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御山海 >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072章 山鬼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072章 山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望心中仍是一阵后怕,未曾想到潜伏在自身的两道气息今日终于爆发了。

    明望的身体任由两道气息控制,本身全无意识,现在两道气息孱弱,若是再强大些,明望不知以如今的筑基期修为是否能压制住。

    明望前些日子在宝圣和尚那里得了一部《金刚经》,便是为了要用佛家的法力炼化这两道气息。

    明望修炼月余,此时的金刚经的法力亦是孱弱不堪,根本无力炼化两道气息。

    此次明望魔化,两道气息爆发,这金刚经的佛法之力不知躲在何处瑟瑟发抖了。

    明望知道炼化体内的两道气息宜早不宜迟,若是以后再次出现,便无可不敢保证还像这次这般幸运。

    待这两道气息强大,压过明望的玄清变化经的法力,明望迟早要被这两道气息控制,要沦为一具魔物。

    明望在失去意识之前,明显感觉到两道气息在丹田之中化为滚滚魔气,充斥着经脉,全身上下充满煞气,一身的道门法力消失无踪。

    道门自古以来便是一魔门势不两立,而如今身为道门大派弟子的明望却身具一身魔功,若是被师门知道,轻则废除道行,逐出师门,重则送与斩魔台,直接斩杀。

    明望两种都不愿意,自家千辛万苦求得的仙道机缘,炼就长生之法的道路,不想就此消弭,这两道气息只能藏与心中,莫然他人知晓。

    明望也猜测到,普正等人被杀,便是自家魔化之后,被两道气息控制住,才将两人斩杀。

    明望便与绿元在这山洞之中疗伤,两人待了七八日,绿元的伤势倒是痊愈,主要是明望,多数经脉破裂,要恢复起来便不是一两日便可痊愈的。

    两人再次悄然上路,向着万剑山的方向而去。

    “师妹,你天剑宗的天一老祖不是让天剑宗的弟子退守到莽荒森林之中,为何师妹还要回去万剑山去。”两人经过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关系更亲近了一些,明望面对绿元的固执有些不解。

    “我只是想去看看,万剑山是不是真的没了。”绿元声音中带着失落与彷徨,再不是曾经那个天真活泼绿元。

    明望知道绿元心中的滋味,在万圣门之地天剑宗的老祖天一,刑罚司首座万涛,都生死道消,便是门中众多师兄弟都命丧万圣门。

    还有不知如何的万剑山,是否也遇到了同样的劫难。

    绿元自小便上山修道,所有的记忆都是关于天剑宗的,此时忽然之间遭逢此劫难,心中便是彷徨无助。

    “不知师尊如何?”绿元的师尊便是天剑宗掌门玉真子,绿元便是其最小的徒儿,在天剑宗中众多师兄的护持下长大。

    若是天剑宗的师尊以及众多师兄都没了,绿元不知何去何从。

    明望岂会知道绿元心中所想,只是遁光护住绿元在林中飞行。

    明望遁光带着绿元,速度本就不快,再加上修道界中的如此动荡,两人更不敢御空而行,所以速度便慢了许多。

    两人来到南境万剑山地界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了,两人在路上虽然遇到不少散修之人,却也躲过了,有惊无险的来到万剑山。

    此时整个万剑山满目疮痍,群山尽毁,曾经的悠悠青山,仙家胜地,现在到处变成了枯枝败叶,泥土焦黑,山石崩塌,滚落一地。

    绿元看到此景色,眼眶一红,便瞬间朝着天剑宗内门飞去。

    明望看着此景也是有些感触,看着绿元远去,明望心中担心便跟了上去。

    天剑宗内门之中却更是凄惨,此前耸立在山门之处的巨大铁剑消失不见,留下一个巨大的坑洞,曾经的红砖绿瓦成了现在的残垣断壁,处处透出一道焦黑之色。

    无数的剑痕沟壑,长达数丈,无数的楼宇大殿纷纷倒塌,便是天剑宗的主殿‘万剑阁’,都被推倒在地,写有‘万剑阁’三个金漆大字的牌匾也胡乱地倒在一边,再无往日的殊荣。

    曾经不可一世的天剑宗;

    曾经比肩十二道门的天剑宗;

    曾经那一剑出、天下乱,一剑归,天下安的天剑宗,转眼之间便变成这般模样。

    曾经的辉煌,瞬间崩塌,化作了沙尘散落世间。

    绿元看着此时的天剑宗,孤独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眶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簌簌的落下,落在这片土地上。

    曾经的天剑宗,此时的一片焦土。

    “师妹,走吧,天剑宗已经不在此地了,我送你去莽荒森林之中找你的师门。”明望担心有散修之人趁机寻到此地,便劝说绿元离开。

    “师尊、师兄都没了。”看着一旁焦土的天剑宗,绿元喃喃自语。

    “师妹,别担心,或许是他们逃走了。”

    “对。”绿元眼中一亮,师尊乃是化神后期的大修士,在整个修道界之中乃是巨擘一般的人物,岂会如此轻易的陨落。

    绿元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明望心中猜测,能一举击败天剑宗这等大派,还让天剑宗消失的人,定是十二道门之中的大派,不然谁有如此手段。

    十二道门之一的极道宗联合其他门派,突袭了远在万圣门的万涛一行,那又是谁灭了万剑山?

    “哈哈,本座便说还有天剑宗弟子会来此地,这不来了两人。”一阵狂笑之声化为一道黑气袅绕遁光落在此地。

    同时又有七八道遁光从四处飞出,将明望与绿元围在中间。

    “老祖英明,料事如神。”其余人恭维说道。

    一行九人,其中那位老祖乃是一身筑基后期的修为,明望感觉此人修为远远超过了普正,已经触摸到金丹境界的门槛,实力恐怖。

    其余八人炼气期五人,筑基期三人,其中还有两人是筑基中期修为。

    看到突如其来的九人,明望感觉到他身上的法力波动,心中一寒,心道:莫不是今日自己与绿元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两位天剑宗高徒,本座乃是山鬼门门主鬼相,今日携门人弟子路过贵宗,有幸遇到两位,特向两位讨些道法、法宝,望两位慷慨解囊。”这位鬼相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加重口音,充满了威胁之意。

    说是讨要,摆明了是杀人夺宝的行径。

    鬼相一身鬼气,整个人藏在一片黑云之中,不见面目,鬼相便不识的两人,误以为明望也是天剑宗的弟子。

    山鬼门本就是一个小门派,门主鬼相乃是一个胆小怕事之徒,此次听闻天剑宗山门被十二道门灭杀,便鼓起勇气带领门下弟子来万剑山中寻宝,看看是否能寻到别人遗落的法宝或者道法。

    奈何鬼相寻了数日,便是都掘地三尺,都未有任何发现,鬼相此行一无所获,心中也是气愤,便不甘心。

    鬼相索性与本门弟子藏在此地,来个守株待兔,看看是否还有天剑宗弟子撞上来。

    鬼相这几日与门人弟子也斩杀了一些抱着同样目的来此地寻宝的散修,鬼相得了些好处,便更加胆大起来了。

    “哼,一些宵小之辈,竟敢来我天剑宗之地搅扰,定是活得不耐烦了。”绿元看着眼前的山鬼门的人,出言喝道。

    “哈哈,若是以前,本座自当不敢,见到两位本座还要退避三舍,可今日不同往日,天剑宗…呵呵。”鬼相放肆的狂笑,声音之中都透着一丝森然鬼气。

    绿元中心黯然,天剑宗满门被灭,此时心中越发的凄凉,让谁都敢爬到天剑宗的头上,虎落平阳被犬欺,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师妹。”明望侧身站在绿元身前,‘飞星’的盾光将两人护住,此时的‘飞星’黑色盾光有一些暗淡,便是与普正等人的争斗之中失了灵性,明望还未重新将其祭炼恢复。

    便是明望此时的伤势亦还未完全恢复,面对比普正还要厉害的鬼相,明望心中全无胜算。

    “师妹,待会我拖住筑基期的几人,你伺机逃走。”明望传音道。

    “不,我不走。”绿元语气之中充满着坚决之意。

    “你不走,我两都要葬身于此了。”

    “不走,要死便与师兄死在一起,绿元无憾。”绿元的话中没有悲壮,没有柔情,却带着一丝坚决。

    明望心中一颤,不再言语,明望知道,便是自己暂时揽住鬼相等三人亦是抵挡不住多久,以绿元炼气中期的修为,逃不了多远,亦是难逃一死。

    留下或许还有一丝机会。

    “师尊,这两人交给弟子,定手到擒来。”从人群之中走出一人,身材高大,却是鬼气森森,手持一个白骨杖,一身筑基中期的修为。

    “好。”鬼相见到自家弟子自告奋勇的出来,心中自然乐意,一个小小的筑基初期弟子与炼气中期弟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其余弟子见到这位米师兄毛遂自荐,暗自骂道,忒不要脸,本就是笼中雀,难逃一死,还自告奋勇的在老祖身前卖弄,讨好老祖,若是遇到修为高过他的,定是躲在一侧不敢出声。

    这位山鬼门的陈师兄与鬼相一般秉性,胆小怕事,却酷爱显摆,平日里常常想尽各种方法讨好鬼相。

    今天遇到如此立功讨好鬼相的机会,这位陈师兄怎可错过。

    “今日便让尔等死得明白,我乃是山鬼门鬼相老祖坐下大弟子陈云。”陈云白骨长杖往地上一杵,长杖之上的白骨骷髅之中便冒出一股黑气,黑气在空中化为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鬼气森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