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侯门锦商 > 第482章 逼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圣旨,仿佛看着最美味的佳肴。

    魏平看向老皇帝。

    得到老皇帝的首肯后,拿起圣旨,打开。

    “哐当!”

    魏平张嘴的动嘴才刚做出来,门外就传来一阵巨响,随即是兵器碰撞的声音。

    而魏平也随着这声利器的声音,吓得把圣旨扔回了托盘。

    就知道会出事!

    众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果然如此”。

    老皇帝微微抬起眼皮,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仿佛天塌下来也不过如此。

    戒备再森严,也抵不过猝不及防,一群人就那么堂而皇之地进来了。

    “三殿下?”有人认出了为首的人。

    端木清一身铠甲,手里握着长枪。

    老皇帝讽刺地笑了。

    他之所以偏宠老三,除了老三的模样和性格最像他外,就是常用的兵器也与他一样——长枪!

    最适合上阵杀敌的武器!

    只是没想到,他用心栽培的儿子最后会拿长枪指着自己。

    对老皇帝的镇定,端木清是心里发憷的。

    惊慌失措到惶恐,才是老皇帝该有的态度,这般镇定算什么?

    是早就知道他的行动,所以提前安排好了?

    不会!

    端木清压住心里的不安。

    逼宫。

    是他临时起意,没有告诉任何人!

    瞟了一眼魏平,端木清心里稍稍安心。

    没错!

    父皇要立太子的事,是魏平悄悄告诉他的,他自然也知道圣旨上的内容。

    老四?

    呵呵,一个母妃低贱的野种,也配做太子?

    是不是父皇的几个儿子中,挑不出好的了,只能用老四充数?

    猩红的双眼看向高座上的皇帝,端木清面色狰狞。

    “老三,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最先训斥的,居然是靖王!

    端木清幽幽地看了他一眼,“靖王放心,本殿下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你……”靖王恨铁不成钢地指着端木清,仿佛看到了当年他们兄弟夺嫡的时候,也是这般血腥。

    逼宫?

    确实只有他的儿子才做得出来。

    只是不知道,当年他残害兄弟手足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也有被儿子逼宫的一天?

    幸灾乐祸地朝老皇帝看去。

    老皇帝并没有被突然闯进来的众人吓到,他只默默地扫了一眼。

    很好,都是军中的人。

    都是威远将军的人!

    当初,为了帮端木清在军中树立威望,生性多疑的他把端木清放到了军中,甚至不顾对镇远侯的忌惮,让端木清到了南疆,只为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在民间积攒口碑,在军中立下战功。

    看看他的好儿子!

    真的是没有让他白操心啊!

    “殿下,您是不是糊涂了!”不知是谁,还在做最后挣扎,试图苦口婆心地劝阻端木清。

    端木清带了多少人,没有人知道。

    大殿外面没有动静,想必已经被他的人控制住了。

    大殿内,蜂拥而至的众人,个个身穿铠甲,手里不是拿着大刀就是长剑。

    养尊处优的臣子们,何曾见过这样的架势?

    所以,当那些明晃晃的大刀长剑横在他们眼前的时候,没吓到屁滚尿流就已经是极限!

    现在的局面,无一不是在告诉他们——端木清控制了大殿内外!

    本来还抱着侥幸心理的众人,在良久没听到增援的声音后,心里顿时凉了!

    “朕从来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厉害到,连宫里都安插了他的人,不然,怎么会这么久了,没人护驾?

    “父皇说笑了,儿子有多大的本事,父皇不是最清楚吗?”端木清听不清情绪的声音,不急不缓地传来,没有一丝感情。

    “只能说,你母妃的手段太好,把你掩饰得很好。”似有所指的话。

    端木清温吞吞地笑了,“父皇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儿臣与母妃无时无刻不是活在父皇的眼皮子底下,父皇有什么事情是不知道的?只不过,比起一张长命百岁的方子,母妃就显得没那么重要罢了,儿臣自然也成了被父皇舍弃的那个。”

    慢悠悠地转身,端木清看着大殿上的众人,“还有你们,你们最是会见风使舵。也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本殿下得宠的时候,你们趋之若鹜,本殿下一旦失势了,你们一个个跑得比谁都快。看,现在本殿下又回来了,那你们呢,又该如何选择?”

    如何选择?

    他们能怎么选择?

    就是他们现在选择站在端木清这边,端木清也不会要他们!

    “老三,趁你现在还没犯下大错,赶紧收手!你是皇上的儿子,不管做了什么,你父皇都会原谅你的!”

    靖王这番话,不知是维护端木清,还是为了自身安危。

    但大家都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没错。

    只要没做大逆不道的事,没有对皇上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端木清的小命还是能留下来的。当然,最关键的是,他们的小命也能留下来。

    端木清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靖王。

    “靖王,你觉得本殿下还能回头吗?”

    怎么可能回头?

    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想好了结果。

    成王败寇!

    要么生,要么死!

    总比现在半死不活地好。

    总比,老四坐上那个位置后,他成为笑话得好!

    目光再次掠过托盘上的圣旨。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阴鸷的目光,魏平缩了缩脖子。

    “魏平,宣旨!”

    老皇帝突兀的声音,让魏平一个哆嗦,大殿里的人也是一头雾水。

    这个时候,皇上还想着宣旨?

    不是应该叫人来绑了三殿下,解救大家于水深火热中吗?

    众人猜不出老皇帝的心思,魏平和端木清却明白。

    魏平暗暗使了个眼色给端木清,慢悠悠地朝托盘伸出了手。

    “哐当!”

    利器破空的声音。

    魏平只感觉眼前一花,一道白光闪过之后,双手空空如也。

    不知什么时候,那道圣旨到了端木清的手里。

    “父皇,这道圣旨,您今儿怕是发不出去了。”

    圣旨在端木清手里转了一圈,似炫耀,又似宣告。

    他不能让魏平读出这道圣旨!

    在他的想法里,只要没有颁布谁是太子,那么,就是他逼宫得到了皇位,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然,他的皇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还有弑父的嫌弃,将来如何服众?

    是的,端木清陷入了魔怔!

    带着这样的心思,他死死握住了圣旨。

    老皇帝脸上的轻蔑愈加明显。

    “既然这样,那朕就当众宣布吧。”

    “父皇,你一定要逼儿臣吗?”端木清痛心疾首地看着老皇帝,因为老皇帝的固执而面目扭曲。

    “朕逼你?”老皇帝好笑地看着端木清,“现在,不是你在逼朕吗?”

    端木清一双猩红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老皇帝,突然大声地笑了。

    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来人,给我杀!”

    杀了这里所有的人,就没人知道他做了什么!

    宫里发生了惨案,他是力挽狂澜的那个!

    虽然皇朝的政权会受到动荡,可比起皇位,这些算什么!

    端木清的目光转过虚空,看向了某处。

    想着自己与那人的协议,虽然憋屈,可也是双赢!

    只要那人按照说好的,事成之后,帮他巩固皇权,他没什么好担心的。

    想得有些远,端木清迅速收回了思绪。

    与此同时,更多的人涌入了大殿。

    和先前的人不同,这些人身型更加彪悍,身上的气息也更加凛冽、嗜血!

    这是常年杀戮后才有的气势,不是寻常的军人!

    显然,大殿里的众人都感觉到了,死灰般的脸上尽是绝望。

    “镇、镇远侯,你、你们赶紧出手啊!”

    不知是谁的一句话,成功提醒了众人,齐刷刷地朝顾瑾臻看去。

    顾瑾臻余光轻蔑地一扫,嘴角是赤、裸、裸的讽刺。

    不知是不是接收到了什么暗示,后冲进来的一批人,直接杀向大殿里无辜的众人。

    被钳制的众人,早就吓得手脚发软,就是没有被人钳制,也逃不出去。

    很快,大殿内惨叫一片,血流成河。

    或许是早就做了安排,这些被杀死的人,都是七品以下的官员和家眷,坐在大殿的最末处,甚至是坐到了大殿外。

    严格说起来,他们的生死,对皇朝的影响不大。

    老皇帝终于笑了,“朕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居然与兄弟勾搭上了,这出逼宫的戏,你们预谋很久了吧?“

    这些是王爷的人?

    早已吓僵的众人纷纷朝高位上看去。

    两位王爷,究竟是哪一个?

    很快,众人就从两位王爷的脸上看出了端倪。

    靖王的难以执行。

    鲁王的镇定自若。

    “皇上,局势在变,决定也在变。臣弟在封地安分守己了那么久,也是时候扬眉吐气了。这江山,是父皇留下的,我们兄弟几人,每个人都可以坐坐,皇兄,你认为呢?“

    前后对老皇帝不一的称呼,表面了鲁王的心思。

    “所以,你是想坐上来试试了?”老皇帝问道。

    鲁王朝脸色微变的端木清看去,“皇兄,这种挑拨离间的话,还是少说微妙,你以为,这几句话就能挽回你的败局?”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鲁王不也在试吗,万一,就真的坐上朕的位置了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