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师悍妃:猛鬼王爷请退散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动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九弟!”帝泽宏几声喝止道,“皇婶不是我们能非议的。”这样的女子有她傲气的资本,他从心里敬佩她。

    “知道了!”帝洺阙叹气,“回去就得面对一屋子的书,我头都大了。”

    帝泽宏摇头苦笑,扬起了马鞭,“赶路吧,万一天黑前找不到宿头,就只能睡大树了。”

    另一边,官道上行走着一队人马,三匹马一直不紧不慢地围在一个马车的周围,将其保护了起来。

    “汐儿,你的身体比较特殊,我已经下了令,不准任何人将此事传扬出去。”马车里传出了声音。

    “王爷考虑的很周到,现在我没有自保的能力,若是被有心之人知晓,肯定会遭人妒忌,引来横祸的。”话虽如此,可从李玉衡的声音里丝毫没有听出害怕来。

    “汐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帝洺阙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个神秘人。

    “王爷,想听故事吗?”这赶路的时间太无聊了,得找点乐子才行。要说以前还能靠打打坐,修修道来打发时间。

    “洗耳恭听!”

    于是,一路上都是李玉衡版的《三国演义》,几人听得是如痴如醉,仿佛自己都成了三国人物。

    日落日出,日出又日落,帝洺阙几人白日里赶路,晚上就在树林里睡觉,接连几日都是在李玉衡口中《三国演义》的陪伴下度过的,路上的风景什么的,几乎没在他们脑子里留下什么印象。

    今日的日落又要开始了,它收起了白日里的强势,收起了刺眼的光芒,变得朦胧起来。紫色的彩霞,一道连着一道,一片接着一片,梦幻一般。渐渐地,太阳抖动了几下,把最后一抹晚霞也带走了。夜幕开始了。

    在离药王谷还有半日路程的树林中,帝洺阙一行人围在火堆边又继续听《三国演义》。

    “既生瑜,何生亮?”开心一边往燃烧的火堆里添加柴火,一边说道,“倘若诸葛亮和周瑜站在同一战线,会是什么结果?”

    “想那些做什么!”啊朵双手抱腿,火光将她的脸映得红红的。“故事都是人们无聊的时候虚构出来的,何必当真。”

    “王爷,你信吗?”李玉衡笑道。

    “本王信!”帝洺阙坚定的目光在告诉众人,他没有说谎。

    “紫珏太子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周瑜吗?”赤影有意无意的挑拨着火焰,“当初要不是王爷,碧霞国早就物是人非了。”简而言之,帝洺阙在赤影的心中,就是那神机妙算的诸葛亮了。

    “周公瑾谦逊豁达、坦诚忠义、正直高尚,才华不在孔明之下,乃重情重义之人,紫珏……他不配。”帝洺阙说道,“孔明能知身前身后事,有经天纬地之才,盖天下一人也,本王自叹不如!司马懿

    他最大的能力就是命太长,熬死了所有比他厉害的对手,他不以天下为怀,只为一家之利,虽然赢得了天下,本王却不屑。”

    李玉衡听着帝洺阙的解析,他并没有讲解得很仔细,所以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故事过了一遍,没想到帝洺阙竟然能分析得如此透彻,不愧是将才,帅才,碧霞人民心中的战神。

    “幸亏我们没有成为敌人!”李玉衡笑道,“你太聪明了。”

    “我的王妃也不是吃素的!”

    “我又不是和尚,吃素干什么?”李玉衡装傻道。“就算是和尚,也是个酒肉和尚,俗话不是说吗,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出家?王妃想都别想!!”帝洺阙说道,“要是哪座庙宇敢收你,本王就踏平了他!”

    “你是王爷,你说了算!”李玉衡已经习惯了帝洺阙的霸道,打着哈欠说道。

    “累了就去歇息,本王守着你!”

    “这两日不知是怎么了,老觉得困乏。”李玉衡揉了揉眼睛,刚说困,这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哈欠连连,“我不管你们了,我先睡觉去了。”

    “王妃安寝!”赤影他们嗖的一下,全都站了起来对李玉衡行礼。

    “我送你过去!”帝洺阙话音刚落,李玉衡就倒在了他的怀里,睡着了。

    “汐儿!汐儿!”帝洺阙小声的喊了两声,李玉衡毫无反应。轻轻地将她抱起,往马车上走去。

    李玉衡的灵魂来到一个阴森森的树林中,周围雾蒙蒙的,只能看清眼前有一天林荫小道,顺着小道,他来到了一个山洞前,山洞口有一道阵法,图案很是眼熟,李玉衡试着靠近山洞,这才看清这个图案跟帝洺阙给他的那个盒子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哪里?”李玉衡自言自语道,“为何我会来到这里?”

    “破了这道阵法!破了这道阵法!”

    “谁!谁在说话!”李玉衡警惕着四周,“别装神弄鬼的,出来!”

    “呼~”

    除了风吹的树叶的声音,再无其他,好像刚才的身音只是一个幻觉。

    李玉衡看了一眼山洞,试着问道:“莫非你被困在这山洞里出不来了?”

    “呼~”

    回答李玉衡还是风吹树叶的声音。

    “汐儿!汐儿!”帝洺阙将李玉衡从梦中喊醒,“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儿。”李玉衡坐了起来,原来刚才的只是一个梦,也许是他老惦记着那个阵法,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你看你全身都是汗,还说没事!”

    “也许是身体有些虚弱罢。”李玉衡这才觉得身体黏黏的,难受死了。“要是能洗个澡就好了。”忽然,眼睛一亮,“我记得来的路上好像有

    一条河来着,要不王爷受点累,带贫道去一趟?”

    “好!”帝洺阙想都不想的回道,“需要带上啊朵吗?”

    “不用了,这大半夜的,扰人清梦不好。”李玉衡拒绝了。“要不要跟赤影他们说一声,免得找不到我们会担心。”

    “不必!”帝洺阙摇头,他很肯定赤影不会休息,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改不了的。

    “那行,我们走吧!”

    帝洺阙将李玉衡抱在怀里,“汐儿可得抱稳了。”

    “放心,以前哥也是会“腾云驾雾”的。”

    “以后也会的。”帝洺阙说完,嗖的一下,将她带离了马车,远离了地面,穿梭在夜空中。

    犹豫速度太快,风吹起了两人的白色衣袍,在空中飘荡着,露出两张俊美的侧脸,仿若仙人,让人敬畏。

    “就是那儿了。”李玉衡从半空中俯瞰,指着下边的闪着波光的小河。

    “王妃胆儿真大。”帝洺阙笑道,若是旁人,早就吓得大喊大叫起来,虽然他有意放慢了速度,可也不是普通女子所能承受的。

    “你要是经常被丢到坟地上,和一群鬼打交道,胆儿不大都不行。”李玉衡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被师父丢进乱坟堆时,竟然和一帮小鬼玩起了捉迷藏,让他那几个师兄哭笑不得,现在想想,还真是怀念。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的汐儿真厉害。”帝洺阙将李玉衡稳稳的放在地上,笑道,他小时候虽然没有见过鬼怪,可他面对的是一群张牙舞爪的猛兽,想要生存,只能靠自己,皇甫义那个糟老头子说过,不管你是皇帝还是王爷,撑不下来,照样喂野兽。

    “王爷你也不赖!”李玉衡回道,做得人上人,吃得苦中苦,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我就在这里守着,有事叫我。”帝洺阙说完,背过了身去。

    “有免费的劳力,我不会客气的。”李玉衡迅速解下自己的衣袍,慢慢地下了河。

    河水凉凉的,微风所到之处,带来了阵阵的草木气息,令人感觉神清气爽。

    李玉衡将身体全部没入河中,一个鲤鱼打滚,从这边游到那边,又从那边游到这边,河面上被带起了层层波浪,一圈一圈的荡漾开去。

    “王妃玩得真开心,有没有考虑过本王的感受?”不知何时,帝洺阙已经来到李玉衡身边,将她禁锢在自己怀中。

    一眼看去,男的半身赤着,只剩一条长裤,女的一个肚兜,早已湿透,紧紧的贴合着身体,正常情况下,此时,此景,应该会擦起点火花什么的,可李玉衡是个男魂,所以,帝洺阙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王爷,不如我们来比赛如何?”李玉衡一点儿不尴尬的想推

    开帝洺阙,他的手刚碰到帝洺阙的胸膛,就收不回来了。

    因为帝洺阙将她的手死死的按在自己的胸膛前,呼吸有些沉重,“王妃可是在挑逗本王?”

    “王爷想多了,不是说好的做兄弟吗?既然大家都是男的,何必介意呢?”李玉衡能明显感觉到帝洺阙身体的变化,显然,这个血气方刚的王爷动情了。只是他毫无所动,只因他的男的。

    “那王妃想比什么?”

    帝洺阙不敢将她逼得太紧,只好调整呼吸,极力控制住自己的身体,面前的美人儿居然对他的身体无动于衷,这让他对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魅力产生了怀疑。

    “看谁能在水里待的时间长。”李玉衡笑道,“前提是不准动用武功。”

    “不用比,你赢了。”帝洺阙很舍不得的放开了李玉衡,“我不会游泳!”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