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湘西秘术闯都市 > 第八十四章 邪教夜袭客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了,你们几个小家伙,一会儿到了房间里之后,就不要再出来了,从里面把门反锁,夜里不管听到什么动静,你们都不要发出声音,等明天我叫你们起来吃早饭的时候,你们再出来了,明白吗?”符吉轻声的叮嘱。

    “是不今天夜里不太平啊?”猴子傻头傻脑的问。

    “嗯,今天夜里可能会有情况发生,想必雪雁已经看出端倪来了。”符吉说话间瞄了龙雪雁一眼,复又接着道:“为了你们安全起见,所以晚上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发出声音,明白吗?”

    “三爷爷,我们明是明白了,但是如果真的有坏人来的话,你就应该让我们和你一起并肩作战,我看那个吴明天也是一个淳朴的人,如果他真的有危险,那我们不是更应该路见不平,拨刀相助吗?”我扑闪着眼睛不解的反问。

    符吉摸了摸我的脑袋,慈祥的说:“唉,大丈夫遭逢乱世,有许多东西是不会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只是你们现在还小,以后长大了就会明白,有时候好人难做啊。”

    “你们谨记三爷爷的话,不可呈一时之能,这回老七派你们出来,肯定是有万分紧急的事情要办,否则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容许你们几个孩子外出乱跑。”

    “在湘西这种奇诡莫测的地方,真要被人给害了,怕是连尸骨都找不到,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此行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但我可以肯定,你们是要出去办一件紧急的事情,所以今晚你们千万不要冒险,以免坏了自己的大事,明白吗?”

    四人一听符吉的劝告,顿时想起自己也是有重任在肩的,于是一时间都闭嘴不言了。

    “好了,你们几个小家伙也不用太担心,说不定是我想多了也末必,如果今晚无恙的话,明天一早我就送你们离开老司岩,以后山长水阔,你们也不用再担心那群蒙着黑纱的邪教了。”符吉边说边往门外走去,到了门后的时候,又回头冲我们笑了笑。

    看着他那苍老的面孔,以及无奈的笑容,顿时觉得非常不是滋味,同时又在心里暗下决定,等以后回到了寨子里,一定要好好向爷爷学习祝由之术,将来做一个济世活人的侠士!

    等符吉走了之后,龙雪雁又快速的走到门口,将房间的门小心的关上,并从里面反锁起来。

    一切完毕之后,大家才开始打量这间客房。

    虽然并不算太宽,但容纳我们几个小家伙,倒也不是问题。

    整个房间显得有点破旧,除了有两张床之外,还有一个梳洗架,另外有一个书桌,出奇的是书桌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但是借着昏黄的媒油灯仔细一看,才发现书桌上的墨不是黑色,而是红色的。

    另外整个屋子里散发出一股清冷和发霉的味道,想来应该很久没有人住过了,不过想想也不足为奇,毕竟现在的湘西,赶尸匠早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咦,你们看,这个墨怎么是红色的?”猴子用手沾了一点红墨,不明就里的看着大家。

    “那不是墨,是辰州朱砂,众所周知,湘西一地巫蛊之术盛行,而朱砂是至阳之物,乃是百邪之克星,所以湘西稍厉害一点的祝由师,也会随身携带朱砂,纵观整个湘西之地,又以辰州朱砂为最。”天鸿得意的回答。

    “那为什么要在这个睡觉的地方放这些朱砂呢?”猴子一屁股坐在床上,继续提出心中的疑惑。

    “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个房间应该是以前赶尸匠住宿的地方,那两张床,应该是赶尸匠睡过的床!”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

    猴子闻言吓得“啊”的一声从床上跳起来,并冲着我生气的说:“一阳,你别尽吓唬人啊。”

    “我并没有吓唬你,不信你自己用脑袋想想,为什么会在客房里备着朱砂呢?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房间是以前赶尸匠住的地方,这些朱砂,是供他画符所用。”我自以为是的分析。

    “其实差不多就是一阳说的那样吧,这里是赶尸客栈,曾经住过的人,肯定多数是赶尸人,不过大家也不要想太多了,再怎么不堪,也总比露宿山野强一点吧。”语冰翻着白眼呵斥大家。

    接着又用手指了指我们三个男人,并轻声的吩咐:“大家赶紧睡吧,我们两个女生睡一张床,你们三个男生睡一张床,不许过界,知道吗?”

    等语冰一说完,猴子和天鸿就开始戏虐的笑起来,尤其是猴子,刚才还被吓得一愣一愣的,这会儿又恢复了他贫嘴的本性:“啧啧啧,你一个小女孩家家的,哪来那么多规矩,还要搞什么楚河汉界,难道谁想看你不成?”

    语冰一听猴子嘲讽她,气得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白的,看这架势好像是要发飚了。

    见此情形,我只能走过去拉了猴子和天鸿,趴在语冰刚才所指的那张床上睡觉去了。

    语冰见我们都已经睡下了,当下也不好再说什么,天大的气都咽回到了肚子里。

    谁知刚躺下没一会儿,睡我旁边的天鸿突然坐了起来,并快速将腰间的葫芦给取了下来,复又走到书桌前,将葫芦盖子揭开,小声的说:“王定坤,王定坤,快出来

    叫了半天之后,整个葫芦好像一点动静也没有。

    天鸿不死心的继续叫:“王”

    不过刚叫了一个王家,他的身后突然就响起一句:“不用叫了,我已经出来了。”

    天鸿吓得慌忙转过身来,心有余改悸的问:“你的出场方式为什么总是这么吓人呢?”

    “鬼不就是这样的吗?难道我出场之前,还要给你打个招呼,然后在你们的香花和鼓掌声中粉墨登场吗?”王定坤戏虐的揶俞道。

    “好吧,懒得听你的鬼话,想必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在葫芦里都听到了吧?”

    “嗯,听的一清二楚,你们安心的睡吧,今晚我给你们守夜,有情况的时候,我会第一时间叫醒你们。”王定坤点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