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侯门锦商 > 第178章 大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以,你这是怀疑我了?”乔老夫人直接问道。

    张太姨娘闭眼,长叹一口气,“夫人,妾身只想弄清楚原因,还我孙儿一个公道,至于怀疑谁,总归是见不得我们二房好的人。”

    张太姨娘同样直接。

    乔藴曦左右看了一眼。

    先前说话的那名下人是南院的人,薛桃让人彻查大厨房的时候,为了彰显公平,特意安排了一个南院的人。只是没想到这个人倒是个机灵的,在薛桃的人犹豫之际,说出了大厨房的猫腻。

    可是,正如老妖婆说的那般,大厨房确实有老鼠药,可谁也不能证明乔浩宇误食的老鼠药就是大厨房的。虽然,包括老妖婆在内,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这么想的,可没有证据,谁会承认?

    乔藴曦幸灾乐祸地扯了扯嘴角。

    乔家最近真是多事之秋,才经历了乔琳梓的浩劫,现在要是再报官,乔家就真的出名了。乔家在老妖婆手里出了这么多丑闻,乔氏一族的族长、长老之类的,怕是容不下她了。

    更何况……

    乔藴曦眼睛一紧。

    谷靖淑怀孕了,族里那些老家伙的算盘要落空了,他们怎么会容许这种事发生?

    老妖婆要脸面,不管这脸面是对外人,还是对乔家几房的人,所以,当即指派了五个人彻查老鼠药的事,薛桃手里三个人,南院两人,每日向她汇报。

    形式主义。

    乔藴曦嘀咕了一句。

    因为出了这件事,南院也解禁了,算是因祸得福。

    乔二爷带着花姨娘在郊外租了个院子暂住,毕翠秋和乔宁黛留守在南院主持大局,张太姨娘也终于从她的佛堂出来,走到了众人面前。

    乔藴曦暗戳戳地想:乔浩宇的死,南院所有人都得益,二房虽然依旧低调,甚至连现在的“抛头露面”都是迫不得已,被逼的,可二房确实站在了人前。

    “要说这里面没有阴谋,打死我都不信。”乔藴曦对沈嬷嬷说道。

    “那也是二房和中院的争斗,暂时烧不到我们这里。”

    乔藴曦点头,“娘那边都安排好了?”

    沈嬷嬷忙道:“回小小姐,夫人已经到庄子静养了,庄子上都是谷家的人,另外,老夫人那边调派了二十多人过来,在暗处保护夫人。”

    乔藴曦放心地点头。

    不是她小题大做,而是乔家的人……

    呵呵,都是野心极重的人。

    就像现在,老妖婆和张太姨娘斗法十多日后,一群人神色严肃地坐在中院,乔藴曦代表东院最后一个赶到,看到坐在首位的乔氏一族的族长。

    脚步微顿。

    这是,殊死一战了?

    “今儿把大家都叫来,是因为宇哥儿的事。宇哥儿走了这么久,究竟是什么原因,怎么回事,也该给你们一个交代。”乔老夫人打着官腔说道。

    赶回来的花姨娘依偎在乔二爷身边,小声啜泣。

    张太姨娘柔和的五官下,双眼犀利,一瞬不瞬地盯着乔老夫人。

    乔老夫人不习惯地避开她的目光,继续说道:“宇哥儿死于误食了老鼠药,在彻查了乔府之后,从大厨房找到了老鼠药,众所周知,大厨房的老鼠药是防鼠患的,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和宇哥儿的死有关。所以我让人查了锦城和周边的大小药铺、粮店,没有发现乔家人购买老鼠药的记录,那么……”

    那么,就是有人动了大厨房的老鼠药。

    “大厨房的老鼠药核对过,确实数目对不上,分量已经找府医核实过了,和宇哥儿误食的分量匹配。”

    “我的宇哥儿啊!”花姨娘情绪崩溃,挣脱乔二爷的怀抱,跪在地上,朝乔老夫人的方向爬行了两步,“老夫人,您一定要找到凶手,我的宇哥儿是被人害死的,他没出过南院,怎么会误食大厨房的老鼠药?分明是有人把老鼠药下到我们南院的饭菜里,想弄死我们南院的人!”悲愤中的花姨娘,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把这十几日的情绪全发泄出来,悲恸、猜忌、担心和害怕。

    不过,她并没有乱说。

    南院的一日三餐,都是大厨房送的,就连糕点,也是从厨房分派下去,南院不开火,热水定时供应,早中晚三次,没有多余的,所以南院的老鼠药只能从外面进去。

    当然,也有种可能,就是南院的人早就图谋,事前准备了老鼠药。

    可乔老夫人让人去查各个药铺和粮店的老鼠药买卖记录,从年前一直查到现在,除了大厨房,没有乔家人私下购买的记录。

    “除非用的是假名字。”乔藴曦心里嘀咕了一句。

    那边,花姨娘不顾形象地跪坐在地上,表情狰狞地看着乔老夫人。

    乔老夫人的脸色比花姨娘好不到哪儿去,查了十多日,查到的东西对她不利。

    瞪向乔藴曦,乔老夫人把情绪都发在了乔藴曦身上。

    乔家在她的掌控中,唯独长房是个例外,原本以为拿捏得最好的长房,才是最奸诈的那个,也是最不安分的那个。

    如果说,她是被陷害的话,长房的嫌疑最大!

    乔藴曦歪着脑袋,不明所以地迎上乔老夫人的目光。

    缓了缓情绪,乔老夫人肃穆地开口,“宇哥儿的死,是意外还是人为,我会查清楚,老二,让你的小妾控制好情绪,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找不到训斥的借口,乔老夫人只能拿“礼仪”说事。

    “母亲见谅,霜儿痛失爱子,所以情绪有些激动。”乔二爷哽咽地说完,才把花姨娘扶了起来。

    “今儿,族长也来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大家一起商量。”乔老夫人把话语权交给了族长。

    老族长捋着胡子,扫视了一眼,才缓缓说道:“最近,乔家正是多事之秋,从琳梓到宇哥儿,乔家很是在锦城、在官爷面前露了脸,今儿把大家叫来,也是想和大家商量一下,乔家接下来要怎么做?”

    “老族长,您的意思,是要我们二房息事宁人吗?”张太姨娘咄咄逼人地问道。

    威严被挑衅,老族长的脸色很难看,“出了人命,怎么会息事宁人?但是乔家内斗,对各房有什么好处?“

    “那老族长是什么意思?”张太姨娘突然的强悍,让众人措手不及。

    一个在佛堂一待就是二十多年,不出院门,不露脸,被人遗忘的人,居然敢用如此强硬的态度和老夫人、族长说话?

    怎么?

    二房死了个人,就敢如此嚣张地逼迫老夫人和族长了吗?

    “官府那边,我希望宇哥儿的死最后以意外定案,至于真相,我们可以慢慢查。我知道,这次对不起二房,可我们要从大局出发。乔家最近频繁出事,百姓已经谈论得够多了,这次要是再惊动了官府,乔家就真的面子、里子都没了。这次的事,若是最后真的查到是家里的人,不仅对乔家的声誉有影响,就是乔家的生意也会受到影响。所以,我希望关上门,自己解决。”

    “自己解决,怎么解决?”敢这么和老族长说话的,只有张太姨娘了。

    思忖了几秒,老族长才说道:“官府那边,老二走一趟,早点把这件事了结了,至于查真凶的事,几房的人都抽调几个一起来处理,我们族里也会派几个人过来,主事的,就老二吧,你来安排,都听你的。张太姨娘,你的意思呢?”

    张太姨娘犹豫了片刻,终是点头,“既然老族长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让您和夫人为难,家和万事兴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乔家能有现在的成就和地位,每一房都出力不少,虽然各房有小龌龊,可都是小打小闹,没有大的矛盾。就是宇哥儿出事,我也认为或许是外人的挑拨离间,我始终相信家人。只是……”

    话锋一转。

    张太姨娘尖锐地说道:“不弄清楚原因,不找到真凶,我咽不下这口气。”

    于是,乔家的私人侦探团成立了。

    乔二爷亲自走了一趟官府,确认了乔浩宇的死因,注销了户籍。

    按照老族长的安排,长房也要派一个人加入侦探团,乔藴曦让卫南水去了。

    只不过是走个过场,大家互相监督一下,真正办事的,还是二房自己的人。

    乔藴曦的注意力暂时不在二房,因为乔四爷从川西回来了,还带回来一桩大生意!

    “皇商?”乔藴曦诧异地问道。

    “回小小姐,还不是皇商,说是先送一批蜀锦过去,要是内务府征用了,才是正式的皇商。”

    “乔四爷谈妥的?”

    见沈嬷嬷点头,乔藴曦奇怪地问道:“内务府的人在川西?”

    “回小小姐,具体的情况老奴不是很清楚,只说蜀道重修后,京城那边很多商人看到了蜀州这边的商机,都来寻机会,内务府的人也来了。蜀锦和茶叶是他们着重想看的,与乔四爷一同到朝天门的顾公子,在京城有点门路,和内务府的人认识,在朝天门巧遇后,乔四爷和内务府的人接触了几次,在顾公子的撮合下,才得到了这个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