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侯门锦商 > 第98章 都很迫不及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是人多才好,”乔锦雯教导道,“人多,大家都看到了,那就是事实了。”

    “什么事实?”乔藴曦不懂了,“白姨娘本就是我父亲的姨娘,还需要什么事实?”

    乔锦雯语塞。

    接到暗示的乔宁黛,硬着头皮说道:“白姨娘跟着大伯这么久了,大伯才在她屋里歇了几次?院子里的人都说大伯娘管着大伯,白姨娘没有伺候大伯的机会。若是一般的姨娘也就算了,可白姨娘是祖母给大伯开枝散叶的,是有任务的,只要她的任务完成了,是去在留,不过是大伯娘一句话的事。也不知大伯娘是怎么想的,越是这么拖着,对她越不利,先不说院子里和外面的传言,就是祖母那里,也过不去啊。还不如早点让白姨娘怀上,扔在偏院养胎。”

    “可是,今儿人那么多,事情闹大了……”

    “闹大了才好!”发觉自己的急切,乔锦雯捏着嗓子轻咳了一声。

    乔宁黛立即接过了话,“今儿人多,正是平息流言的机会,外面的人都说大伯娘管着大伯,要是今儿大家知道大伯进了白姨娘的屋子,流言不攻自破,大伯娘也正名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今儿这么重要的场合,我父亲做了不和规矩的事,丢了乔府的脸,祖母那里……”

    “祖母不会责怪的,乔乔,你想啊,祖母一直都期望白姨娘能给长房生个儿子,没准今儿就有了呢?今儿这么多人见证了大伯对白姨娘的宠爱,粉碎了流言,大伯娘博得了美名,这些都是好事。最重要的一点,乔乔,要是大伯娘看到大伯和白姨娘一起了,会改变想法,或者不再束着大伯了呢。”

    “可是,要是爹爹恼羞成怒……”

    “乔乔放心,安排得谨慎些,大伯不会发现是你在背后捣、出谋划策。”乔锦雯信心满满地说道。

    “那……我去安排。”

    “乔乔准备怎么做?”乔锦雯不放心地问道。

    乔藴曦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要不,把药下到茶水里?”

    “大伯在前面接待客人,没空喝茶,万一被别人误喝了……”

    “那怎么办?”乔藴曦心急了。

    “要是乔乔信得过三姐,三姐来安排。”

    “乔乔自然是信三姐的。”

    回到花厅,乔藴曦喝了两口茶,缓解着紧张的情绪。

    前院。

    不管和其他几房的关系如何,乔兴邦今儿是真的高兴。

    或许在世家眼中,童生不算什么,可对乔家,乃至乔氏一族来说,真的是很了不得的大事。

    “大哥。”乔四爷满面春光地过来了。

    “老四,你那边怎样?”乔兴邦一边问着乔四爷,一边左右看了一眼,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大哥,放心吧,都安排好了。”乔四爷今儿带着儿子被众人围着狠狠恭维了一回,这会儿正飘着。

    以往做生意的时候,不是没被人捧着,可那是因为他是乔家的四爷,别人看着乔家的面子,看着乔兴邦的面子,“施舍”给他的。

    今儿可不一样。

    今儿,他的面子是自己的,不是靠着谁得来的。

    日后啊,乔家的面子,多半还要靠着他们四房,靠着他这个“乔四爷”!

    “今儿人多,虽都是熟人,可还是要仔细些。”

    乔四爷满不在乎地说道:“大哥,你放心,我都吩咐下去了。”

    “那好,你也忙了大半天了,走,我们喝口茶去。”

    两兄弟到了屋子里,乔熠和李睿正被一群长辈围着,叮嘱了几句,也期许了几句。

    “老大来了。”乔族长一直端着架子坐在主位上。

    “族长。”乔兴邦对族长的称呼客气且疏离。

    老族长微微点头。

    说来,乔家只是乔氏一族的旁支,乔老爷子从一个走货商人做起,谁也没想到,族里最没存在感的孩子,居然能打下这么大的基业,好在乔家发家后,没有忘了自己的根本。

    老族长很满意。

    族人能出人头地,也是他的功劳,不是?

    现在乔家还出了童生,乔氏一族的未来,不可小看。

    “熠哥儿是个出息的,好好栽培,需要什么,给族里说一声。就是倾一族之力,我们也要让熠哥儿把书读下去。”

    一族之力?

    族人能给乔家提供什么?

    这些族人还是乔家养活的呢。

    见身边的乔四爷面露不屑,乔兴邦忙说道:“族长放心,熠哥儿能读到什么地步,我们就支持到什么时候,乔家家大业大,供得起。熠哥儿是个争气的,读书这块,说来惭愧,我这个做大伯的帮不上什么忙,这些年都是靠他自己。熠哥儿这次,给乔家争光了。”

    “大伯谬赞了,”乔熠一副老学究的模样站在那里,拱手道,“侄儿没别的本事,唯独读书这块还能拼一拼。这些年,大伯为了家里在外奔波,侄儿一直记着大伯的好,日后,侄子若是出息了,也可以帮着大伯分担一二。”

    “好孩子。”乔兴邦一巴掌拍在乔熠的肩上。

    今儿人多,乔老夫人自然把规矩摆起来了。

    午饭分了男宾和女眷,男人们都在前院热闹,女眷们都在后院折腾。

    乔藴曦魂不守舍,一边的乔锦雯偷偷看了她好几眼,终是忍不住,轻拉她的衣袖,“乔乔,你这样,很容易被人看出来。”

    乔藴曦受教地点头,“三姐,我都知道,可就是……做不到。”

    “好了,专心吃饭,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食不知味地扒了两口饭,乔藴曦接过连翘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手。

    “你到厨房看看,让厨房送碗醒酒汤给老爷。”

    “是,小姐。”连翘僵硬着身子出去了。

    “乔乔这次回来,懂事不少。”说话的是乔琳梓,既然有求于乔藴曦,奉承几句也没什么。

    乔藴曦煞有介事地点头,“爹爹平日里很辛苦,我和娘都帮不上什么忙,年后,爹爹还要去川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乔琳梓理解地点头,“川北那边是今年的重点,大哥要过去坐镇。不过,大哥怎么说也是个男人,生意上的事大哥有自己的一套,可生活上还是需要女人打理。”

    乔藴曦一脸懵懂。

    乔琳梓笑道:“以前呢,大嫂身子不好,大哥就一个人在外面,现在,东院不是还有白姨娘吗?让大哥带在身边,照顾大哥起居,何必留在东院碍眼?等白姨娘怀上了,就让她回来,生个一男半女的,大哥也有了香火。”

    乔藴曦冷笑。

    这些人是有多关心东院的子嗣?

    他们就不怕东院有了后,他们就更没机会了?

    片刻之后,连翘回来了,乔藴曦松了口气。

    饭后,一行人到院子里听戏。

    蜀州的冬季并不冷,再加上院子早就被围起来了,放了炭盆,倒也暖和,不喜欢听戏的,可以坐在一边打牌,倒也热闹。

    年轻人坐不住,老夫人嫌弃地让他们自己玩去,叫了几个丫鬟、婆子跟着。

    乔锦雯现在哪有心思带着众人在花园玩?

    “乔乔,你的院子不是重新修整过吗,我们干脆到你的院子坐坐?”

    白姨娘是东院的人,这个“捉奸”比较特殊,乔兴邦就是在白姨娘的屋子里做什么,也是名正言顺的,所以他们要想个合理的理由到乔藴曦的院子里去,然后不经意地发现点什么。

    可乔藴曦是未出阁的姑娘,若是去的都是姑娘倒无所谓,可今儿的小伙伴中还有少年,其中就还有童斌。

    乔藴曦自然是迟疑的。

    乔锦雯也觉得不妥,对乔老夫人说道:“祖母,我们到乔乔的院子里坐坐,乔乔的院子刚修整好,我们去开开眼。”

    乔老夫人偏宠乔锦雯,对她的要求也是尽量满足,虽然觉得不妥,还是说道:“那好,你们就到东小院坐坐,三儿,你帮乔乔照顾好大家。”抬头,笑着对身边的妇人说道,“乔乔院子里花卉不少,特别是梅花,这个时候开得正好。前儿,镇远侯世子让人送了些梅枝过来,听说是从侯府梅林的梅花树上分枝出来的,都在三儿那里,我让乔乔拿了些过去,准备开春的时候种下去。”

    “侯府梅林的梅花可是很出名的,我听说,京城里,老侯爷的同僚每年都慕名而来,只可惜,能一睹芳容的人不多,那些都是老侯爷的宝贝,是专门给侯爷夫人种的。没想到,世子居然分枝给了三儿。”

    老妇人夸的表情,让乔老夫人很满意。

    “这也是我们乔府的福气,只是我担心啊,怕三儿弄不好,糟蹋了东西。”

    “我认识几个厉害的花匠,对种梅树很有一套,老夫人要是需要,我帮您介绍。”

    “那麻烦你了。”乔老夫人做作地说道。

    老妇人捂嘴轻笑,“老夫人这话就生分了,日后,三儿种出了梅花,可要让我们开开眼。”

    “那是一定的。”乔锦雯大方地说道。

    这对祖孙厚颜无耻的程度,再次刷新了乔藴曦的认知。

    合着,她还成了因为乔锦雯而受惠的那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