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赘婿出山 > 0005章 碧潭水悠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加柴,烧火。

    这本是热天,沐春桃的身上很快就烤出了汗,大惰涂身膏本来快被烘干了,可她的汗水一出来又打湿了,抹黑的肌肤上流出了道道雪白的汗痕。

    “好热,我还要烤多久?”沐春桃的脸蛋红红的,晶莹的汗珠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淌。

    李子安说道:“再坚持两分钟吧,出汗能加速你的血液运行和新陈代谢。”

    这倒不是姬达传授给他的,是他看书学来的知识。姬达是西周时代的人物,那个时候哪有这样先进的知识。不过,他越发觉得姬达的方士绝学加上现代的科学知识一定大有作为!

    两分钟后,不等李子安提醒,沐春桃就迫不及待的从土坑之中爬出来了。她的动作还有点僵硬,但看得出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你的方法还真是管用,我感觉好多了,刚才很疼,现在都不疼了,你真厉害。”沐春桃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好奇与感激。

    李子安笑了笑,心中很高兴。村里的人都说他是吃软饭的,是个没用的人,从来没人夸赞过他,他都快忘记被人认同和赞扬的感觉了。

    “你是职业方士吗?”沐春桃问。

    李子安想了一下才说道:“是的,但我很少出手,刚才也是看你的情很危险才出手。”

    “那你平时主要干什么?”沐春桃刨根问底,她似乎对李子安的一切都很感兴趣。

    “务农和照顾老人。”李子安说。

    农民,并不丢人,无论是何时何地谁问他,他都可以堂堂正正的说出来。

    “你这么好的本事不出去干一番事业真是屈才了呀,我认识很多朋友,有路子,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沐春桃满怀期望地道。

    李子安很想答应,可是还没有开口,林胜男那张面孔就在他的脑海之中冒出来了。

    他要是走了,谁照顾她?

    余美琳将林胜男交给他照顾,他哪里也去不了。

    “再说吧,对了沐小姐,你是做什么的,你怎么会从天上跳伞下来?”李子安转移了话题,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

    沐春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她说道:“我喜欢极限运动,只是这次出现了点意外,幸好遇见了你,不然我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李子安抬头看着天空,天空白云朵朵,看不见有飞机。然后他觉得他的举动有些搞笑,她跳伞下来,飞机还能待在原地等她吗?

    “这附近有水源吗?我想洗个澡,身上痒痒的很难受。”沐春桃说。

    李子安说道:“这下面不远有一个水潭,只是没遮没拦的,要不你跟我去我家吧,我家里有浴室。”

    “我这样跟你去你家不合适吧,我去你说的那个水潭,你帮我看着人,我洗洗就行了。”沐春桃说。

    “那好吧。”李子安把沐春桃的衣服鞋子放进背篼里,一并背在了背上,然后问了一句,“你那降落伞还要吗?”

    “那破伞差点害死我,不要了。”沐春桃说。

    李子安走前带路,沐春桃的伤还没痊愈,走得很辛苦。

    “我扶着你走,可以吗?”李子安问。

    沐春桃点了一下头,主动伸手过来让李子安扶着。

    李子安拉着她的手,那手儿满是干壳的泥膏,可也让他心中微微一荡。

    四年了,他连他老婆的手都没拉过,第一次拉女人的手却是一个刚刚认识的女人的手。

    山林里没有路,沐春桃身上又还有伤,没走两步便被一块石头磕了一下脚,往地上倒去。

    李子安情急之下扔了山锄,一把抱住了沐春桃的腰。

    泥膏洒落,触手一片柔软顺滑,仿若丝绸一般的触感。

    李子安心中紧张,觉得不妥,想松手,可他这边一松手,她就滚山坡下去了,怎么松?

    沐春桃的身子也有些僵,眼神中也藏着一丝紧张。这荒山野岭的,她现在这个样子,对方又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万一刺激到他,兽性大发什么的把她那啥了,她岂不是羊入虎口?

    李子安忽然弯腰,腾出一手穿过了沐春桃的腿弯,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沐春桃骤然紧张了起来。

    李子安不看她,大步往山坡下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你的伤还没有痊愈,走不了这山坡,我抱你下去。下去就好了,下面有路。”

    沐春桃很紧张,很尴尬,可她也知道她现在这种情况需要他的帮助,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李子安的背上背着好几十斤东西,怀里还抱着一个百斤左右的女人,走的还是没有路的山坡,可他发现他一点都不吃力,一路带风的就下去了。

    大惰随身炉让他脱胎换骨了。

    大睡炼气术让他变得更强了。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加了杠杆,加杠杆力气大。

    潭池还是那个张飞一箭射出泉眼的潭池,泉水清澈,波粼漪漪。

    李子安将沐春桃放在了潭池旁边:“你洗吧,我去旁边给你看着人。”

    “嗯。”沐春桃应了一声,也不知道为什么跟着又补了一句,“你别走远了。”

    李子安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点了一下头,快步走进了潭池旁边的树林里。

    山林里的宁静被浇水的声音打破。

    李子安心中天人交战。

    看一眼她不会知道。

    他心里也有一个声音,看吧,你又没看过,好难得的机会。

    可是不管怎么想,心里又有多么渴望,他的头始终都没有偏过去。

    过了一会儿,沐春桃的声音传来:“我好了。”

    李子安这才从树林里走出去。

    沐春桃已经穿上了她的外套,一张脸白白净净,五官精美,尤其是一双眼睛,乌溜溜的好像会说话,特别漂亮。

    沐春桃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谢谢你。”

    “不用客气,我带你下山吧。”李子安说。

    沐春桃说道:“我记得你的锄头还掉在上面的山坡上,你不捡回来吗?”

    李子安将背篼背了起来:“没事,我还会来这山里采药,到时候来取更省事。”

    沐春桃跟着李子安走,期间犹豫了一下说了一句话:“刚才我一直在留意你会不会偷看,我怀疑你会,可你没有,你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李子安:“……”

    这是夸人,还是说人傻?

    沐春桃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我想跟你交个朋友,可以吗?”

    李子安双手将名片接了过去,笑了一下:“当然可以,不过我没名片,要不你留个我的电话吧。”

    “微信也加上。”沐春桃笑着说。

    说说聊聊,两人下了山。

    进了村子,村民们用异样的眼神瞅着李子安和沐春桃。

    沐春桃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叫车来接她。

    等她打完电话,李子安才说道:“要不去我家坐坐吧,也好等车来。”

    沐春桃说道:“就不麻烦了,我叫的是急救车,我想去医院再检查一下。”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对,再去医院复查一下更保险,那我就不陪你,家里有个老太太,我还得回家去给她做饭。”

    “那……改日联系,再见。”沐春桃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带着点失落。

    李子安挥了挥手,背着背篼回家了。

    “软饭安怎么又跟一个城里女人在一起?”

    “怕不是吃软饭吃上了瘾,这碗吃了吃那碗吧,呵呵。”

    “小白脸长得俊,吃软饭都吃一碗又一碗,愣是牛逼叻。”

    “我呸!给咱们月牙村的大老爷们丢脸!”

    “我听说昨天那吃软饭的把陈刚两口子都打了,你们晓得不?”

    “哎哟,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熟悉的流言蜚语,熟悉的味道。

    这片土地上,多的是容不下与自己不同的人,多的是见不得比自己过得好的人,于是就就有了那七姑八婆张三王二麻子的是是非非。

    李子安听不见这些嘀嘀咕咕搬弄是非的声音,可就算是听见了,他又能怎么样?

    村里的人都把他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了,他还能把全村的人都打一遍?

    “李子安,记得给我打电话呀!”沐春桃的声音忽然传来,是那么的清脆好听。

    李子安回头,笑着点了一下头。

    苦尽甘来桃花开。

    难道她真的是那朵桃花?

    回家的路上,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满满都是白花花的回忆。

    然后他心中又莫名惆怅。

    结婚四年,老婆的手都没有摸一下。

    你说你要这帅有何用?

    你要这杠杆又有何用?

    “子安,你跑哪去了?”李子安一进门,林胜男便迎了上来,关切地道。

    李子安将乱七八糟的思绪收了起来:“奶奶,我上山去采了一些药材和食材,准备给你做滋补药膳吃,走远了,没赶回来给你做饭,你吃了吗?”

    “我煮了一碗面条吃,你还没吃吧?”

    “没呢。”

    林胜男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煮点东西吃,傻兮兮的。”

    李子安笑了笑,背着背篼去了厨房。

    这一背篼的药材和食材,挑个什么秘方来试试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