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侯门锦商 > 第217章 带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夫人,您不解释一下吗?”张太姨娘温吞吞地说道。

    乔老夫人端坐着不动。

    纵使知道这个秘密保不住,可她也没想过会在这个时候暴露出来。

    乔四爷一个眼刀甩过去,知道自己闯祸了的乔锦雯埋着脑袋不敢抬头。

    没有忐忑,只有畅快!

    迟早要解决的事,早点说出来,早点解决,四房的人早点拿到印章。

    “我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也是两个月前才知道老大不是我儿子,我也奇怪着呢,养了几十年的儿子,居然不是我的儿子,我的亲儿子到哪儿去了。”边说边朝张太姨娘看去。

    明明什么都没说明,可大家偏偏从乔老夫人的话里听出了什么。

    “老夫人真会说话,以前老爷还在的时候,老夫人就凭着三寸不烂之舌颠倒是非,妾身吃了不少亏,所以才看破红尘,虔心礼佛。”

    那你现在还俗是几个意思?

    乔藴曦暗戳戳地想。

    张太姨娘继续说道:“大爷是老夫人的儿子,生下来起就是老夫人亲自教养,而后,又是老爷带在身边学做生意,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把大爷掉包?而且,就是调包,以老夫人的警觉和谨慎,怎么会发现不了?退一步说,就是大爷真的被调包,老夫人认为妾身有那么大的本事,找个一模一样的人来调换吗?谁知道大爷是真的被调包了,还是当年老夫人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特意抱回来的呢?想想也真是巧了,妾身进门不久,老夫人就和妾身同时怀上了,连产期都接近,老夫人,您说,这是不是缘分?”

    张太姨娘做作地看向老夫人,眉眼间没有沐浴佛香的那种肃穆,眼波流转,颇有当年的风韵。

    乔藴曦了然地笑了。

    什么虔心礼佛,不过是养精蓄锐,顺便在暗处发展,这才从佛堂出来多久,佛相就被一身的俗气取代了。

    这就是最直接地诠释了什么是“相由心生”!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老大被调换了?”问着话的是老族长。

    他最清楚嫡房和庶房之间的矛盾,不存在偏袒谁,只是这事关系到乔家的正统,不得不重视,事情闹大了,会影响乔家皇商的生意,皇家可不会和名声有污的商人做生意!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眼下,不管是嫡房还是庶房,都结交上了贵人,若是这两房的人不能和睦相处,那乔家、乔氏一族的荣华富贵从何而来?

    老族长笃定以自己的能力,能够化解这场纠纷,乔家几房的人还能勉强和睦地相处下去。

    “两个月前,老四从京城回来后发现的。”乔老夫人有气无力,显然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为何如此肯定?”

    是啊,一个被调包了那么久的孩子,乔老夫人如何肯定那人是她的亲生儿子。

    乔老夫人叹气,“原本,这件事我是想等分了家,再找个机会和老族长好好说说,乔家现在的情况容不得半点马虎。长房不是名正言顺的长房,那谷家的事就更不能牵连到乔家,这也是我为何非要分家的原因,”乔老夫人低沉的声音里,全是为乔家,为族人打算的忧心忡忡,“至于那孩子,你们见到就明白了。”

    说完,冲乔四爷使了个眼色。

    乔四爷出了花厅,片刻后领了一名男子进来。

    “这是……乔六!”老族长“哗”的一下站起来。

    乔藴曦轻飘飘地抬了下眼皮。

    初来乍到时,她仔细了解过乔家的人脉关系,乔六是乔老爷子在族中的排行,想来,老妖婆找来的这个人和乔老爷子有几分相像了。

    来了兴趣,她不禁多看了那男人一眼。

    用现代话来说,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国字脸,却因为身形消瘦,原本魁梧的骨架上没有二两肉,看上去很不顺眼。五官没什么出彩的地方,给人的视觉感很平庸,目光拘谨,老实忠厚,和生意人的精明一点也搭不上边。

    “老、老夫人,族长。”中年男子拘谨地打了招呼,站在乔四爷身边很是局促。

    “这、这……”老族长太过震惊,说不出一句话。

    最后还是乔老夫人开口了,“老族长,你也看到了,这孩子和老爷简直是一个模子刻下来的。”

    “是啊,简直一模一样,让人无法怀疑。”张太姨娘别有用心地说道,“还别说,妾身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相像的父子。”

    乔老夫人冷哼,根本就不在意张太姨娘的讽刺,对老族长说道:“族长,光凭这孩子的相貌不足以说明问题,我让人查证过了,这孩子身上的胎记没有错,若不是乔兴邦身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胎记,我也不会认错孩子。”

    说着说着,乔老夫人红了眼眶。

    乔藴曦算是弄懂了她的意思。

    乔老夫人当年生下的孩子,身上某处是有胎记的,调换的乔兴邦身上也有那个胎记,所以老妖婆才没发现乔兴邦是假货。现在,这个几乎和乔老爷子几乎一模一样,身上也有同样胎记的人,让乔老夫人察觉到了不对,所以才一查到底。

    “可是,这就能证明他是你的儿子?”乔藴曦垂死挣扎地问道。

    “是啊,世上相像的人千千万万,有同样胎记的人多了去了,如何证明他就是老夫人的儿子?”不知为何,张太姨娘似乎很支持乔藴曦。

    乔老夫人说道:“这孩子的过往,我都查清楚了,小时候被人抱走,送到养父那里,和普通乡下的孩子一般,能走路的时候就帮着干农活,岁数大点了,农闲的时候就到镇上找活儿,今年三十八,一个妻子,三个孩子。我顺着往上查了查,几经曲折,找到了当年抱走他的人。”

    “老夫人真本事,居然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不声不响地查了这么多事。”

    面对张太姨娘的讽刺,乔老夫人只微微一笑,“事关我儿子和乔家的正统,我自然要小心谨慎。”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几位主角身上,唯独乔三爷把目光放在了乔藴曦那里。

    他好不容易把话题带到了正题上,这丫头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话题带歪了。

    他们现在是在说分家的事,而不是长房的真假。

    不管长房是真的还是假的,乔家的产业都会在四房手里。

    等分了家,再来讨论长房的真假,再在老夫人身上做文章不好吗?

    事有轻重缓急,现在最重要,最急着要解决的,不应该是把乔家顺利分了吗?

    乔三爷憋了一口气。

    先前,他已经把话题主动带回来一次,现在再去带动话题,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多迫不及待地想分家,而且,看现在的气氛,长房的真假问题不解决,这家是分不成了。

    不过,这样也好,只要拿捏得好,这件事可以给庶房带来更多的利益,只不过耽误些时间罢了。

    不管众人有何想法,乔老夫人慢悠悠地说道:“那孩子被抱出来,中间经过了几次转手,现在要去找那些人,很不容易,且有几个都死了。还好,老爷天之灵,还真让我找到了偷换我孩子的人。”

    面对张太姨娘的不以为意,乔老夫人笑得温婉,“还是熟人,也是,这种事不是熟人做不出来。”

    看向老族长,“人,我已经关在柴房了,老族长,是现在叫来还是……”

    老族长皱眉。

    他今儿是来分家的,没想到摊上这件事!

    处理不好,不管是得罪了嫡房还是庶房,后果都很严重。

    可是这件事不解决,分家的事就无法继续。

    咬牙,老族长说道:“既然人已经找到了,先带上来吧。”

    话落不久,进来一名老妇。

    五十多的岁数,脸色黝黑,满是皱纹的脸上写满了刻薄与尖酸,

    “她是……”老族长迟疑地问道。

    乔老夫人看向古嬷嬷,“自然是熟人,古嬷嬷一定认识吧。”

    古嬷嬷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回夫人,这人老奴是认识的,是我乡下的姐妹。”

    “认识就好,我还以为时间太久,古嬷嬷连熟人都忘了呢。老族长,这是古嬷嬷在乡下的好姐妹,林氏,古嬷嬷没被买进乔家的时候,和林氏最要好,哪怕她卖身进了乔家,也没与林氏断了联系。后来,她成了张姨娘身边得脸的嬷嬷,这个林氏当年可没少在古嬷嬷那里打秋风,是吧,古嬷嬷。”

    “老夫人,林氏嫁的是猎户,您与姨娘怀上身子的时候,胃口挑剔,老爷就经常购买野味,老奴因为与林氏交好,所以就给了林氏这个好处。那段时间林氏确实经常出入乔家送野味,这事是老爷应允了的。”

    “是啊,那是老爷应允了的,”乔老夫人意味深长地说道,“就是因为老爷应允了,而林氏又是个能说会道的,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她就能自由进出乔家,借着送野味的机会接近我。”

    张太姨娘笑眯眯地看着老夫人,仿佛没有听懂她话里的意思。

    “还是你自己说吧。”乔老夫人看向林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