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凤谋天下:战王请接招 > 第八十四章 中毒身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了什么事?”凌落眼眸一沉,清冷的问道。

    “说是纯姑姑中了毒,太上皇便宣你救治。”纯姑姑是太上皇身边的老人了,在宫里地位颇高,又与太上皇主仆多年,若纯姑姑被人陷害自然是要在宫里掀起一阵风浪。

    凌落听了,眼眸一暗,脑海里闪过一丝念头。纯姑姑此刻中毒也太过于蹊跷了,目光落在地板上那一点几乎不可见的血迹时,她嘴角勾起一抹寒意,这是有人给她下了套了。

    “姑姑可知人怎么样了?”凌落一边问道一边将昨日托玉战带进来的药袋子装怀里大步的向外走去。原主是药女,用毒解毒高手。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这人就到不了阎王殿。

    “奴婢不知!”舒姑姑跟着她的脚步走了出去。

    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了夕阳宫,苏姑姑被挡在了夕阳宫外。

    当凌落走进纯姑姑的房间,便看见她躺在床上,太上皇坐在一旁,他身后立着德公公,眼底一片悲痛。

    “见过太上皇。”

    虽然人命关天,可是礼数还是不可废,凌落走到跟前行了一个礼。太上皇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就这么看着她,好半晌才低声说道。

    “你去看看吧!”

    “是,太上皇。”凌落应了一声,便起身度步而去,在床榻边落座。目光落在纯姑姑脸上,眼眸一沉。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眼眸紧缩。

    纯姑姑她……已经没了生息。她脸色已经发黑,刚刚手碰到纯姑姑的脸部的肌肉已经僵硬。初步估计已经死了好几个时辰了,那么,太上皇又为何传她来解毒?

    “凌落丫头,你打开纯姑姑的右手,瞧仔细了。”太上皇的声音有些寒意,无形中给人一种压力。

    听他这么说,凌落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还是打开了纯姑姑紧握的右手,纯姑姑拳头里躺着一只银针,手掌中被银针穿刺的地方此刻已经发黑。病毒是从这里进入体内,然后毒发身亡的。

    “你可识得此物?”太上皇沉声问道。

    “这是臣女的银针,不久前,纯姑姑来邀月宫被臣女识破了她对太上皇下毒之事,便要自尽,臣女为阻止她,用了此物。”凌落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即便如此,那也不用下毒,要了她的性命。”太上皇沉声说道。

    “银针无毒,再者,臣女与纯姑姑无冤无仇,又怎么会在皇宫里对她下毒?”这起栽赃陷害可谓是漏洞百出,不知栽赃陷害之人目的为何?

    “是吗?这么说这皇宫里藏着暗手,随时随地可以算计于人了?”太上皇也看的明白,只是,还是不得不对凌落起了防范之心。

    “臣女不曾害过纯姑姑,请太上皇明察秋毫。”凌落眼眸一沉,清冷的说道。她此刻也明白,为何太上皇明知纯姑姑已经死了还要传她过来救人,不过是生了疑心罢了。

    太上皇终归还是老了,变得更加的惜命了,没有了往日的睿智,也没有了往日的果断。明知道事情与她无关,却还是放在了心上。或许这就是幕后之人的目的吧,离间她和太上皇之间的关系,从而让玉战断了太上皇的支持。

    “孤也没说是你做的,小德子,厚葬纯姑姑吧!就说纯姑姑患了心疾去了。哎!她跟了孤几十年了,对孤也算是尽心尽力了,没想到孤最终还是没能护得了她,让人给谋害了生命。”太上皇摆了摆手,说道。声音有些悲凉,却自始至终没有提及彻查凶手之事。

    “奴才领命,替纯姑姑谢过太上皇的恩典。”德公公与纯姑姑共事几十年,感情自然是深厚,这冷不丁的人就没了,多少有些难以接受。迈着年老的步伐,颤巍巍的走了出去。

    “纯姑姑这人孤还是了解,她对孤下毒也并非本意,孤也想过抓住幕后的凶手,孤后来一想,这个人竟然能让纯姑姑下毒,那自然也是纯姑姑想要维护的人,便也就作罢。不曾想,最终还是害了纯姑姑,这幕后之人当真是丧尽了天良,利用完了之后竟然不给她一条活路,果真是躲在阴暗角落里的鼠辈。”太上皇看着凌落漫不经心的说道,似说给她听,也似自言自语。

    凌落立在一旁,垂眉低眼。眼底滑过一抹冷笑,很明显,纯姑姑之死是冲着她来的。而太上皇将这件事情看得明明白白,却将事情给瞒了下来。昨日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将她推向刀口浪尖罢了。帝王家的人果然没有一个不是心狠手辣的人,处处都在算计。

    夕阳宫才发了丧,丞相府就收到了消息。

    丞相府后院,宋璃书挥退了禀报的暗卫,看着丞相夫人,抿嘴浅笑道:“母亲放心,纯姑姑一死,父亲再也没有了牵挂了。”

    “哈哈哈……那个贱人终究还是死了,不过是个低贱的老女人,还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也不自己掂量掂量。”宋夫人虽然在老夫人的帮助下得了丞相夫人这个位置,却从此一生都没有得到丞相的爱,纯姑姑虽然没有名分却占了丞相全部的心,她斗了大半辈子都没有除掉纯姑姑,可如今,她死了。怎么能够叫她心情不愉悦呢?

    “父亲没了念想便会回到母亲身边,母亲改好好保养自己才是。”宋璃书此刻却是别有看法,相较于此刻的母亲,纯姑姑倒是让她刮目相看,纯姑姑之所以会死也不过是源于她对父亲的痴情罢了。

    “你也该收收心思了,那战王与你是再无可能,别做出让你父亲发怒的事情来。”宋夫人了了多年的夙愿,心情顿时也愉悦了许多,倒是劝起了宋璃书来。

    “女儿知道分寸,母亲就不用担心了。”宋璃书眼眸低垂,淡淡的说道。

    以前,她不争不抢,以后,谁也别想抢走她想要的东西。

    宋夫人原本还想说几句,却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丫鬟的声音。

    “夫人,老爷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