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汉兴 > 第276章 稳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们在中部战线上投入大量最精锐的真女真,连生女真都很少,结果战斗依旧打成单纯的比拼人命。

    金军一口气突击到距离第四道胸墙仅有一步之遥的地方,消灭了两千或三千左右的青州兵,但自己的损失差不多也有一千多人,另有几百人受了重伤,肯定回不到辽东老家去了。

    如果不是最后,青州兵被打急了,有了一点崩溃的迹象,今天的战斗就是金军在用最精锐的甲兵与青州军的二流部队一比一换命!

    这种交换比,完颜斜也是肯定不愿意接受的!

    这简直是在动摇大金的根本!

    然而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北路军统帅完颜斜也亲自奔赴第一线,他就弯着腰站在距离青州军胸墙最近的一条平行壕里,伸出半个脑袋向十米之外的胸墙看去。

    可以看到那里也在进行战斗准备,胸墙后面无数枪尖涌动,不时有人吹响那刺耳的竹哨,似乎是在招呼更多人集合。

    由于距离很近,完颜斜也甚至能听到青州军的低级军官大声吆喝着向什么人索要更多万人敌和木炮。

    其实,金军这边的情况也差不多,刚才耗尽体力的甲兵都在稍微靠后的地方休息,新投入的精锐通过交通壕渐渐向前。

    女真人也摸到了在堑壕中行动的诀窍,他们会在被自己占据的主要路口上布置引导队伍前进的甲兵,这样虽然不能完全避免堵塞道路,但比之前会稍微好一些。

    激战了一天的甲兵开始吃饭,伙食很简单,只是杂粮饼子和干酪,部分家境良好的甲兵和谋克级以上军官才有肉干之类的食物。

    大部分人没有酒,只有从河中打来的生水,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拉肚子了。

    这从侧面上也印证了如今金军的窘迫程度——他们据大多数军粮是自己从辽东带过来的,进了关,粮食补充只有在已经算是荒无人烟的冀省抢到过一点,然后就是燕云的汉勃极烈们千里迢迢运了一些。

    几个勃极烈都曾派精锐骑兵回去押运粮草,严禁民夫路上偷吃,为此饿死的民夫布满了荒野,还有很多人被直接斩首。

    但是到手的粮食还是没有路上消耗掉的多,毕竟金兵再凶残,民夫不吃饭也没法推粮车。

    而且,押运的金兵总的吃饱吧?

    还有冀省那些眼珠都红了的土匪和流民,他们隐隐跟在运粮队伍后面,吃掉所有倒毙的尸体——如果情况允许,他们也不介意自己制造几具尸体来吃。

    金军骑兵驱赶了几次,杀了不少人,然而这没有什么意义,那些流民土匪已经算不得人了,那只是一些吃人的行尸走肉,死亡对他们来说只是一种解脱,已经无法形成任何威慑。

    当然,就算驱离这些骚扰者也没什么用处,燕云的汉勃极烈手中也没什么存粮了,就算全部粮食都安然运到,对兵力接近十万,分散在齐省境内黄河边上的金军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完颜斜也很清楚,现在的金军,其实也积极当到达极限,若是能尽快突破,那么后果……。

    呵呵。

    “主子,您到后面去吧,奴才们一定打穿这土墙!”

    一个亲卫在完颜斜也身边小声劝道。

    金军北路统帅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今天,包括本帅在内,谁也别想后退一步!”

    随后他猛的一摆手:

    “进攻!”

    轰轰轰!

    金军在之前的战斗中缴获了一些木炮,这玩意十分轻便,运用比较灵活,虽然之前大部分金兵完全不知道有木炮这种东西,但审问俘虏后,大概还是能够会用的。

    反正所有木炮都是事先装填好的,把炮口对准土墙,点火就完事了。

    至于能不能打准——只要离得够近,怎么都不会打偏。

    金军这次选择的突破地点就在完颜斜也身边不远处,他们集中7门缴获的木炮,在不到十米的距离上突然发射,瞬间就在单薄的胸墙上砸出一个缺口!

    随后大群甲兵呐喊着朝缺口直扑过去!

    十米的距离一眨眼便过去了,第一个甲兵冲过土墙的缺口时,挨了当头一棒的青州兵才反应过来发动反扑。

    密密麻麻的枪尖涌来,冲在最前面的几个鞑子甲兵都被刺中,惨叫着倒在地上,后续甲兵几个人一组,用圆盾顶住长枪,一点一点向里面挤,青州兵同样毫不退缩,双方就在胸墙缺口处形成短暂的僵持。

    后面的鞑子涌入阻拦壕,向墙后面抛射密集的轻箭,青州兵立刻用万人敌还以颜色,双方死伤人数迅速攀升。

    金军海螺号和青州军的竹哨响成一片,双方都在召唤同伴,向突破口这边集中兵力。

    战斗中再次响起木炮的轰鸣声,这一次是青州军反击的火力了,汹涌的霰弹在近距离内横扫整个阻拦壕,拥挤在胸墙外面的鞑子甲兵一片片倒下。

    金军故技重施,把所有死伤同伴的尸体堆在一起,形成可供攀爬的斜坡,然后踩着这些斜坡向胸墙突击。

    有被突破危险的地点一多,青州军的防线立刻变得岌岌可危,敢战的民兵毕竟是少数,分散在几个点上,使得整天防线处处兵力不足。

    其他那些民兵只能凭借胸墙坚守,没了这道地利优势,他们什么都做不到。

    已经有人开始忍不住顺着交通壕向黄河以西的最后一道防线撤退,但刚刚走出几步,一道寒光闪过,逃兵身手分离!

    “后退者死!”

    炸雷般的怒喝声响起,李逵带着大量精锐的近战选锋兵从第四道胸墙后的交通壕中涌出。

    这些甲胄齐全的生力军到来,瞬间就稳定了军心。

    强壮的选锋来到胸墙之后,从挂在腰间的口袋中掏出一个个陶制圆球,用火折点燃后奋力扔过胸墙。

    外面立刻传来一阵火药武器爆炸的轰鸣声,随后选锋兵手持盾牌长刀,就在堑壕中与一个个涌上胸墙墙头的鞑子近战。

    双方围绕着胸墙血腥拼杀,腾出手来的敢战民兵则自觉向被木炮打出来的缺口处集中,连胆小的民兵都再次反身参战,凭借着人数优势,差点被突破的防线又一次稳定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