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御山海 > 一朝蜕凡尘,从此便是陌路人 第009章 血卫入京皇

一朝蜕凡尘,从此便是陌路人 第009章 血卫入京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丑时刚过,雍州城的城门在风雪中缓缓打开,魏招一行人身骑独角兽,如疾风一样驶出了雍州城,独角兽踏雪无痕,在雪地之上飞驰而去。

    大魏王朝自建朝以来,天子之位都是嫡长子即位,然而如今大魏的嫡长子却被放逐到这苦寒的北凉之地抵御北方的胡族,魏招心中不忿,他等待这一日,已是许久。

    魏招本是魏见与马皇后之长子,然而在马皇后生魏招之时,因难产而死,魏见本着对皇后的愧疚之情寄托在唯一的独自身上,身为嫡长子的魏招将来是大魏天子的唯一继承人。

    然而,同样在一个深冬,宫中来了一位道人,但看到魏招之时,说了一句话:“这位皇子若为大魏天子,大魏千年社稷不保。”

    道人的一句话便惊了天子,魏见亦是大魏震动。

    魏见想到因生魏招而死的马皇后,想到大魏千年的社稷不能因此而断送,心中百般取舍,将来之事,无人知晓,但魏招不敢拿祖宗之基业来作为赌注。

    一年之后,魏见便立了魏挥之生母张氏为皇后,慢慢疏远了魏招,待魏招成年之后,便册封魏招为北凉王,去了雍州城,镇守雍州,抵御胡族,魏招则在北凉之地大放异彩,剿灭胡族数个部落,把胡族抵御在雍州数百里之外,让其在朝廷的威望大涨,提议册封其为太子的势力便再次抬头。

    魏见虽未正式册封太子之位,但让首辅张义教导魏挥读书,这一来二去便是有意培养魏挥魏太子,以后继承大魏。

    魏招在北凉苦寒之有守土之功,还是嫡长子,理应册封太子;魏挥在张义的教导下有治国之才,而魏招有亡国之谶言,嫡长子即位乃是旧制,不必照抄旧制,应册封魏挥为太子。

    两人的支持者便在朝堂之中争论起来,脾气暴躁的还大打出手,魏见每次朝会朝堂之中便因册立太子之事大乱,魏见索性不在提册封太子之事,“朕现正值壮年,册封太子之事,暂且延后,待看皇子以后的表现,此时不在议。”

    朝堂之中安静下来了,但下面册封太子之事情却愈演愈烈,魏见索性躲到长生殿炼丹,不在过问,由得这些朝臣争论,眼不见心不烦;此后,首辅张义执掌朝政,慢慢打压魏招一派,此事便慢慢消散了。

    京皇张府之中,张义这几日病情依旧不见好转,时而昏睡、时而清醒,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昏睡之中,小妾一直在床边照顾,几日下来,也显的清瘦了许多。

    这一日傍晚,张义清醒过来,喝了药,叫来了其子张宁,小妾放下了药膳,悄悄退了下去。

    “这几日朝中可有事情发生?”张义声音中透着虚弱。

    “父亲放心养病,朝中无大事发生,小事有孩儿与二皇子。”

    “嗯,这些年,二皇子与你在老夫身上学到不少,也是时候自己拿主意了。”

    “今日早些的时候,宫中出来消息,长生殿戒严,圣上炼制仙丹到关键时刻。”

    “嗯。”张义点点头,此事也是常见,便无不妥之处。

    父子两人又商议了一些事情,便退了出去,门口看到站在门外一侧的小妾,张宁朝其点点头,小妾也报之一礼,这些日子张义病重,全靠这小妾在一旁悉心照顾,张宁心中也是存了一丝感激。

    一天过后,夜色凝重,风雪依旧,京皇城中的街道已无行人,本是寒冬季节,百姓早早便入睡了。

    “咯吱”一声沉重的开门声在响起,一行数十人骑着独角兽从城外飞速向着宫中而去,待一行人离开,大门再次关上。

    这一行人便是星夜兼程赶至京皇的魏招一行,魏招直扑皇宫之中,宫门之外刘镜早已经在守候,刘镜看到魏招一行人之时心中的担忧一扫而空。

    在刘镜的带领一下,一行人来到长生殿,魏招推开大殿的大门,独自一人进入长生殿之中,看着盘膝做到地上的魏见,此时曾经的天子圣上一身黄袍,脸色青黑,魏招看着魏见,心中五味杂陈,低声叫了声:“父皇,儿臣回来了。”

    魏招独自一人看着魏见,片刻之后,一挥衣袖,退出了长生殿,“来人,立即封锁长生殿,没有本王的手谕,谁都不得接近半步,违者格杀勿论。”

    “速去请太医,在长生殿外候着。”

    “封锁皇宫,勿然消息走漏。”

    “速去召集本王留在京皇的旧部,在卯时至太合殿。”一条条命令从魏招口中传下去。

    太合殿中,此时只有三人,魏招、陆先生、刘镜,“刘公公,此次本王登基天子之位,公公当是首功。”魏招站在龙椅面前,轻轻的抚摸着龙椅。

    “奴才不敢,为王爷…为圣上做事,乃是奴才的本分。”

    听着刘镜口中的奉承之词,魏招心中颇为舒畅,一扫数十年来的阴霾,问道:“公公真不知当年父皇所立下的诏书所藏何处?”

    “奴才当真不知,此时诏书乃是张义与先皇秘密册立的,奴才也是服侍先皇之时,偶然听到,不知先皇藏与何处。”

    原来,魏见瞒着朝中大臣与张义秘密写了册封魏挥的诏书,若诏书未找到,魏招心中不安。

    “王爷多虑,诏书便藏在这宫中,只要王爷登基天子之位,便把这皇宫翻过来,何愁找不到。”“当务之急便是拟诏书之事。”陆先生在一旁说道。

    “嗯。拟诏书之事就由先生代劳了。”

    魏拟写了一份册封先皇册封自己为太子的诏书,在魏见驾崩之时,顺利登基的诏书,诏书字迹与魏见所书一般无二,看来早有准备,魏招盖上大魏玉玺,便是真的的大魏太子,天子之位的继承人。

    “刘公公,明日早朝便看你的了。”魏招把诏书递给刘镜。

    “是,陛下,奴才定不辱圣恩。”刘镜双手接过诏书,捧在胸前。

    大殿之外不时响起一声声惨叫,刘镜知道,这是魏招在清除宫中的宫女、侍卫,血腥味飘荡在皇宫之中。

    三人在大殿之中静等天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