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时能武王 > 第549章 不要客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毕郁佳看着余星星一脸的兴奋,不知道他到底是兴奋在哪里。

    她继续说道:“只是,这位姐妹极其高傲,极其酷!呃……严格一点说是,有点自卑,她一看到庞质的样子,就忍不住想逃!”

    余星星看着毕郁佳,她说的这人难道也被“失魂虫”给侵染了?

    谁没事会怕人呢?而且会怕对她好的人呢?

    “那个,庞质是否老吓她?”余星星忍不住问道,同时他心里嘀咕着:“我这是干嘛呢?月下老人也没有问到这么细吧?”

    但是,他转念又一想:“若是祛除了庞质他们体内的虫子,并且找出了害庞质他们背后的人,让庞质他们也提防一下,未尝不是件好事。”

    毕郁佳看余星星这么关心,她看着他说道:“再声明一下,她人也很漂亮!余星星,你……不能去撬墙角!”

    毕郁佳的思路转得这么快,孟达洋他们马上也转过来:“那个,星哥,那人再漂亮,也没有我们佳姐漂亮!”

    余星星一脸无语地看着他们,无奈地摇摇头:“我可是想帮他们啊!”

    “星哥,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别帮了。说不定你的好心还当成驴肝肺了呢!”魏朵朵劝道。

    “是啊,星哥,最怕的就是你的热脸贴上他的冷屁股!”郑高冉也附和着。

    然后,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那个,当然,我们星哥绝对不会遭受这种待遇的,就是遭受,那也是我来遭受!”郑高冉看着他们不怀善意的表情,马上纠正道,其他人这才把表情放下。

    余星星把毕郁佳拉到一边:“你说,我怎么帮比较好?”

    毕郁佳看着他,知道刚才大家说的那些话,他一句也没听进去。

    她朝他们几个摆摆手:“没事了,你们都回吧,时刻注意身体变化,这几天也不要休息过度,明天还有闭幕式,不能缺席!”

    毕郁佳朝他们啰嗦了几句,他们点点头散开了。

    然后,毕郁佳才抓住余星星的手,把他拉到更隐秘的地方。

    “你要真的帮他们?”毕郁佳一脸严肃地看着他,帮人这件事,做得好是热心人,做得不好是寒碜人!

    余星星郑重地点点头。

    “你只有两个办法,要么金鎏技,要么联宇。”毕郁佳对他相当了解。

    “别介,那他不就不知道是我帮的吗?”余星星看着她:“我也没想着做好事不留名啊。”

    “打住,你要是想留名,就别做这个好事了。”毕郁佳毫不犹豫地说道。

    余星星又看了她两眼,最终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你是队长,听你的!你说,用哪种方式?”

    “我觉得金鎏技吧,你变成我那好姐妹的样子,这样更直接通畅一点。”毕郁佳沉吟了一声,说道。

    “我去做好事,还要装成别人的样子!”余星星又有点愤愤然:“我这好事也做得太憋屈了!”

    “这是最好的方法,不暴露你,也可以增进他们的感情。我可以把这位姐妹在别的地方给稳住,不让她出现在庞质面前。”毕郁佳又补充了一句。

    “哦,我做好事不仅不留名,还要帮别人当月老!”余星星满脸的委屈。

    “你还需要月老吗?”毕郁佳看着他,一脸的玩味。

    “不不不,不需要!”余星星看着毕郁佳的样子,马上连连摆手道,他都快应付不过来了。

    “我这也是为你好,要不是你说这个虫子这么可怕,我才懒得理他们,让他们痛苦去,管我们什么事?”毕郁佳愤愤道。

    “还是你最人美心善,慈悲心肠,看不得任何人受苦。”余星星马上恭维着。

    “谁让你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呢?而且是这么的迫不及待!”毕郁佳又瞅了他一眼。

    “是比较紧急,那虫每天都在长大,超过两天,再祛除就很困难了。”余星星看着她:“我已经把他砸成那样,要是他再被人无缘无故伤害得更深,我岂不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你以为……”毕郁佳还想说什么,想了下,余星星说得不无道理,既然不是他的伤害,那他也不应该背负这样的罪名。他的那一棒子,绝对不会把人给打傻!更不会打疯!

    “那个,你这位姐妹叫什么名字?长的什么样子?她的爱好、习惯性小动作、面对庞质的样子……,等等这些,我都要了解!”余星星看毕郁佳似乎理解了,他又一口气说了一大通。

    “别急,晚上我请她一起出来吃个饭,你可以彻底了解一番。”毕郁佳说着,就在手机里发出了一条信息。

    一会儿,她就举起手机,对余星星说道:“搞定,我们到餐厅等她吧。”

    余星星看着毕郁佳,现在好像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他只能跟在她的后面,一起朝餐厅走去。

    两人定了个小包间,先进去了。

    一会儿,一位扎着马尾辫、高挑的女孩,怯生生地站在门口:“佳姐,你找我?”

    毕郁佳看到她来了,马上站起来,把她拉进包厢。

    余星星看着毕郁佳,怎么感觉她像是伤害良家妇女的样子。

    “那个,我来介绍一下。”毕郁佳指着余星星,对那姐妹说道。

    “不用介绍了,我认识他,你们刚刚比赛获得了冠军!他把庞质直接给打断了,他叫余星星!”那小姐妹说完,痴痴地看着余星星。

    “咳咳!”毕郁佳看到这个情况,她感觉这个姐妹好像理解错了!

    她赶忙对余星星说道:“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起的那位姐妹,叫……”

    “我叫夏瑗。”那位姐妹不等毕郁佳说出,自己就介绍起来:“和佳姐一个年级,现在是时雄期初期,目前是单身。”

    余星星:“……”,他看向了毕郁佳,这个夏瑗是单身?难不成庞质真的是单相思?

    “瑗瑗,过来坐,我们难得有空聚聚,你不要客气。”毕郁佳马上把夏瑗拉到她旁边,离余星星远点。

    但是,那桌子是圆的,夏瑗还是往余星星那边靠近了一点。

    “星哥,我听他们都这样叫你,我能这样叫你吗?”夏瑗讨好地看着余星星。

    余星星看着一脸可人的夏瑗,那是马上慌不迭地点头道:“可以啊,完全没有问题,你怎么叫都行!”

    “咳咳!”毕郁佳只能再次咳嗽来提醒,余星星听到后,马上坐直了身体,闭上了嘴。

    “瑗瑗啊,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星哥在赛场上对庞质下手重了点。你也知道,赛场如战场,受点伤都是难免的;我们星哥也被他砸得昏睡了两天两夜!”毕郁佳开始了正题。

    夏瑗听毕郁佳这样一说,她的脸马上红了:“佳姐,我和庞质没有什么的,你不用和我道歉。”

    服务员上好酒菜后,也很自觉地把门给关上了。

    余星星看夏瑗这幅拘谨的样子,朝她们挥挥手:“来来,先吃饭,吃饭,吃饱了不想家,也不想任何人!”

    毕郁佳听余星星这样说,她也招呼着:“来,来,瑗瑗,你吃这个油爆虾。”

    三人动起了筷子,各怀心思地开始吃起来。

    余星星仔细观察着,首先让他吃了一惊的是:夏瑗竟然是左撇子!

    然后,她最喜欢拿纸巾擦手背,喝口汤的功夫,她擦了三下,好像上面有什么脏东西似的。

    毕郁佳看着余星星不断向夏瑗那里瞟着,她心里当然不是滋味。

    而夏瑗也觉察到余星星一直在瞟她,她的脸上飘出了两片红晕,更加可口动人了。

    ……

    而瞿凯风和鲁修齐神不守舍地回去后,一屁股坐下来,半天没有挪窝。

    直到第二天下午,两人才又凑到一起。

    “还指望着他们能翻上一局!结果呢?嗯?压根就不用三场!一场就被直接打断了!”瞿凯风突然疯叫起来:“还什么万年老二?有余星星在,即使亿年老二,他也能给打个第一出来!”

    “着急什么?”鲁修齐冷笑道:“好戏才刚刚开始。”

    瞿凯风一听,愣了一下,凑到鲁修齐身旁:“你是说,你的那些个什么破虫子会有效果?”

    “我那可不是破虫子!”鲁修齐不满地看着他。

    “好,不破的虫子。”瞿凯风继续讥讽道:“说不定吃片药,或者一个屁就把它给轰出去了呢!”

    鲁修齐冷冷看着他:“你要是有好办法,就直说!要是没有的话,就闭嘴!别只会在那里说风凉话!”

    瞿凯风吃了个瘪,老实了一阵。一会儿,他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刚才说的好戏刚刚开始,具体是什么?”

    “我原先以为他们输掉一场没有关系,最起码还有后面两场!”鲁修齐苦笑着:“哪成想,余星星根本没有给他们后面两场的机会!”

    “现在事实已经这样了,所以,你说的好戏,到底是刚开始,还是已经结束了?”瞿凯风又不耐烦起来。

    “当然是另外一个好戏的刚开始。”鲁修齐也靠近了瞿凯风,“我们在补品里放的那些‘失魂虫’要开始登场了!”

    然后,他在瞿凯风的耳边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通。瞿凯风先是一愣,然后一惊,最后一击掌,叫道:“妙啊!高啊!”

    鲁修齐看了他一眼:“明天就行动。”

    “哎哎!”瞿凯风点着头,像捣蒜似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