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关于观测 > 第二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过小月月为什么还穿着呢?难道要这样去洗澡吗?”

    我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个嘛……”

    赵适月一边邪邪地笑着,一边向我走了过来。

    “嘿嘿嘿嘿,要是把雪雨扒光后,我还穿着【此处删减2 个字】,不就可以让雪雨更害羞了吗?”

    说着这话的同时,赵适月却像是兽性大发了一样,扑了过来脱我的【此处删减2个字】。

    “啊!”

    挣扎了一会儿后,不知为何自己已经躺在了浴缸里,赵适月已经成功地脱掉了我的【此处删减2个字】,并且现在正骑在我的身上准备对其他地方动手。

    “官人,轻一点。”

    我选择不抵抗的娇声娇气地演道。

    “唔啊,好可爱,雪雨,我可以吻你吗?”

    “官人,放过人家吧。”

    我弱弱地看着赵适月,继续演着。

    “雪雨,人家可是认真的哦。”

    赵适月捋开了我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诶~一般来说高中女生之间会接吻吗?”

    “不会哦,但我想要。”

    赵适月认真地说道。

    我轻轻闭上了双眼,说道。

    “嗯~这个嘛。”

    “是居于什么心情呢?”

    “喜欢哦。”

    “唔~虽然不太懂,但似乎试试也应该不会被抓吧。”

    “雪雨真是的,老是拐弯抹角,弄得人家心痒痒的。”

    “好吧,那我下次改过自新,可以吗?”

    “不用啦,又不是真的讨厌。”

    赵适月说着这话慢慢地弯下身子,有些急促的呼吸吐在我的脸上,【此处删减2个字】那里一上一下的。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赵适月的嘴巴已经轻轻【此处删减1479个字】

    赵适月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目光有些呆滞,我等待着她的话语。

    她看了看手上有些粘稠的液体,半晌说不出话。

    忽然,她失魂落魄的惊慌地开口说道。

    “雪雨,雪雨,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从我的角度来看的话,可能确实有些奇怪呢。”

    我还没从虚脱中恢复过来,有气无力地说道。

    “对,对不起。”

    赵适月突然像是真的要哭出来了的小孩子一样颤抖地说道。

    “我是不是应该说没关系呢。”

    我依旧有气无力地说道。

    “雪雨,是不是讨厌我了。”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有点儿随意地说道。

    “谁知道呢。”

    不料赵适月居然真的哭了出来,而且哭得非常伤心。

    那种哭法,我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因为做错了事而失去重要的某人时的伤心欲绝。

    我慌忙解释道。

    “刚刚随便说说的,我没有怪罪小月月哦。”

    赵适月带着哭腔问道。

    “呜~真的吗?雪雨。”

    “嗯。总之,先把身体洗干净吧。”

    “对了,【此处删减2个字】都弄脏了,得借你的来穿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呜啊~哼哼,呜哇~”

    本来平时的赵适月应该会很兴奋的开心地答应的,这次却带着悔恨的眼神哭着认错。

    “啊,没事啦,总之,先洗下身上吧。”

    我脱掉自己的【此处删减2个字】,忐忑不安地也脱掉了赵适月的【此处删减6个字】和【此处删减6个字】,不过赵适月只是一个劲地哭,什么反应都没有。

    我打开了喷头,清洗着赵适月的手,然后开玩笑地说道。

    “一般来说这里哭的应该是我吧。”

    “哼,哼,呜~对不起,我有罪,我对不起雪雨,呜~呜~呜~~~”

    没想到本来想让赵适月笑笑的话语反而让她更加内疚,哭得更声嘶力竭了。

    水流缓缓地在赵适月的身上流淌,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的最多的不是后悔,而是害怕,虽然不知道她究竟在害怕什么,但我也只好顺藤摸瓜地安慰道。

    “没事儿啦,小月月,不用害怕了,我不怪你的。”

    “雪雨不会讨厌我吗?”

    没想到居然稍微有点用。

    “不会的哦。”

    “雪雨,还能喜欢我吗?”

    “一直都喜欢哦。”

    “呜~抱歉,雪雨,我好害怕,害怕自己又要再次孤独一人。”

    赵适月哭着颤抖的轻轻地抱着我,这次是不带欲望的,只为了寻求温暖和温柔的,依偎。

    我躺在浴缸里,向着躺在一旁的赵适月温柔地说道。

    “我以前还武断的认为小月月是个无所畏惧的女孩儿呢。”

    “我,有让雪雨失望吗?”

    赵适月虽然已经不再哭出声了,但声音还是比较颤抖。

    “不会哦,这样也很可爱哦。”

    “这样懦弱的我,雪雨也能接受吗?”

    “当然了,因为是‘小月月’嘛。”

    赵适月听完这句比较隐晦的话语后,呆了一下,然后第一次笑了出来。

    “哈哈,不亏是雪雨呢,果然,是我的……”

    赵适月想了想,轻声说道。

    “真友。”

    “一般会说挚友吧。”

    “雪雨是不是很早就看出我内心的孤独了。”

    “哪儿能呢,雪雨不是很聪明哦。”

    “哈哈,雪雨真是温柔呢。”

    “嘻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