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颤抖吧昏君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非常不公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到赚银子,魏王总是滔滔不绝,温暖暗暗翻了个白眼,她不大在意赚银子的事,没李湛奢靡好享受。

    况且温暖不缺银子。

    然而看客们喜欢听,温暖也就没打断李湛的生意经。

    听着听着,温暖渐渐察觉李湛不屑一顾的记忆片段,对李湛还是有影响的,李湛赚银子的思路更宽广灵活。

    无需李湛再挨个尝试,节省不少的时间气力。

    李湛渐渐止住口,眸色复杂,自嘲道:“还是受了一些影响,有捷径总是忍不住想走,罢了,罢了,爷不鄙视顾娴,只说她愚蠢。”

    “是挺蠢的,被利用过一次还不长记性,又不甘平凡,偏偏自视甚高以为能把男人玩弄掌心。”

    温暖把玩从顾娴手中夺过来的火枪,“说多无益,她还以为同武王再续前缘,嫁给武王后,不仅能助武王一臂之力,更有一个好处——做魏王的婶娘,端着长辈架子教训你。”

    “武王都没做到的事,她还想教训爷?做梦都没这么做的。”

    李湛伸手,温暖将火枪扔过去,李湛翻来覆去的检查,方才温暖开枪时,李湛便看出这柄火枪能连射,很稳定。

    他快速拆下零部件研究,弹药并不受阴雨等气候影响,再去回想多处的记忆片段:

    “这把火器不是爷记忆中能造出来的,顾娴的机缘不止一份,老天爷偏爱蠢货,知晓他们蠢,斗不过爷,一次又一次的送机缘。”

    温暖无言以对,赞同李湛的判断。

    李湛一边研究火枪,一边惊叹,眸子闪烁,有点坏坏的感觉。

    温暖没觉得李湛多有魅力,看客们尖叫的声音差点震碎她脑袋。

    【没想到昏君还有学霸属性,他就是个天才。】

    【做皇帝也是天才的那种。】

    这几个人是温暖熟悉的,不同于女孩子三观随着五官走,早早为李湛洗白白,也不同于土豪粉,喜欢看昏君吃瘪受挫。

    按照其余看客们的说辞,这几人是数据帝,更喜爱有智慧的人。

    如今也被李湛折服了。

    温暖饶有兴致看李湛把火枪拆成一堆,他仿佛得到有趣玩具的孩童。

    温暖将毛笔递过去,李湛向温暖笑了笑,将拆卸火枪的心得统统记下来。

    “下面的点是?”

    “可能改进的地方。”李湛头都没抬,一心沉浸在研究之中,喃喃说道:“仿造出火器不太简单,难怪武王不怕你夺走顾娴的火器,其中关键的地方……还得找到工匠才行,一样样试,太浪费时间。”

    “工匠怕是武王都圈起来了,你见不到工匠。”

    温暖打击李湛,武王到底是重生之人,岂会再让李湛钻空子?

    李湛扬起眉稍,“不是有顾娴嘛,工匠按照顾娴吩咐做的,从顾娴口中套话就是了,爷认为顾娴并不算太重视火器,反而是武王更在意。

    他是吃过火器的亏啊,爷记忆没错,武王竟没对温叔叔下狠手?”

    温暖没好气说道:“别人都不知道,哪怕武王自己都弄不清楚,谁会在意关注一团烂泥,你找得好帮手。”

    “爷说了,利用温叔叔的人不是爷!小暖,不是爷!”

    李湛扔下一堆的零件,重新蹭到温暖身边,重复不停说,不是他,不是他。

    温暖犹如被念经的老和尚烦着,不轻不重推了推李湛,“好,我知道不是你,不是你还不成吗?”

    国师再次轻咳,李湛得意满足的笑脸面对国师时,满满都是嫌弃,“你怎么还没走?”

    “王爷以为我离开才会说……”

    “说顾娴有机缘,有你求都求不来的机缘?”

    李湛冷笑一声,倨傲道:“国师以为爷会怕你知道?爷因顾娴乱七八糟药材多了不是人的记忆,爷就站在国师面前,你能不能把爷当妖孽给烧了!”

    国师正色许多,弹了弹袍子,“天道公平,一视同仁,不过若有偏颇,天道对王爷才是真正的偏爱。”

    “你又在维护伪装公平的老天,公平?你是没看到顾娴,还是没看到武王?或是你看不明白齐柔的妖孽之处?

    这么多奇怪的人,天道对当世之人公平,为何准许他们存在?怎么就没绞杀了这些人?就因为他们过得凄惨,所以让他们掌握机缘后,来报复爷?

    爷又做错了什么?爷是他们怨恨的那个人吗?武王也好,顾娴也罢,无缘无故就针对爷,他们哪的脸,凭着他们足够蠢?

    就算那个李湛……赢了他们用了手段心机,算计不过那个李湛,输了不得承受代价?他们若是赢了,那个李湛的下场又能多好?”

    魏王不屑撇嘴,不屑说道:“输了的人再次掌握机缘,凭着先知来报复爷,这就是国师说得天道公允?天道是偏爱蠢货吧。

    在小暖来之前,顾娴在爷面前卖弄风骚,怎么上辈子没能迷住那个李湛,她以为这辈子爷就把她当作神女来看?

    那个李湛都看不上的蠢货,爷就算没遇见小暖,爷同样看不上她,毕竟那个李湛在爷看来也就那么回事,不如爷!”

    经历过武王多次打击,李湛的确比上辈子同期的李湛更强。

    懦弱的人在逆境中一败涂地,偏激的人在逆境中越走越偏,而坚韧的人只会在逆境中越来越强,磨砺掉短处缺点,变得无懈可击。

    李湛未必是最坚强的人,他绝不会在困难逆境面前低头。

    “国师为爷脑子里多出的记忆就投靠过来,大可不必,那个李湛做过的事,爷不是每一件都要做,他对爷的影响有限,爷从不准备按照那个李湛的道路走。”

    李湛坦坦荡荡,嗤笑一声:“同样的事,爷比他多了不少的选择,同样赚钱的买卖爷做得圆滑,爷不求身后名,只活一世,爷不忍心小暖被后世责骂。

    再有他好色风流这点,爷一点都不喜欢,特别讨厌,遇不到钟情的女孩子,就用一群臭鱼烂虾来充数,他很可悲。”

    温暖扶额叹息,“我没见他可悲,被美女簇拥的他乐不思蜀,您是没享受过,才会说出宁缺毋滥这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