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御山海 >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116章 青庭山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116章 青庭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望继续往下看,排名第二十六的乃是一位来自罗浮山名叫恩泰的修士,乃是一位筑基后期的修士。

    这无崖子将明望排在这恩泰之前,想来便是明望能从九尾妖狐手中掳走小狐狸,其神通定然不弱,便是出身太一门青莲峰这名声便压过了许多同辈之人。

    这些人不仅记录着其修为境界还有使用的法宝之物。

    想来明望很少在修道界之中露面,很少人知道明望使用的法器。

    明望还在第八十九位找到了关山的名字,同样是筑基中期的修为。

    明望将这青云榜一一看完,榜单上面的大部修士,明望都未曾听过,明望虽然修道多年,少有与各派修士结识。

    明望将青云榜还给了罗慕白,说道:“张某未曾想到各派如今有如此多的菁英弟子,却都未曾相识。”

    罗慕白接过青云榜说道:“再过一月,各派修士便在集云山上作那青云论道之战,争夺那青云榜上的排名,道兄便可前去,结识各派修士。”

    明望心中思量道,如今自家修为筑基中期,还未曾与各派的修士结识过,如今正好借此次机会,一举正名,自家可不是将那小狐狸掳来作为妾室。

    还可以看看其他门派的修士境界修为如何,见见各派的奇才菁英弟子,看看自家在修道界之中筑基期的地位,是否如无崖子所说那般,有实力名列青云榜第二十五。

    修道界中的修士便不是一味地闭门苦修,若是靠着一味的苦修便能参破大道,飞升仙界,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若是那种天纵奇才,那另当别论。

    如此这般修道界之中便少了许多争斗,太平了许多。

    修士在境界无法突破的时候,往往便会去挑战比自家境界高深的修士,以求突破修士,将其他修士当作踏脚石。

    修士通过战胜他人而提升自家的信心,若是失败了便往往成为别人的踏脚石。

    修道界之中的修士往往会聚集在一起举行各种论道之战。

    这论道之战便是与天下修士论道以检验自身修为神通。

    还通过对战其它修士,在强大的压力之下突破自身修为,再进一步。

    当然在这种情况之下突破的修士少之又少,但不失为一种方法。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气运之说。

    这种气运之说玄之又玄,便是明望目前的修士无法理解了。

    人在出生之时便有天地加持的气运在身。

    人们可以通过学习、劳作、修炼...来增加自身的气运。

    气运之力越大,做事便是畅通无阻,无往不利,便是人们常说的天选之子,受到上天的眷顾。

    便是出门闲逛都能捡到元宝之类的。

    修士修炼则是更加需要这气运之力加持,出门遛个弯便能撞到上古仙人洞府,什么法宝、丹药、道书....应有尽有。

    便是渡劫之时便有天道护持,雷劫不加身,修行一往无前。

    修士之间便是通过不停的修炼,提升境界神通来增加自身的气运之力。

    还有便是通过击败或者击杀其他修士来抢夺别人的气运加持到自身。

    罗慕白见到明望沉思下来,以为明望担心自家以筑基中期的修为便能位列一些筑基后期修士之上,心中有些彷徨之意,便说道:“以道兄出身太一门,独闯青丘山的实力,位列青云榜乃是实至名归之事情。”

    明望便不是这般作想,便是以明望的一口下品灵器玉婵飞剑加上两道魔门真气,便是前十亦可争夺一番。

    “道心缪赞了,想我修道界之中有万千修士,张某才是一个筑基中期的修为,岂敢做他想。”

    罗慕白见此,便岔开话题,说道:“道兄若是愿意参加那集云山的青云论道,小弟便与道兄一同前往,也让小弟瞻仰一些各派弟子的风范。”

    明望思忖道:“既然如此,吾当前往。”

    罗慕白心中一喜,说道:“好,小弟便舍命陪君子。”

    “道兄这几日便在此地住下,小弟为道兄接风洗尘,家父这几日正在闭关修炼,待家父出关,便引见家父与道兄认识。”

    罗慕白的父亲罗公山,罗天门的掌教,一位金丹初期的修士。

    虽然这等金丹期修士修为高过明望一个大境界,但也只能与同辈之礼相交,便不敢得罪。

    若是能攀上太一门的高枝,那便是罗天门天大的福分,以后受用无穷。

    便如在北国之地的雪落宗宗主薛岳,便邀请通天教的弟子高符充当客卿之事,便是存了心思扯大旗,谋虎皮,壮自家声面。

    可惜这高符在通天教之中便不被看中,被明望斩杀了也无人寻仇而来。

    明望可不一样,其乃是太一门青莲峰首座的弟子,其地位身份与那高符可不能同日而语。

    罗慕白便将明望领到一处客房之中歇息,便离开了。

    这青庭山之中也算是奇峰胜境,各峰之间索道勾连,穿云过雾。

    山涧之中的溪水潺潺作响,穿山过林,落入湖泊之中,激起一阵白色的云雾慢慢升腾而上,将四周山道云栈隐入浓雾之中。

    在这浓雾之中偶尔出现一个罗天门的弟子穿雾而过,将这浓雾惊扰得微微翻滚。

    偶尔有一只白鹤从明望的窗前飞腾而过,一声鸣叫隐入山林深涧之中。

    明望打开窗子,映入眼帘的乃是一片云海奇景。

    眼前一望无际的白云将整座青庭山都笼罩在内,只有数座山峰挣脱云雾露了出来,漫天的云雾缭绕,白鹤的云雾之中往来穿梭,发出一声声嘹亮的鸣叫。

    这眼前景象端的是一幅人间仙境。

    明望便是在太一门之中都未曾见到此等奇景。

    离那集云山得的论道还有一月的时间,明望便不着急,今日有了如此一个好住处,便索性放开身心,好好感受这般胜境。

    几日之后,罗慕白便寻上门来。

    “张道兄,我父亲出关,专门为道兄开办了一场接风宴席,有请道兄参加。”

    明望思忖道,如今来到别人的地方总不能避而不见,便欣然前往。

    明望刚刚来到大殿门口,便听到一声狂笑,大声说道:“张道兄远来是客,这几日罗某人闭关修炼,怠慢了道兄,还望道兄见谅。”

    说话之人便是罗天门的掌教罗公山,此人身材高大,面色儒雅,双鬓之处有丝丝斑白,自有一股威严之气。

    罗公山龙行虎步,亲自到门口迎接明望。

    “罗掌教客气了,来贵派叨扰数日,还未曾拜会掌教。”罗公山虽然境界高过明望,但明望便不畏惧。

    青莲峰座下一门四兄弟,除明望之外,全都是金丹境界的修士,明望早已经见怪不怪。

    “不敢,不敢。张道兄请上坐。”罗公山引着明望坐到上首位置。

    待坐定,罗公山便说道:“太一门高徒张明望道兄今日来到我罗天门,使我罗天门蓬荜生辉,再此,我罗天门上下敬张道兄一杯,为道兄接风洗尘。”

    罗公山说完,便将手中的美酒一饮而尽。

    明望见此,亦是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明望此番在看清大殿之中坐着十余人尽皆是筑基修为,罗慕白刚好便做到自己身侧。

    想来这些筑基修士便是罗天门拿得出手的弟子。

    想来这位罗公山为了讨好明望亦是花费了些心思,不仅将门下的筑基弟子全部聚集而来,便是大殿之中都做了装潢。

    大殿之中的陈设全部焕然一新。

    便是酒桌上的美食也是别具一番风格,那美酒都是罗公山珍藏多年的陈年佳酿,一直舍不得喝,今日则全部拿了出来。

    “张某多谢罗掌教盛情款待。”明望举杯说道。

    “听闻犬子说过,在莽荒森林之中,犬子遇到通天教弟子木枭子,全依仗道兄出手相救,犬子才逃得性命,罗某人再次谢过道兄相救之恩。”

    罗慕白乃是罗公山的独子,一直以来便是疼爱有佳,便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成了一位纨绔弟子,罗公山虽然知道,却也没有办法。

    这次在罗慕白进入莽荒森林中历练之后,性格秉性大为改观,虽说遇到那木枭子,生死一线之差,其门中还死了一位筑基后期的弟子。

    但罗公上还是大为高兴,至少其后继有人。

    “罗掌门客气了,我等身为道门弟子,面对魔门之人本应该齐心协力,谈何相救之意。”当年明望虽然顺手救走了罗慕白,心中便不是为了正道大意,只是存了其它心思。

    当时情况危急,明望恐木枭子追上来,全拿这罗慕白抵挡片刻,未曾想到救了罗慕白的性命。

    既然那罗公山如此说了,明望便坦然受之。

    “张道兄真是大义之情,不亏为太一门弟子。”罗公山不由赞叹道。

    明望面色不变,客气地说道:“罗掌教谬赞了。”

    罗公山话锋一转,便问道:“听闻犬子所言,张道兄要去参加那集云山的青云论战?”

    明望点头说道:“张某正有此意。”

    罗公山笑道:“真是英雄少年,长江后浪退前浪。”

    “我等老而无用,终生蹉跎岁月,止步于金丹境界,不像道兄这等天纵奇才,来日犹如潜龙升天,日后成就定在我等之上。”罗公山不由感叹道。

    便是其大殿之中的其他筑基修士亦是有同感,这些人都知道,其修为境界恐怕只有止步于此,想再进一步,难入登天。

    明望见此,不由说道:“罗掌教何出此言,大丈夫立于世,有所为亦有所不为,何必说这等丧气之话。”

    罗公山一扫满脸的忧愁,说道:“张道兄所说不错,大丈夫立于世便应当如此,有所为亦有所不为,怎能以为眼前的事情而唉声叹气,此举可不是我等修道之人的作风。”

    “为张道兄之言,我等再敬道兄一杯。”罗公山豪迈之气顿生,将酒杯之中的美酒一饮而尽。

    明望的一席无心之言,将大殿之中的沉闷之气一扫而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