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侯门锦商 > 第29章 歪理和坚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给东院的人说话的机会,乔老夫人继续说道:“这是你院子的事,原本该由你媳妇安排。可靖淑身子骨一直不好,连中馈都交给了四房,现在靖淑最重要的事就是养身子,带好乔乔。乔乔开年就十一了,也该带着她四处走动了。”

    乔兴邦的眉头越皱越深。

    而乔老夫人仿佛没看到似的,自顾自地说道:“娘不是要插手你们俩的事,这些年,娘对靖淑怎样,你也看到了。之前她因为小产伤了身子,一直怀不上,娘也从来没要你纳妾,只等着你有了嫡子或者嫡女再说,后来,你有了乔乔,娘也没催你们再接再厉生个儿子。现在,眼瞅着乔乔也大了,靖淑的身子还是这样时好时坏,我也想等靖淑调养好身子,给你生个嫡子,可靖淑的岁数也大了,身子到现在也没起色,真要她生,我也不放心。所以才想着,给你抬个姨娘,生个儿子,挂在靖淑的名下,也算是东院的嫡子,将来继承东院,更能给乔乔一个照应。”

    屋内众人看笑话地撇了撇嘴。

    乔老夫人不说话了,等着乔兴邦表态。

    乔藴曦左右看了一眼,懵懵懂懂地问道:“祖母,要是姨娘生的是个女儿呢?”

    是啊,老夫人只说小妾生了儿子挂在谷靖淑的名下,当嫡子养,可要是生了女儿呢?

    乔老夫人黑脸,隐忍着没有发作,难得有问有答地说道:“若是生了女儿,那就是妹妹。”

    “庶妹?”乔藴曦追问。

    乔老夫人仅存的耐心不多了,“是,庶妹。”

    乔藴曦还想问,万一一直是庶妹,是不是要一直生,直到生出儿子为止,可看着乔兴邦和谷靖淑的脸色,她乖巧地不再说话。

    等了半天,也不见乔兴邦和谷靖淑表态,乔老夫人脸色不对了。

    毕翠秋和甘婉对视了一眼,一起朝薛桃看去。

    薛桃正在喂乔锦雯喝水。

    她是北院的主子,东院和她没关系。

    咬牙,毕翠秋对谷靖淑说道:“大嫂,娘也是一番好意,你和大哥一直没有嫡子,东院没有继承人,这也不是个事儿啊。娘体谅你和大哥,一直没有提这件事,可现在乔乔都快十一了,你的身子也一直没养好,总不能因为你就耽误了大哥的子嗣吧。”

    “弟妹有精力在这里担心我的子嗣,还不如多花点心思管好南院的事。二弟现在也只有个庶子,还没有嫡子。”乔兴邦神色不善。

    后院的事,男人不插手,可不代表其他几房的人可以肆意奚落,他有没有儿子,关这些人什么事?

    他就认为女儿比儿子好,看看乔乔,多贴心!

    “大哥,你这话就过分了!”

    是“过分”,不是“言重”,显然,乔二爷怒了。

    “翠秋也是好心,想着东院这边后继无人,所以母亲这么说的时候,我们都是支持的,可大哥,你这番话,未免太伤人了。”

    是乔老夫人提议,他们只是顺路支持,所以乔兴邦有怒气,找乔老夫人去,和他们无关。

    乔兴邦冷哼,“谢谢二弟的好意了,东院这边人口简单,事儿也不多,二弟有闲心操心东院的事,还是先管好南院吧。”

    乔二爷有一个正妻,两个小妾,可除了正妻生的女儿外,唯一的儿子是庶出,人口不算多,却是几房中最乱的,两个小妾不省心啊。

    “靖淑,你怎么说?”

    这是直接要谷靖淑说话了。

    “娘,这事,媳妇听老爷的。”谷靖淑一脸平静,该来的总会来,这次不行,还会有下次。

    “娘,这事儿子不考虑。”

    嗯?

    乔老夫人鼻音重重地哼了一声。

    “人一多事情就多,靖淑和乔乔的身体不好,儿子不希望她们被无所谓的人打扰,东院这些年安安静静,儿子习惯了。再说,子嗣的事,儿子看得淡,东院又不是没有人,乔乔就很好。“

    “胡说八道!”乔老夫人火气不大,可语气的威严却很浓,“乔乔的确很好,可没个儿子,这像什么话?说个难听的,等你百年之后,难不成还要乔乔披麻戴孝摔火盆。”

    “这有什么不可以?”乔兴邦也是个犟脾气。

    乔老夫人怒极反笑,“所以我是多管闲事了?”

    “娘,儿子不是这个意思,”乔兴邦耐着性子说道,“儿子只是不想东院太复杂。”

    “纳个妾,怎么就把东院弄得复杂了?东院是你媳妇在打理,难道她管不好东院?你也知道你媳妇身子不好,多个体贴的人帮着她,有什么不好?”乔老夫人开始说歪理。

    “多谢母亲的好意,等乔乔的身子好得差不多了,靖淑会带着她管理东院。先前您也说了,翻年乔乔就十一了,也该学着管家了,到时候,她还能跟着靖淑学学管理中馈。”

    乔兴邦的意思很明确——你往我院子里塞人,我就要回乔家的中馈。

    “你这是威胁我了?”乔老夫人声音尖锐。

    “儿子不敢。”乔兴邦毕恭毕敬地说道。

    “不敢?我看你敢得很!”乔老夫人戾气很重地说道,“东院是乔家长房,继承了乔家大半的产业,难不成,以后这些都要分给外人?”

    “乔乔是我的女儿,不是外人,”乔兴邦固执地说道,“再说,谁说东院没有儿子继承产业,迟早会有的,不过是时间问题。”

    乔老夫人怒了,“时间问题,什么时间,今年、明年,还是十年以后?”

    “娘……”

    “老爷,”谷靖淑劝住了乔兴邦,“娘也是一番好心。”

    哪个女人愿意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哪怕生出来的儿子记在自己的名下,心里也膈应。可谷靖淑不希望乔兴邦因为这件事和老夫人闹翻。这种事一旦被提了出来,以老夫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子,要是他们不松口,东院怕是没安宁的日子了。

    “还是靖淑懂事,”乔老夫人阴阳怪气地说道,“娘是有分寸的,不会给你塞乱七八糟的人,生下儿子才是正事,等有了儿子,你去母留子都可以。”

    说得轻巧,去母留子,没有能说服众人的理由,怎么去母留子?

    发卖?

    别到时候落下个容不下人的嫉妇名声。

    “我身边的大丫鬟芍药,老子娘都是乔家的老人,她在乔家也有十年了,今年十八,正是好生养的年纪,我就做主把她给你了。长辈赐,不可辞,今晚就给她开脸吧。”

    这是有多迫不及待。

    乔老夫人话音一落,屋子里众人神色古怪。

    乔藴曦看着站在乔老夫人身后,激动得浑身颤抖的芍药,心里直撇嘴。

    不过是个小妾,就激动成这样,还真以为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再看看那尖嘴猴腮的模样,一定是个刻薄,善嫉,且有心思有手段的,心高气傲的人。

    老妖婆这是在报复她呢。

    乔锦雯落水,不管是不是她做的,老妖婆都记在了她的头上,她是东院的人,老妖婆拿她做筏子,直接对东院动手,也是够直接了。

    “芍药。”

    “是,老夫人。”被猛地点名,芍药收回神智,跪在乔老夫人下方。

    “今儿,我就做主,把你给了大爷,你日后跟在夫人身边,帮着夫人照顾大爷,管好东院,最重要的是,早日生下儿子。”

    “奴婢谨记老夫人教诲。”尖嘴猴腮的脸上满是麻雀变凤凰的得意。

    乔藴曦皱眉。

    老妖婆做主抬的姨娘,轻易不能动啊。

    “祖母……”乔藴曦怯生生地站了出来。

    谷靖淑抬了抬手,却还是慢了半拍,没有拉住乔藴曦。

    她不敢有大的动作,生怕老夫人把火气撒到乔藴曦身上。

    而乔老夫人因为成功地往东院塞了人,心情正好,所以看向乔藴曦的目光也缓了缓,“乔乔有事?”

    “那个,芍药的卖身契呢?”

    乔老夫人不满地皱眉。

    她是故意没说卖身契的事。

    只要芍药的卖身契还在她手里,那么芍药对上谷靖淑的时候,不管谷靖淑再生气,除了打骂,也做不出别的责罚,更不能把芍药撵出东院。所以,芍药相当于是她安插在东院的眼线,还是明目张胆安插进去的。

    心里的舒坦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被这个碍眼的死丫头破坏了。

    “乔乔,你什么意思?”乔老夫人装傻充愣。

    一个晚辈,竟敢和她叫板,不自量力。

    可她低估了乔藴曦的战斗力,先不说她对名义上的父母有多深的维护,就说她是东院的一份子,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妖婆肆无忌惮地对东院指手画脚。

    “祖母,乔乔是问,芍药的卖身契呢?乔乔很感激祖母对父亲的关爱,芍药跟在祖母身边多年,是祖母亲手调、教的,有这么一个可人儿在父亲身边照顾父亲,乔乔和母亲很欣慰。芍药是祖母赐的,只要她恪守本分,在东院会过得很好,可是,祖母应该把芍药的卖身契一并给了母亲。乔乔以前跟着四婶的时候,看到四婶调、教院子里的小妾,也是拿着她们的卖身契,乔乔还记得当时四婶说,小妾和下人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就是妾可以被主子玩弄,这是主子给的殊荣,但是,一旦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该发卖的就发卖,该弄死的就弄死。反正卖身契在手,她们的命是主子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