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御山海 >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088章 赵蓁的朝圣之路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088章 赵蓁的朝圣之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父、赵母两人虽然衣着华贵,面色富态,但此时亦是面色惨淡,愁云密布。

    “听闻公子是为小女的事情而来?”老夫人急不可耐的问道,赵蓁的父亲亦是一脸焦急之色。

    “张某来此确实受人之托,照看贵千金以及其女儿。”明望经过庭院的时候便知晓那个女童便是宝圣和尚和赵蓁的女儿赵佛。

    明望神识查探,却也是有修道之资,仙道机缘。

    “却不知贵千金去往何处?”明望问道。

    明望不问还好,一问之下赵母的眼泪簌簌地滚落。

    赵父见此,只能说道:“小女一人独自去了极西之地,灵山寺,说是要用诚心求得灵山寺放宝圣归来。”

    古语有言:心诚则灵。

    原来,当年宝圣和尚被灵山寺擒去的时候,赵蓁便决定同普通人一样三步一叩,九步一拜,前往灵山寺,求得方丈开恩。

    这便是极西之地的佛教徒的一条信仰的朝圣之路。

    他们都是一些普通人,然后一步步地跪拜,往往要经历数年的时间,走上千里之路,才能到达灵山寺。

    这一条朝圣之后往往要翻山越岭,经历无穷的磨难,但被佛教徒认为是一条祈福之路,心灵救赎之路。

    一路之上,有不少的人被妖魔吞吃,亦是惨死在朝圣之路,每年依然有不少人毅然决然的走上这条路,体会在人间修行的意义,佛法的真谛。

    赵蓁乃是一个弱女子,为了宝圣和尚甘愿受这等苦难,只为求得其平安归来。

    一路艰难险阻可不是一个从小锦衣玉食的女子所能经受的,明望亦是暗自佩服赵蓁的痴情。

    但明望知道,便是赵蓁在这条路上走上千百回,亦是不能换回宝圣和尚,一切都是徒劳罢了。

    “请二老放心,张某既然受人受托,便一定将其带回来,让你一家团聚。”明望说道。

    “我二老谢过公子。”赵父、赵母起身谢道。

    明望起身出了赵府,便去静安寺与释能大和尚告辞一声,便化为一道赤色剑光朝着极西之地而去。

    明望在虚空之上一看到不少的朝圣者,一路跪拜而行,这些朝圣者还将路边的尸骨,不论是妖兽还是人类的尸骨都掩埋在路旁。

    对于朝圣之人而言,乃是一条为别人亦是为自己的祈福救赎之路。

    两个时辰之后,明望便看到一条孤独的人影,步履蹒跚,三步一叩,九步一拜,身后拉着一辆牛车,上面摆放了被褥以及食物。

    此人便是赵蓁,再也没有曾经的美丽容貌,一身破布烂衫,满身污泥,手脚早已经破烂红肿。

    赵蓁朝拜走了一段路,然后又回转过来拉车,如此往复。

    明望剑光按落,跟在赵蓁身后。

    赵蓁好像没有看到明望一般,依然独自前行。

    明望没有说话,一直默默的跟在赵蓁的身后。

    如此,两人相伴无言,走了三个时辰之后,赵蓁累了,便坐在路旁歇息。

    明望上前一步,说道:“你知道,你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赵蓁手中拿着一个馒头,刚咬了一嘴,听到明望如此说,眼泪瞬间便流了出来,馒头也滚落在地。

    赵蓁把头深深的埋进双臂之中,不停的哽咽。

    赵蓁何尝不知,其不愿在凤岐等着,无事可做,假如有万分之一丝机会了,赵蓁便不放弃。

    一路的艰辛,赵蓁不怕,一路的妖魔,赵蓁亦是不怕,怕的便是此生再也不能与宝圣相见。

    如此痴情,却也感动不了上天。

    明望看着赵蓁停止哭泣,便说道:“此番路途遥远,一路的艰辛你也知道。便是你成功到了灵山寺,也是见不到宝圣。”

    “你若是跟我回去,在家中好好侍奉父母,照看女儿,或许还有见到他的可能。”明望亦是不知道两人能否再次相见,只能在赵蓁心中留下一丝念想。

    修道之人闭关便是数十载,不知道赵蓁能否能到那个时候。

    想到刚满两岁的女儿,赵蓁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下。

    “小女愿意跟公子回去。”赵蓁起身说道。

    “好。”明望一道真气落入赵蓁身体之中,其孱弱的身体便开始慢慢恢复,再有七八日的时间,便能恢复如初。

    明望遁光卷住赵蓁,瞬间便直上九天,朝着凤岐城而去。

    两个时辰时候,明望剑光卷着赵蓁落在赵府之中。

    这时赵蓁还不知回到了家,眼中仍是茫然之色。

    待看到熟悉的环境,以及在庭院之中玩乐的赵佛,才知道回到家中。

    赵蓁跑过去,一把抱住赵佛,两人便痛哭起来。

    哭声惊动了赵父、赵母,两人出来,看到自家的女儿回来了,身穿破烂衣服,满身污垢,面色苍白,一身伤痕累累。

    二老心酸,亦是跟着哭了起来。

    还是赵父先回过神来,才知明望乃是修道的仙师,数个时辰之间便将赵蓁带了回来,止住痛哭的众人,一齐过来谢过明望。

    赵蓁则被丫鬟的陪同之下去换洗一番。

    女儿回来了,二老心中高兴,对明望亦是热情了许多。

    片刻之后,赵蓁换洗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回来,虽然面色还有几分苍白,却也恢复了往日的几分容貌。

    赵蓁缓缓朝着明望走来,微微一拜,说道:“赵蓁谢过公子的搭救之恩,开导之情。”

    “张某也是受人所托,赵小姐不必客气。”

    赵蓁也是猜到几分受何人之托。

    “赵小姐把你的女儿领来让张某看看。”明望说道。

    “佛儿,过来,让张仙师看看。”赵母开口道。

    赵佛才两岁,生得唇红齿白,圆嘟嘟的小脸煞是可爱,看向明望的眼神有一丝害怕。

    “佛儿,不怕,过来。”明望伸手一招,一道青气便裹住赵佛,拉到身前。

    赵佛被明望的法力裹住感觉全身暖洋洋的舒服,看向明望的眼神便不再害怕。

    明望伸手摸摸赵佛的头顶,明手掌之中一道幽光直接进入赵佛的身体之中。

    赵佛只感觉身体一热,便再无其它感觉。

    那一道幽光便是青冥剑,明望将此剑传于赵佛,之后明望又将《九鼎炼气术》传于赵佛。

    “张某将一部修炼的道书传于赵佛,让其好生修炼,待日后赵佛长大之时,张某便来收她为徒。”明望将赵佛送回其母亲身边,说道。

    赵府上下知道赵佛得此仙缘,纷纷谢过明望。

    明望辞了赵府一家,遁光一起,便要回转太一门,自是不提。

    明望在回转太一门之中的路上心中一动,遁光便一转朝着大燕国境内而去,便是曾经的大魏国。

    曾经被魔门之人摧毁的青崖山,此时早已经恢复,青草遍地,草木成荫,只是曾经被烧毁的青崖宫,却是再也不能恢复。

    明望在青崖山涧慢慢行走,摸着山间的一草一木,踏在山中的一水一石之上。

    明望细细地感受其父母亲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仿佛能听到他们传来的欢声笑语。

    明望还能从山涧看到无数剑痕,以及被烧得龟裂的山石。

    明望难以想象曾经那一场大战有多么惨烈,想到父亲、母亲在魔门之人手中惨死,心中怒意顿生。

    明望紧紧握着因为愤怒而颤抖的拳头,杀意突显。

    明望无形的杀意犹如潮水,四周的草木都被其杀气压的俯跪下去,微微摇动。

    明望无意间迸发的杀意触动了在体内的两道魔门真气。

    这两道魔门真气潜藏在明望的体内暗自不动,突然之间被明望的杀气勾动,瞬间便从沉睡之中惊醒。

    两道真气好似洪水猛兽一样,冲出明望的经脉之中,便是明望体内的玄清变化经的法力以及金刚经的法力都压制不住。

    明望陷入在愤怒之中,对于两道魔门真气的暴动全然不知,两道魔门真气在明望的经脉之中横冲直撞,冲出明望的体外,

    此时的明望在上青崖山之上,全身渗透出黑色的魔气,魔气在其周身旋绕,魔气与明望的杀气相合在一起,犹如实质一般,将四周的花草绞成碎屑。

    明望周身魔气越来越深,杀气凝聚,便是双眼之中都有一丝血红之色。

    此时的明望要陷入癫狂之中,被魔门真气控制。

    突然之间,从明望储物袋之中飞出一道青光,这道青光冲破附在明望身上的魔气,这道青光瞬间便从明望的眉心之中钻了进去。

    这道青光钻入明望的识海之中,明望大脑之中瞬间清凉,好似一道万年寒冰将明望的杀气浇灭。

    明望瞬间清醒过来,感到全身魔气滚滚,杀气纵横,明望大惊,吓出一身的冷汗。

    明望当即盘膝而坐,运转玄清变化经的法力来压制体内的两道魔门真气。

    随着明望的修为越发精深,其修炼的玄清变化经法力勉强能压制住体内的两道魔门真气。

    明望将钻入识海之中的那一道青气与玄清变化经的法力一合,缓缓便将经脉之中暴动的魔门真气重新镇压回去。

    数个时辰之后,明望将魔门真气镇压回去,两道魔门真气又重新陷入沉寂之中,好似从未出现一般。

    此时的明望全身被汗水浸湿,心中亦是要有一丝后怕。

    若不是那一道青气浇灭了明望的杀意,明望不敢想象。

    那一道青气便是在太一门九尾妖狐胡花送给明望的青丘宝玉之中散发,是其孩儿的拜师之礼,青丘宝玉感受到了明望身上的魔气,便散发出一道青气唤醒了深入杀意之中的明望。

    明望将青丘宝玉拿在手中,心中一阵心悸,看来当日收了小狐狸作为弟子还是无形之中救了自己一命。

    这宝玉果真如同传闻那般,对于魔门功法有着不可思议的效果,能镇压魔气。

    明望起身看着这茫茫青山,眼神一凝,转身飞去空中,过往的已经过去,终究还有未来,遁光一涨,便消失在青崖山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