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御山海 >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38章 血衣老祖

剑出青冥,万里洪波烟云起 第38章 血衣老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血衣老祖与炼尸老祖一直素有来往,知道炼尸老祖有一具通灵僵尸,厉害无比,若是把这具通灵僵尸占为己有,便是那两个道门小妞找上门来,自己亦能将两人当场打死,精血炼成血衣的一部分。

    血衣老祖本就一直觊觎这炼尸老祖的这具通灵僵尸,若是单打独斗自己未必能胜过炼尸老祖。

    血衣老祖便想出一个仙家洞府的计划,哄骗炼尸老祖,利用洞府中的禁制阵法,然后再偷袭。

    虽然此地确实有一个洞府,但却是一个寻常洞府,洞府中的一应什物,多来以前便被血衣老祖搜刮完了,血衣老祖在门中暗中恢复伤势,静静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血衣老祖未曾想到来人乃是明望,观明望有炼气后期的修为,心中思量,待会斗起来,明望亦是一大妨碍,亦是便想趁机除掉明望。

    奈何明望如此警觉,让其扑了个空。

    此时,两道破空之声传来,关山与魏离子两人落在明望身边。

    看到有来了两人,其中一人修为境界还是与明望一样,炼气后期的修为,血衣老祖此时脸色难看之极。

    若是只有明望一人,血衣老祖依仗自身筑基中期的修为,还可以不把明望放在眼中,此时又来了两人,心中便是有些犯怵。

    自古以来,这些大派弟子手中便是法器无数,道法精深,不似这等小门小户可以相比的,虽然血衣老祖出身血神教,还在教中的日子还不如现在来的逍遥自在。

    血衣老祖心中亦是感到怎会如此倒霉,前些日子被一个炼气中期、一个炼气后期的小妞追着杀,今日竟然遇到三人,血衣老祖觉得是不是这几日出门忘了看黄历。

    血衣老祖看着气势汹汹的等三人,只能服软,看能否脱身,便说道:“我与诸位素不相识,更无过节,这便告辞。”

    血衣老祖好像忘记刚刚偷袭明晚的事情。

    “血衣老祖, 你这么着急走是要去哪里?”关山玩味的看着血衣老祖一众。

    “我等三人听闻此地有一座仙家洞府,便过来看看,不知血衣老祖知道在哪里?望血衣老祖如实相告。”三人挡住了血衣老祖的去路。

    血衣老祖此时便是进退两难,此仙家洞府本身便是无中生有的事情,若是如实而告,几人定不相信。

    “此地却是有一洞府,却不是仙家洞府,老祖…”,“我也是几年前无意之中撞见。”血衣老祖看三人便不答话,想来不相信,只能继续解释。

    “此次乃是为了哄骗那炼尸老祖,为了夺取他手中的通灵僵尸才布下这个计策,未曾想到来的是三位。”

    “看来魔门中人都是这般善于阴谋诡计的小人。”魏离子嗤之以鼻。

    血衣老祖听闻,便知道三人乃是玄门正道,今日难以善了了。

    明晚三人定不会轻易放过血衣老祖,血老祖只能先下手为强,血衣老祖把穿在身上的红色衣袍朝空中一扔,红色衣袍化一片滚滚血云遮天蔽日,这片血云朝着明望三人头顶罩去。

    血衣老祖这件红色衣袍乃是一件中品法器,可攻可受,平日里可做困人之中用,也可以穿在身上做护身法宝。

    这红色衣袍乃是血衣老祖击杀无数修士,用这些修士的精血祭炼而成,血衣老祖当年在血神教偷学到一门祭炼之法,还把血衣内的禁法祭炼到了十五重地煞禁法,若是被这件血衣困住,数个时辰内变被这红色衣袍吸食了一身精血,最后化为一滩血水,恶毒之极。

    在修道界之中法器炼制一般分为地煞三十六重禁法以及天罡七十二重禁法。

    地煞级禁法一共分为三十六重禁法,法器之中每多祭炼一重禁法,法器威力便会增加几成,若是法器把三十六重禁法祭炼圆满,法器的品阶提升至极品法器。

    若是法器材质上佳,能容的下天罡级数的禁法,祭炼一重天罡级数的禁法,法器而不奔溃,那么此件法器的品阶便再次提升一个层次,品阶级数提升至法宝,虽然是最次的法宝,但其威力不是极品法器可比,有天壤之别。

    若是把三十六重地煞禁法与七十二重天罡禁法祭炼圆满,便可以把法宝的品阶催至灵宝之阶,此时灵宝一出,便可移山填海,断江截流,不在话下。

    明望手中的青冥虽然是一口极品飞剑法器,其飞剑中的禁法亦是只祭炼至第三十重,以明望此时炼气后期的修为,根本无法在祭炼上一重禁法。

    “想逃,哪有这般容易。”三人看着压下来的滚滚血云,镇定自若。

    明望一剑便在这滚滚血云之中破开一道口子,三人瞬间从破开的这道口子中飞出。

    血衣老祖见此,知道无力困住三人,一招血云,血云重新变成一件红色衣袍,血衣老祖披上衣袍,瞬间化成一道红色血光,消失在了天际。

    “这些魔门之人难道都修炼了一身逃跑的功夫,撒丫子的功夫都一样。”关山看着消失在天际的血衣老祖说道。

    “血遁之术,逃得好快。”此血遁之术不亚于御剑之术,只是此遁术耗费自身精血,施展一次便要元气大伤。

    “老祖跑了,把门下弟子都忘记了。”明望看着几人手足无措的样子说道。

    剩下的六个血神门弟子未曾想到自己老祖如此胆小,便是要逃跑也不通知一下。

    血神门的弟子只有一位是炼气中期的弟子,其余都是一些炼气初期的弟子,手中便无一件可用的法器,便是连炼尸派的弟子都不如,至少炼尸派还有一具铜甲尸护身。

    “尔等几人若是自愿让我废去了你们修炼,今日我便放过你等性命。”明望想到自身那一丝来历不明的杀伐之气,便减少杀戮,以免杀人过多,加重了自身的杀伐之气,引起心魔,得不偿失。

    “几位是舍不得这身修为吗?”关山看着几人似乎还有所幻想,厉声喝道。

    “我等愿意。”几位血神门的弟子亦是无可奈何,今日性命都捏在别人手里,性命难保,还要一身修为何用,若是逃得性命,日后还可以修炼回来。

    明望三人依次废了几人的修为,打碎了几人得丹田,彻底绝了血神门弟子的念想,这几位血神门的弟子脸色难看之极。

    明望问了血神门的山门所在地,便将几人打发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