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御山海 >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087章 宝圣来信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087章 宝圣来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胡花虽然是对着明望说,眼睛却看向空青道人,胡花知道明望筑基修为,没有什么贵重之物,看这位空青道人是否会慷慨解囊。

    但这位空青道人好似没有看到胡花的眼神一般,眼睛看着别处,胡花不由再次骂道,老狐狸。

    空青道人怎能不明白胡花所想,只能装作不知,其身上的贵重之物不少,可他不会将这些东西送与妖狐胡花。

    送给小狐狸的拜师之礼,谁知道最后入了谁的口袋。

    明望见此时尴尬的境地,心中思量再三,这个小狐狸以后是自己的弟子,收了其娘亲的礼物,也不能一毛不拔,以后始终是自家人。

    明望权衡利弊之后,说道“晚辈这里有一份真龙精血,不知可否。”

    真龙精血乃是上古龙族,妖族之王的精血,对于妖族而言有着极大的好处。

    胡花听到真龙精血,眼睛一亮,说道:“那便最好,看来我的孩子拜了一个好师尊。”

    便是空青道人意想不到,虽然空青道人看不上这份真龙精血,但也知道此物的珍贵之处,未曾想到自家这个小徒弟既然有此物。

    明望将玉瓶中的真龙精血分出一份,送与了胡花。

    胡花收下了真龙精血,笑道:“小辈,你可好好的修炼,妾身的孩儿可是在青丘山等着。”

    胡花寻到了小狐狸,得偿所愿让其拜入太一门,心中高兴,向着空青道人告辞。

    胡花朝着虚空一踏,抱着小狐狸便消失在漫漫的群山之中,转回莽荒之中。

    明望则莫名其妙的收了一个弟子。

    胡花一走,此事一了,空青道人便带着众弟子回转青莲峰,一路之上,黄猿对着明望挤眉弄眼的,弄得明望有几分尴尬之色。

    师徒一行众人回到了青莲大殿之中,空青道人也未曾责怪明望,只是交代了几句便将众弟子打发下去。

    明望回到住处,想到这一番莽荒之行,掳了一只白狐,却没想到竟然做了自家的徒弟,不知是好是坏。

    不过明望不仅得了一块上品青丘宝玉,看这块宝玉是否能镇压其体内的两道魔门真气。

    其次得了一份金精,这金精乃是炼制灵宝级别的极品灵材,乃是可遇不可求的,虽然只有拇指大小,亦是珍贵无比。

    明望收拾了心境,便盘膝而坐,修炼起来。

    修道界之中,突然出现一个传闻,太一门弟子明望以一身筑基期修为在莽荒之中掳得一只九尾妖狐。

    太一门弟子明望大战莽荒之中诸多妖兽,夺下一只小狐狸要作为侍妾,一只九尾白狐妖王打上太一门,抢夺小狐狸....

    一时之间,各种传言都有,明望的名声便在修道界中传开,有羡慕的,独闯青丘山妖王之地,无数人钦佩;抢下小狐狸作为侍妾,对于一些男人来说,九尾妖狐乃是绝色尤物,作为侍妾乃是一大艳福。

    同样也有嗤之以鼻的,便是修道界中的女修,堂堂太一门弟子,既然做出如此下作之事,乃是无耻之徒。

    各种传言,不一而足。

    而被传言的主人,则对这些各种版本的传言不知,安心地呆着青莲山修行。

    这几日,明望正在青莲峰中修炼,一封信远从极西之地的灵山寺飞到太一门青莲峰中。

    来信的人是宝圣和尚,明望拿信件的时候有几分诧异。

    当年明望与宝圣和尚一同在极西之地斩杀妖魔,最后两人来到凤岐城中。

    宝圣和尚被赵蓁邀请到赵府之中传法,明望因为天剑宗与万圣门大战,心中担心绿元,便只身赶往万圣门,如今已经过去了近五年的时间。

    明望看到信件之中的内容心中还有一丝不相信,堂堂灵山寺主持的弟子,被传闻出生之时有佛光出现,被灵山寺主持说有佛性之人,居然与凡俗之人生有一女。

    宝圣和尚亦是被灵山寺作为未来的主持方丈培养,如今经过此事怕是在寺之中留有污点。

    信中所言之事便是托明望照顾其妻女,其妻子便是赵蓁。

    明望离开凤岐城之后,宝圣和尚一直便留在静安寺之中,经常到赵府之中传授佛法,一来二去,两人便相熟。

    赵蓁虽然身为女子,却极为信仰佛法,每日在宝圣和尚的言传身教之中,受益匪浅。

    宝圣亦是对此女对于佛法的领悟极为满意,只是赵蓁没有修佛的资质,注定与佛无缘。

    宝圣这样一住,便在凤岐城半年之久,一时之间两人便暗生情愫。

    宝圣知道自家乃是身为佛门弟子,‘色’乃是佛门一戒,如何能破。

    但宝圣和尚抵挡不住赵蓁的热情,宝圣和尚亦是安奈不住心中的那份炙热的真情,两人最后放弃世人的眼光走到一起。

    一年之后,赵蓁便诞下一个女儿,起名赵佛,两人因为佛而结缘。

    此事最终还是传到了灵山寺之中,宝圣和尚被灵山寺的僧人拿了回去,禁足灵山寺中,再不得外出。

    宝圣和尚自知犯下了佛门戒律,自是受罚,可是宝圣和尚放心不下妻子以及那未满周岁的女儿。

    宝圣和尚便只能将此事寄托于明望。

    明望感叹,不论是修佛还是修道、修道之人心中自有一份真情所在只是未曾遇到所托之人。

    数百年前,灵山寺同样出过一位情根深重的佛门弟子,乃是灵山寺未来的主持,一身佛法精深。

    奈何遇到一女子,自此深陷其中,女子同样寄情于此。

    此佛门弟子抛弃佛法与此女子逍遥世间,最后女子醒悟,不愿情郎为了自己弃了佛门真谛,便自己结束了性命,望情郎能及时醒悟。

    此佛门弟子身受打击之后,更是留恋凡尘红颜。

    留下了不少感人的情诗诗篇,句句感人肺腑,让人心醉。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那一瞬 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 只为佑你喜乐平安’,最后这位佛门弟子在修道界中不知所踪,没有人知道去了何处。

    有传说,这位佛门弟子最终遇到了他的新娘,隐于莽荒森林之中。

    也有传说,这位佛门弟子最后飞升成仙,去了西方极乐世界。

    明望看来书信便出得太一门来,一道赤色剑光便朝着凤岐城而去。

    明望来到凤岐城上空,看着人来人往的热闹的街道,与修道者的清静截然相反。

    明望没有直接去赵府,而是直接那剑光按落在静安寺。

    以静安寺主持释能大和尚修为便知道是明望来次,便出来迎接。

    “几年不见,明施主修为大进。”才五年时间,便从筑基初期修炼至筑基中期,道门大派都是这番景象吗,释能大和尚心中狐疑。

    释能大和尚修行百年,如今才筑基后期的境界,心中着实有几分惭愧。

    静安寺中便是曾经那个慧正小和尚亦是长成少年模样。

    “见过释能大师,大师谬赞了。”

    “今日来此便是有事麻烦大师。”三人进入禅房之中,落座,明望说道。

    “是为宝圣师叔的事情?”释能大和尚知道,只是出家人有诸多不便,所以只能劳烦明望。

    “正是此事。”明望答道。

    在凤岐城中的释能便是知道其中的因果,叹道:“情之一字,让人跌入魔障之中。”

    释能大和尚与明望讲了其中的经过,说道:“如今,师叔被主持镇压在镇魔塔之中,不得正果,终不能出塔。”

    释能所说与信中所言一致。

    宝圣和尚在信中说道,若是其女赵佛若是有修道之资质,希望明望代为传道。

    明望知道宝圣和尚的意思,便是看其女的资质,若是上乘之资便收入太一门之中,若是一般便随便传下一部道法,看其机缘。

    只是明望心中所想,前些日才收下一个小狐狸,今日便再收一个赵佛,其修为浅薄,无力指导。

    小狐狸便是由其娘亲带回了青丘山之中,自有其指导。

    明望在慧正的带领之下,来到了赵府。

    “明施主,这便是赵府,小僧乃是出家之人,多有不便,这便离去。”慧正将明望送到赵府门口,便离开了。

    明望独自上前敲门,片刻之后,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丈打开了门,问道:“不知公子找谁?”

    此时的明望修道多年,却还是一副年轻模样,一袭青衫,外表俊朗,有几分世家公子的模样。

    “劳烦老丈,明某是你家小姐的朋友,路过此地,特上门相见。”明望说道。

    “我家小姐。”老丈脸色之上透出一股愁云,他身为赵府的管家,自然知道小姐的事情。

    “公子来的不是时候,小姐这些日子不在府中。”老丈说道。

    明望神识一扫,找便知道赵蓁不在府中,只是有个借口登门拜访。

    “我知道你家小姐不在府中,明某今日来此便是为你家小姐的事情。”明望明言。

    老丈看了明望一眼,他多少知道他家的姑爷乃是灵山寺的僧人,修行之人。

    “公子稍后,待老丈去禀告老爷。”既然为了小姐的事情,老丈对明望客气的说道。

    “公子,老爷夫人有请。”片刻之后,老丈便出来引着明望进入府中。

    赵府之中处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别是一番风景。

    一个两岁的女童在丫鬟的陪同下在庭院中玩乐,欢声笑语。

    明望在老丈的陪同下,来到客厅之中。

    客厅之中赵父与赵母早已在此等候。

    明望上前见过二老,便在一旁坐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