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戏精大小姐又翻车了 > 第三百一十四章提起诉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简莫染肯定会发脾气,这是大家都猜测到的。

    可谁也没想到她会这么生气,直接冷了脸质问简峄城,一点面子都没留。

    简峄城也有些意外,皱着眉不高兴地反问回去:“那你要我那个时候怎么办?难道放任这件事不管吗?”

    “这根本就不是你该管的。”简莫染十足地不高兴,脸上也把怒意表现得很明显,“我自己的事,我可以自己解决,就是那段时间我状态再差,如果你们把这件事告诉我了,难道我会真的撒手不管吗?”

    她急促地喘了一口气,脖子上青筋暴起,语气更多了几分凛然:“可你们为什么要背着我擅自做决定?难道你觉得你已经能代替我了吗,你谁啊?”

    这幅质问的口吻瞬间将会议室的气氛拉到了冰点。

    简峄城脸色也很不好看,很是不能季洁简莫染那般冷声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简莫染瞠目结舌儿嗤笑了一声,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那般:“所以我现在还不能发脾气了是吗?”

    “我明明是在帮你。”简峄城是真的不理解,“你何必一副苦大仇深,好像我在算计你的样子,我要是真想算计什么,还会在你最没有状态的时候扶持羽霓,帮你这个忙吗?”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简莫染一下真觉得自己听了一个特别可笑的笑话,眉眼微沉,嗤笑一声:“呵~可笑,你在帮我?”

    她微微勾起嘴角,笑容冷冽讥讽,毫不留情地嘲了一句:“如果肆意定价,损害羽霓形象,以次充好,扰乱羽霓市场就是在帮我的话,那我还真的是要好好谢谢你了。”

    简峄城微微摇了摇头,语气有些寡淡:“定价是讨论之后觉得合理大家才定下来的,也是按照成本来的,难道设计部和董事会股东们,会没你这个甩手掌柜靠谱吗?这件事我问心无愧,你如果真要这么生气,我也没办法。”

    事到如今,他依旧一副高高在上事不关己的样子,仿佛这个错误,如今的这些损失真的不关他的事。

    简莫染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觉得一口气卡在喉咙口,怎么都气不顺。

    简莫染根本不能理解,盯着对方的眼睛一进去完全冷了下去,这会儿情绪却反而平静了下来,一句话问得特别淡:“你就是存心想要毁了羽霓是不是?”

    “你这话说得……”简峄城相当无辜,“我不知道你从那得出来的这个结论,你不能这么分不清好歹吧?”

    简峄城不想让自己情绪化去处理这件事,所以表情还算冷静,缓缓道:“我只定了你那一次的价格,后面的事我全程没有参与过,至于你刚刚所说的服装质量不过关的事,我也真的不清楚。”

    简峄城说完心里也不痛快,接了一句:“还有,简莫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那么防备,我是你大哥。”

    他有些受伤和失望道:“而且都是一个公司的人,难道我会害你吗,这件事没跟你商量,的确是我不对,可你现在这个态度真的很有问题!”

    简莫染毫不留情地讽刺了回去:“我的态度有问题?呵~所以呢,我应该三跪九叩,感谢你帮忙吗?”

    她现在脾气上来了,也不想跟简峄城客气。

    所以简莫染说话越来越冷:“你也别说什么你是我大哥之类的了,这个时候你知道你是我大哥了,之前是谁一口一个简家人一口一个外人说的,现在跟我充什么家人,这件事你真的触碰到我的底线了,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羽霓几乎倾注了她全部的精力和心血,她绝对不允许别人染指。

    更何况,如今因为这件事,羽霓已经在公众面前失信,她不处理好这件事,以后恐怕更是赶不上奥美了。

    “那你想怎么样?”简峄城也有些没耐心了。

    简莫染双手抱在胸前,冷着脸坐在那里,视线从面前的几个人身上一一扫过。

    龚俊和严历鸿明显是最紧张地,都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

    良久,简莫染才对季洁招了招手,短促地两个字脱口而出:“报警。”

    “什……什么?”季洁一瞬间有些没反应过来,还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诧异地望着简莫染。

    其他人也差不多是这个惊悚的反应。

    龚俊率先说:“老板,这……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交代,钱我们也可以补上,没必要闹到报警这个份上吧。”

    “怎么没必要?”简莫染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们既然敢做这些事,就应该做好接受后果的准备。”

    她如今反而是一群人中最冷静地那个人了,一字一句缓缓说:“你们也在我手里上做事这么久了,应该很清楚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一直都是随心所欲,纨绔不讲理的大小姐。

    她自有她的一套准则,所以此刻简莫染的话听着是异常刺耳地直接:“其实平常只要不触碰到我的底线,在其位谋其职,你们仗着职位贪了多少我没兴趣知道,大家都有个底线在那里就行了。”

    职场上要是想说整个公司的人都是干净的,简莫染是不相信的。

    所以很多事她都睁只眼闭只眼。

    可这次是真的不行了。

    简莫染平静地望着面前的几个人,缓了口气继续说:“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把主意打到羽霓头上来。”

    “羽霓是我的心血,我在这上面付出了多少,我想你们心里应该有数,也别试图说情了,这件事警察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简莫染缓了缓,哪怕努力想装出不在意的样子,此刻也根本做不到。

    胸腔就像是被人攥紧了那般,有种喘不上气来的窒息感,冷硬道:“我也不想知道你们在这次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到底做了多少没做多少。”

    这些事,就算现在这些人真的解释了,她也不会相信的。

    都是些老狐狸,谁都嘴里能有多少真话?

    龚俊和严历鸿脸色都很难看,显然都在努力想要插话解释。

    可是简莫染根本不给他们机会,一句接着一句地说:“贪的钱你们自然是得拿出来的,至于要拿出来多少,现在我们谁说了都没用,我也没兴趣听你们废话,还是留给警察来调查吧。”

    说什么衣服的成本高,可那种质量怎么可能有什么高成本。

    成本的确投入进去了,就是不知道进了谁都腰包。

    还有市场定价的事,多大的钱简莫染现在根本没心思去计较,也不想去算。

    “另外……”简莫染停顿了一下,语气很冷,“侵犯羽霓名誉权的事,我也会提起诉讼,法院见吧。”

    她努力这么久,发了这么大的火,想维护的,不过是羽霓的名誉罢了。

    羽霓发展到今天不容易,如今完全被奥美赶超不说,还有了这么的的纰漏,这里面有她的责任。

    季洁也有些发懵,总以为这事还没到这个地步,象征性地劝了一句:“仙女老板,要不然还是我们内部解决了就行了,不必惊动警察。”

    “怎么,你也觉得过分了吗?”简莫染还在气头上,这会儿根本谁的话都听不进去,懒洋洋地问了一句。

    季洁睡觉求饶,赶紧说:“不是的,我……马上报警。”

    她应该清楚,简莫染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的。

    龚俊和严历鸿做了错事,还没来得及销毁证据就被抓住了把柄。

    如今是知道一切已经注定,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吓得腿一软,坐在椅子上浑身都是冷汗。

    简峄城是始终没开口,直到季洁打了报警电话之后才开口问简莫染:“你就光顾着羽霓了,至于公司的形象,你就不管了是吗?”

    “你看我什么时候在意过公司的形象?”简莫染无所谓地耸耸肩,“在我这里一向都是羽霓排在前面的,你今天才明白这个道理吗?”

    她向来就是做事不管不顾地,所以哪怕现在报警这件事带来的后果肯定会超过预估,别人也不会觉得多奇怪。

    反而如果是息事宁人的话,大家才真会觉得不像简莫染。

    “你真是疯了。”简峄城明显有些动怒,冷着脸睨了她一眼。

    他毫不客气地说:“你要是再惹出什么烂摊子来,这次你又准备让谁给你收拾?简老爷子吗?你不顾及公司的名声执意报警,就不怕简老爷子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吗?”

    简莫染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爷爷可没你想的那么脆弱,我相信知道真相后,他也会支持我真的做的。”

    简莫染已经慢慢平复了下来,呼吸都稳了许多,表情也没最开始的时候那么冷漠了。

    她冷静了下来,反问了一句:“再说了,我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怎么就会损害公司的形象了?”

    “做错事的人就应该承担责任,我还以为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连小学生都知道。”她满目平静,语气带了几分浅薄的讥诮,“如果别人做错事却需要我来妥协和牺牲的话,抱歉,我没这么高尚,我做不到。”

    她句句有理,简峄城这下是真什么都说不上来了。

    警察来得很快。

    这下,整个公司的人都看见龚俊和严历鸿还有简峄城三个人被警察带走了,简莫染也要过去配合调查。

    季洁想跟着她一起去,被拒绝了,简莫染轻声吩咐了一句:“你留在公司,如果有媒体想来公司接受采访,就先拒绝,就说我明天早上会开个新闻发布会解释这件事,新闻发布会上要邀请的媒体,你看着安排。”

    这是大事,就这么交代给季洁了,简莫染却是十分放心的。

    季洁也不好再说要追着她跑了,留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