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反派徒弟很嚣张 > 第一百一十三章,救人要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日,城主府内传出一件轰动整个绮罗城的事情。

    城主贾富贵……死了!

    听说是被人用棒子活活打死的,死相极其难看,还光着身子。

    还听说,杀人的应该就是城主夫人!

    因为有不少家仆和在花祈日拿到花瓣前去参观城主府的百姓都目睹到了一件丧风辱门的景象——贾富贵尸体旁还有一个光溜溜的女子!

    这女子还是绮罗城内有名的花魁。

    死法与贾富贵差不多,都是被人用棒子打死的。

    不少人猜测,这肯定是城主夫人偶然发现了贾富贵的秘密,恼羞成怒下,便痛下杀手!

    就在谣言传的沸沸扬扬之时,他们的女儿贾芸出来说话了,声称这件事与城主夫人无关,杀人者另有其人。

    不久后,城主府内便放出了杀人者的画像,并给出赏金五万银。

    画中是一个银发的俊气少年,抱着个半大的女娃儿。

    这画像一流传出来,高呼城主夫人是杀人者的声音又多了起来。

    他们认为这画上只是贾芸为了替城主夫人开脱而胡诌出来的人。

    绮罗城这地方,男的长得一个比一个糙,若是有银发少年这等仙人之姿,他们会没见过?

    仅一个上午,事情连着画像一起,彻底在城内传开了。

    见过白浪的人纷纷拿着画像去城主府领赏,这其中,便有客栈掌柜的。

    温芸坐在大厅之上,听掌柜的安耐不住喜色似的讲,大致就是些关于那银发少年的事。

    她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一伙人,都是计划好的!专门跑来算计她!

    目的自然不用多说,就是那个盒子!

    等到掌柜的带温芸他们去客栈找人时,却发现屋子已经空了,桌上放着些银子,银子下面还压了一张纸。

    温芸走上前去,将那纸抽了出来。

    只见上面画着一个巨大的猪头,翻眼吐舌,最下面还写了一句话:少吃多动,别学你爹!

    温芸眼底滑过一抹暗色,一抬手,纸片灰飞烟灭。

    身后的掌柜的咚地跪在地上,磕了两个头:“大小姐,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不见了!我还让我夫人看着他们呀!”

    身边的妇人也连连磕头,颤声道:“大小姐,我敢保证他们并没有下来!”

    温芸转过身,半靠着桌子,唇角勾起:“不知道?没看到?那就是你们夫妇二人失责了,该罚。”

    跪着的二人齐齐打了个冷颤,突然开始害怕起面前的人。

    温芸朝着后面的城主府家仆招招手,道:“来啊,把这两位请进府中,今晚留在那里做客吧。”

    家仆应了一声,手脚麻利地将地上的人拖起,拉了出去。

    当晚,城主府的偏院内,传出来男人的嘶吼声和女人的尖叫声。

    无一例外,都是听了让人头皮发麻的。

    后来,绮罗城中的那家客栈被烧了,掌柜的和他夫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

    而原本在城里的五人,早已在千里之外。

    盛阳与岳起打算继续历练,一出城就与容真等人分开了。

    而白浪不知从哪里找来一辆宽敞的马车,二人带着景辞悠哉悠哉踏上了回不归谷的路。

    魔骨依旧没有办法取出,只能先封印,等后面蓝卿回来再说。

    好在封印之后的魔骨对景辞并没有什么影响,倒也不必太过担心。

    眼下,还是以修炼为主啊。

    ——

    魔界,水蜇域。

    蓝卿带着昏过去的花青找了一处荒山,随意的将他丢进了一个洞中。

    用白棋为他检查过身体,好在的确是她想的那样。

    花青并不是魔族,那些魔息也根本不是他身上修炼出的,只是凭借着某个东西,将别人的魔息运转到他体内。

    至于什么东西……

    蓝卿看向他的额头处,思索一番,指尖飞出一道白光,点了进去。

    霎时间,他的额头上出现了类似于魔纹的血痕。

    封魂针?

    难怪……

    这种针又叫子母针,分两份,母针用来吸收子针所在宿主的修为,继而转化为自身宿主所需要的灵力或魔息。

    要转化为魔息还是灵力,就看子针所处的宿主是魔修还是灵修。

    很明显,母针在花青身上。而子针,在一个魔族的身上。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应该就是袍狮。

    可封魂针并不会扰乱灵识,更不会出现赤眸,那他身上的这些疑点又是从哪里来的?

    想着想着,蓝卿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张熟悉的容颜。

    那个时候在迷幽森林,他也出现过赤眸。

    那会不会……

    收回思绪,像是为了验证什么,蓝卿将腰间的长刀拔出。

    在花青的手心处割了一道口子,血液顿时流了出来。

    唤出白棋,止住血。

    蓝卿手指轻捻刀尖,如白玉凝脂般的指尖染上了丝丝血红。

    仙魔之血!

    她的眸光顿时沉了下来。

    从锦城的傀儡人到花青,无一不是带有仙魔之血!

    如果温芸和那黑袍人还留在人间,那是谁把花青带到魔界来的?又是谁把仙魔之血散在锦城和花青体内的?

    蓝卿有一种大胆的猜测。

    锦城,应该只是那个人用来试探仙魔之血的,可惜,最终以失败告终。

    而花青,就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显然,在他身上,仙魔之血似乎成功了。

    如此看来……他应该找到了什么窍门。花青不会是他第一个棋子,但也绝不会是他手中最后一颗棋子。

    剩子说过,金华域似乎一直在抓人做试品,会不会是金华域的人?

    不多想,蓝卿收回刀,在花青身上下了安魂咒,又在洞口设下结界,走了出去。

    看来有些事情,必须要亲自去一趟,才能搞清楚了。

    要想将封魂针取出,必须要用到仙界的稳灵丹,这仙界,怕是又要走一次了。

    正好,仙界与这些事儿也脱不了干系,她还有些事情想知道。

    不过在去之前,她还是要先救出一个人。

    ……

    到了晚上,蓝卿身影一个虚晃间,绕开了重重巡兵。

    来到战俘营,隐匿身形。半柱香后,在一个格拉拐角的地方发现了炀洛。

    不知经历了什么,被人打的鼻青脸肿,抱着胳膊蹲在墙根,身边还有不少馊饭残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