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御山海 >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107章 孟泽的杀意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107章 孟泽的杀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独角蟒蛇化为一道黑气消散开来,明望瞬间失去了支撑,眼看便要跌落在地。

    一道破空之声紧紧随着寒光飞剑而来,来人一袭白衣,瞬间来到明望身旁,伸手轻轻便将跌落的明望接住。

    明望突然感觉下坠之势一缓,身体好似被一层云雾托着。

    明望定睛一看,却是千暮雪接住了自己的下坠之势,那道斩杀独角蟒蛇的寒光,便是千暮雪寒光剑。

    平日里冷若冰霜的千暮雪,此时看着明望身受重伤,满脸的担忧之色。

    千暮雪扶着明望靠在一棵大树之上,“多谢千师姐出手相救。”明望挣扎着说道。

    “师弟放心,剩下的交给师姐。”千暮雪语气森然,双目之中亦是杀气腾腾。

    千暮雪起身,虚空一抓,便将斩杀了独角巨蟒的寒光剑抓在手中。

    转眼看向韦长典,再次恢复了冷若冰霜的表情,眼中杀气大盛。

    一道遁光紧随着千暮雪落下,来人现出身形,便是极光宗的大师兄孟泽。

    孟泽看着千暮雪的一言一行,看着明望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杀气,面色阴沉,便是站在一旁韦长典都未曾看去,眼中尽是千暮雪的身影。

    曾经面对孟泽的冷若冰霜,此时在看到明望遇险之时,则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焦急与关心,孟泽心中犹如一根刺直接刺入了心脏之中,又酸又痛,心中烦闷至极。

    两人认识数十年也未曾见过千暮雪担忧的神色,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却有如此殊荣。

    明望感觉到孟泽充满杀气的眼神,身体一寒,一股杀气直透脊背。

    明望抬头看去,看到孟泽那快要喷火的双眼,心中有些莫名其妙,暗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生出如此大的杀意。

    明望虽然未曾与这位极光宗的大师说过话,却也远远的见过几次,知道其乃是极光宗大师兄孟泽,一身金丹后期的修为。

    孟泽虽然身为极光宗大师兄,受到极光宗师弟师妹敬仰,其却唯独对千暮雪生出爱慕之情,想要与千暮雪结为道侣。

    但千暮雪对这位师兄却便未生出这男女之情,平日里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说其一心只为求道,不曾有其它想法,多次拒绝这位师兄,奈何孟泽这一直未曾放弃。

    千暮雪未曾在宗门之中修炼,而是在那千里之外的雁丘小筑隐居,大半便是为了躲避这位孟泽大师兄。

    这次东正教入侵北国之地,孟泽亦是寸步不离的呆着千暮雪身边,美其名曰保护师妹,千暮雪也是无奈,索性便由着位师兄。

    这般便有了刚刚那一幕,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此处。

    明望看着孟泽看向千暮雪那爱慕的眼神,心中顿时明了。

    这等事情却也难以解释,让孟泽生出了误会,看其充满杀意的眼神,明望暗道,待此地事情一了,便尽快离开北国之地,不然定要被这孟泽使些手段斩杀了,那可冤枉了。

    明望与千暮雪才认识数月的时间,一直将千暮雪当作师姐般看待,可不敢作有他想。

    此时的韦长典才是有几分头大,感受到两人一金丹中期以及金丹后期的修为,心中顿时凉了半截。

    千暮雪满脸寒霜地看着韦长典,一字一句地说道:“东正教的鼠辈,受死!”

    韦长典的兽神之身双头巨蟒瞬间涨大一倍有余,两个蛇头之中分别喷出毒火以及雷电,两两相交之下向着千暮雪而去。

    “找死!”千暮雪厉声说道,手中寒光剑将四周的暴风雪一卷,化作一柄冰雪巨剑,直接朝着雷电、毒火斩去。

    在千暮雪愤怒的一剑之下,冰雪巨剑瞬间将其斩灭,剑势依旧朝着韦长典的兽神之身斩去。

    韦长典面色狰狞,势要拼死一搏,一声咆哮,其身后一道双头巨蛇的黑色虚影腾空而去,这头双头巨蛇虚影张开大口,向着冰雪巨剑咬去。

    千暮雪的冰雪巨剑一斩而下,瞬间从双头蛇的中间一分为二,其剑气一绞之下,瞬间便将这双头巨蛇虚影绞成虚无。

    千暮雪趁机提剑迎上,无数道雪白的剑光朝着其斩下。

    一声惨叫之声传来,韦长典的双头巨蟒的兽身直接被千暮雪的寒光剑斩破,其身形从蛇身之中跌落出来。

    此时的千暮雪异常狼狈,全身上下血流不止,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千暮雪,似有翻江倒海之仇。

    韦长典未曾想到,眼前这个女子,其手段会如此厉害,其境界分明不是高过自己太多,却如此厉害,在其一剑之下自己便会如此狼狈,心中又惊又恐。

    千暮雪含怒出手,岂同儿戏。

    此时的千暮雪看着眼前鲜血淋漓的东正教弟子,心中顿时清醒过来,暗道:‘为何自己看到张师弟受伤会如此冲动,失去了理智。’。

    千暮雪此时脸庞微热,为了掩饰心中尴尬,说道:“你沙族之人,屡次入侵我北国之地,杀我北国修士,罪当死。”

    “哼,你中土修士如此小觑我沙族之人,今日定让你知道我等厉害。”韦长典咬牙切齿的说道。

    韦长典知道今日面对两大金丹期的极光宗修士,今日定是在劫难逃,但如何也不会坠了东正教的威名。

    站在一侧的孟泽担心这韦长典临死反扑,伤到千暮雪,上前一步说道:“师妹,退开,让我见识一下这些沙族之人的手段。”

    孟泽不等千暮雪说话,朝着虚空一捏,无数雪花汇聚成一只白色巨手,朝着韦长典拿去。

    此时的韦长典早已经是强弩之末,双耳之上悬挂的两条青色瞬间朝着孟泽与千暮雪飞去,速度之快,眨眼之间便到跟前。

    孟泽一声冷笑,看着电射而来的青色虚影,白色巨手朝着其一抓,瞬间捏住青蛇的七寸,白色巨手之中爆发出一道白光,青蛇瞬间瘫软下来,孟泽将青蛇的尸身扔在一旁。

    同时,千暮雪看着袭来的青蛇,手中的寒光剑一道白色剑光迎头斩出,青蛇瞬间便一分为二,掉落在地上,再也不动。

    “雕虫小技。”孟泽说道。

    此时的韦长典,双目之中爆发出一丝疯狂之色,口中狂笑道:“我便是死也要拉你等陪葬!”

    孟泽感觉到从韦长典身上传来的一道毁灭气息,暗道一声不好,这东正教的弟子是要自暴其兽神之身。

    其自暴兽神之身的威力堪比金丹期修士的自暴,威力强大,便是元婴期的修若是被正面炸到,亦要身受重伤。

    “师妹,走!”孟泽化为一道遁光,一马当先,瞬间便远去。

    千暮雪与明望同样也感觉到了韦长典身上传来的恐怖气息。

    千暮雪来不及多想,直接卷住明望瞬间离开 ,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炸之声从身后传来,千暮雪与明望瞬间被一道热浪掀翻在空中。

    明望被千暮雪护在身前,便未受到爆炸的波及,反而千暮雪被这自暴波及到,张口吐出一道鲜血。

    “师姐!”明望心中顿时有一丝暖意,虽然两人相识至今,不足半年,如今千暮雪则如此挺身而出,明望心中感动。

    “师弟不需担心,一点小伤,不碍事。”千暮雪拭去了嘴唇之上的鲜血,遁光一掠,瞬间远去。

    明望在千暮雪与韦长典争斗的时候,服下了几颗丹药,此时已经将体内的伤势暂时压制住,勉强能驾御遁光。

    千暮雪与明望两道遁光朝着旁边的一座山峰落去,两人落在一块青色巨石之上,各自服下一个丹药,闭目调息。

    孟泽的遁光一转也朝着明望此处而来。

    孟泽因为及时逃离,未曾在韦长典的自暴之中波及到。

    “师妹,你受伤了!”孟泽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千暮雪问道。

    “一点小伤,便不碍事。”千暮雪睁开眼睛说道。

    面对这韦长典的自爆,孟泽第一时间逃跑,千暮雪心中有一丝温怒。

    千暮雪为了救明望,宁可以身犯险,孟泽心中不禁醋意大涨,看向明望的眼神更加充满敌意。

    孟泽暗道:‘这人是何方神圣,既然值得师妹如此这般铤而走险。’

    孟泽与千暮雪两人相识多年,千暮雪何曾正眼看过孟泽。

    孟泽心中的嫉妒之意更甚,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既然深得师妹关心,不由朝着明望冷声问道:“孟某乃是极光宗大弟子,金丹后期孟泽,不知道友来自何门何派。”

    “我师妹千暮雪乃是我极光宗的真传弟子,道友若识得进退,便少来招惹我师妹。”孟泽直接当着千暮雪的面传音于明望说道。

    ‘极光宗’三个字放在修道界之中乃是响当当名号,位列十一道门,一般小门小派只能仰望。

    极光宗大弟子便是以后极光宗掌门之位的继承人之一,以后执掌极光宗的人,其权势之大,乃是无人能及。

    便是如今的金丹后期修为亦不是明望这等筑基期修士可比的。

    这些无不是孟泽拿出来压制明望的手段,让其知难而退。

    孟泽一直以为明望就是北国哪个不起眼的宗门弟子而已。

    孟泽当着千暮雪的面亦是不能做得太过,也只是暗中提醒明望自己的身份。

    明望亦是听出了孟泽的意思,但孟泽如此居高临下的样子,明望心中亦是有些恼怒。

    ‘金丹期有何了不起,待它日我修成金丹之时,定让你好看。’明望暗道。

    “张某太一门弟子,见过孟道友。”明望冷声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