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御山海 > 一朝蜕凡尘,从此便是陌路人 第027章 坐地起价,真理靠山

一朝蜕凡尘,从此便是陌路人 第027章 坐地起价,真理靠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灵玉,青莲山的新进女弟子,林青师叔的弟子,生的小巧玲珑,性子天真活泼,如邻家妹妹,对于整日苦修的师兄来说,灵玉的到来,让整日沉寂的青莲山热闹了几分。

    这位灵玉师妹来青莲山已经一年有余,修为亦是达到了炼气初期,明望在青莲道场听董虎长老讲道的时候见过几次,这位师妹心性活泼,明望亦由衷的疼爱这个小师妹。

    这一日,灵玉修为达到炼气期,便前去道藏殿选择几部合适的道法修炼,道藏殿本在太一峰之上,灵玉修为不够,不能驾驭法宝飞行,只能徒步而去。

    灵玉在回青莲峰的路上便遇到了拔云峰的一群弟子。

    拔云峰为首的一个弟子叫隋至占,入门已经十年有余,还是才堪堪达到炼气中期,若不是家中一位老祖乃是太一门的长老,以其心性与资质怎能入得内门。

    这一身的修为还是其家中老祖熬不住后辈子孙的哀求,才用丹药硬生生催生出来的,隋家这一代弟子之中,只有这一人有修道之资质,从小备受家中长辈呵护,养成了骄横的性子。

    隋至占入门仙家宗门,亦不收敛性子。

    隋家这位老祖体恤此子乃是其后辈子孙,多次教导,仍无悔改之意,仍是当着隋家老祖一套,背着一套,隋老祖无奈,便不再多言语,修道一途,全凭自身造化,多说无益。

    隋至占没了老祖的约束,便更是放飞自我,在门中拉帮结派,纠集一些外门弟子成立了拔云十子,以效仿太一七子。

    灵玉本就生的灵秀,一身灵气秀毓,一眼便惹人怜爱,讨人喜欢,隋至占遇到灵玉一眼便被身前这个仙女般的人儿吸引。

    便动了心思。

    “太一门隋正人乃是我家老祖,仙子若与我结为道侣必定前途无量,仙道可期…”

    “待我以后修得金丹大道,定不负仙子…”

    如此对灵玉说了一些不堪入目之话。

    灵玉是谁,在青莲峰被众多师兄宠幸,师尊乃是青莲峰首座师弟林青道人,便是隋至占老祖隋正人见到都要唤一声师兄。

    灵玉何时受过如此欺辱,争执不过,便与几人动起手来,奈何灵玉修为不足,势单力薄,被拔云十子困在,走脱不得。

    这一番便惊动了青莲峰的弟子,明望正在住处修炼,被青莲峰弟子邀约而来,明望乃是首座空青道人弟子,便不惧那隋家老祖,有空青道人的名头便能镇摄对方。

    隋至占见到青莲峰来了七八位弟子,心中亦是有些慌乱,想到自家老祖那是太一门长老,心中便镇定了些。

    “我家老祖乃是…”隋至占话还未说完便被明望玄真手一掌压在地上,其余拔云九子见此便纷纷亮出法,便要动手,青莲峰一脉弟子亦是不敢示弱,双方剑拔弩张。

    隋至占亦是与明望同阶修为,奈何未曾想到明望如此决断,见面不问是非便动手,被明望占得先机。

    隋至占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骂道:“尔等可知,我家老祖乃是太一门长老…”

    明望大声喝道:“尔等是哪一峰弟子,胆敢挡住我师妹的去路,尔等可知我师妹灵玉的师尊乃是林青道人,尔等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隋至占心中一颤,如一桶凉水浇了个透心凉,心道这次惹祸事了。

    “此事我必定禀告林青师叔知道。”

    隋至占心中一惊,林青道人的威名隋至占可是听说过,乃是不输与自家老祖的大修士,今日怎会惹恼他的弟子,此事让自家老祖知道,那定饶不过自家。

    虽然挨了明望一掌,亦只能忍气吞声,便想着如何揭过,其余九子更是惶恐,他们可没有像隋正人这般的老祖,若是责罚下来,岂能轻绕。

    隋至占虽然心性差些,心思确是活络之人,笑嘻嘻的赔笑道:“此事乃是师弟鲁莽了,不知是青莲峰的仙子,甘愿给师妹道歉,望师妹大人大量就此揭过。”

    其余几人亦跟着赔礼。

    灵玉刚要说话便被明望止住,说道:“欺辱我青莲峰的弟子,便这样一句赔礼道歉便想揭过,各位是当我青莲峰中无人吗?”

    “如此一来,其他人想欺辱便欺辱,想走就走,我青莲峰在太一门还如何抬得起头来。”

    隋至占知道明望抬出如此高帽便是要坐地要价,心中亦是一松,有卖便有买,只是看见他能否谈个好价钱。

    “不知师兄想如何揭过此事?”

    明望伸出三根手指说道:“一人三百灵石!”

    拔云十子,脸色瞬间变为猪肝色,“三百灵石,真是狮子大开口。”

    三百灵石乃是这些人大半身价,乃是多年省吃俭用下来的,叫人如何不肉疼。

    “师兄,是否可以减免一些..” 隋至占面色难看之极。

    “三百一!”明望面不改色。

    拔云九子眼看便要暴怒,隋至占连忙止住,知道若是再次惹得众人,那三百一十块灵石怕够解决此事了。

    明知明望坐地起价,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谁让自己今日这么不开眼,惹到如此一群煞星。

    明望、灵玉等人看着隋至占一群人远去,一个个满脸怒色。

    明望从拔云十子手中一共得了四千块灵石,明望与灵玉一人拿了一千灵石,剩下的让其他青莲峰的师弟分了。

    “师明兄,我看你到不像一个修道之人,像商人更多些。”灵玉看着远去的拔云十子,娇笑道。

    明望哈哈笑道,丝毫没有羞耻之意,说道:“师妹难道不知,不论是修道之人还是商人,都是由人做的,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便无区别。”

    明望心底则嘀咕道,不是师兄我厚着面皮讨要,你们如何能白拿如此多的灵石,明望从入门到至今,加上空青道人赐下的灵石,才一千块左右,如今几句话的功夫便的了一千灵石,天下哪里有这么精明的商人,还不是建立的真理之上,明望不由想到了师尊空青道人这座大靠山。

    “再者,你看他们有修道者的样子,灵石放在他们那里,便是暴殄天物,送给我们才是物尽其用,这也算他们行善积德了。”

    众人知道明望乃是强词夺理,但大家白了得如此多的灵石,心中高心,心想,以后再遇到此等事情应该效仿明师兄。

    今日,便是隋至占等人便不交出灵石,明望等人亦不会把此小事禀告林青道人,明望修道至间亦是分清事情的大小,无故去搅扰林青道人。

    但是隋至占等人则不敢赌,哪怕有万一的机会,定要挨宗门的责罚。

    拔云十子等人的灵石都是平日里省吃俭用剩下的,或者是接取宗门人任务换来的奖励,今日便是把一大半的身价送了别人,心中岂能痛快,都把怨气怪到了隋至占身上。

    便是你隋至占以为靠着你家老祖平日里嚣张跋扈习惯了,没想到今日碰到钉子了,还想与灵玉结为道侣,灵玉便是瞧上你一眼便是隋家祖坟冒青烟了。

    隋至占则怨恨上了灵玉,怨恨上了明望,甚是怨恨上了青莲峰,心里盘算着以后修炼有成,定报今日之仇。

    ......

    此事只是修道之人路上的一个小小插曲,修道者一生大多时间便是埋头苦修,苦中作乐,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

    这便一晃又是三年,对于修道之人来说便是白驹过隙。

    这一天,在太一峰大殿之中坐着八人,便是太一七子与万花峰的元瑶,唯独缺了青莲峰的楚羽,虽然这八人乃是太一门的二代弟子,但门中大小事务都由这八人决定,掌门便不过问。

    以后执掌太一门和九峰之人便及有可能出自这八人之中,乃是太一门之中的娇子般人物,多少师弟师妹仰慕的对象。

    为首一人便是太一门二代弟子中的第一人—韩擒虎,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一身黑衣,整个人端坐在首座,不怒自威。

    “各位师弟,门下弟子传来消息,这些年整个中土世界俗世中大乱,各国之间互相攻伐,互相吞并,导致天下间怨气丛生,滋生无数妖邪之辈。”

    这位太一门大师兄顿了顿,有又道:“这些妖邪之辈祸害苍生,扰的世间不得太平,如此下去定惹出祸烂。”

    “还有一些魔门之人也趁机崛起,有卷土重来之势,我等不得不防。”

    “师兄,你说要我等如何做。”太岳峰的董震性子急躁,开头问道。

    “我今日便是与众位师弟商议此事。”

    “为兄认为,我等可以让我太一门低阶弟子下山铲除那些因怨气滋生的妖魔,我等密切监视魔门之人的动向,把这些魔门妖人斩杀在萌芽之中。”这位大师兄眉间一股杀气一闪而逝。

    “然后在通知其他宗门,让他们从中协助,各师弟认为意下如何。”

    “其它宗门?”金顶峰完颜错讥笑道。

    “虽然这些宗门与我太一门同为十二道门,但是这些宗门在我等与魔门之人纠缠的时候不要在背后捅我等一刀,我便谢过了。”

    “还要他们从中协助,把便是痴人说梦。”

    虽然同为正道玄门之列,但是各宗门之中亦是暗斗不断,完颜错才有今日之言。

    “完颜师弟不要如此偏激,虽然我等与各派之中争斗亦有争执,但同为玄门正道,面对魔门之人便要同仇敌忾,不然仅凭我太一门如何能抵御那阴险狡诈的魔门之徒。”说话的乃是天都峰的玄灵。

    “玄灵师弟所言极是,完颜师弟,我们不能意气用事,让魔门之人有机可乘。”韩擒虎点点头说道。

    几人便在大殿之中商议,如若魔门之人趁此机会卷土重来,乃是道门大事,不是任何一门一派能够抵挡的。

    一千年前的正魔大战便是前车之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