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侯门锦商 > 第263章 都说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啊,我入马家的眼,全是因为你们镇远侯府,真是谢谢了啊!”乔藴曦瞬间炸毛,直接从床上跳下来,气势汹汹地走到顾瑾臻面前,双手叉腰,仰望着他。

    顾瑾臻更气,给她点颜色,她还蹬鼻子上脸了!

    “乔藴曦!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嫁人?”

    抬高了音量,院子外有了窸窣的响动,只不过当归和年糕知道里面的是顾瑾臻,所以才在外面假装晃悠了一圈,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是啊,我就是这么恨嫁,碍着你什么事了?”乔藴曦的倔脾气上来了,也不管自己在说什么,直接吼道,“顾大将军,你操心的事是不是多了点?南疆战事你要管,朝中局势你要管,就是民女的亲事你也要管,你这么忧国忧民,你爷爷知道吗?皇上知道吗?”

    “你……”

    “你什么你?”乔藴曦牙尖嘴利地说道,“你如此操劳,身边没个照顾你的人怎么行?你看,我都这么恨嫁,你再不恨娶,身边就没有好货色了。”

    “乔乔!”

    “我们不熟!”顾瑾臻的声音大,乔藴曦的声音更大,直接吼了回去,“将军了不起啊,将军就可以私闯民宅啊?顾瑾臻,我告诉你,我对你和颜悦色,不是因为我动不了你,我们现在连合作都算不上,你真要多管闲事,大不了我们一拍两散,我不是非你不可!”

    不是非你不可!

    轰!

    顾瑾臻脑袋中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一直以来刻意忽略的害怕、不明所以的情绪,压抑到极致的情感,互相掺杂在一起,一股脑地充斥在他的脑袋里,他无法做出反应,被各种情绪,正面的,负面的挤压着,脑袋疼痛欲裂。

    啊咧?

    乔藴曦目瞪口呆地看着顾瑾臻弓着身子,极力隐忍着什么。

    不是这个时候犯病吧?

    乔藴曦心里嘀咕着,小小退了一步。

    不是吧?

    这就受不了了?

    大将军啊,不是应该高深莫测,不轻易被人激怒,更不容易被人左右吗?

    乔藴曦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本能地想要逃走。

    可惜她的动作没有顾瑾臻快,她只一转身,顾瑾臻就一个反手,把她抱在怀里。

    乔藴曦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想挣扎,可顾瑾臻死死把她禁锢在怀里,脑袋放在她的肩头,身体颤抖。

    这是……

    害怕?

    乔藴曦莫名其妙地皱眉。

    最近,顾瑾臻害怕的次数是不是多了点?

    乔藴曦不敢乱动,更不敢说话,直到顾瑾臻的情绪缓了缓,她才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放开。

    可这次顾瑾臻并没有像前几次那般听话,反而把乔藴曦抱得更紧了。

    “乔乔……乔乔……”无意识地重复呢喃着乔藴曦的名字。

    “嗯,我在。”顺着精神病患者,总是没错。

    “乔乔,不要嫁进马家,好不好?”

    “……好。”反正马家的两个儿子,不在谷靖淑的候选名单中。

    “乔乔……乔乔……”

    “干嘛?”

    不耐烦了。

    “不准去见端木清!”

    “这和端木清有什么关系?”

    “总之不准你去见他!”

    “好,没问题。”反正她不会和端木清接触,太危险了。

    “那,你嫁给我好不好?”

    “好,啊?啥?”乔藴曦觉得自己幻听了。

    “你答应了,过几天我让外祖母来提亲。”顾瑾臻抱着乔藴曦,忽地笑了。

    “等等!”乔藴曦挣扎了两下,勉强从顾瑾臻的怀里挣脱出来,小手被顾瑾臻倔强地牵着。

    乔藴曦伸手,探了探顾瑾臻额头的温度。

    没发烧啊。

    猜到乔藴曦的目的,顾瑾臻顿时黑了脸,“我没发烧,很正常。”

    “那怎么说胡话了?”乔藴曦下意识地说出心里的疑问。

    顾瑾臻深吸一口气,这么旖旎的画面,居然被这家伙不解风情地破坏了。

    “乔乔,嫁给我。”顾瑾臻看着乔藴曦的眼睛,无比认真,一字一顿地说道。

    乔藴曦呆滞。

    顾瑾臻没有催促,只安静地看着她。

    这句话,从他明白自己的心意起,就一直想说。

    这次在承德,他不仅只是剿灭端木清的一股势力那么简单。

    名单上的人,他会一个个解决。

    这些人,前世对不起乔乔,今生就要偿命!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前世乔乔的死,他的死,和这些人脱不了关系。

    虽然,他识人不清是最主要的原因,可没有这些的助纣为虐,他不会误会乔乔,更不会……

    害怕!

    顾瑾臻的内疚感如洪水泛滥,在他体内不断挤压,他无心挣扎,更无力求助,只一瞬不瞬地盯着乔藴曦。

    这份感情,在前世萌芽,在今生生根。

    顾瑾臻磨牙。

    只恨自己醒悟得太晚,生生错过了前世。

    庆幸这辈子明白得不晚,还来得及。

    真好。

    乔藴曦还未从先前的震惊中回神。

    今天肯定不是个好日子,和她犯冲。

    怎么一个两个的,这么想提亲?

    “乔乔,你讨厌我吗?”见乔藴曦不说话,顾瑾臻索性循循善诱道。

    乔藴曦摇头。

    虽然顾瑾臻经常犯病,有时恶劣了点,可是还真说不上讨厌。

    “不讨厌就是喜欢了,那,嫁给我。”

    肯定的语气。

    这下乔藴曦是彻底回神了。

    “你该不是因为我被人提亲,受刺激了吧?我知道你恨娶,可终身大事,你一定要慎重,不能随便找个人成亲,虽说是两人搭伙过日子,可和三观不和,节奏不一样的人在一起,是件很痛苦的事,要不,你再想想?”

    乔藴曦轻言细语,生怕刺激到顾瑾臻。

    要知道精神病患者是没有理智可言的,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爆发了?

    她偷偷瞅了顾瑾臻一眼,见后者面色平静,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乔乔……”顾瑾臻还想说点什么,可瞅见乔藴曦懵懂的表情,顿时笑了。

    伸手,在乔藴曦头顶胡乱揉了两下,“等着我来提亲。”

    啊咧?

    乔藴曦再次懵逼。

    敢情她说了这么多,顾瑾臻一句也没听进去?

    顾瑾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嘱咐了乔藴曦几句,再三确认乔藴曦不会同意马家的提亲,也不会考虑她那几个表哥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小小姐……”顾瑾臻前脚一走,沈嬷嬷后脚就进来了。

    其实,早在顾瑾臻一进院子,她就知道了。

    也清楚当归和年糕在院子里阳奉阴违,任由顾瑾臻进了小小姐的房间。

    她在第一时间走出了房间,刚走到门口就退回去了。

    她也不明白自己的想法。

    按理说,她是不待见顾瑾臻的。

    不管是模样、能力还是家世,顾瑾臻无疑都是出类拔萃的,前提是,他不是定国侯府的人。

    定国侯府那摊子事,比乔家还麻烦,她不想乔藴曦牵扯其中。

    作为乔藴曦身边的嬷嬷,沈嬷嬷把她当孙女带,两人的感情很亲近,在很多事上,乔藴曦很尊敬她的意见。跟在乔藴曦身边越久,她越欣慰。

    可以说,乔藴曦的性格几乎与老夫人如出一辙,颇有老夫人年轻时的风范,这点,就是小姐也比不上。所以,她更希望小小姐能有个好归宿,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平安安。

    可她终究只是个下人,在这件事上,还真没有立场说什么。

    她虽然终身未嫁,可也清楚,感情上的事,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旁人,呵,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这也是她对顾瑾臻改观的原因。

    不是接受,只是不插手,但是不代表她不会关注。所以,顾瑾臻对乔藴曦说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神情复杂地走到乔藴曦面前,沈嬷嬷爱怜地揉了揉她的头顶,“这些事是夫人该操心的事,你呀,别管他。”

    这话乔藴曦赞同。

    顾瑾臻莫名其妙地来,说一大通莫名其妙的话,又莫名其妙地走,留下她一个人在原地莫名其妙。

    还真是……

    莫名其妙。

    乔藴曦的自我安慰加上沈嬷嬷的劝慰,她很快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只不过,这件事没等到谷靖淑操心,倒把鲁老夫人难住了。

    看着在面前一本正经到固执的外孙,鲁老夫人试图说服他,“臻哥儿啊,你突然叫外祖母去乔家提亲……是不是太突然了?”

    “不突然,我和乔乔都说好了。”

    鲁老夫人额角抽了抽,“那你是怎么和乔乔说的?”

    “直说呗,还能怎么说?”顾瑾臻理直气壮地说道。

    “那乔乔是怎么回答的?”

    “乔乔没回答,她只是默认了。”

    最后这句补充,听得鲁老夫人心里一惊一乍的。

    “臻哥儿啊,你看有没有这种可能,乔乔之所以没回答,是因为……没听懂?”

    “怎么会?”顾瑾臻皱眉,“我很认真地说了我要提亲,乔乔害羞,所以才没有正面回答。她要是不愿意的话,会拒绝的。”

    鲁老夫人头大。

    她自然是中意乔藴曦的,顾瑾臻娶乔藴曦进门,她肯定高兴,可突然上门提亲,两家人都尴尬,这中间,不是该有点什么铺垫吗?

    很久之前,她就试探过乔乔的意思,乔乔岁数小,没有领会,她就想着,找和机会和谷靖淑提一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