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江南江北思君归 > 第176 不思量自难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空寂静,映照的是难以入睡的、怀有心思的人儿。

    乔笙楠一直站在阳台上,整个身体靠在栏杆上,香烟缭绕,吞云吐雾,颓废之势尽显。

    他的心里好像是缺少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旁边就是陆晚舟的房间,这个位置好像是陆父故意安排的,隔壁房间,就像是高中时候的隔壁教室,回忆一下子就涌上了他的脑海。

    那个时候,多么稚嫩啊,情感也是多么的纯粹。

    现在却多了很多的思量。

    他还记得:

    高二的时候,那次,鹿宝去教室里找他,整个文科a班的同学全部沸腾了。他记得很清楚,那是她第一次主动来找他,在那之前都是他去给她送饭。

    那个时候,他也只能借着陆晚安教室远的糜烂借口,跑去见她,明明两个人下课的时候出个门就可以见,但是好像那样更有青春的味道。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他高三的时候。

    高三,全部同学都必须搬到独立的那幢教学楼里,他们班也不例外。他记得从那以后好像很少在学校能够看见她,即使下了课,他明知道有人给她送饭的话,她是不会到食堂里去的,可是他每天中午还是执着的和保安大叔一起坐在食堂正门口,因为那里可以看见全校所有的学生进进出出。

    那段时间,保安大叔都烦他了,学校很大,来来回回都需要半个小时,她经常不去食堂,所以他也没有遇见过她几次。

    青春总是青涩不堪的,回忆也是那道那杯最烈的白酒,至纯至净,味道令人赞不绝口,回味永久。

    后半夜里,下雨了,细细密密的雨丝,落在地上就像是妈妈为自己缝制的外衣,针脚细密。他感觉到了手机震动了一下,带着疑惑的神思打开手机。

    果然,那个女孩儿也和他一样,还没有睡。

    “出来,阳台。”

    阳台上有防盗网,下雨天将窗户关上以后也不会担心雨会飘进来。

    乔笙楠看见她身上就裹了一件薄外套,里面穿着的应该是睡裙,眉头紧蹙,“怎么穿的这么少?”

    “不冷的。”她知道他担心,但是她真的不冷啊。

    有种冷叫做男朋友觉得你很冷!

    陆晚舟捏着他从阳台另外一边递过来的衣服,刚刚树立起的勇气,瞬间就荒芜,随风远走了。

    “你怎么这么晚还没有睡?”陆晚舟的声音适时的响起,缓解了空气中的尴尬。

    “睡不着。”

    紧接着,他一个利落的起跳,稳稳地落在了她房间的阳台上,站在了她的面前。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亲自动手为她穿好衣服。

    “你疯了啊,这么做,很危险的,知不知道?”

    这幢小别墅的房间都是紧挨着的,和思鹿苑的格局是差不多。

    但是唯一的不同就是这幢别墅同一层楼两个房间之间的独立阳台中间也是隔了将近一米的距离,一不小心落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陆晚舟刚才心脏都要被他吓得停止跳动了。

    “为了你,我可以不要命。”

    有人说过,爱情就是飞蛾扑火般的勇敢,既然她一直畏首畏尾的,那么勇敢的那个人只能是他,也只会是他。

    他的女人还用不着主动。

    “你真的愿意为了我抛弃所有?”陆晚舟心里不确信,索性也不隐瞒着了。

    自从看见了那封信到现在,已经半个多月的时间了,她希望即使未来她的身边不是他,那至少她还是可以拥有现在的所有美好。

    “愿意。”

    “那你愿意忘记过去吗?”忘记过去的那个她,那个她心里的刺。

    为什么要忘记?他本就紧蹙的眉头更加明显了。

    “鹿宝,你怎么了?”

    “没有”她缓缓摇了摇头。

    看来,每个人都有秘密,不可说,更不可忘!

    算了,没必要了,至少现在他是她的,她可以忽视,只要以后没有就行!

    她现在觉得自己好卑微,怎么会这样呢?难道就是因为爸妈的原因,她也不配拥有完美的爱情吗?

    两个人在阳台上站了很久很久,久到天空渐渐泛起了鱼肚白,陆晚舟感觉头好痛,像是下一秒就要炸裂一般,头疼欲裂!

    凌晨四点多一点,她转身准备回房,却忽视了旁边蠢蠢欲动的男人。

    “你干什么?”陆晚舟强撑着身子,紧紧的抓住阳台的门,拦住想要过界的乔笙楠。

    她心里还没有完全放下,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不发一言,态度坚硬,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将他推了出去。

    乔笙楠眼看着即将关上的窗帘,暗暗叹了口气儿,“鹿宝,我还是得不到你吗?”

    心得不到,那还有什么意义?

    凌晨的风飒飒作响,吹的他全身都麻木了。可他还是在她的门外守着,算着时间,陆父应该要晨起锻炼了,他又迅速、利落的从阳台这边翻到了另一边。

    ——

    昨天晚上,他和陆父约好的,今天早上玩早起陪他锻炼。

    他明白一个父亲的心情,特别是一个父亲面对女儿即将离开自己成为他人的囊中之物时那种无奈、不舍却又满怀希望的心情。

    如果,以后,他和鹿宝有个女儿的话,他也不希望有一天会有个男生从他身边将她抢走,特别是女儿长得像极了鹿宝。如果真有那个时候,他想他会发疯的。

    “伯父,早安。”一个晚上没有睡,他其实有点疲惫,但是什么也阻挡不了他讨好未来老泰山的脚步。

    正所谓: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真实反应了他的心路历程。

    “没休息好嘛?”陆父看着他青黑色的眼圈,心里蔑视,果然,禁不住考验。

    不就是住在了隔壁吗?忍不了?

    他原本还不想让他进门,准备让他睡大街的,要不是心疼女儿,你这个混小子早就不知道死到哪儿去了!

    “还好。”乔笙楠知道自己的脸瞒不了火眼金睛的泰山大人,索性不否认。

    “走吧,去菜市场。”

    在父亲眼里,两个女儿每天都需要补充营养。一个每天都要跳舞维持训练量,一个成天待在实验室里,都是需要消耗能量的。

    ——

    菜市场:

    “你去看看。”早晨的菜市场里人潮拥挤,肩挤着肩,脚背贴着脚背。乔笙楠白色的AJ已经被踩了好几个大大的脚印,他的脸色铁青。反观陆父,一脸淡然。

    旁边的大妈正在叫卖,最新鲜的青菜,正好可以配鹿宝爱吃的鱼。

    整个买菜的过程,乔笙楠全程挑大梁,陆父就像个领导一样,背着双手,悠闲漫步。

    最后,满载而归,所有的东西都在乔笙楠的身上。

    ——

    “爸爸,您怎么起的这么早?”陆晚安迷迷糊糊的下楼的时候,乔笙楠和齐盛已经将饭菜摆在了桌上。

    本来乔笙楠准备亲自做一次早餐的,大露一手。结果被岳丈大人阻止了,说什么他是客人。

    呵呵,他是客人,菜市场的时候就不是客人呢?

    早餐中西式都有,陆晚安喜欢将中餐里的油条一小段一小段的切好,然后放在吐司里,再放上几片青菜,在座的各位惊呆了,这样的吃法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就齐盛一个人在旁边,配合默契,给她递东西,顺便还给她倒了半杯牛奶。

    “姐姐,好吃吗?”陆晚舟的眼神里全是好奇,乔笙楠有种直觉:她下一秒就想要尝试一下。

    “还可以啊,比汉堡好吃多了。”陆晚安吃的满嘴都是面包屑,齐盛拿过一张纸,轻轻的给她擦干净。

    这一幕陆父感觉似曾相识,以前他也是这样对待她们的妈妈的,只是他的真心终究抵不过她对于梦想执着的追求。

    那个时候,他是富二代,她家也是高门大户。她一个千金大小姐没有吃过苦,从我见过世间的纷繁复杂,心地单纯,不像他,从小就生活在名利场,混迹各种场子,身边都是捧高踩低的人。

    她一开始是不喜欢他的,那个时候的她甚至觉得他就是个浪荡子,风流多情,现代的陈世美。

    他们在一起的过程就和言情小说中写的没什么两样,是他找了很多的机会,也是他在一次醉酒后,冲动之下害了她。

    她意外怀孕后,性情大变。她爸爸知道了以后,甚至想过杀了他,但是为人父亲的心情启是简简单单能解决的?后来,是他的苦苦哀求,求她,求她爸爸,他才能如愿的和她结婚,才有了面前这对可爱又美丽的双胞胎女儿。

    往事都如过眼云烟,早已随风而逝。

    终究是他这个做丈夫的过错,没有考虑到她的心情,也是他给自己的宝贝孩子留下了一生的阴影。

    所以他不希望他们的爱情结局重生在他们的女儿身上吧。

    他还是很担心晚舟,毕竟她还有伤,又是那么的脆弱,像个易碎的小花瓶,需要所有人的细心呵护!

    吃过早餐,林枫带着乔玲玲过来了,还带了几大包小女生都爱吃的零食。

    三个女孩子就一边追剧一边吃零食,陆父带着三个男人去门口给前几天刚种下去的蔬菜施肥。

    “小姑父,我来。”林枫夺过了陆父手中的肥料袋子,低头认真干活。

    “你少撒一点,多浇一点水。”陆父的腰由于常年在实验室里,已经落下了病根,随时都会很痛。

    “伯父,要不您去休息休息,我们几个来。”乔笙楠轻手轻脚的将陆父从地上扶起来,送回了客厅。

    路上,陆父还嘱咐了他几句话。

    原来,鹿宝还有腰伤?看来她为了芭蕾舞真的是付出了所有!

    “爸爸,您过来和我们一起看电视吧!”陆晚舟和陆晚安纷纷上前拉着爸爸的手。

    他最受不了女儿撒娇了,何况还是一下子来两个?

    陆父坐定,“晚安,昨天又在实验室里待了很久,去补会儿觉吧。”

    “嗯嗯…不…”陆晚安摇了摇头,“我不困。”

    “小姑父,您好好呀!”乔玲玲真的是被宠坏了,现在的她真的是什么都不用管,要什么林枫上天入地都会给她拿过来。

    她看着晚安和晚舟承欢膝下的模样,又想起了她的爸爸,要是爸爸当时没有出事的话,该有多好?

    太阳已经爬到了头顶,烈日当空,顶着烈日施肥的几个男生,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叮叮叮叮……”门铃被按的刷刷响,没有一丝停下来的意思。

    乔笙楠离大门最近,开门的任务光荣的落在了他的头上。

    “怎么是你?”乔笙楠看到林君来拉着行李箱挺立在门口这一刻,他才真的明白陆父昨晚在书房说的话不是玩笑!

    “我来当然是有我的理由。”林君来本就有一副傲骨,面对情敌当仁不让。

    “Eric,进来。”陆父响亮的声音打断了两个男人之间眼神的“交流”。

    “是,老师。”

    林君来原本是计划着和他们一起过来的,但是老师临时给他派了一个任务,要他去另一个城市做考察,所以他才失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