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御山海 >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043章 崖壁上的琴声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043章 崖壁上的琴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修道界中本是如此,你自动寻上门来挑战,落败了那便如此,没有人可怜你的失败,人只会仰慕强者,便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弱肉强食不只是魔门之人才如此,玄门正道之中亦是此番做法,只是没有魔门之人表现得如此明显,道门之人都需找一口上好的说辞而已。

    “师弟,其实不论我们玄门正道亦或是魔门之人,其实修道都是本质相同,都是追求仙道长生,只是魔门大多门派修炼的都是邪恶速成之法,乃是取巧,被心魔夺智,不入正道之眼。”

    “天道不仁,以万物无刍狗,在天道看来,我等修道之人与猪狗没有什么不同,若要求得大道,有时候便要像天道般无情。”

    “像我与鸠无忌争斗,我便让他还未反应过来就用泰山压顶之势击溃他,让其毫无反抗之力,鸠无忌其实修为不弱,只是与人争斗的机缘少了些。”

    “只要别人站在你的对面,不论是谁,你便要用尽全力击败或者击杀他。”

    仙道之路本就是孤寂而残酷的,每一个走上这条逆天之路的修士都对天道法则有不同的认知,大道万千,各取一条,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各自得道。

    黄猿与鸠无忌的争斗便未在青云山各派弟子中引起轰动,只有寥寥数人知晓,毕竟只是筑基后期的争斗,远比不得金丹期修士的争斗,只是金丹修士不随意出手而已,一出手则惊天动地。

    鸠无忌离开了青云山,鸠无忌便不是畏惧黄猿,虽然与黄猿的争斗落败了,还输得如此狼狈,对于鸠无忌来说只是暂时失去了颜面,以后定要找回来。

    修道之人若为这一次的失败便自怨自艾,还谈何大道长生,飞升仙界,还不如舍去一身修为回家奶孩子去。

    此次挑战对于鸠无忌来说只是更加坚定了其变强的决心,小忍一时,大道可争。

    ……

    夜色如水,无数星光在夜色之中显得那样微弱,但依然绽放光华,照亮星空。

    明望独自一人坐在一座巨大的断崖之上,整座断崖乃是被人用神兵利器劈开,崖壁光洁如镜,明望躺在压顶之上,头枕着手臂,眼睛看着天上那一望无际的星空,思绪无限地飘离此处。

    “明师兄。”一道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绿元师妹,你怎会来此处?”来人是天剑宗的绿元。

    绿元落在了明望身旁,还是一副天真活泼的样子,笑道:“怎么,明师兄可以来,绿元不能来吗?”

    “我便无此意。”明望解释道。

    “与你开玩笑的,你莫要当真,来青云山有一些时日了,每日都在洞府之中修炼,有些枯燥,看今晚夜色如此清亮,便出来散散心,没想到会遇到明师兄。”绿元亦不在乎地上的灰尘,在明望旁边坐下了。

    “明师兄,我两人便这样一直坐着,不觉得有些无趣吗?”绿元看着一旁沉默不语的明望问道。

    “不知绿元师妹何意?”

    “我平日在宗门中修炼无聊之时,便学了一门乐器打发平日的烦闷,今日夜色如此,便给明师兄弹奏一曲,望师兄不要笑话。”绿元取出一张古色古香的古筝放在双腿之上。

    “今日既然有如此耳福。”对于明望这等只会修炼的人来说,乐器所为何物都不知晓,如何能分辨高低,权当解闷而已。

    绿元手指轻轻拨动琴弦,“铮”一声清响,犹如在明望脑中炸开,琴声远远的传了出去,在这山谷之中回荡,清脆而悠扬。

    “挥弦一曲几曾终。历山边,犹起薰风。门外客携琹,依稀太古重逢。髙仾处,落雁惊鸿。怕弹指唤醒美人邜睡,客子春浓。任闲愁千缕,也不觧踈慵。

    焦桐,非中郞靑眼,徒沉埋爨下残红。休虑却,调高和寡,换徵移宫。一帘秋水月溶溶,酒樽空。懒听琵琶江上,泪湿芙蓉。盼何时,锺期再遇野航中。”

    ……

    绿元边弹边轻声歌唱,声音优雅而甜美,脸庞在夜光的映射下白里透红,明望看得都有些痴了。

    绿元自弹自唱,沉浸在美妙的世界之中。

    一曲唱罢,明望才从中悠悠醒来。

    “明师兄,绿元弹的如何?”绿元盯着明望看,双目之中有几许期许之色,美目连连。

    “我是第一次听到如此美妙的乐曲,真是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

    “不知绿元师妹所奏何曲?”

    “《高山流水》,此曲之意本是乐曲高妙,寻觅知音之意,可惜知音难求?”绿元收起了古筝。

    “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好曲。”明望连连赞叹。

    “明师兄见笑了。”绿元辞别了明望,乘着夜光离开了山崖。

    明望自从听了绿元的一曲《高山流水》之后,每日都有意无意的来这里坐上半个时辰,心中或许是希望再次遇到绿元,亦可能想听上一曲,明望心中亦是不知晓。

    接连半月都再未遇到绿元,明望心中有几分落寞,索性便闭门修炼,绝了不该有的念想。

    随着明望的修炼境界越来越高,明望身体之中那一丝莫名的法力越来越强,虽然这一丝法力与如大江大河的《太上玄清变化经》的法力相比,微不足道,但这一丝丝法力好似跗骨之蛆,无法根除,好似要抢占《太上玄清变化经》法力的霸主地位。

    这一丝法力在明望身体之中胡乱冲撞,在一点一点的在蚕食着《太上玄清变化经》的法力来壮大己身。

    明望把《太上玄清变化经》的法力凝聚成一个又细又长的丝线,然后慢慢去围堵困住这一股莫名的法力,这一丝法力似乎有灵性一般,在明望的经脉之中滑入泥鳅,如何都困不住,反而让它吞噬了不少《太上玄清变化经》的法力。

    明望一气之下,便运转丹田之中的更多《太上玄清变化经》的法力,围追堵截,势要把它困住,然后将其彻底炼化,以绝后患。

    明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这一丝莫名的法力截住,奈何这一丝法力便不束手就擒,这一丝法力犹如一条恶龙一般在经脉之中咆哮,瞬间从中生出一股杀伐之气,直接冲散了围堵的《太上玄清变化经》的法力,逃之夭夭。

    明望反复几次堵截,均被其冲散,吞噬,这股法力好像天生的王者,《太上玄清变化经》的法力在其面前只能任由吞噬,却无可奈何,反而在逐渐的壮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