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降龙迹 > 第29话:林影彬不幸的童年 3

第29话:林影彬不幸的童年 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咚~’的一声响,冰冷的大门碰撞声仿佛通往天堂的大门被关上了似得,没有丝毫的犹豫,那般的冷酷无情。

    门外,小小的林影彬痴痴地看着父亲扔在地上的那把刀久久不能回过神来。良久,他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方才令他回过神来。

    “唉,今天又没得饭吃了……”

    无奈的小林影彬捡起父亲丢在地上的刀子。“又得自行解决了。”他略带失望的看着院子的大门,他好希望现在有谁能偷偷地将门打开放他进去。但是,他等了些时间却并没有谁来给他开门,他终于决定了,向着家对面的方向走去。

    天渐渐地黑了,一轮皓月高高的挂在天上,接着能看到升起的袅袅炊烟。在那了林子不深的地方闪着不算微弱的火光。小林影彬就躺在这堆火旁边的石墩子上。嘴里叼着一只烤熟的红薯,他看着这熟悉的星空,说熟悉是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仰视星空了。每次没有达到父亲的要求的时候,就会被迫来这里过夜。

    “为什么我要遭这份罪。”

    不知为何,一阵哀怨由心升起。大抵是因为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同龄人了吧,在此之前,小林影彬几乎连同龄人见都没见过,在他的印象里大人们之所以能长大就是因为经历了他所经历的这些历练。他也觉得像他这个年龄的孩子们也都在经受这种考验。可是,他今天在回来的过程中竟然无意间经过了一个小的村子,他发现那里的孩子生活虽然清苦,却没有接受跟他类似的遭遇。

    信任动摇了。

    每个遭遇到不公平待遇的人内心深处对于公平的渴望是很强大的,即使刚刚面对父亲的时候,虽然他表面上并没有表露出反感,但是内心深处早已经厌倦了这种试炼。

    那堆火还在熊熊的燃烧着,他扭过头去目光紧紧地注视着那团跃动的火焰,内心深处仿佛也有一团火焰在灼烧着灵魂。眼神中出现了不一样的意境,他的瞳孔竟然变化成了绿宝石般的墨绿色。

    力量,小林影彬对于力量的含义理解的还很模糊,但是他能够感觉到身体正在产生一种不同以往的变化。

    没过多久,他便睡着了。不过,等他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树林之外。他慢慢地爬了起来环视着四周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身处在原来的大石头上,只是四周的树林居然全部都像是经历了一场风暴似得,树木都被拦腰折断了。他不知道晚上发生了什么,身旁的火堆也消失不见了。他对身边的变化产生了恐惧,带着这样的恐惧,他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怎么会?”

    小林影彬回到家的地方,可是眼前的一切令他震惊。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是林影家的大宅邸居然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

    这是多么不寻常的一件事呀,好端端的就在一个晚上的时间里,一座城池般大小的宅院居然会凭空消失。这,无论是谁都会觉得这是一件极不寻常的恐怖的事情。

    “不…不…不见了?不见了?”

    看着眼前荒芜的一切,小小的林影彬的心灵接收着震撼。

    不敢相信这发生的一切,小小的他从早上一直站在原地直到第三天。他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但是因为饥饿和疲倦才默默地接受了。

    在之后的林影彬就一直一个人度过了好几个月,直到后来的某一天遇到了一位老人,这位老人无儿无女孤寡一身收养了他。但是,这样的日子也没过上几年,老人也与世长辞了。但是,在老人离去的那一天,林影彬还清楚的记得,自己没有留下一滴眼泪。这不是对老人的无情,而是他根本就流不出眼泪。

    林影彬告诉龙迹,由于这一连串的打击才使他的内心深处产生了扭曲。之前在父亲的历练之下,自己产生了两种极端的性格由于这一系列的打击而造成分裂,最后形成双重人格。一重是自己平时的样子,这是他自己的最初的性格;而另一种就是之前的那个状态,变得危险暴躁不会相信任何人,对所有人都产生足够强的敌意。

    并告诉龙迹,他永远都不会原谅他的父亲对他的所作所为以及他的家人对他的无比冷漠。

    林影彬还给龙迹说,他的另一重性格是非常的危险的。由于父亲从小的历练,那一重性格的攻击性也要比正常情况下要强烈。其实,每个人都拥有很多的性格,这些性格有好有坏。但是正常人都是结合在一起的,一旦遭遇了什么严重的事,这些性格很可能就会各自按照阴暗和善良划分为两个极端或者是多个极端。

    这种症状在平时一般是不会爆发的,而且有这种症状的人一般都会控制得很好。但是如果受到过多的外部刺激,这种心理上的平衡就会被打破,也就是会将另一重危险的人格爆发出来,而且不受控制。林影彬的危险人格爆发也是因为这段时间。豸的手下来骚扰的缘故,这让林影彬的潜意识里产生了危机感,导致他的潜意识觉得需要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带给自己安全感,所以才出现这种情况。

    听完林影彬的述说,龙迹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也会想起自己的小时候。虽然自己连母亲的面都没见过看过的只有照片,而且父亲也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但是自己却还有一个对自己很好的哥哥照顾自己。虽然有时候觉得哥哥很啰嗦,但是确实因为哥哥而没有让他觉得自己的童年比其他孩子欠缺什么。

    “你居然会有这么曲折的童年,还有一个那样的父亲。”龙迹抬起了头望着天花板。“说起来,我连我的母亲都没见过一面呢。父亲也在我小的时候离开了,我对他们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只知道我记事时,就和哥哥相依为命了。”一说起哥哥,龙迹的脸上就挂起了一丝笑容。

    “那个,其实你们也不用担心,平时我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只是因为那天…”

    龙迹打断了林影彬话:“你不用说了,我们都知道,我们可是好兄弟,我相信你。”

    “我们…唉,不说这些伤心事了。”

    林影彬别过头去看着邻床躺着的流无飞,躺在那里异常的平静,只是看着他这样内心就升起一阵愧疚。

    “唉,真是对不起他呀,让他受这么重的伤,可怜他了。”

    “不要这么说,当然,那时你也控制不了自己,你又不是有意要伤害他的。”龙迹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说道:“医生说你伤得不重,不久就可以出院了。”

    林影彬沉思了一会儿说道:“算了,我还是留下来陪他吧。”

    “你留下、算了吧。”龙迹笑了笑:“万一你又……”

    “不会的,我不会再那样了,而且你不是说相信我吗?”林影彬听到龙迹很不相信自己突然变的很激动,说着便要从病床上爬起来。

    “喂喂喂,你躺下呀,我只是开个玩笑啦。”龙迹将林影彬扶回了病床上。

    “那你就留下来吧,不能‘放弃’他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