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侯门锦商 > 第417章 妖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好福气,不过是皇上的恩宠多了些。”显摆的口气,简直不要太明显。

    陶妃咬着碎牙,脸上还要保持得体的微笑,“姐姐这话就让妹妹羡慕了,我们后宫的这些姐妹中,谁不知道姐姐在皇上心里,是独一无二的一份,皇上对姐姐的恩宠,几十年如一日,妹妹可是羡慕得紧。也是,姐姐的容貌与气质,皆是后宫里的头一份,说来,妹妹最羡慕的,就是姐姐不曾变过的容貌。真真是仙女下凡,水灵灵、娇滴滴的,和刚入宫的时候一模一样。任后宫每年进来多少年轻女子,都无法比拟姐姐的容貌与气质,就像话本里的妖精似的,从来不曾变过。”

    “本宫真要是妖精,皇上早就让人把本宫收了。”

    两人开始日常打机锋。

    “皇上才舍不得呢,要是我身边有像姐姐这么善解人意的妖精,一定会藏起来,不让外人看见。”

    陶妃左一个妖精,右一个妖精,越说越顺口,曹贵妃脸色愈加阴沉。

    陶妃仿佛没有察觉到似的,突然皱眉,突兀地朝曹贵妃凑近。

    这是一个很不礼貌的动作。

    曹贵妃正端着茶,虽然没有送客的意思,可心里的不满非常明显地写在了脸上。

    陶妃仔细看着曹贵妃的脸,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般,瞪大了眼睛,说道:“姐姐,你的脸……”

    欲言又止的口吻,恰到好处地表达了她的震惊。

    曹贵妃眼底闪过一抹慌乱,想遮掩什么,又怕欲盖弥彰,只能强撑着脸皮,朝陶妃斜睨过去,“陶妃有什么要说的?”

    称呼和语气已经变了。

    陶妃却当没发现似的,只专注地盯着曹贵妃的脸,难以置信地说道:“姐姐,你的脸,似乎不一样了。”

    “陶妃,你什么意思?”抬高的音量,不过是曹贵妃的虚张声势。

    陶妃却像不懂规矩一般,口没遮拦地说道:“不是,姐姐,妹妹说真的,你的脸怎么一下就老了?”

    说完,陶妃惊觉自己说了什么,掩饰性地捂着嘴,眼神闪躲地说道:“不是,姐姐,妹妹没别的意思,就是突然看到姐姐眼角的皱纹,有些吃惊。”

    “皱纹而已,妹妹脸上也有不少,比本宫的还多,怎么不见妹妹对自己的脸惊讶。”这话说得直白,曹贵妃连面上的平和都不愿维持下去了。

    陶妃讪笑,“姐姐说的是,是妹妹大惊小怪了。妹妹只想着,姐姐是我们当中最会保养的,岁数与我们相当,却显得十分年轻,比那些刚入宫的秀女还水灵,怎么突然一夜之间就苍老了。”

    “大胆!娘娘身份尊贵,可是那些秀女能比的?”曹贵妃身边的宫女大声训斥。

    陶妃心里冷冷一笑。

    若不是她的目的达到,岂会容忍一个宫女在她面前大呼小叫?

    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她再次不怕死地挑衅道:“是妹妹口不择言了,还望姐姐原谅。说来,这段时间真是多事之秋,两位皇子接二连三地出事,我们做母亲的难免牵心、焦虑。想必姐姐也是为了三殿下的事焦头烂额,没休息好,所以才有了疲态。妹妹我也是做母亲的,二殿下前段时间也是流年不利,专宠府里那个贱蹄子,结果惹来这么大的麻烦,好在圣上英明,大理寺少卿办事得力,顺利解决了,可二殿下却还是因此受到牵连。姐姐别看妹妹现在装做没事的样子,可前段时间吃不好,睡不好,整个人一下就萎靡不振了,脸色比姐姐现在还难看,妹妹也是缓了好久,才缓过了气儿。”

    说到这里,陶妃叹了口气,“现在,二殿下的事情解决了,三殿下的事还悬而未决,姐姐担忧是正常的。三殿下的品性,妹妹还是知道的,绝对不会做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更何况,杀了幼、童,取了内脏,三殿下拿那些东西做什么?这也太匪夷所思,耸人听闻了。”

    “陶妃请慎言,这件事乔兴业已经承认是他做的了,与三殿下无关,你这般说辞,不知道的,还以为妹妹是在含沙射影,是在质疑大理寺少卿的审问结果,是对皇上的判决不满。”

    陶妃再次讪笑,“多谢姐姐提醒,妹妹也是想宽慰姐姐几句,没想那么多,打比喻的话就脱口而出了。妹妹的意思是,这种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会是三殿下做的,三殿下宅心仁厚,颇有皇上年轻时的风范,是体恤百姓的好皇子。皇上也曾说过,几位殿下中,只有三殿下是最像他的。所以,姐姐,既然大理寺那边已经快结案了,您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还是好好照顾自己才是。三殿下最孝顺,若是知道您为了他的事憔悴下去,不仅自责,更无心政事,这才是最吃亏的。”

    陶妃到是处处为曹贵妃着想。

    “多谢妹妹好意,本宫自然明白这些道理,你放心好了。”

    不会给你得意的机会。

    “也是妹妹多嘴,姐姐是最明事理儿的人,就是没妹妹这番话,姐姐也能想明白。喝了雪莲茶,妹妹觉得精神好了不少,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耽误了姐姐这么久,是妹妹不懂事,妹妹就不打扰姐姐了。”

    假惺惺地说完,陶妃利索地起身告辞。

    宫女一直紧张地瞄着曹贵妃,生怕她发作,好在,曹贵妃因为担心自己的容貌,不让过多的情绪表现在脸上,心里的气也只能硬生生地憋着。

    可这不代表她不能在别的地方做什么。

    小厨房的参汤熬好,曹贵妃亲手端着,到了御书房。

    魏平得到禀报,急匆匆地小跑了出来。

    “魏公公。”对老皇帝身边的红人,曹贵妃也是要给几分脸色的。

    “娘娘,您怎么亲自来了?”魏平说得谦虚,可对曹贵妃的这番做派,是十分看不上眼的。

    不过是后宫女子争宠的手段,上不了台面,没想到就连曹贵妃也坐不住,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了。

    在后宫生存,魏公公早就练就了一颗玲珑心,无事笑三分,是他的生存之道。

    “最近皇上政务繁忙,因为老三的事,皇上已经好几晚没睡个安稳觉了。本宫是三皇子的母妃,他出了事,也是本宫没教导好的缘故,所以,特意亲自熬了参汤,给皇上送来,也是本宫的赔罪。”

    闻着和御膳房熬出来的参汤一模一样的味道,魏公公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所以,皇上总是说,娘娘是最最贴心的人儿,总是在他需要什么的时候,娘娘就送什么来。”

    曹贵妃笑了笑,正欲将手里的托盘递给魏公公,魏公公却是话锋一转,“只不过,娘娘怕是有所不知,这段时间,不断有妃嫔送上各种补汤,这参汤就跟白开水似的往御书房送,皇上已经下旨,不让奴才再接这些东西了。”

    “怎么会这样?”曹贵妃的脸色很不好看。

    那些个贱蹄子做的事,她是知道的,没下旨禁止,一是因为在皇上心里,她从没担心过自己的位置,所以这些不堪的手段,在她看来只是笑话,她乐得在一旁看戏,二来,那些贱蹄子要讨好的是皇上,她阻着,拦着算什么?

    她巴不得这些人在皇上面前吃瘪,看着这些人兴风作浪,却一事无成的模样,她心里会有扭曲的快、感。

    她自认为自己是不同的,可魏平的话,让她觉得自己才是个笑话。

    “娘娘,您也知道,皇上最近烦心的事情比较多,御医给皇上诊过脉,皇上这段时间肝火旺,吃不得上火的东西,参汤虽好,可喝多了,对皇上的身体反而无益。而且,皇上最近政务繁忙,不想被旁的事打扰。每日送来的补汤、糕点不断,就是皇上不吃,隔三差五地进去禀告一次,对皇上来说,也是种打扰,所以皇上才下了旨,不管是谁送来的任何东西,统统拦在外面,不让送进去。娘娘,奴才也是遵照皇上的吩咐办事,没有针对谁的意思,还请娘娘不要为难奴才。”

    “是本宫想岔了,本宫也是许久没见到皇上,又担心老三的事引起皇上的不快,才想着送碗参汤进去,试探试探皇上的口风。”

    面对曹贵妃如此坦诚的话,魏公公立马表示道:”娘娘请放心,这件案子,大理寺已经有了审判结果,三殿下虽然被牵连,可也是无妄之灾,皇上对三殿下依旧予以厚望。您也知道,三殿下最得皇上的心,皇上不会因为这些事就改变对三殿下的态度。皇上暂时冷落娘娘和三殿下,无非是做给外人看的。这么大的事,皇上总得有所表示吧?象征性地警告一下娘娘与三殿下,也是不想娘娘与殿下被人为难,更不想殿下身上留下被人诟病的把柄。娘娘,皇上的一番苦心,除了娘娘与殿下之外,再没有对旁人如此了。”

    魏公公话里的信息量很大,曹贵妃不禁多看了一一眼。

    这番掏心掏肺,十成十地是站在她这边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