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侯门锦商 > 第169章 防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什么时候走?”钟成霖突然地问话,气氛顿时低沉了几分。

    “过几日,我直接去南疆。”顾瑾臻本就是要回南疆的,要不是端木清突然来蜀州,他也不会杀过来。

    “京城都安排好了?”

    顾瑾臻冷哼,“不需要特别安排,这些年都没折腾出花样,他们都不急,我急什么?”

    钟成霖嘲讽地说道:“他们确实不急,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顿了顿,他又问道:“这次会在那边待多久?”

    顾瑾臻想了想,“要到七月份吧。”

    “那好,到时候,我和乔乔在京城等你。”

    乔藴曦指着自己的鼻子。

    意思很明显——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乔乔,你要对我们有信心,七月的时候,我们肯定已经在京城发展了。”

    “就是,就是,”金柏金赞同地点头,“就是你们的茶行没发展到京城,我们的‘膳食天下’肯定发展到京城了。”

    “小子,找揍啊!”钟成霖危险地紧眼。

    有乔藴曦在,金柏金会怕?

    他十分强势地瞪了回去。

    顾瑾臻一边帮乔藴曦夹她最喜欢的牛肉,一边说道:“乔乔,我把年糕留在你身边。”

    “那你呢?”乔藴曦条件反射的一问。

    顾瑾臻心里却十分激动,这是乔乔在主动关心他!

    压住上翘的嘴角,他面无表情地说道:“年糕办事谨慎,留在你身边我也放心。至于我,我身边有汤圆。”

    “可是你要去南疆,身边多个人不是更保险吗?”关心顾瑾臻是一部分,另外,乔藴曦也不喜欢身边有太多顾瑾臻的人,一个当归就已经是极限了,再多一个年糕……

    乔藴曦有些不乐意。

    想是知道她的想法,顾瑾臻说道:“你放心,年糕跟着你,你就是他的主子,他听令于你。他在你身边的这段日子,我不会对他指手画脚,更不会发号施令。现在乔家正是关键时刻,狗急了都会跳墙,谁知道那几房的人会做什么呢?”

    更何况,四房的人还和端木清有联系,他必须防患于未然。

    乔藴曦乔想想也是,不再在这个问题纠结,只说道:“你把年糕给我了,你自己多小心。”

    “南疆那边现在还很安稳,不会有大的战事,倒是你,有什么事,记得写信给我,年糕和当归知道怎么联系我。”这是把他和乔藴曦绑在一起了。

    一行人在马场玩到晚饭后才回去。

    翌日一早,金柏金就来了,让乔藴曦意外的是,顾瑾臻和钟成霖也来了。

    站在东小院的门口,乔藴曦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瑾臻。

    顾瑾臻握拳,放在嘴边,掩饰地轻咳了一下,“昨儿不是说了吗,一起来喝茶。”

    “是啊,来喝茶。”乔藴曦揶揄了一句,侧身,让几人到了书房。

    “诶,乔乔,你这里还有樱花?”钟成霖惊讶地说道。

    乔藴曦点头,“那是我母亲专门为我寻来的。”

    “你这里不大,却是囊括了皇朝所有的花草树木啊。”

    “羡慕?”

    “还很嫉妒,”钟成霖夸张地说道,“光是这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就价值连城,乔乔,有钱啊。”

    “那是,姐不差钱。”

    一边和钟成霖打趣,一边把众人领进了书房。

    “乔乔,”金柏金还记得昨儿没说完的事,一进门,就凑到乔藴曦面前,低声说道,“裘鸿我已经送走了。”

    “京城?”

    见金柏金点头,乔藴曦也放心了。

    不是什么大隐隐于市,而是和裘鸿合作的时候,就答应了对方的要求,给他足够的银子,把他送到京城后,让他可以改头换面重新开始。

    她倒不怕四房的人紧追不舍,乔家的人都是利益至上,乔琳梓已经死了,乔老四不会因为所谓的真相一查到底。而且,她隐隐察觉,四房的人在图谋什么,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更不会去管乔琳梓的事。

    “你放心,这边的善后我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人查到什么。”金柏金一点也不担心,金家人出手,还是很有保证的。

    “下一个是谁?”问这话的是钟成霖。

    乔藴曦直接以个白眼怼了过去。

    钟成霖一点也不尴尬,兴致勃勃地说道:“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金胖子能帮你做的,我也能帮你。”

    乔藴曦露出小虎牙,恶狠狠地说道:“你什么时候对乔家的事那么有兴趣了?”

    “你把你家那堆烂摊子收拾好就行了,乔乔这边有我。”顾瑾臻突然宣示主权。

    闻言,钟成霖立即哀怨地看过去。

    过河拆桥也不带这样的!

    几人说得正高兴,黄芪一脸不情愿地进来说乔锦雯和乔宁黛来了。

    乔藴曦立即意味深长地朝顾瑾臻看去。

    顾瑾臻脸色也不好,难得有机会和乔乔相处,偏偏这些不识时务的都要来碍眼。

    乔锦雯特意打扮了一番,看似和平常没有两样,但在细节处还是花了心思。

    “乔乔,有客?”一进书房,看到屋内的人,乔锦雯脚步顿了顿,似乎有点意外。

    “三姐,五姐,你们来了,进来坐吧。”乔藴曦起身,迎了过去。

    “顾公子,钟公子,金公子。”

    分别和三人打了招呼,乔锦雯和乔宁黛才挨着乔藴曦坐下。

    “乔乔,在聊什么呢,三姐会不会打扰到你。”乔锦雯客气地问道。

    “没有,就是随便聊了两句,三姐和五姐怎么来了?”

    乔锦雯笑道:“这个月轮到我和你五姐举办诗会,往回,你因为身体原因都没有参加过,这次我和你五姐来,就是想问问,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筹备。”

    “这个啊,我也不懂,到时候帮不上忙还是好的,就怕坏事。”

    “怎么会?筹备诗会没那么复杂,就是把场地稍微布置下,再准备好茶点,安排几个人看着,确保大家的安全。”

    “那就更用不着我了,三姐常帮着祖母和四婶筹备府里的各种聚会,很有经验。”

    “所以啊,这次三姐来问问你的意思,要是你愿意,三姐带带你,很快就能上手,这些事,你迟早都要学的。”乔锦雯锲而不舍地说道。

    这么好?

    乔藴曦垂着眸子,玩着手指。

    “乔乔这是害羞了。”乔锦雯自己给自己打起了圆场。

    “乔乔,我和三姐是特意来邀请你的。”乔宁黛帮腔道。

    乔藴曦笑了笑,还没来得及敷衍两句,顾瑾臻就护短地说道,“乔乔这几日怕是没空。”

    “为什么?”说完,发觉自己语气不对,乔锦雯讪笑着解释道,“顾公子,我也是想着乔乔平日里没什么朋友,所以想借此机会带着她多走动走动。”

    “乔三小姐有心了,”这话是钟成霖说的,“乔乔这几日要和我们商量生意上的事。”

    走动?

    怎么走动?

    没看到那边有一个恨不得把乔乔拴在腰上的吗?

    “你们?”

    顿了顿,见没人解释,乔锦雯脸上的尴尬更甚,“原来乔乔忙着生意上的事,那就下次吧。”

    “三姐,你也知道我蠢钝,诗会什么的,实在不适合我,要是再找夫子买诗什么的,我怕又遇到上次的情况,所以,以后的诗会,我都不参加了。”

    “乔乔是在埋怨三姐?”乔锦雯一副受伤的模样,眼眶的泪水开始打转。

    “三姐误会了,只是我自认为在诗词上没什么天赋,与其花心思应付不想应付的应酬,倒不如把精力都放在生意上。三姐也知道我喜欢做生意,父亲把副章给我了,我也想小试身手。三姐别误会,我没有针对三姐的意思,我知道三姐的好意,只是我……”故意撇嘴,自嘲地说道,“确实不是那块料,所以,我还是想把精力放在自己喜欢的事上。三姐,你别多心。”

    乔藴曦握着乔锦雯的手,十分诚恳地看着她。

    “你呀,”乔锦雯戳着乔藴曦的脑门,“三姐又没说你什么,只想着这些东西将来你都要学,正好,我们姐妹一起练练手。既然你有正事要做,当然是以正事为重。”

    因为乔锦雯和乔宁黛的不请自来,打断了乔藴曦等人先前的话题,仿佛是故意的,几人都不再说话,乔锦雯随意问了几句,几人都敷衍地应了一声。

    乔锦雯也看出众人对她的不喜。

    她本就是心高气傲的人,愿意屈尊到乔藴曦这里见他们,也只是客套地应酬,既然不被待见,她也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

    意味深长地看了顾瑾臻一眼,她带着乔宁黛干净利索地离开。

    “痛不痛?”两人前脚一走,顾瑾臻的手指就在乔藴曦的眉间轻轻揉了揉,位置正好是先前乔锦雯手指戳到的地方。

    “也不知道躲开。”嫌弃地不要不要的。

    钟成霖和金柏金托着腮帮子,一副牙酸样。

    “不用给这两人好脸色,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想应酬,就不用应酬,见都不要见!”顾瑾臻防着乔锦雯。

    前世,他是乔锦雯的棋子,不知道这辈子谁又会是她的帮手。

    而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四房和端木清搭上关系了。

    他这一走,不知道乔乔会不会接触到端木清。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就痛得不能呼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