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宗主的都市奇妙生活 > 第四十四章 天上掉下来的商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杜非羽想,李牧白不是找刘笛一条龙去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花洋夜市?

    阿白拿蓝眼睛瞪了一会儿,确信这不是幻术。

    并没有什么魔宗妖人伪装成剑圣的样子来捣乱。

    杜非羽听了阿白的判断,一看时间,晚上9点45分。

    这应该是渐入佳境的时刻,他无极剑圣为何如此之快,竟已经提前完成任务?

    情况说不定还要更复杂,杜非羽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笑。

    他在心里说道,李牧白呀李牧白,你这次总算让我抓到了把柄,脚踏两条船,做好兄弟的,就是应该给你增加点难度。

    李牧白在楼下和那少妇越走越近,话说着说着就上了手。眼看就要搂在一块儿了,那边杜非羽突然间来了一嗓子:

    “哎?这不是李牧白吗?你的女朋友小笛还在等你呢,你在这里干嘛啊?”

    李牧白吓了一跳,回头就去看到底是谁在捣乱。而少妇也吃了一惊,四处张望,害怕老王突然间从哪里杀了出来。

    李牧白回头一看是杜非羽,先是心情一松,随后又感觉情况不妙。

    少妇认得杜非羽,知道他是老王工地上那个养了只白狗的小兄弟。但是她没见过阿白,心中的疑惑就骤然上升了起来。

    只见阿白和老杜兵分两路,老杜过去热情地打招呼,左一个王嫂,右一个王嫂地叫。

    阿白则是蹦蹦跳跳地穿过去,轻轻地附到李牧白的耳边,小声说道:

    “刘笛已经过来了哦。”

    说完,她就很撩人地眨了眨左眼,随后用一种很有少女感的姿势,背着手躲到了李牧白的身后。

    李牧白一听脸色一变。

    他今晚本来就只安排了刘笛一场,没想到事情有变,王嫂突然打电话说,她的肩膀酸得很,邀请他过来按按摩。

    这下子两边就撞车了,但无极剑圣岂是浪得虚名?两边衔接,李牧白借口老杜有事相求,说了声去去就来,就把刘笛留在了宾馆里。

    本以为可以顺利避开修罗场,谁知道她竟然还跟出来了?

    而王嫂这边目光如电,看阿白凑那么近和李牧白说话,心中的妒意就已经熊熊燃烧,没想到那姑娘说了什么之后,李牧白竟然倒退一步,这就更加重她的猜疑。

    杜非羽这里又在和她聊老王,这就更让她心烦意乱。

    “牧白,这个女孩,就是小笛吗?”王嫂有些酸酸地说道,“挺……挺好看的。”

    阿白扑哧一笑,拉了拉李牧白的袖子。

    “啊……这……”

    李牧白不知道一人一狐在搞什么名堂,还以为刘笛就在附近,是派阿白过来查岗呢,哪里敢多说什么?便只是一动都不敢动。

    王嫂见李牧白愣在原地,脸上闪过一丝黯然。刚刚那个亲昵的小动作就让她明白了,这么漂亮的姑娘,自己作为一个有夫之妇,怎会是对手呢?

    对老王的愧疚之情油然而生,王嫂也退后一步,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郑重道:

    “小杜,是这样的。老王早就不在工地做了。现在他和朋友合伙卖纸扇,只不过做得不好……喏,剩了许多货,我就趁城管下班的这会儿在这里卖一会儿纸扇了。”

    杜非羽笑着看了看王嫂,又望见地上摆着一大箱子的纸扇,料想这不是为了隐瞒地下情说出来的谎话。

    “老王也去摆摊买扇子了?这想法倒是挺新的……”

    杜非羽蹲下身子,去看地上那些扇子。而阿白这时候则是松开了李牧白的衣袖,又偷偷地凑在李牧白耳边说道:

    “刚刚说刘笛来了,是骗你的哦。”

    “什……?!”

    李牧白瞪大了眼睛,王嫂看在眼里就更加不是滋味。而阿白竟然还朝她抛了个媚眼,这在她眼里,分明就是挑衅!

    但王嫂不占理,也没有办法发作,只能一个劲儿地在和杜非羽解释扇子。

    杜非羽心里暗笑,阿白这是要把误会进行到底了。

    李牧白这次,算是被她坑惨了。

    他翻了翻那些扇子,发现扇子印刷的图案都非常老旧,都是什么山水、字画,金石铭文之类的东西。

    而扇子的造型又过分粗糙,只是普普通通的木头架子,没有什么特点。

    看了又看,杜非羽的心中突然一动:

    “王嫂,你这些扇子上的图案都是另外再印刷的吧?”

    王嫂那边心情乱得很,没空设防,就如实答道:

    “对的,老王进了一大批白纸扇,然后由他的朋友拿去给机器印刷。现在都卖不出去,还有好多没印刷,都堆在那仓库里了。”

    杜非羽心想商机到了,虽然这机会来得可能不太地道,但确实就是个趁虚而入的好机会。

    他和阿白相视一笑,便道:

    “王嫂,请带我去看看那批货。”

    王嫂顿时惊慌失措。这要是把人都带到了老王面前,难道不会尴尬吗?

    杜非羽却淡然说道:

    “王嫂,你出来卖纸扇,却一下子撞见了一个要买纸扇的大客户。这个大客户说,要清掉老王所有积压的库存。你把客户带回家,老王肯定高兴,想着,妻子多会为丈夫分忧啊!你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王嫂愣住了。

    杜非羽这话,好像是在劝她,又好像是在教她怎么和老王解释。

    的确,他们师出有名,而且杜非羽还说要把所有库存都清掉,这简直双喜临门,再好不过了。

    王嫂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她点点头,笑道:

    “请随我来。”

    ……

    一路上,杜非羽谈笑风生,李牧白和王嫂之间倒是很尴尬地不说一句话。

    刘笛发了好几段语音过来了,李牧白心里着急,心想着自己今天够累了,难不成还得赶个午夜场?

    “明天还有事,我们提高一下效率吧。”李牧白对杜非羽说道。

    言下之意,就是刘笛还在宾馆里,你他娘的快点!人姑娘那边活整不好,明天可吃不了兜着走!

    杜非羽一笑,只是说道:“没事,别急,咱们先看看。”

    他只是故意想要吓一吓李牧白而已。真要搞出了什么事情,肉的来源不就断了?

    车停在了一处厂房前。

    “老王,开门。”

    那边王嫂喊了一声,四人齐齐下了出租车。

    老王那边一看,惊讶地喊道:

    “这不是小杜吗?”

    在他的印象里,杜非羽,就是个在汤面店里见义勇为戏耍大妈,最后被老板劝退的小伙子。

    只见杜非羽说道:

    “老王,刚刚听王嫂说了,你们积压了一批扇子。我想看看货。”

    老王听了,神色一变。一个半月前灰溜溜离开的小青年,现在竟变成了自己的潜在客户?!

    但除此之外,他也感到了一丝宽慰。

    自己初入商海,没脑子,也不顺利。最近夫妻感情若即若离,没想到,她这次竟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有了妻子为自己分忧,他的心情也随之一振。

    “来,这边请。”老王说道。

    交谈下来,杜非羽发现情况和王嫂说的差不多。老王堆积了大量卖不出去的没有印刷的纸扇,有十几箱,总和起来,数量竟超过了七千把。

    “你下手可真够重的……”

    杜非羽调侃道,老王报以无奈的笑:

    “所以,输得也够惨的。”

    “说个价吧,我全买了。”

    “你……你说真的?”老王瞪大了眼睛,“这……”

    老王还是老实人,要是哪个聪明点的商人,肯定就见风使舵,开始吹嘘说这纸扇有多么多么好了。

    不过杜非羽觉得他也不可能吹嘘地起来。刚刚他趁着王嫂心烦意乱,已经问出了最重要的信息:

    货物积压。

    换言之,老杜在谈判之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一块钱一把,这……算你七千块,怎么样?”老王畏畏缩缩地说道。

    杜非羽却上前一步,大大咧咧搭着老王的肩头,笑道:

    “老王啊,积压的纸扇,销路又不好,怎么还卖我这么贵啊?我要的可只有你没印刷的那部分,可别把工本费都给我算进去啊。”

    “不……这已经很便宜了……”

    “我直说吧,你成本多少?三毛一把?还是四毛?”

    “五……五毛。”

    “那好,我每把加一毛,你六毛钱一把卖我。一口价,说定了我就转给你钱。”

    由于是绝对优势,杜非羽采用了相当强势的态度。价值7000元的货,老杜这一砍,价格就只剩下4200元了。

    老王犹豫了。他不知道老杜在打什么算盘,竟然愿意接受这些卖不出去的纸扇。

    但要清理库存,这是最好的机会了。而且杜非羽也算给面子,他没有完全压死自己的利润,他只是充其量不赚罢了。

    “考虑好了吗?我时间有些紧。”杜非羽说道。

    老王发现,他已经连续看了三次时间了。再不做决定,自己怕是要后悔。

    “……好的。”

    “行,那我把款打过去,咱们的交易就算完成了。”

    杜非羽笑着要和老王握手,而老王还在疑虑之中。但王嫂这时候说话了:

    “老王,这一次也不亏。我看就这样挺好的。”

    老婆也这么说了,老王还能再做什么挣扎?他只好和杜非羽握了握手,答应交易。

    “顺便问一下,你这仓库,看样子也是挺便宜的地方。”

    “是我朋友的仓库,管理费不算我的。”

    “果然。那这样吧,我那里货暂时放着不方便,在你这再存两个月怎么样?管理费的话,我可以再给补你两百。”

    王嫂心虚,不敢看李牧白,就只是一直催着老王完成交易。老王本来也想不了什么门道,催着催着就给答应了。

    杜非羽心里暗喜。自己外边要去找什么仓库,说不定还得多花不少冤枉钱。

    李牧白摊了摊手,他这才知道,把柄落在了老杜的手里,会被玩出什么样的花来。

    他可能要失去王嫂了。

    但阿白才不理会李牧白心里的苦,她轻笑着一拍李牧白的肩膀,说道:

    “李公子,走啦。”

    ……

    李牧白没空收拾杜非羽,只是甩下一人一狐,先马不停蹄地赶往刘笛所在的宾馆。

    小狐狸见他走了,转头问道:

    “说吧,便宜买下这些不值钱的纸扇,你有什么想法?”

    杜非羽笑道:“不是我的想法,而是你一直以来的想法。”

    “咦?”

    “DIY呀,自己动手,你不是一直都这么做嘛。交一份钱,买一份白版,让人们自己来动手设计自己的纸扇。既有意义,又有利润,竞争还没那么激烈。”

    “想得倒美,能有生意么?”

    “这不是还有你带头吗?”

    “啧,又吃软饭呢。”

    阿白作势要锤杜非羽,杜非羽却是一躲,随后半开玩笑地说道:

    “小狐狸,你今天去冒充李牧白的女朋友,我可还没找你算账。说,怎么办吧?”

    “哎,这个呀……呐,大官人,奴家只是玩玩,您就饶过了这回呗?”

    小狐狸一边说,一边撒娇着抱住杜非羽的手臂,一头撞进杜非羽的怀里。

    然后她又甜甜地补充道:

    “因为我知道,宗主不是笨蛋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