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倾城天下蓝灵凌尘 > 第173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顶小轿子迅速落在温衡身边,温衡上了轿子。

    “快点!”温衡断定,蓝灵要从冷宫走,冷宫偏僻,平时防卫也松散。

    蓝灵和立夏快要走到那棵大树下面了,迎面走过来两名侍卫。

    蓝灵拉着立夏藏在大水缸后面。

    那两名侍卫却并未走,一高个站在那里,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给另一个瘦子:“给,这是给你带的,吃吧。”

    蓝灵看到高个给那瘦子一包鸡腿,应该有两条。

    “你又偷他们的东西?”瘦子欣喜又担忧的声音。

    “拿点吃的不叫偷!你在这吃完了再回去,别急,这时候,也没有什么事。”高个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蓝灵暗暗叫苦,他躲在这里吃东西,正好拦住了路。

    看到那高个走了,瘦子坐在那里开始啃起了鸡腿。

    蓝灵捡起一块石头,扔到小路的右边。她以为那个瘦子会过去看看。

    没成想那瘦子专心啃鸡腿,一动未动。

    蓝灵知道不能再等。她看了看立夏,站了起来,径直朝那侍卫走过去。

    那人啃得正欢,冷不丁看到有人走过来,刚想站起来,被蓝灵一掌打晕在地。

    立夏将他扶起来,靠在墙边。

    她扶着蓝灵象那棵大树走过去。

    那是一颗古老的白果树,承载了几百年的风霜和故事。树干粗壮。枝丫缠绵。

    只是现在叶子几乎落尽,树底部还有几簇金黄的叶子没有掉下来,挂在树上,像一幅画。

    立夏跃上大树,蹭蹭几步上了那个最矮的树杈,她盘在上面,固定住自己,伸手去拉蓝灵。

    蓝灵很快爬了上去。她的衣服袖子太长,被树枝刮破了袖子,丝丝缕缕挂在树上。

    “小姐,再上一个树杈,就能够到墙了。我先上去,再接你过去。”立夏的手蹭破了皮,渗出了血。

    蓝灵看着立夏爬上了下一个树杈。没有了叶子的树,光秃秃的,老远就会看到两个人在树上。

    “快点,这样会被发现的。”蓝灵道。

    温衡已经看到了立夏。她嘴角微微上扬,不慌不忙下了轿子,沿着冷宫往里走。

    “她们在那里!”小可指着前面对温衡说。

    温衡盯着蓝灵的身影,以前那样赶她她都不想离开凌尘,如今她那么拼命想离开皇宫,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情人毒的解药?

    想到这里,温衡心中一慌,蓝灵必须死,怎么就杀不了蓝灵呢?

    “来人呀!他们在这里!”小可叫了起来。

    蓝灵听到了声音,看到温衡慢慢往这边走过来。她优雅端庄的走着,仿佛手握乾坤的帝王。

    和她一比,自己好狼狈。

    “立夏,你自己走吧,离开皇宫,去紫衣阁找我表哥。”蓝灵知道走不了。

    立夏哭起来:“小姐,要走我们一起走!快把手给我。”立夏伸手拉蓝灵。

    “来不及了,我现在根本爬不上去,再耽搁你也走不了了。”蓝灵上了几次,也没爬上第二个树杈。怀孕本来行动笨拙,加上蓝灵这段时间在大牢里休息一直不好,身体虚弱。

    她在树上,看到远处几匹骏马奔了过来。她呆了呆,一时有些迷茫。

    最前面那匹马上坐着的,正是凌尘。他一身明黄的衣袍,眼睛微眯着盯着她,似是不能相信。

    蓝灵对立夏说:“我命令你,快走吧。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赶紧离开这里,否则,再也没有机会了。你只是一个丫头,我在大牢里,你独自在宫中,没有人能护住你。你我姐妹一场,不要让我牵挂!”

    立夏哭了,她明白蓝灵的心思。她每日活得很累,都是为了别人。她从脖子上摘下那枚免死金牌塞在蓝灵手里,“小姐,带上它。”

    身后“嗖”地射来一支弩箭,正中立夏的肩膀!蓝灵大怒,转身挡住立夏:“你快走,你只是一个丫头,他们不会顾及杀了你!”

    立夏哭着,转身跳到墙上,又跳到外面的梧桐树上,抱着树干滑了下去。

    温衡已经到了树下,她笑吟吟看着蓝灵:“蓝灵,你这是何必呢?我让你离开的时候你千方百计要回来,如今这又是为何?”

    蓝灵坐在树杈上,并不说话。

    小可敏捷地跳上了树,将蓝灵捉了下来。

    蓝灵站稳,一句话也不说,一掌劈在温衡的身上。

    温衡“咚咚咚”向后退去,眼看着要摔倒。

    凌尘已经骑马赶了过来,他凌空跳起来,接住温衡,将她抱在怀里。

    蓝灵手里握着司马徽给她的那把小匕首向温衡冲了上来。她此时,只想杀了她,不想后果,不想凌尘。

    凌尘对着蓝灵反手一掌,蓝灵被震了出去,跌落在地上,那把小匕首也落在了地上。

    凌尘温柔地放下温衡,“你没事吧?”

    温衡摇摇头,“没事。”

    凌尘慢慢度步走到趴在地上的蓝灵面前。

    “蓝灵,你不能换个花样?朕还以为你有什么高明的招式!”

    蓝灵静静看着他。

    他又一次打了她,为了温衡。

    喉咙间有血腥的味道。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蓝灵使劲咽了咽,她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狼狈。

    曾经,她是如此渴望那种生活,眼前有你,夜晚有星,水中有鱼,天空有鸟。

    然而,一步步走过来,所有的一切成了奢望。

    温衡站在那里看着她,神情闲散,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蓝灵的嘴角渗出了血,她使劲抑住眼角的泪。下巴被凌尘捏住,抬了起来:“你果真背叛了朕。”

    “你杀了田明?你真的杀了田明?”蓝灵问。

    凌尘仰脸笑了笑:“田明嘛,一个侍卫而已,他不知道自己是谁!竟然也想觊觎朕的东西!他只能死!”

    蓝灵本来想和他说的话,此时全都咽在肚子里。

    如果田明没死,如果他没有和温衡如此,也许,她会告诉他那些话。

    可是现在,她什么也不想说。

    蓝灵看着他红了的眼睛,听到他竟然如此说田明,冷冷地说:“是,我就是想离开你,我早就受够你了!你滥情,无情!田明都比你强!你说的没错,孩子就是凌风的,他没有强迫我,是我自愿的!”

    一声脆响,她的下巴脱臼了。

    凌尘咬得牙齿咯吱响,他的手掌几次握住又分开,他将她的小脸几乎捏的变形:“朕曾经认为,你有什么苦衷,看来,朕真的是自作多情!”

    蓝灵轻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凝聚,“你不是一直想听这些话吗?现在我说了,反正我怎么说你也不相信,你只相信这句话!我肚子里的孩子,你认为是谁的,就是谁的!”

    凌尘将她揪起来,“做朕的皇后委屈你了?”

    他斜眼看着蓝灵的小腹,“这个孽种,你以为朕还会让你留着吗!”

    蓝灵双手倏地护住小腹,“你要敢动他,我绝不会活着!”

    凌尘冷笑,伏在她耳边低语:“好,那你们就一起死吧!蓝灵,朕当初怎么会喜欢你!你真的让朕恶心,恶心!”

    他扔下她,起身,似乎厌恶至极。

    “来人,将犯人蓝灵押入大牢,严加看管!她如果再逃走,格杀勿论!”凌尘直接称她为犯人。

    蓝灵又被压入了大牢。而且,这次换了牢房,关进了甲字号牢房。甲字号牢房是关重犯的地方。

    看管的人也换了。有六个年轻的狱卒。

    他们知道犯人是曾经的皇后,想必有倾城的貌,他们都想看一看这犯人长得什么样。

    奈何这犯人自从进了牢里,整日躺在白帐子里,很少出来。

    过了一日,蓝灵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娘娘。”有人在轻唤她,蓝灵听出来是杨树。

    “杨公公,我身子不方面,不便出去,什么事?”

    “是,是圣旨。奴才就不念了,娘娘出来接旨吧。”杨树的声音很低落。

    蓝灵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走了出来。她这几日一直头晕,心疾还犯了,虽然吃了药,仍旧感到浑身象散了架一样,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后的虚脱。

    蓝灵蹒跚着走到外面,杨树已经走了。

    蓝灵看到杨树放在外面的圣旨,圣旨很长,列举了她私自出宫,通敌卖国的大罪。

    蓝灵只看到了最后:皇后枉顾天恩,不思悔改,罪不容诛,明正典刑,故将皇后蓝灵贬为庶人,处以剜心之刑,十日后午时三刻行刑。添加 "xinwu799"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