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宗主的都市奇妙生活 > 第六十九章 一宗之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跑!”

    杜非羽高声喊道,换来的却只是人群茫然的一望。

    跑?跑什么?

    大家只是看了一眼,就重新嘻嘻哈哈地笑了回去。

    毕竟夜市如此热闹,偶尔出来个人哗众取宠,也是很正常的事。

    杜非羽见大家毫无反应,心里更急。

    一旦阵法发动,无数人的脸皮齐刷刷地被撕下,那种血肉横飞的场面,杜非羽不敢想象。

    这种事情一发生,就宣告了花洋市和平生活的终结。

    但是又怎么跟这么多人解释魔宗的事情?

    灵气、阵法、道术,这种事情,解释了就能说得通吗?

    正想不到办法,阿白嗓门一抬,高声喊道:

    “着火了!着火了!”

    杜非羽一听是个好主意,便赶忙跟着大喊:

    “着火了!着火了!”

    这下人群有了反应,但也只是一阵短暂地惊慌。

    那个卖烤串的瘦子认出了杜非羽,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嘲讽道:

    “你又想搞破坏啊?嫌城管处罚得太轻了吗?”

    “我现在没空跟你说这些!”杜非羽骂道,“你快离开这里!这里有危险!”

    瘦子旁边的胖子也来凑热闹了,他油滑的腔调让杜非羽觉得恶心。

    之前的举报电话里,就有他的声音。既侮辱杜非羽,还侮辱阿白。

    只听他接着杜非羽的话嘲笑道:

    “什么有危险?你不就是最大的危险吗?天天搞焰火表演,弄不好还以为你在表演火箭升空啦!大家说,是不是啊?”

    他抬高声音,问几位顾客。

    顾客只听到他说话有趣,并不清楚他指的是什么,就都是“呵呵呵”地陪着笑了起来。

    杜非羽哪里笑得出来?

    他现在满心都是魔宗杀人的场面,个人的恩怨都抛得远远的。哪怕胖子说得过分,他也没心情回击。

    他只是徒劳地解释着,说着,但是任凭他一张好嘴,在这么大的信息差距下,也只能是越说越不清。

    “哈哈哈,这家伙怕是个神经病!”众人都笑了起来。

    “别笑了!都别笑了!你们马上就要死了!!笑什么笑!!”

    可惜杜非羽越骂,大家笑得越响。

    他开始一个一个请求路人离开,但是路人怎么可能听他的疯话?

    血色越来越浓,而众人们却都是凡胎肉眼,没有一人察觉。

    阿白心里已经是七上八下。

    她作为极北雪狐,历经万年,对人类的生死,也已经看得淡了。

    更何况这些人,不敬她,不听劝,不懂事,她心里早就不想管他们的死活了。只是杜非羽一心救人,她才跟随了过来。

    但是现在阵法突然启动,情况越来越紧急,杜非羽要是再待在这阵中,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阿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杜非羽,看他在拼命恳求着那些曾经袖手旁观的人,那些曾经落井下石的人。

    她看着实在心痛难忍,心想堂堂极道宗宗主,何时如此低声下气过?

    最后晚上值班的片警走了过来,抓住杜非羽,要问他情况。

    阿白便走了出来,跟着杜非羽一起连忙叽里呱啦解释了半天。

    什么魔宗啊,人面灵血阵啊,都用最简洁的话说了出来。

    但是片警只觉得杜非羽有病,阿白也有病,只想着把他们先带回派出所冷静一下。

    众人多在看笑话,更可恨的是,有些商贩还在瞎起哄。

    “我没有病!放手!”

    杜非羽一急,这下不留力了,信手一甩,那警察竟然直接凌空转了七八圈。

    眼看他就要摔断脖子,杜非羽赶紧把手一转,一股清气就把那人托住了。

    “对不住了!”

    杜非羽喊了一声,拽住阿白,就往远方逃去。

    ……

    阿白被杜非羽拉着离开,心中疑惑,便开口问道:

    “宗主……你要做什么?”

    “解释不通了。在阵法完全启动之前,我们只能硬上了。”

    杜非羽丹田一提,身体周围清气震动,一副全力以赴的姿态。

    阿白听到这话,两脚用力一撑,竟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怎么上呀!宗主,您打得过那乐玄么?这不是白白送死吗!”

    “打不过也得打!我们没时间了!”杜非羽喊道,“都是我的过错……明明魔宗已经打上门来了,我竟然还一门心思想着自己的生意!”

    “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及早发现的……不过没事,人面血灵阵并不是什么无敌的阵法,我们还有翻盘的机会。现在我过去,应该还有希望……”

    “宗主!!”

    阿白抓住了杜非羽的双手,死命拉着不让他离开。

    “求你了,宗主……不值得……”

    她又喊了一声,眼泪刷地落了下来。

    “根本就不是你的错啊!根本……根本就是那些人不好啊!我们与世无争,但是这些凡人把我们像笑话一样看待……这些不是报应吗!他们不过都是我们已经不计前嫌,很努力地在劝说了……”

    “阿白,你……”

    杜非羽看见如此激动的阿白,不由得有些呆住了。

    只听阿白继续说道:

    “宗主,我们已经很努力了……但是你怎么跟这些阳寿只有几十年的凡人解释啊!他们不过是时间长河里的一粒沙,如何才能理解你?!好言难劝该死鬼呀!”

    “呐,宗主,听我的吧,离开这个阵,等到我们灵气恢复了,再来向魔宗报仇好不好?这不是你的错……”

    “你要是……你要是不在了,阿白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了……”

    阿白说到此处,已是声泪俱下,就连杜非羽的双手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但他只是迷茫了一瞬间,就重新坚定了神色:

    “但……我是极道宗宗主。无论现在这个地方叫极道峰,还是叫花洋市,我都是宗主。阿白,告诉我,极道宗宗规第九条说的是什么?”

    “……为一宗之主,护一方之人。”

    阿白说完就瞪大了眼睛,吼道:

    “但那些凡人,使阴招害我们,和魔宗有什么分别?我们还要拼了命保护他们?凭什么?!我不是人!我不懂规矩!我只知道宗主的性命比他们加起来都贵!让他们去死好了!”

    “阿白,一码归一码!你不能说这种话!”

    杜非羽大喝一声,劲气炸开。

    阿白原地愣了一下,情绪终于稍稍安定了下来。

    驱兽一支的法术,本来就对阿白有加倍的效果。

    而此时此刻,猩红色的雾气渐浓,阿白内心动摇,阴暗愤怒的情绪便被完全引发了出来。

    “奴家……奴家可能被这雾气影响了……”

    阿白稳住道心,仍旧泪眼迷离。

    “宗主,你当真要去么?”她哭道,“你只有不到两成的功力……”

    “要去。”杜非羽回答。

    “阿白,你留下来做接应,尽力保护好人群。你放心,我会量力而行的。我的主要目的是破阵,不是和乐玄打架。”

    “不能……不能等李公子过来,我们三个人一起上么?”

    “没机会了。现在阵法将动,我必须先去拖一点时间。”杜非羽叹了一声,“打电话给他。他知道该怎么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