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湘西秘术闯都市 > 第1184章 青铜也要论年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嘿嘿。”

    我一脸神秘的嘿笑道:“马总,这青铜器也要分年代的。”

    “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固然可以称为神器,毕竟现在已经不多见了。”

    “可是人家拿一只宋元时期的假货过来忽悠你,你也要给人家五千万啊?”

    “那您可真是钱多得没有地方花了。”

    “宋元时期?”

    马鸣国一脸惊疑的反问:“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个假货不成?”

    “当然。”

    “这玩儿上面一点铜绿都没有,你觉得这年代能有多长?”

    “如果是商周时期的产生,现在上面的铜绿至少都有你手上的老茧那么厚了!”

    “另外,这个青铜的质地显然不怎么样,或者说,这个也许根本不是纯青铜的。”

    “若是纯青铜的产物,那么就算埋在土里几千年,也不可能会氧化的这么严重。”

    “可是你看这个所谓的青铜器,他的底部都已经快要被腐蚀掉了,真正的青铜怎么可能会这样?”

    “你试想一下,人家越王勾践剑,也是青铜打造,在地下埋了几千年,可是出土之后还是削铁如刀,一丝丝的锈迹都没有,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马鸣国闻言接过我的手中的青铜尊爵略一打脸,然后一张脸便阴沉了下来。

    当即盯着刘老板,怒声道:“老刘,这就是你作为一个生意人的诚意吗?”

    “那你这份诚意可真是够大的啊。”

    “足以把我吓一大跳了!”

    “你当我马鸣国真的是一个二百五暴发户吗?”

    “咱们也算是有点交情了,你居然这样欺骗我,以后咱们还做不做朋友了?”

    “我这可真是误交损友啊,若不是今天这位白姓朋友发现了你的问题,我不知道要被你继续忽悠到什么时候去呢。”

    “马总……”

    刘老板有些尴尬的望了他一眼,苦笑道:“今天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希望马总能放我一马,以后有了好货,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送到府上的。”

    “还有以后?”

    “你觉得咱们之间还能有以后吗?”

    “还有,你那个所谓的碧玉扳指,想必也都是假货吧?”

    “当然。”

    不等姓刘的开口说话,仙儿已经率先开口道:“这个碧玉扳指是近代打造的,估计不到一百年,怎么可能是乾隆的物品。”

    “而且这块碧玉一点都不通透,根本就是一个次品,这种东西都能拿出来丢人现眼,只能说这位刘老板胆子也是挺大的。”

    “哼。”

    马鸣国生气的冷哼一声,淡然道:“姓刘的,你滚吧,以后在我眼前消失,再也不要出现,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这位姓刘的听到马鸣国的威胁之后,连连道歉说:“马总,我知道错了,都怪我鬼迷心窍啊,一直让猪油蒙了眼睛,才会来骗马总的。”

    “这样吧,马总,你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半个月内,我一定淘一件上佳的好货给你,如何?”

    “什么好货?”

    “一柄小木剑。”

    “听说这小木剑能够驱邪避祸。”

    “哦?”

    “是吗?”

    马总饶有兴趣的反问:“那你说的这个小木剑,如今在哪里,真的这么神奇吗?”

    “真的有这么神奇,而且这个小木剑的主人也是在禅城混的,只是这几天他去了香港。”

    “等他回来之后,我立即就将他的小木剑拿过来给马总验货,如何?”

    “你这一回,不会再弄假货了吧?”

    “不会,不会。”

    姓刘的连连摆手道:“我这哪里还敢再弄假货啊,再弄的话,就让马总弄死我,如何?”

    一听他提到小木剑,顿时我和雪雁都有一些小小的惊讶。

    这个词对于我们来说,实在太敏感了。

    如今我们正在满世界的寻找第三柄小木剑呢。

    结果现在又听到了小木剑三个字,而且主人还在禅城,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那天在灯笼铺遇到的土夫子。

    当时他说过要到山海去帮我找到司徒无伤,把他手上的小木剑弄过来给我。

    可是后来司徒无伤就被人给害了,而那个土夫子也没有再找电话给我。

    这件事情一直都被我很是困惑。

    现在陡然听到小木剑三字,我能不激动了。

    不过激动归激动,我还是保持冷静,唯有如此才对让我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之中获取主动权。

    念罢,我故作平静的问:“刘老板,你刚才所说的小木剑,具体是什么样子的,能不能说清楚一点呢?”

    刘老板有些错愕的望了我一眼,当触碰到我清澈的目光时,他连忙献媚似的说:“这柄小木剑非常的小,只有二指宽左右,上面好像还刻有一些小小的符咒,听人说是湘西祝由方面的东西,我不太清楚。”

    一听他描述这小木剑的形状,顿时我的小心脏就狂跳了起来。

    这分明就是我们家那小木剑的模样啊。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这肯定就是司徒无伤手中的那一把小木剑。

    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柄小木剑怎么会落到禅城来呢?

    为此我又故作好奇的说:“刘老板,目前这小木剑在谁的手上呢?”

    “在老鼠眼的手上。”

    刘老板不假思索道:“我的一个朋友,他叫绰号叫老鼠眼,小木剑目前就在他手上。”

    听他提及老鼠眼三字,我倒是想起了那老汉的样子,确实是有些贼眉鼠眼。

    为此我又问道:“此人是不是五十多岁上下,他的身体不太好,有时候会咳嗽?”

    “对啊!”

    刘老板颇为惊奇的反问:“这位先生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呢?”

    “莫非您也认识老鼠眼不成?”

    “认识啊,我和他是老熟人了,对了,最近他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一直都没有联系上他呢?”

    “哦哦。”

    刘老板闻言面色一喜,朗声道:“老弟,原来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

    “其实不瞒老弟你说,这些货就是老鼠眼淘来的。”

    “你既然和老鼠眼是熟人,那么咱们今天这一架打得可真是冤呐。”

    这家伙居然把我当成了老鼠眼的熟人,对此我也懒得解释,反正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仇人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