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汉兴 > 第27章 集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家是莒州地界上最强的地方豪族。

    不,比那还要强一点,以莒州为中心,往北到沂水县、往南到日照县,往西到费县、沂州,往东到诸城,这么大一片区域,徐家的实力,大概也能排到前三位。

    所以,每年徐家开集,对周边所有县区的坞堡来说,都算得上一个不大不小的节日。

    到了这一天,相邻州县的坞堡主,都会派遣信得过的亲信,带着几个强壮的堡民,或挑着担;或推着鸡公车(独轮车);或牵着驴骡大车,到徐家第一屯来,互相交换各自需要的物资。

    甚至,在这个范围内,山上的土匪,以及平时躲在不知道哪个旮旯角里,跟野人差不多的流民,都会跑到徐家来,用一点点积蓄,换取一些生活必需品。

    十几年前,汉族的集市是跟着节日或节气走的,但是现在,一切都得以避开鞑子为第一要务。

    鞑子入关打草谷,时间自然都是在秋高马肥的季节,入冬之前他们必然会出关回家,否则战马就会掉膘,对鞑子来说这是很危险的信号,因为总有别的部族在一边虎视眈眈。

    所以,如果某一年,深秋过后,鞑子还没来,那除非特别倒霉,否则鞑子就不会来了。

    另外,鞑子也不会年年来,因为中原疲敝,年年收割根本抢不到什么东西,搞不好连大军行进的人吃马嚼都收不回来。所以,鞑子也知道,隔几年抢一次才有好的收获。

    这跟休耕或游牧是一个道理。

    因此,若要开集,基本都要选深秋以后,冬雪还未下的时机,这个时候没有鞑子,家里也正好有些余粮(没有余粮的也不必担心没法赶集了,准备做流民去吧)。

    前两年,鞑子没有来,各家坞堡积攒下不少财货。

    今年鞑子倒是来了,但劫掠结束的异常早(莒州这一路半途被徐世杨打断了),日照、诸城、沂水以及莒州一代的坞堡受害轻微(很多地方今年干脆就没见到鞑子),这对沿途的每一个村子来说,都相当于多收了“三五斗”,因此今年大家手头上都宽裕了不少,集市也就显得更热闹了。

    还没走到地方,仅仅是近了一点,就能感受到集市所在地——第一屯南北长街上,人声鼎沸,摩肩擦踵。

    道路两边,人挨着人、摊位排着摊位,层层叠叠的摆放着各种杂货。

    有卖皮草的,虽然绝大多数都是不值钱的兔子皮,以及现如今非常常见的狗皮、狼皮(来自于阡陌间游走的野狗群、狼群,它们会攻击落单的行人,甚至小股流民,自己却也是人类的肉食和衣物来源之一)。

    有卖吃食的,主要是一些猎户抓到的兔子、野鸡,河里捞出来的各种鱼虾,以及更常见的狼还有狗,穷人们需要把这些肉食换成粗粮,这样粮食能稍微多一点。

    卖盐的(这个主要是徐家自己在卖,而且有铺子,不摆摊),还有卖布的,卖肥油的,卖针头线脑的……。

    甚至还有个家伙的摊子上摆了几根铜簪子!现在这年月,对坞堡民来说,这可是了不得的奢侈品,馋的几个第一屯的农户婆娘连脚都挪不开了。

    这场面,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徐世杨置身其中,居然有了一种现在也算太平盛世,永远这样过下去似乎也还行的错觉。

    直到他看见一大溜老老实实跪着的孩子为止。

    这些孩子有男有女,共同的特色就是瘦的跟猴子似得,脸色黄黄的,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的状态。

    他们每个人头上都插着一根枯草,小小的脑袋耸拉着,仿佛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未来,没有一点孩子的活泼气息,却像是一群僵尸。

    徐世杨的胸膛像是被重锤狠狠砸了一下,一阵难以忍受的悲怆涌上心头。

    孩子是民族的未来,一个民族主义者如何可以容忍他们被这样糟蹋?

    “这些孩子是你的?”徐世杨强忍着情绪,走到一个手持木棒,站在孩子们前面的壮汉面前,冷冷的问道:“多少钱?”

    壮汉瞥了徐世杨一眼,他不认识这个年轻人,但他认识跟在后面一脸尴尬的胡老头,因此也就能明白眼前这个一脸愤怒的傻瓜少年到底是谁。

    “小堡主,这些……,这些人确实是在下的。”

    如果是别人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壮汉恐怕就要杀人了。

    毕竟是在徐家的地盘上,这壮汉既然认出眼前这位是徐家的堡主,他也不好太过放肆。

    “多少钱?”徐世杨冷着脸又问了一遍。

    “呵呵,这些……,这些人不适合小堡主。”壮汉眯着眼笑了笑:“小堡主要是想买人,在下在集市那头还有个铺子,那里有俊俏的小娘,小堡主可以去那里看看。”

    “我再问一遍,多少钱?”

    徐世杨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一丝森然。

    那壮汉却是一点不怕,他没再理会徐世杨,而是对后面的胡老头大声说道:“老胡,你就任你家堡主这样闹?我可就真卖了?”

    “郑掌柜,稍等……,稍等……。”

    胡老头赶紧上来打圆场,他轻轻拉住徐世杨的衣袖,在年轻的堡主耳边说:

    “少爷,这些……,人,没什么用处,咱们去别处看看吧。”

    “有用没用你说了算?”徐世杨冷哼一声:“你刚才叫他什么?你认识他?那你跟他讲价,这些孩子,我全要了!”

    孩子的可塑性是最强的,眼前这些虽然显得很没精神,而且年龄偏小,不过没关系,这样正好。

    吃几顿饱饭,身体再长长,好好教育几年,这些吃过苦的孩子都将是有用的人才。

    “少爷,这些人是……,是……。”

    “是什么?”

    “是菜人。”那壮汉笑嘻嘻的接过话茬:“小堡主好胃口啊,买这么多人吃得了吗?”

    “郑掌柜你!”胡老头愤怒的看着壮汉,有些恼怒他把这种事公开挑明。

    “菜人?”徐世杨楞了一下,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你们在徐家的集市上卖人肉?”

    “哈哈哈,多新鲜啊。”郑掌柜大笑着说:“这又不是第一次啦,小堡主你们富贵人家不吃,可不代表别人也不吃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