堡后,这个希望就不复存在了。

    因为那些不在齐省境内,没有受到牵连的运河坞堡也开始收缩势力范围,免得引来青州军的攻击。

    这就在漫长的大运河上留下许多不受保护,可以从容攻击漕船的窗口。

    当然,对上马贼来说,问题也是有的,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运河被切断,漕船少的可怜。

    实际上,自从和亲船队被徐世杨拦住后,一直到今天,这还是王启年第一次在运河上看到船。

    既然看到了就不能放过。

    “兄弟们!打起精神来!做买卖了!”

    “呼啊!!!”

    数十个骑手一起高声欢呼起来。

    ……

    半个时辰后,王启年脸色铁青的看着不远处的船队,犹豫半天都不敢上前。

    在他面前,浩浩荡荡上百艘大小船只正缓缓向前蠕动,运河岸边还有数不清的纤夫正在拉纤。

    如果没看错的话,对面那支船队上上下下少说有3000人。

    而王启年手上连一百人都凑不齐。

    “老大,这咋办?”一个马贼问道:“人太多了!”

    “什么咋办?”王启年咬着后槽牙说道:“反正不能轻易放过去!”

    但也不能直接这么冲上去,百十号人,若是吓得跨对手还行,若是对方拼死抵抗,根本就是送菜的。

    所以王启年决定搞些小动作。

    几十个骑兵各自砍了些枯枝,挂在马尾巴后面,在荒凉的大地上来回奔跑,制造大量烟尘,仿佛自己这边有数百骑兵之多。

    这是从戏文里学来的招数,对付坚定的正规军其实毫无用处,但王启年知道,对付一帮没什么战斗经验的乌合之众,会非常有用。

    果然,发现“大量”骑兵出现,河岸两边的纤夫逐渐陷入惊慌之中,王启年甚至能听到一些惊慌失措的叫声。

    但很快,有些像是头目或领袖之类的人大声招呼纤夫们聚集成一个个小集体,准备向不远处的坞堡撤退。

    这些纤夫大多来自运河两岸的坞堡,运河被切断后,他们从不离开坞堡范围太远,以保证遇到现在这种危险的情况,能迅速撤回相对较为安全的坞堡后面。

    这种做法似乎有过预演,以至于面对可能的突袭,纤夫们虽然有些混乱,但并未崩溃。

    占数量绝对优势的一方,如果精神不崩溃,几乎是完全拦不住的。

    王启年看的眼皮直跳,好在失去了纤夫的掩护的船队留在运河当中,一副行动困难的样子。

    这些船才是王启年的目标——攻击纤夫没什么意义,因为上马贼从不抓俘虏,王启年也不裹挟炮灰。

    他们从来都是尽快抢一波就走,能少杀人就少杀人,连肉票都没抓过。

    尽可能避免任何能影响机动性的额外之事。

    机动性,就是上马贼能在中原纵横这么多年还能存在的最大本领。

    另外一个保持机动性的要点就是,尽可能避免出现伤员。

    所以,能不打就不要真的打起来。

    王启年带着二十个骑手,大摇大摆的向运河边上走去。

    身后其他马贼尽可能隐藏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继续制造尘雾,给船队施加压力。

    走的近了,王启年欣喜的发现,对面的船队似乎比纤夫们还要惊慌一点。

    真好,这些养尊处优的家伙就是这样,跟肥猪一样,有钱但但胆小。

    只要给点压力,应该就能得到一些好处。

    王启年一夹马腹,突然加速,甩开两边的同伴,单骑向对面船队狂奔过去。

    他一直冲到岸边,距离船队大约60或70步左右的距离上,踩着马镫从马鞍上人立而起,然后拉弓搭箭,在急速奔跑中对着一艘船的船帆连珠射出三箭。

    哚哚哚,三箭全都命中,从上往下一字排开,稳稳扎在桅杆上。

    船上又是一片惊呼。

    “咱是上马贼大当家王启年!”

    炫技之后,王启年骑在马上,对远方的船队大喊道:

    “留下粮万石,钱万贯,咱就放过你们!否则定要杀你们个鸡犬不留!”

    称自己为贼,一开始挺让人恼火的。

    但后来,王启年发现上马贼的名头其实也蛮好使,若是对方怕了,一般都会给他个合适的价格作为买路钱。

    当然,所谓一万石粮,一万贯钱只是个叫价而已,允许讨价还价的——就算对方真给了,他那几十号人也搬不走。

    一个似乎是个年轻官员的家伙站在船头,大声对这边回道:“这是大周朝廷的船队!贼人还不快滚!”

    王启年冷笑一声:“打得就是你们这些朝廷走狗!”

    十几年前,王启年的父兄曾经以上马贼为核心,集合大量义军与鞑子对抗。

    当时大家都认为,若是能打退鞑子几次,朝廷就会派援军过来增援他们。

    然后他们就能顺势招安,洗白自己的贼名,挣个官身出来。

    可结果吗……。

    鞑子一时之间拿越聚越多的义军毫无办法,但朝廷的援军始终未到——官军只会逃跑,留下义兵跟鞑子死拼,为他们自己争取时间。

    结果就是鞑子越来越多,直到最后,义兵被女真骑兵彻底打崩为止……。

    所以,真要说起来,王启年跟大周朝廷其实是有仇的。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