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春种秋歌 > 四百四十一 蹊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又受了伤,秋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抓到了重要的仇人,解除了一直悬在头顶的危险,去掉了一块心病。

    所以在看到烟花的炫彩之后,他的心情也豁然开朗了;如果不是跟前有这么多人,他还真的想喊两嗓子呢。

    回到餐厅,全鱼宴已经准摆好了,大家高高兴兴、热热闹闹的开始吃起来,不一会酒就又喝到了高潮。

    秋歌也喝了两杯,然后就被卢笛给制止了,毕竟受了伤啊,不能不当回事。

    大家也不再劝他、逼他了,都各自去找对手较量去了;而李宏达又和纪全安干上了,众人看到他们想喝水一样的喝酒,都感到头皮发麻,没人敢参与其中啊。

    这边喝酒,那边又有人组织起唱歌、舞蹈了,热闹的氛围愈发的浓烈起来了;大家一直欢闹到了半夜啊。

    等散场离开的时候,秋硕带着几个人还给大家分了鱼,每人一条,祝贺大家年年有余了。

    两天后,秋歌他们一大家子、舅舅全家、罗胜男母女、苗铎、张晴等人一起飞往海南,到那里去过年了。

    临行前,秋歌又到了医院,看完了萧落落和他父亲,还有程永强;另外他和卢笛也到老年中心、养老院去提前给老人拜年。

    这一次他们是全家总动员,都到海南过春节,连叶栖桐和杜博涵也赶过来了;舅舅家也是都来了,孟庆聪的姥姥在养老中心呢,所以也不用担心了,他和纪露都是休的年假,一起过来了。

    “爸比,想死我了,你为什么不来看我啊?”到了基地,杜博涵就赖在秋歌跟前不走了,还质问他呢。

    “呵呵……,爸爸太忙了,现在见面不也很好嘛?”

    “就是时间太久了耶,都半年了;我都生气了。”

    “那你怎么能不生气呢?”秋歌带着笑问。

    “那你陪我去海边玩,那我就不生气了。”

    “你个小东西,还来跟我讨价还价呢?呵呵……,好了,等有时间我陪你去海边;现在去跟姐姐、哥哥去玩吧,他们也很想你呢。”

    “我也想他们耶,我去了、爸比。”

    秋歌看着杜博涵蹦蹦跳跳的走了,心里充满了幸福;不过随后他又心里有了无奈的感觉,因为罗胜男那还一个炸雷呢,自己还不知道如何应对。

    春节他们过得相当的热闹,因为人员众多,他们不仅吃喝的高兴,而且还举办了联欢会,除夕夜却是折腾了一宿啊。

    只有罗胜男后来突然感到了恶心,几次呕吐,把大家吓了一跳,张罗去医院;但是,罗胜男说没事,最后在她母亲陪同下去休息了。

    “我怎么感觉罗胜男像是又怀孕了呢?”叶栖桐悄悄地跟秋歌说。

    “能吗?祝子轩不是已经……”秋歌急忙说道,并把祸水引向别处。

    “我觉得像,祝子轩也才去世一个月,而女人怀孕有反应就在四五十天里,时间还是够用的。”叶栖桐算着日子说。

    “他们的关系那个时候已经很僵了,不会还在一起吧?”卢笛这个时候说道。

    “那罗胜男外面有人?”叶栖桐的这句话把秋歌吓一跳,害怕她们猜到自己身上。

    “不可能,罗姐可不是那样的人,你看她多正直啊。”卢笛摇头说。

    秋歌心里舒了口气,也跟着说:“确实、罗胜男不是那样的人;另外,人家两口子的事,谁知道细节,谁规定关系僵化的时候不能同床了?”

    “滚,呵呵……,你这是混蛋理论。”卢笛笑骂道。

    叶栖桐也是一阵好笑。

    到了初二的时候,叶栖桐就张罗出去旅游了,除了秋歌外,大家几乎都响应了,包括老爸,这老头虽然现在已经糊涂了,但是只要有热闹,他就往跟前凑;三个孩子在一起玩的高兴了,他也跟着笑、跟着蹦,惹得大家也都笑。

    老头最近跟舅舅在一起,舅舅有时间陪着他玩;有时候他们和孩子几个人在一起玩,还都很高兴呢。

    秋歌之所以不去旅游,主要是伤情还比较重,这里的气温又高,出汗之后受伤的地方还很痒。

    “那你就留在家里吧,我们全员出动去玩几天,正好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卢笛说。

    “行,反正也有人做吃的,饿不着就可以。”秋歌说;这里还有不少过来养老的老人呢,所以有专门的食堂和相关人员;还有育种基地的人,所以秋歌不怕没人管吃喝。

    “好,那我们明天就开始在几个景区进行活动了;王阿姨已经和当地的一家旅游公司说好了,他们给派来一台大巴。”

    “注意安全啊。”秋歌叮嘱道。

    “嗯,我们不会让司机开快车的,反正是玩,所以慢慢逛吧。”

    事情确定了,但是第二天临走之前,张晴却告诉卢笛她也不去了,理由是家里也没个人照顾秋歌,不安全;而郑磊、苗铎都想陪着未婚妻去转转。

    秋歌心里苦笑,这丫头是想单独跟自己在一起啊;不过他还不敢拒绝呢,否则会被收拾的。

    卢笛对张晴没有一点防备的心思,想了想就同意了;别说卢笛了,其他人也都不怀疑张晴和秋歌有问题,所以就把张晴留下了;卢笛还嘱咐张晴开车带着秋歌到海边看看呢。

    这一下子这两个人可真是孤男寡女了,因他们居住的这栋楼里就剩下他们俩了;秋歌觉得自己可能会有收获,但是现在他确实有点纠结,因为他不想招惹太多情债了。

    秋歌确实想收心了,但是又真的有欲罢不能的感受,心中既矛盾、又痒痒。

    等去旅游的人都走了,喧闹的楼房立刻就清净下来了;他们住的这栋楼和老人养老的居所、以及农业公司的科研人员的住所是有一定距离的,三个地方不挨着、相对独立。

    这确实给两个人创造了很好的独处环境,秋歌的心也确实有点乱了。

    不过由于自己的背后有伤,而且张晴那也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角色,所以秋歌就只能装深沉、玩涵养,假装无所谓的在楼上阳台的遮阳伞下静卧、看书。

    他是有两种想法,第一种那就事什么也别发生,正常和张晴相处,这样虽然失望,但是却能让自己的良心安康;第二种就是在吊张晴的胃口,让她主动过来,这样自己不用受到张晴的攻击,还能让自己有个不要脸的理由。

    但是张晴更沉静,一天都没有搭理他,该吃饭就一起吃饭,该活动也是自己活动;秋歌的水果盘、水杯张晴都负责装满,而且放在他跟前,然后定时过来检查、添续,其他时间人家就回自己屋去呆着去了。

    秋歌感到意外,因为张晴以前想找自己都是主动的;现在突然没了主动性,这说明她想和自己断了?

    这好像有点不对头啊?她要是有这种想法,那她留下来干嘛?难道不是为了和自己亲近、实实在在的想照顾自己?秋歌想不通。

    寄希望于晚上吧,他不安分的心这样鼓励他自己。

    但是,一宿过去了,张晴也没有任何行动,这让秋歌真的感到了失望和心伤;但是他也觉得这样挺好,只少了一份负担,少了对卢笛的愧疚;所以他的脸上也没表现出什么特殊的表情。

    总在屋子里面呆着也确实烦闷;第二天上午秋歌就呆腻了,于是下楼道外面闲逛,就到了试验田去查看,这曾经是他的老本行啊,所以看得很认真。

    因为是内行,所以他很快就发见了一些问题,所以就想把已经回到楼上的科研人员找过来问问,但是却没有那些人的电话,于是他就打电话给张晴,让她帮自己去找科研人员过来。

    不过科研人员没过来,张晴自己却来了。

    “让你找的人呢?”秋歌诧异的问。

    “干嘛啊?人家都忙一上午了,才回去休息,你就又叫人家过来;明天上午再说吧。”张晴说。

    秋歌差点气笑了了,这是啥理论啊?这才几步路,能累到谁啊?再说都是青壮年,才在田间转悠了一会,也没做体力活,哪能就累了啊?

    “那你过来干啥啊?大热的太阳,你不怕晒黑了啊?”秋歌没在追究找人的事情。

    “我是来看看你这个傻子的,也想问问你是咋想的?”张晴盯着秋歌说。

    “什么我咋想的啊?”

    “装傻是吧?”

    “你都说我是傻子了,我当然不懂你说啥了。”

    “我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对我没啥好感了?”

    “啥意思啊?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秋歌没想到张晴这样问自己,这丫头也愿意说感情的事情啦?

    “那你怎么一点不主动呢?”

    “你这一天冷冰冰的,我哪敢有非分之想啊?万一不理解错了,在你无情的虐待,我这可是带伤的身体啊,哪能承受的住啊。”

    “噗、呵呵……,那你就是有贼心没贼胆了?不过这倒是好事,如果你要主动了,那我们的事情就暴露了。”

    “啥?为什么这样说啊?”秋歌惊讶的问,他预感到这里绝对另有蹊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