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宗主的都市奇妙生活 > 第四十章 谈判完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胡一听到这,就有些不高兴地问道:“何出此言?”

    言下之意就是杜非羽有哪点特殊?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竟然就非他不可。

    李牧白笑着说道:“就因为他已经创造了奇迹,而且现在还要创造更大的奇迹。”

    老胡呵了一声,抽着烟等李牧白下面的话。

    这些话要是由杜非羽本人向他讲述,他可能连听的兴趣都不会有。

    但话筒交给了李牧白,相当于是旁人在为他说话,这样的立场就多少有些微妙了。

    只听李牧白说道:

    “你面前的这个人,曾经全身上下只有200块,连生活都成问题。但他凭这些,在一个月内挣到了两万多元。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术,全是凭他一个脑子,两片嘴皮,每天倒买倒卖完成的。”

    “你是想说,他有营销的天分喽?”

    “这不仅仅是天分,很多时候,还是心态、眼光和观念的结合。当他缺少机会的时候,虽然很渺小,但是他的优点必然会散发着光芒;一旦有一天得人相助,他就会一飞冲天,变成太阳。”

    李牧白毫不遮掩地夸道。

    接下来,他又细数了杜非羽卖货的经历,全是平时杜非羽和他讲过的事情。

    他添油加醋地吹嘘了一通,又着重强调了老杜的作用,杜非羽的形象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

    老胡听完,烟已经抽完了一根。他咧嘴道:

    “听上去,这位姓杜的年轻人确实是个聪明人。但是,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就切到了实质的问题上了。

    杜非羽知道此时应该由自己出马发言了,于是笑着把手伸了过去:

    “老胡,如果你帮助我完成了目标,那你就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拉我一把的人。我们或许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老胡冷笑一声,根本没有去和杜非羽握手的打算:

    “朋友?现在社会上的朋友可多了。有用了叫朋友,没用了,就只是见过的人。一起吃个饭,喝个酒就才能做酒肉朋友。怎么,现在只见了个面,就想成为朋友了?”

    但是杜非羽的手并没有缩回,而是很坚决地举在半空。

    握手被回绝本是一件很尴尬的事,但如果一方一直坚持不动,那便有了其他的感觉。

    只见杜非羽缓声说道:“老胡,摊位转租,你开个价吧。”

    先是晓之以情,在情理说不通时,便诱之以利。

    杜非羽知道,情感诉求,终究只能针对小部分人;而谈话真要进行到实处,就必须谈到利益。

    老胡一开始的态度似乎很消极,杜非羽见此状况,便任由李牧白吹嘘他以往的事迹,以此来博取老胡的好感。

    虽然最终老胡仍旧是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但至少杜非羽和李牧白达到了他们的第一个目的:

    把杜非羽的前景和形象描述出来,并得到对方的认可。

    显然,老胡虽然拒绝了杜非羽的握手,但他也已经默认了,杜非羽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

    有能力,最终才能有利可图。

    老杜据此判断,可以进入实质的谈判了。

    “转租?”老胡眉毛一挑。

    杜非羽见此,笑着补充道:

    “没错,你可以将摊位转租给我,管理费由我交,您还可以额外挣到一笔租金。相比于您现在生意惨淡的情况,我觉得这对你来说非常划算。”

    老胡脸上轻蔑的神色消失了。他的眉毛拧在了一块,显然开始认真地考虑起自己的得失。

    片刻之后,他又点了一支烟,沉吟道:

    “这里的管理费可是很贵的……你看样子,也不是很有钱的样子……”

    杜非羽点点头,微笑着说道:

    “据我所知,这片摊位的管理费是1500,而转租的市价大概在800元到2000元不等。这种程度的资金,我现在就足够支付了。所以,首先,您不用当心我冒险。”

    “其次,老胡,您说得对,我现在确实不算有钱。你刚刚应该知道了,如果有钱了,我未必会选择来这里摆摊。但如果您愿意拉我一把,挣到的,又何止这个摊位带来的租金呢?“

    老胡这下出现了明显的动摇。他的香烟紧紧地咬在嘴唇上,徐徐地冒着气。

    除了租金以外,他还能得到什么?这似乎是一种空洞的前景。

    杜非羽见老胡陷入了考虑,就干脆进一步地引导道:

    “等我发展起来了,租金稳中有升肯定是意料之中的事。而且,如果有新的投资机会,我一定不会忘记和您分享。”

    他把右手在老胡的肩上有力地拍了拍,作为一个安抚的信号。

    “老胡,我说一句实在话。”杜非羽神色郑重地说道,“您已经看见了,我们三人确实很想要这个摊位。所以在这次谈判中,您是完全占优势的。换句话说——”

    “你绝对不会吃亏。”

    杜非羽强调性地说完了最后一句话,就用坚毅的眼神看着老胡。

    这已经是最后的立场了。如果老胡仍然不愿意开价,那么这次交易基本就宣告失败了。

    话已说尽,杜非羽没有退路了。

    他知道,如果这时候老胡精明一些,拿个什么竞争对手抬价,自己怕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只见老胡凝重的表情中逐渐展现出一抹微笑,他搓了搓自己的鼻子说道:

    “小杜啊,你既然都已经这么坦诚了,那我也说句实话。这个摊位转租,说白了就是在租一个许可证。这一块地方啊,从来就不是我老胡占有的。”

    “实际经营人和执照上面不一样,说实话……不太合规。那个……我只是想提前和你说一下,免得到时候你说我坑你。”

    “老胡,这点你放心,出了问题我一个人担着,不会连累到你的。”

    杜非羽听到这,当然是满口答应。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接下来就只剩下钱的问题了。

    老胡伸出手指。

    “1500。”

    杜非羽笑了:“老胡,管理费我不用你出一分,这1500不是太贵了一点么?而且你也说了,这是不太合规的事情,虽然我一个人担着,但也不能再往我身上加重量嘛。”

    接下来就是讨价还价的环节了。双方都在维持谈判不破裂的前提下,小心翼翼地行动。

    杜非羽要价每个月1000块,老胡要价每个月1500。最后在价格方面,双方各退了一步,杜非羽稍稍占据了上风,以每月1200的价格拿下。

    但是由于老杜只租到今年旺季结束,租期总共只有四个月,老胡就要求杜非羽押一付三。

    说白了,就是交一个月钱的押金,再提前支付三个月的租金。

    这样做,实际上老胡4800元的租金就已经提前得到保障。如果杜非羽中途跑了,他一点损失都不会有。

    压力完完全全交给了杜非羽。

    但租期太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害怕夜长梦多,杜非羽和老胡立刻商量着写了一份合同。

    也没什么规范的格式,两人拿了张白纸,写了几个要点,删删改改完了,去打印店打了两份,签个名,又各拿了一份,就算完成任务了。

    双方已经商量好了,8月的第一天,这个花洋夜市的摊子,就改由老杜来经营。怎么安排,要卖什么,全由老杜说了算。

    大功告成。

    在转给老胡4800元之后,杜非羽终于和老胡实实在在地握了握手。老胡说了声“祝你财运滚滚”,就挥手告别了三人。

    “现在他老人家当然是财运滚滚了。好家伙,一下子就收了4800块钱啊。”杜非羽自嘲道,“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他钱是拿到了,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李牧白笑道:“你难不成后悔了?”

    “老杜我做事情后悔过吗?”杜非羽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阿白的脑袋,“我就是后悔,当年在荒原的草丛里捡到了这只小狐狸啊。”

    阿白一早上都没怎么说话了,听杜非羽存心挑逗,柳眉一蹙:

    “奴家怎么你了?刚花完钱就牛逼的不行么?”

    杜非羽摇头:

    “哎,阿白,你有所不知。我这一大早钱包大出血,浑身上下,就感觉空荡荡的。这口袋里的重量,感觉一下子就轻了不少,心里苦啊。”

    阿白冷笑:“原来手机转完钱,重量还能变轻呢。要不这样,咱们多花一点,接下来带着轻便不压人,多好?”

    杜非羽连忙回答:“别,阿白。钱是没有重量的,钱赚了多少都是没有重量的。这部手机里,沉重的是其他事物啊。”

    “什么事物?”

    “那当然是我和你共同的记忆了。”杜非羽深情地说道。

    阿白“啧啧”两声,摇了摇头。

    “陈词滥调,一点都没感动到我呢。2分当辛苦分,不能再多了。”

    “喂,我可是很努力地在撩你啊!”

    “笨蛋,只有努力就够了么?”阿白鄙视地瞪了杜非羽一下。

    “奴家还没听说哪个姑娘是只被努力打动的呢。”

    说完,还没等杜非羽失落,她就拿起老杜的手机,点开备忘录,放到了他的面前:

    “呐,这个才是标准示范,宗主,您可要学着点呢。”

    杜非羽一愣,朝着手机屏幕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