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娱乐超级奶爸 > 第两千五百五十五章 收刘子夏入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徳芸社,二楼包间。

    看着舞台上焕发了活力,整个人都充满灵性的刘子夏,李国立眼睛放光地说道:

    “还别说,就子夏现在这相声感觉、这状态,太特么好了,说他在台下练了10年功都有人相信!”

    嘿,一向以斯文、优雅为人设的李国立,直接爆了粗口,而且毫不掩饰言语间的欣赏和赞美!

    “国立,你这也有点太夸张了吧?”成泷哭笑不得地看着李国立,说道:“是,子夏地表现是挺让我们感到意外的,但是不至于让你这么惊讶吧?”

    “哎,成泷,你还真别不信。”

    李国立扭头看了成泷一眼,说道:“就子夏这状态、嗓音,还有段子,比得纲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就是常老爷子没在咱们这边,我估计他这会已经在后台赞不绝口的。”

    李国立口中的常老爷子名叫常宝桦,知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德高望重。

    而且,常老爷子也培养了很多的相声后辈,就连郭得纲、余谦……等人,也全都被常老爷子提携过。

    “真的假的?”苏诺也吓了一跳,道:“看来老三还真是个全能艺人啊!”

    “我觉后台的那老几位开始心动了。”

    李国立呵呵笑了一声,道:“看到这么好的苗子,他们没理由放过,只不过子夏会不会入行,就是两回事了。”

    常宝桦、马志名……等几位相声名家都在后台,一会也是要上台捧场的。

    他们这看到好的相声苗子,没理由放弃。

    “入行?”刘天王闻言愣了一下,道:“李老师,你的意思是,他们想要收子夏入门?”

    “有这个可能。”李国立点点头,说道:“别忘了,后台可是又两位宝字辈的相声大师,就算是收徒,也只有他们才有资格。”

    “我估计老三不会入门。”苏诺摇了摇头,说道:“他这么忙,入行了不上台表演,有什么意义?”

    苏诺说的很有道理,刘子夏工作室和已经够忙了,他可没有过多的时间去干其他事。

    就算闲下来了,在家带带孩子,不好吗?

    “梦一,你是怎么想的?支持不支持子夏入相声行?”李国立突然扭头看向了李梦一。

    李梦一笑了笑,说道:“我尊重子夏的意见。”

    ……

    也正像李国立想的那样,后台的接待厅里,一众相声前辈们已经聊了起来。

    “没想到刘先生还有这能耐。”

    穿着黑色绸布大褂的马志名,搔了搔花白的头发,说道:“师兄,你说呢?”

    马志名是相声大师马三利的儿子,而常宝桦又是马三利大师的徒弟,两人同为宝字辈,这声师兄叫得没毛病。

    “你这个小猴子,让我说什么?”常宝桦推了推眼镜,说道:“怎么,你想收他入门啊?”

    “有这个打算。”马志名点点头,说道:“毕竟这么好的苗子可不好找。”

    “我觉得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的好。”常宝桦摇了摇头,说道:“他不会拜入门的。”

    马志名愣了一下,道:“为什么?论辈分,我是宝字辈,论手艺和名声我也不差,他为什么不拜?”

    “你啊!”

    常宝桦无奈地说道:“首先人家是歌手、是演员、是导演……名声在外,相信钱也赚了不少。

    人家哪哪都挺好的,为什么非得给自己找个师父,压在自己脑瓜顶上啊?这不是有病吗?”

    俗话说,人老成精,常老爷子今年八十有八了,什么事情都看得很明白。

    刘子夏现在是名利双收,怎么可能给自己找个祖宗供着?但凡是个正常人,恐怕都做不出来这事吧?

    “可是,我可以教他相声啊?”马志名不服气地说道:“多门手艺总是好的。”

    “马师叔,您觉得他用得着学吗?”

    石复宽哭笑了一声,道:“就这孩子的口条、段子,无师自通,我在他这么大的时候才刚刚开窍。”

    石富宽的话倒是让马志名沉默了下来,确实是这样,从刚刚刘子夏的表现来看,徳芸社这帮孩子们,连小岳、大林他们都比不上他!

    人家确实没理由拜师。

    咚咚咚!

    就在众人陷入沉默中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随后,就见郭得纲推门走了进来,道:“各位师叔、师爷,一会子夏下场之后,就要麻烦各位了。”

    按照今晚的节目清单,排在刘子夏后面的是马志名、牛宭、石复宽等人的群口先生。

    至于常宝桦先生,毕竟年纪大了,上台时间太长的话身体扛不住,整段相声根本就说不完。

    坐着椅子说相声?

    那不是闹着玩呢吗,打相声开始有到现在,除了特定的场景之外,谁敢坐着说相声?

    这是乱了规矩!

    “好嘞。”石复宽站起身来,说道:“得纲,你跟我说实话,子夏这孩子之前有学过相声吗?”

    郭得纲愣了一下,道:“师叔,子夏还真没学过,就像他刚登台的时候说的那样,他就是听得多了。”

    “不行!”

    听到郭德纲的话,马志名咬了咬牙,道:“我必须得亲自问问他,万一他同意了呢?”

    ……

    舞台上,刘子夏的相声还在继续。

    “各位,今儿个我说的这个单口相声叫《论方言》,说了这么半天儿,有大哥去上厕所了,也有大姐借口去奶孩子了,不知道他们还回不回来。

    不回来也没关系,待会儿我交代安保大哥,找个大铁链子把们给锁上,谁都甭想走!”

    看着笑成一片的观众们,刘子夏继续说道:“啥?那位还想着退票,退票是不可能退的,谁叫收银那下班了呢?再说我这白话半天,总不能白说不是?”

    “哈哈……”

    台下又是一片哄笑声,退票的梗他们是真没想到,这也是头一次出现在徳芸社的相声舞台上。

    刘子夏笑眯眯地看着观众们,眼角往后台瞥了一眼,看到报幕小胖子又伸出脑袋开始点头,就知道时间上差不多了。

    “其实吧,我倒是挺喜欢和各位在这侃大山的,咱们津天的老少爷们们才是有真能耐的,全国各地的方言都能听懂。”

    刘子夏面向观众们,眉毛一挑,说道:“我再说一句话,我估计你们就听不出来了。”

    “不可能,你说了,我们就能知道。”

    观众们根本不信邪,大声叫嚷了起来。

    刘子夏咧嘴笑了一下,道:“今朝麻烦侬们啦,谢吓侬们听唔港了半日,拜哎!”

    话音落地,刘子夏往后退了一句,鞠躬,下台!

    台下的观众们在愣了好一会之后总算明白过来,这是上沪话啊,是说:

    今天麻烦他们了,谢谢他们听他讲了半天,再见!

    嘿,这家伙下场都是这么清新脱俗。

    哗哗哗!

    也是直到这时候,现场才响起了冲天的掌声以及欢呼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