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侯门锦商 > 第119章 为了我们的将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乔琳梓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都进院子了,怕什么!”

    嬷嬷张了张嘴,看到乔琳梓撒娇地看着自己,嘴边提醒的话立马就咽了回去。

    罢了,到底是自己奶大的孩子,名义上是自己的主子,可她把乔琳梓当女儿疼,否则也不会容忍她做这样的事。

    算了,大不了提醒下面的人警觉点。

    乔琳梓才走进院子,一道儒雅的人影就从里面出来了,斑驳的红色壁墙中,青色的身影若隐若现,还没看真切,就被那身气质吸引,温润中带着宠溺,明明什么都不做地站在那里,却占据了视线中最重要的位置,自成天地。

    “梓儿。”低沉浑厚的声音,无限的宠爱。

    还未走近,乔琳梓就红了脸,“四郎,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裘鸿上前,走到乔琳梓身边,牵着她的手,一边将她朝屋里带,一边说道:“自然是感觉到你的气息了,梓儿,你都不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特别。”

    乔琳梓紧张地吸了两口气,这种被人捧在手心上的感觉,她从未有过。

    这就是话本上说的情情爱爱吧。

    乔琳梓止不住地颤抖,那种莫名的兴奋和荡漾,只有在裘鸿身上她才能体会到,这才是一个女人被真心疼爱的感觉。

    心里再浪,乔琳梓脸上始终保持着娇羞的模样,“胡说,你是在哄我。”

    “我说的是事实,当然,这些话能让你开心的话,我承认我是在哄你。”

    乔琳梓娇憨地瞪了一眼,“你读书多,我说不过你。”

    不等裘鸿再说话,小跑着进了屋子。

    嬷嬷随意瞟了裘鸿一眼。

    裘鸿无辜地张开双手,很是无奈。

    嬷嬷站在门外,不便再跟进去了,却一直注意着里面的动静。

    对这个书生,她一直是防备的,奈何自家小姐喜欢得紧。

    小姐在李家的日子看似风光,其实举步维艰,后院的那些浪蹄子都是不省心的。

    姑爷对小姐最初还是很上心的,可男人有几个是能被拴住的?

    后院不断有新人进来,谁还会在意老人的心酸泪?

    好在小姐争气,两个哥儿也争气,姑爷爷是有分寸的人,不插手后院的事,给小姐足够的尊重和权力,再加上小姐娘家的底气,李老夫人才不敢磋磨小姐,那些浪蹄子才稍稍收敛。

    小姐这些年从娘家拿回去的东西,李家用得还少了?

    呵呵,说出来也真是好笑,锦城最大的药材商,还贪那点东西。

    小姐这些年不容易。

    乔家不知道怎么入了鲁老夫人的眼,姑爷知道这个消息后,对小姐更是体贴了几分,李老夫人也摆出了和颜悦色的脸,小意讨好着小姐。

    万一乔家不能和镇远侯攀上关系,那小姐……

    嬷嬷不敢多想。

    好在这个时候,小姐遇到个体贴的,又对小姐唯命是从的男人,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小姐去了。

    她仔细观察过裘鸿,也让人查过裘鸿的底细。

    裘鸿确实是个读书人,还是个秀才,也是命不好,被同窗暗算,落下了残疾,平日看不出来,要是换了普通的布鞋,就能看出他腿上的毛病。

    身体残缺,自然就不能再继续科考这条路了。

    心灰意冷,准备在河边自我了结的时候,被小姐救下。

    对于这个巧合,她特意让人仔细查过,确定是“巧合”,这才放心了。

    凡是能让小姐开心的事,她都是乐见其成的,不过是个废了的秀才,到时候小姐不喜欢了,随便给点银子打发了就是。

    没人知道嬷嬷一个人在外面想了那么多,乔琳梓此时正半躺在贵妃榻上,被裘鸿圈在怀里,就着他的手吃着金桔,偶尔舌头不听话地一卷,舔过裘鸿的手指,裘鸿还没反应,她就不受控制地战栗。

    两人衣衫整齐,可面色潮红,显然都在克制。

    “梓儿,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裘鸿若无其事的一句话,直奔主题。

    “说吧。”乔琳梓不以为意,裘鸿跟了她三个多月,她没少在他身上花银子,可她高兴,她乐意,不过是从指缝里随意漏点,裘鸿就得狠命地讨好她。

    享受着裘鸿宠爱的同时,乔琳梓更享受裘鸿在她面前放下秀才的尊严。

    “我想做点生意。”

    乔琳梓吃金桔的动作顿了顿,问道:“要多少?”

    裘鸿把她搂在怀里,凑到她的侧脸,舔掉嘴角残留的果汁,“梓儿,你是不是不高兴了?我做生意是为了我们。我是一心想和你在一起的,可我的身份,和你的身份,要在一起不容易,我不在乎你的过去,可我不能让你跟着我过穷日子,还有你的两个孩子,那是你的骨肉,我也疼爱他们,如果可以,我希望最后是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

    到底是读书人,明明说着最自私的话,乔琳梓偏偏还感动得不能自已。

    “所以我要为我们打算,我赚得越多,你和李锐承和离后,有更多的底气和他谈判,没准,还能把两个孩子争取过来。”

    “四郎。”这是乔琳梓情到深处的时候,对裘鸿的爱称。

    可见,这个时候她有多感动,丝毫不认为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在短时间内赚到可以和李家抗衡的资产有什么问题。

    原本只是消磨时间,慰藉寂寞的游戏,乔琳梓突然就重视起来,第一次考虑到了和离的事。

    “你有什么打算?”

    “金家开了间药膳楼,还在找供货商。”

    “你怎么知道?”不是乔琳梓多疑,只是作为商人,小心谨慎是本能。

    “前儿同窗请客,就在‘膳食天下’,我偶然听到的。”

    见乔琳梓面露疑惑,他解释道:“我是在去恭房的路上,听到那边的管事说的,好像是之前的供应商出了问题,‘膳食天下’这几日用的是库存,还有一些从别处调来的药材,勉强应付着。”

    乔琳梓若有所思,“‘膳食天下’是金家的产业,不该出现这种问题。”

    “谁说不是呢,主要还是供应商的问题。”

    乔琳梓点头。

    “我那同窗和‘膳食天下’的管事认识,席间介绍我们认识,后来我从我同窗那里得知,之前的供货商被金家的对手收买,不惜违约,也不提供药材给金家。锦城别的药材商借此机会抬价,金家虽然还有库存,可也维持不了多久。”

    前后不搭的话,也只有恋爱中的乔琳梓听进去了,“那你的意思……”

    “李家不是做药材的吗?金家肯定找过李家,或许李家也在抬价商人之列,所以金家现在不准备找锦城的商人合作,要是我手里有药材的话……梓儿,你该知道金家的酒楼在皇朝多有名气,现在只是一家药膳楼,很快就有第二家,第三家。我要是成为‘膳食天下’的供货商,超越李家还不简单吗?你别忘了,金家在京城也是很吃得开的,若是和某个大臣有了交情,日后睿哥儿也便宜不是。”

    “四郎,你……”乔琳梓感动得哭了。

    裘鸿顺势把乔琳梓压在身下,“这些是我的初步想法,若是能成,自然要好好谋划,所以我想问问你的意思。我们也不用租铺子,抛头露脸地做生意,只要有货源提供给金家,还不是闷声发大财的事。”

    “可是货源……”乔琳梓声音喑哑,已经被裘鸿撩拨得不行了。

    裘鸿细腻的大手还在乔琳梓身上游走,“我是这么想的,李家不就是做药材生意的吗,我们可以低买高卖。”

    乔琳梓眼睛一亮,顿时明白了裘鸿的意思,“你是说,我从李家低价出货,你转手,高价卖给金家?”

    “价格不会很高,可能会比对手低上半成,不然,金家凭什么与我合作?我一没名气,二没背景,不是金家最好的选择,所以,我们只能在价格上打动金家。现在,金家接触过的几个药材供应商要价都很高,我只要给一个正常的价格,金家就会和我合作。”

    “你有门路?”乔琳梓立即抓住了要点。

    裘鸿得意地说道:“之前我不是说我同窗认识‘膳食天下’的管事吗,说来两人沾亲带故,是远房亲戚,关系不错,我试探地问了几句,我同窗拍着胸口保证,只要我能弄到货源,他就有办法让我成为供货商。”

    乔琳梓心动了。

    看似一桩普通的生意,可金家底蕴深厚,又和朝中官员有关系,就像裘鸿先前所说,对她,对睿哥儿只有好处。

    裘鸿再接再厉,“只要抱上金家的大腿,我们在财力上就能和李家抗衡,若是我能通过金家结交几个权贵,有了底气,你和李锐承和离的时候,才能更好地谈条件,就是在争取孩子上,对方也要掂量掂量。两个孩子都长大了,会衡量会比较,究竟跟着谁才是最有前途的。”

    这话说到乔琳梓心坎上了,她最在意的,就是两个儿子,要是能带着儿子一起离开李家,不仅孩子有更好的前途,身边的男人还是个疼她宠她的。

    这才是人生赢家啊!

    “货源的事,我来办。”见乔琳梓一口应下,裘鸿忙一口含住她的胸口,惹得乔琳梓娇、喘连连,急躁地扭动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