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侯门锦商 > 第398章 巧合还是故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朝堂上。

    第二天老皇帝上朝的时候就得到了南疆八百里加急战报。

    事情比老皇帝想象得严峻得多。

    没有一点征兆,战争说爆发就爆发,而且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小打小闹的游击战,而是真枪实弹的,面对面的几场激烈厮杀。

    三场对战中,镇远侯的沈家军胜了两场,最后一场双方不输不赢。从早上打到傍晚,便各自收兵回了各自的阵营,听上去有点儿戏,可是战场上的事谁都说不清楚。

    送战报的人是老皇帝的人,几场战役的大概经过信上写得很清楚,老皇帝就是想找茬也找不到借口,战场上的事转瞬即变,谁说得清楚?

    这次作战的主力沈家军是年前老皇帝换上去的那一批,队伍中有老兵也有新兵,能有现在的战绩,说明大家磨合得不错,老皇帝已经很满意了。

    但看南疆战事吃紧的程度,估计还有更大的战役在后面。

    因为镇远侯请求支援了!

    这是镇远侯镇守南疆几十年破天荒地第一次!

    可见,这次战役有多严峻!

    可是整个皇朝除了镇远侯之外,还真找不出一个人能与他并驾齐驱,也找不到一支可以与沈家军旗鼓相当的军队。

    老皇帝因为一夜的焦虑,双眼猩红。

    虽然看上去很疲惫,可心里的烦躁让他精神抖擞,目光炯炯。

    朝堂上的众人,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都瑟瑟地埋着脑袋,谁知道老皇帝下一个点名的会不会是自己?

    如果是旁的事情还好,可是去边关,上战场这种事情……

    呵呵。

    别说文官了,就是武将也都是不愿意的。

    过惯了太平盛世的日子,谁愿意在战场上打打杀杀,用自己的性命去搏?

    成了还好,升官进爵不在话下,可若是败了,性命都没了,再多的荣华富贵都是白搭。

    见没人应声,老皇帝怒气冲天,“怎么满朝的人都找不出一个可以上阵迎敌的?”

    能上战场的人自然是有的,可大家都习惯了。

    习惯了什么?

    习惯了把边关的事交给镇远侯,习惯了清闲的日子,哪还有当年的雄心壮志?

    啪!

    老皇帝一巴掌拍在龙椅上,朝堂上的众人纷纷哆嗦着跪下。

    “怎么,我们皇朝除了镇远侯就再也找不出别的人了?那留着你们这些人还有什么用?是不是到最后,朕的位置也要留给镇远侯?”

    “皇上息怒!”众大臣纷纷求饶告罪,却只字不提上前线之事。

    南疆,南蛮子,擅长用蛊用毒。

    一般的厮杀还好,加上这些龌龊的手段, 镇远侯都没有十成的把握,更何况是他们?

    这次商议无功而返,老皇帝带着滔天怒火回到御书房。

    三皇子端木清已经候在那里了。

    看到最器重的儿子,老皇帝脸色稍霁,“你怎么来了?”

    “父皇,儿臣为南疆战事而来。”

    老皇帝皱眉,“怎么,你想替朕御驾亲征?”

    “父皇,之前儿臣在沈家军里呆过,与沈家军的将士们比较熟悉,儿臣过去,容易被大家接受。”

    老皇帝挑眉,若有所思。

    三皇子继续说道:“之前儿臣在沈家军,从一个小兵做到队长的位置,军中将领都认可儿臣的能力。儿臣认为这是儿臣的机会,既可以助儿臣树立军中威望,又可以助父皇拉拢人心,在百姓中笼络到更多的口碑。”

    老皇帝没有应声,脸上却多了几分动容。

    三皇子再接再厉地说道:“父皇,如果儿臣在军中拉拢到更多的军心与民心,日后兵符到儿子手中也是民心所向! 如果镇远侯在南疆出了什么意外,或者因为决策上的错误损失了什么,父皇要收回兵符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最后这句话才是三皇子要说的重点,也是老皇帝心之所动的原因。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这次南疆的战役及其严峻,把你放在那么危险的地方,朕放心不下。”老皇帝是真的偏宠三皇子,所以即使知道这次是个机会,也不愿意三皇子御驾亲征。

    想了想,老皇帝突然问道:“你二哥呢?”

    三皇子诧异:“二哥不是在府中养病吗?”

    养病?

    呵呵!

    “发生这么大的事,他还有什么病可养的?你回去的时候顺道去你二哥府中,叫他滚过来见朕!”

    “是,父皇。那儿臣去南疆的事?”

    老皇帝还在犹豫,“朕再想想。”

    三皇子得了老皇帝的旨意,回府的时候顺道去了一趟二皇子府,没见着人,府中的管事也说不出二皇子的行踪。

    三皇子冷冷一笑,没多做停留。

    留在御书房内的老皇帝,还没做出最后决定——是否要三皇子亲征南疆,结果就有内侍进来说二皇子遇袭,受伤!

    老皇帝震惊。

    “怎么回事?”老皇帝心力交瘁。

    南疆的事情还没搞定,儿子又受了伤,接二连三的破事儿,搅得他心神不宁。

    内侍说道:“回皇上,二殿下在近郊的庄子上养病,得知南疆出了情况,匆忙赶回京城,没想到在路上遇袭。”

    “谁这么大胆子?”

    老皇帝不敢说在自己的统治下,皇朝太平盛世,但在京城,在天子脚下,还没有人敢如此猖狂,更何况遇到袭击的,还是皇子!

    “查!给朕彻彻底底地查!”

    颓废地坐到椅子上,老皇帝揉揉疲惫的眉心,“魏平,你说是不是太巧了?”

    “皇上,您的意思是?”

    “南疆前脚战事吃紧,老二后脚就遇袭,太巧了,不是吗?”

    魏平思忖了几秒,“皇上,奴才认为这两件事没有必然的联系。”

    “哦,说来听听。”到底是上位者,习惯了疑神疑鬼,老皇帝不知不觉间就想了很多。

    魏平毕恭毕敬地说道:“皇上,南疆的战事,不是镇远侯一人说了算。南蛮何时开战,如何开战,就是镇远侯也无法预测。这次镇远侯是真的遇到硬茬了,否则以他的骄傲,不会请求增援。南疆蛮夷经过大半年的休整,早已蓄势待发,只是这几次正面交锋出乎镇远侯的预料。二殿下是听到南疆战事吃紧,才匆匆从庄子上赶回京城,之前没人知道殿下在庄子上 ,所以,奴才不认为两者有联系。而且,二皇子遇袭,谁得了好处?镇远侯还是南蛮子?”

    老皇帝若有所思。

    二皇子不是将才,南疆战事再吃紧,说句难听的,与二皇子都没有关系,老皇帝又不会派他去南疆,他受不受伤,与战事确实没有实质性的联系。

    “传朕旨意:让老二好好在府中养伤,其他的,等他伤好再说。”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虽然心里有怀疑,老皇帝还是让魏平替他跑了一趟皇子府,赐了不少药材,派了最好的太医。

    比老皇帝更憋屈的自然是受伤的二皇子。

    满心欢喜地带着谋士到了锦城,第一时间找到了镇远侯的基地与马场入口。

    进是进去了,可里面空无一物,别说沈家军了,马都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

    后知后觉的二皇子勃然大怒,认为自己被镇远侯戏耍了。在回京城的路上,他得知南疆战事吃紧,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被南疆的战事影响,所以镇远侯才调动了沈家军,所以他们赶到的时候马毛都没看到一根。

    自觉自己运气不好,二皇子马不停蹄的赶回京城,生怕自己的行踪被几个兄弟和父皇察觉。

    合着他的运气就该这么不好,路上遇到劫匪!

    躺在床上,二皇子越想越愤怒,身上的伤痛折磨得他辗转反侧,心里的怒火挠得他一刻都不消停。

    所以,当魏平带着老皇帝的赏赐到皇子府的时候,二皇子正躺在床上大发雷霆。

    几位姨娘跪在地上,她们都是听到二皇子受伤的消息,匆忙赶来表关心的,只是好巧不巧地撞到了枪口上,只得由二皇子谩骂,听到魏平来了,众人也是松了口气。

    魏平是老皇帝的心腹太监,二皇子也要给几分脸色,感恩地让乔宁黛帮着接了赏赐,二皇子躺在床上挺尸。

    三皇子府。

    “老二回来了,还受伤了?”端木清也是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父皇那边,让谁来查这件事?”

    “回殿下,皇上让卫所的人在查。”

    端木清微微点头,不走刑部,直接让卫所查,一是不想把这件事闹大,二是对老二有所怀疑。

    “乔藴曦之前调动了大批资金,又放话镇远侯有意辅佐老二,现在,南疆战事来势汹汹,老二突然受伤,你们说,这是不是镇远侯对老二的维护?”

    “殿下,属下认为不是,”端木清谋士之一说道,“镇远侯请求增援,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不管圣上派谁,也不会派几位殿下,没必要护着二殿下。”

    “不一定,”一人反驳道,“镇远侯镇守南疆几十年,从未请求过增援,而今,偏偏在夺嫡最激烈的时候,突然要求增援,就是算准了几位殿下为了增加自身砝码,一定会从战功入手。刀剑无眼,谁知道最后在沙场上是杀人还是被杀?没准,还能帮二殿下去掉一个对手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